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你做的哪件事值得原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怀瑾啊。”皇后将其中一封信举到宋怀瑾面前,不疾不徐道:
  “这是我最近偶然发现的,这是宋丞相跟前朝皇帝宋怀瑜通讯的信件,你说,我要是把这个交给皇上,丞相会怎么样?”
  宋询和宋怀瑜通讯的信件?!
  宋怀瑾身躯一震,脑海中万千思绪轰然炸开。
  皇后为什么会有宋询和宋怀瑜通讯的信件,难道,她一直知道宋询的身份?
  那她刚刚提周太医也是故意的!
  她也一直知道周太医就是宋怀瑜!
  宋怀瑾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往下思考,努力控制住自己发抖的双手,紧紧盯着手上的那封信。
  那上面,清清楚楚盖着宋询的私人印章!
  她犹不敢确定,忽然一用力将皇后手中的其他书信全部夺了过来。
  皇后也不着急,只淡淡看着她,似乎在等她接受这个事实。
  宋怀瑾瞠目,忍着猴头喷薄欲出的腥甜,一张张翻着那些信件。
  那里面几乎没有指向宋怀瑜的证据,全部指向宋询!
  宋怀瑾不禁想起宋询那温和的笑意,那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睛,那永远对她赞许的态度…
  只要这东西交出去,不管给谁,都能瞬间置他于死地。
  她这一生,唯一感受过为数不多的亲情全都来自于宋询。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消失?
  怎么能让她在知情的情况下,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
  宋怀瑾没有精力跟皇后磨叽,也没有时间跟她探讨,只是低着头,闷声问了一句:
  “要我做什么?娘娘才肯把这个交给我?”
  “呵呵。”皇后轻笑一声:“就喜欢怀瑾先生这样的爽快人,想要这个也不是不可以。
  你只要让你的好弟弟洗清傲儿豢养蛊虫的嫌疑,我就可以把我手里的证据,全部交给你。”
  她果然知道啊!
  宋怀瑾没有抬头,声音依然木木的,没有任何起伏:“他不会听我的。”
  “怎么会?”皇后不紧不慢的收着散了一床的信件,
  “他会听你的,不然怎么会把你带到自己的地盘呢?
  而且,是我让谢杨把你弟弟体内的毒跟金凌散相克的消息告诉你的,你怎么这么不领情?”
  宋怀瑾身躯一震,控制不住的咬紧牙关,双手渐渐在被子地下绞紧。
  她的救命恩人,拿着她“父亲”的性命,让她去威胁她的弟弟!
  呵呵!
  宋怀瑾不禁自嘲一笑,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吗?
  她深吸了口气,再抬眸时眼中纷乱的情绪尽数化为坚定:
  “我这辈子,不会再踏入万毒阁!”
  “不用去那里。”皇后很有耐心的解释:“周太医生病了,如今正在太医院躺着,正好他今日也醒了,你要不要去跟他聊聊?”
  “我…”宋怀瑾张了张口,失声道:“我去。”
  说出这句话时,她感觉自己在做这个世界上最艰难的决定,她终于还是要去面对那个她今生最害怕,最不愿意面对的人。
  可是,知道宋怀瑜没事的那一刻,她的整颗心也跟着放松下来。
  可能在潜意识里,她也不希望宋怀瑜出事吧!
  无论如何,那始终是她的亲人。
  她被迫起身,被皇后手底下的丫鬟七手八脚的收拾了一翻,整个人全部焕然一新,甚至恢复了几分往日征战朝堂风采。
  宋怀瑾注视着镜子里那绝美的女子,静静出神。
  这不是她,她的眼睛是永远带光的,是无论如何都能对一切的磨难一笑置之的,不该是现在这副无神的样子。
  她伸手拍了拍脸,努力让自己保持精神,才缓缓起身出门。
  一路上,她的双腿如灌铅一般,似乎每迈一步都能耗光她所有的力气,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就地倒下。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熬到了太医院,见到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宋怀瑜。
  宋怀瑜生的本就白于常人,这样一折腾,更加白的不成样子。
  那本就单薄的身子如今近乎蝉翼,仿佛随意一阵风都能将他吹走。
  门关上的那一刻,宋怀瑜的眼中立刻闪出兴奋的光:“姐姐,你来了?”
