第五十九章:你怎么有这种爱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怀瑾睡觉不老实,不一会儿就翻过了那条腰带勾勒的“天堑”,一只手搭在陆锦宸腰上,似有若无的动了动。
  陆锦宸一阵心惊,连日奔波的疲惫登时荡然无存。
  关键那手还不老实,再继续往下就...
  陆锦宸身体一颤,忽然握住那只不老实的手,只觉得宋怀瑾的皮肤烫的吓人,立刻将她往一边推了推,释然的松了口气。
  松完这口气,又不自觉的转头看向身侧熟睡的女子,从那浓密的睫毛一直留恋到微红的嘴唇,再到微微散开的衣襟...
  陆锦宸不自觉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移开目光,却始终无济于事。
  他并不算好色之徒吧?那他现在在想什么?
  正想着,宋怀瑾又动了动,胡乱摸索了一番,拉过他的手臂垫在脑袋下面,舒服的蹭了蹭。
  陆锦宸又是一阵心悸,一股热浪迅速席卷五脏六腑,快把他整个人烧化了。
  再这样下去还保不准要出什么事,陆锦宸一闭眼,忍痛一下子拉回手臂,喘着粗气坐了起来。
  宋怀瑾被这突如其来一拉拽醒,眼神迷蒙了好一会儿依然对不准焦距。
  陆锦宸还在心虚,一见她睁眼立刻炸毛道:“你好好睡啊,再不老实我就把你绑起来!”
  “绑起来?”宋怀瑾迷迷糊糊,没听懂几个字。
  “嗯,我会把你双手绑起来,绑在床头,再把你两条腿分开,分别绑在床尾,然后扒了你的里衣...”
  宋怀瑾只听到几个零星的片段,胡乱应了一句:“刺激。”
  “你真喜欢这样?”
  陆锦宸当即一阵头皮发麻,他万万没想到,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宋怀瑾竟然在榻上有...这种爱好?
  声调拔高道:“你为什么会喜欢被那样对待呢?”
  “啊?什么?”宋怀瑾恢复了些理智,迷迷蒙蒙的看着他。
  那双永远清明的杏眼此刻染了些初醒的水汽,无意之间,诱.惑天成。
  “没…没什么,睡吧。”
  陆锦宸别开脸,抑制住自己疯狂的心跳,宋怀瑾怎么越来越好看了呢?
  不行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挣扎一番,最终还是起身去了外间,把下人赶走,自己躺了下去。
  下人一脸震惊,六殿下怎么会在这里?还要睡他的地方?
  可愣是一句话也没憋出来,便落荒而逃般冲出门。
  陆锦宸愣愣的看着百叶窗里透过来的丝丝月光,还是无法安眠。
  他自己知道,他这个人虽然混蛋了点,但也是打小从圣贤书里泡出来的,认为男女之间做那事儿要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还可以搞搞浪漫。
  可是,宋怀瑾竟然喜欢绑起来做?
  ...虽然这的确很刺激,但是…
  但是...
  罢了,她喜欢就喜欢吧。
  于是,算无遗策的六殿下苦苦思索了一夜,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不能死,他要是不小心撒手人寰,宋怀瑾跟别人玩.捆.绑,他怕是要诈尸,阎王爷也按不回去那种。
  宋怀瑾第二天起来,看见躺在下人房里顶这个熊猫眼的陆锦宸,不禁“噗嗤”一笑:“怎么了?没睡好?”
  陆锦宸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自顾自“啧”了一声,含混的点点头。
  “今日还要去给皇上看病呢,回宫里?”
  “嗯,好!”陆锦宸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起身就着宋怀瑾的洗脸水胡乱洗了把脸,便道:“走吧。”
  “你怎么了?”
  陆锦宸欲言又止,拧眉看了她许久,颇有些痛心疾首的意味,最后还是甩袖道:“没事,走吧!”
  宋怀瑾满头问号,他那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是看自己的吗?
  她做错了什么?
  到了皇宫,宋怀瑾跟陆锦和花半日整理好了所有手术需要的材料,到傍晚时分,一场手术才堪堪结束。
  宋怀瑾缝合好最后一针时,狠狠松了口气,为帝王做事,容不得半分差池。
  皇子们各个守在外面,全程屏息凝神,生怕出气重了打扰宋怀瑾的落刀,她转头的那一刻,所有人一股脑的围了上来:
  “怀瑾先生,我父皇怎么样了?”
  “怀瑾先生,这样他就能醒吗?”
  “嘘——”宋怀瑾将食指抵在唇边轻声道:“出去说,别吵着皇上。”
  皇子们又轻手轻脚的走出去,眼巴巴的等着宋怀瑾开口:
  “皇上已经没有大碍了,我再开个方子,每日按照这个调理大概半月之内就会苏醒。”
  出于各种不同的原因,皇子们脸色各异,但都松了口气。
  宋怀瑾接过宫女递来的笔墨写了一张药方,心中暗暗犹豫了片刻,抬头,故作漫不经心道:
  “七公主,这药方给你吧,日后你来负责照料皇上。”
  “好。”陆锦和眼中还有未褪去的泪花,却依然故作镇定的接过药方,靠在宋怀瑾耳边威胁道:
  “不怕我在里面做什么手脚?我父皇要是出了事,你也就没命活了。”
  宋怀瑾含笑看她:“你会吗?”她既然敢把药方给陆锦和,那就打定了主意不会出问题。
  陆锦和摇摇头叹了口气:“不会!”
  皇子们很快各自散去,陆锦宸也累的够呛,眼神看不出是喜是怒,只道:“你留下来照顾父皇,我明日再来看你。”
  “好。”宋怀瑾点点头,跟着宫女去沐浴吃饭,最后回到了陆锦和给她安排的房间。
  那房间是太极殿的一座偏殿,离平初帝的寝宫极近,方便照顾和应对突发情况。
  宋怀瑾合上门,坐在桌前倒了杯茶,默默盘算起来。
  皇上总算没事了,她也能稍稍松口气,只是跟陆锦傲的婚约始终让她不安,等到皇上醒了,还是要寻个由头尽快退了为好。
  慢吞吞的喝完茶,宋怀瑾伸了个懒腰,轻轻解了外衣,准备休息。
  忽听房顶“哗啦”一声,还没来得及回头,一把冰凉的匕首已经抵上了她的脖颈。
  “别出声。”那人故意压低了声音,哑声威胁。
  下一刻,便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钻入鼻息,宋怀瑾甚至能感觉到那架着自己脖子的匕首都在微微颤抖。
  这个人右臂受了伤!
  宋怀瑾反应过来,立刻胳膊肘往后一顶,转身一脚踢中了那人受伤的右臂。
  那人低.吟一声倒地,浑身痉挛,不住颤抖。
  刚刚那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宋怀瑾立刻低头扯下他的面罩——周太医!
  砰!砰!砰!
  外面适时响起几声急促的敲门声,禁军的声音随之响起:
  “皇宫进了刺客,连夜刺杀皇上,已被我等刺伤逃窜,我等奉命搜查,还请怀瑾先生行个方便!”
  刺客?是周太医吗?他为什么要刺杀皇帝?
  宋怀瑾倒吸一口凉气,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一闭眼道:
  “躲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