  宋怀瑾并不靠近他,后背紧贴门,神色沉静道:
  “宋询跟你通讯的证据落到了皇后手里,她要你证明那些蛊虫不是陆锦傲养的。”
  “呵,我知道。”宋怀瑜依然保持着明媚的笑容,波澜不惊的回:“我都跟她说了,将来皇帝的位置一定是陆锦傲的,她偏偏不信还老给我找事。
  我本来准备清理了的,可是她竟然把你找了过来,还算有点用,那就再留两天。”
  “可是那些证据放出去!宋询会死的!”宋怀瑾又一次被宋怀瑜的漠然震惊:“宋询可是你的老师!这么多年对你如兄如父的人!”
  “所以,他应该会很乐意的为了我的计划光荣牺牲的,姐姐又何必在意?”
  宋怀瑜根本不关注这个问题,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宋怀瑾:
  “姐姐,你好不容易来看我一次,为什么张口就要提别人呢?”
  宋怀瑾深吸一口气,压下愤怒和恐惧混合的万般情绪:
  “既然我们什么也谈不拢,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我走了。”
  “姐姐,别走,我求你,别走!我错了!我错了!”
  宋怀瑜激动的变了声,忍着浑身的疼痛挣扎着下床。
  他怕极了宋怀瑾的背影,那代表拒绝的背影,似乎代表全世界宣判了他的死刑。
  “不,你没错。”
  “你生气了。”宋怀瑜几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握住女子的手:
  “你生气,就是我错了。你想要证明,不可以,这会破坏的我的计划。但我保证,丞相会没事,好不好?”
  宋怀瑾这才回眸看他,眼中满是纠结和疑虑。
  她该相信宋怀瑜吗?
  见她回头,宋怀瑜痛苦的眼睛终于有了一丝安慰,乖巧道:“姐姐,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原谅你什么?”宋怀瑾一只手轻轻握上她的手腕:“原谅你把我劫到万毒阁,原谅你让食人蛊虫一遍遍的折磨我?还是原谅你意图强.jia
  .我?
  你觉得,你做的哪一件事情值得我原谅呢?”
  “姐姐,我后悔了。”宋怀瑜垂着头,眼中是难掩的痛苦:
  “如果我一直当你弟弟,至少你还会跟我说话,还会偶尔对我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见我就恨不得躲个十万八千里。
  我们能回到从前吗?就像一对扑通的姐弟那样,可以吗?”
  宋怀瑜的眼神近乎乞求,如果那眼神能做动作,宋怀瑜现在一定以这个世上最低的姿态在向她摇尾乞怜。
  “如果你做的到。”宋怀瑾说罢,缓缓将他的手放下去,转身,出门。
  看着那关上的门,宋怀瑜愣愣出神,渐渐攥禁了苍白的手。
  对于宋怀瑾,他绝对不会止步于此!
  陆锦宸算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加起来,都没有他爱他的姐姐!
  宋怀瑾关上门,很庆幸宋怀瑜这次还算正常,希望他真能说到做到。
  抬步,缓缓走到门外站着的皇后身边:“你刚刚已经听到了,那个木匣子给我。”
  “不,这个要等傲儿彻底没事才可以。”皇后转移话题道:
  “跟我回椒房殿吧,刚刚等你的时候宫女告诉我,陆锦宸找你找到我这里了,见不到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行。走吧。”
  宋怀瑾应了一声,这些天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陆锦宸,起码比旁人好应付的多。
  可是刚走到门口,就听宋怀言的惨叫阵阵传来,皇后心下一紧,立刻加快了步子往内室走。
  宋怀瑾也立刻跟上去,正看见陆锦宸不知从哪儿抽了跟鞭子,狠狠将宋怀言抽倒在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