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谢谢你带我回到人世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怀瑾深吸一口气,压下丝丝缕缕难以抑制的心疼,轻手轻脚走向陆锦宸。
  伸手,刚想拍一拍陆锦宸的肩膀,就被她猛然握住,恶狠狠的向前摔去。
  宋怀瑾顺势空翻过,轻轻落在了陆锦宸眼前。
  看清女子的面容时,陆锦宸猩红的眼睛才算有了一丝理智,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狼狈,立刻伸手整理了自己乱七八糟的仪容:
  “怀瑾,对不起我本来该陪你来参加生辰宴的,我…”
  轰——
  话未说完,冰窟再次发生了变化,几个冰美人石像同时破壁而出,位列密道两端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美人像各个身穿纱衣,露着肩膀,摆着不同的姿势。
  宋怀瑾一惊,趁着陆锦宸还未回头时,立刻抬手捂住他的眼睛,靠在他耳边柔声安慰:
  “别看,闭着眼睛跟我走。你要是觉得这个密道不顺眼,我明日就亲自来毁了它,好不好?”
  陆锦宸身子一僵,已经预感到了外面发生了什么,努力点了点头,任由宋怀瑾拉着往外走。
  穿过那些精致的雕像时,宋怀瑾特意没让陆锦宸碰到一点,自己却用余光扫了一下那女子的脸。
  那女子的眉目与陆锦宸有着八分相似,却美的惊心动魄,只一眼便能让人彻底沉沦。
  怪不得平初帝那么喜欢她,这些也大概都是平初帝修的。
  可若是如此,证明平初帝心中还有这个女子,却为何偏偏锁在冷宫?
  好不容易出了地道,宋怀瑾立刻就近找了个小房间把陆锦宸塞进去,为他诊脉调息。
  直到男子的呼吸渐渐平稳,她才收开手,将他轻轻放在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他的肩膀。
  正按着,却见陆锦宸忽然握住她的手,抬起晶亮的眸子一眨不炸的盯着她,似乎像透过眼睛看见她心中一些别的东西。
  此刻的陆锦宸眸中猩红尽数褪去,仿若青灯古佛,安静而幽远,无意间给人一种地老天荒道错觉。
  宋怀瑾忍不住低头轻吻住他的额头,随后一撩衣摆躺在他身边,轻声问:“累吗?”
  陆锦宸摇摇头,伸手轻轻环住她,将头埋在她颈间轻轻拱了拱。
  宋怀瑾被他弄得怪痒痒:“我就说你属狗的吧?”
  “那也是只听你的。”陆锦宸闷闷的声音传来,夹带着些许满足和欣慰:“怀瑾,你知道吗?从十岁开始,每每被他们变着法折磨的时候,我都想过寻死。
  久而久之,我身边就只剩下两种人,一种是想劝我的,一种是想杀我的,可是我心里很清楚,他们都跟我不是一路人,甚至看着我一意孤行的堕入地狱,也不愿意拉我一把。”
  宋怀瑾紧了紧自己的手,希望能多给他一些安慰。
  然而陆锦宸却似乎并不伤感,他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小狗,满足的趴在主人身边,伸手懒懒的撩起宋怀瑾一缕碎发:
  “可是怀瑾,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女子漫不经心的一问,忽然激起了陆锦宸内心疯狂翻涌的情绪。
  他眼中兴奋丝毫不减,一下子翻身将日思夜想的女子压下,无比认真道:
  “谢谢你不畏艰险,把我带回这人世间。”
  宋怀瑾心中一暖,笑意不自觉的爬上嘴角,伸手攀上陆锦宸的脖颈,饶有兴致的叹了一句:
  “哎呀,是我最近跟别人相处太累了吗?怎么看你越来越讨人喜欢了呢?”
  “嗯?你本来就该喜欢我。”陆锦宸一开心,疑神疑鬼的毛病又犯了起来:“不对啊,你忽然对我表白,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陆锦宸自己都没多在意,却见宋怀瑾真的认真思考起来。
  陆锦宸心脏一沉,下意识紧张起来,“你怎么不说话?不会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
  “啊,我想起来了,还真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宋怀瑾认真的对上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用力抬起身子,挂在她脖子上轻声道:“我一直特别特别喜欢你。”
  随后一转头,第一次主动对上了男子微干的薄唇。
  陆锦宸浑身一震,急喘了几口气,七手八脚的抓住宋怀瑾那四处作怪的爪子,反客为主的狠狠吻了下去。
  门外,被宋怀玉派过来的小厮一脸错愕,趴着窗户看了许久,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宋怀瑾不用他诬陷,自己也会找男人。
  可是,本来自己该是里面的那个人,现在倒让旁人捡了便宜!
  真可惜啊,宋怀瑾长的似乎还不错。
  不过罢了,自己也算变相完成了任务。
  这么一想,他又数了一遍宋怀玉给的银票,放了信号,转身,溜之大吉!
  一见信号响起,宋怀玉立刻兴奋起来,找了几个平日跟自己关系好的小姐,大张旗鼓的往后院走。
  宋怀瑾今日就要毁在这里了!
  以往所受的苦都能报偿了!
  宋怀玉越想越得意,不自觉加快了步子,来到门口。
  砰!砰!砰!
  陆锦宸刚把床帐放下来,正是情.动,忽然被这粗鲁的敲门声打断,眼中瞬间闪过一丝暴戾。
  而那敲门声似乎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犹自响个不停。
  陆锦宸一急,干脆披衣下床,怒道:“谁?”
  宋怀玉一愣,只觉得这不是她派去的小厮的声音。
  可是胜利当前,她也没来得及往深了想,直接矫揉造作的捏着嗓子叫了一声:
  “我姐姐宋怀瑾不见了,这外面宴会就快开始了,我们来找找她!”
  “宋怀玉?”
  陆锦宸和宋怀瑾相视一眼,几乎同时脱口。
  宋怀瑾翻身下床,将自己的披风放在一旁椅子上,按住陆锦宸道:“看看她想干什么。”
  陆锦宸点头,依然不悦的盯着门口。
  见无人开门,宋怀玉更加得意,看来就是在里面了,于是清清嗓子,继续趾高气扬的嚷嚷:
  “姐姐,你在里面吗?你不说话我们就开门进去了!”
  “怀瑾先生为什么会来这里?”跟宋怀玉关系好的几个小姐跟着起哄,疯狂带着众人的节奏。
  “来这里不会私会情郎吧?”
  “要说起来,这地方倒是幽静的很,很适合干点瓜田李下不干不净的事!”
  外面的人越积越多,再加上宋怀玉等人的引导,纷纷对屋子里指指点点,似乎宋怀瑾做了什么极度不.堪的事,需要被抓出来凌迟处死。
  “把门撞开!”
  不知是谁先叫了一声,紧接着就有两个家丁拿了跟木桩过来,准备撞门捉.jia
  。
  众人跟着起哄,气氛不断高涨,两个家丁卯足了力气狠狠向前撞过去…
  可谁知刚到门口就见面前紧闭的大门怦然打开,两个家丁来不及刹住脚步,直直冲到了墙上。
  “哗啦”一声,那木桩直接被怼到了地上,似乎撞到了什么易碎的东西,清脆的响声瞬间冷却的炽烈的气氛。
  宋怀瑾正在屋子中央,自己的披风和陆锦宸的黑披风一起散在一旁,似乎对外面的喧闹置若罔闻,正在认真找着什么东西。
  宋怀玉也顾不得其他,一见宋怀瑾在里面,当即面色一喜,迅速率人追了进去。
  “哟,姐姐,你散着披风独自呆在这屋子里,是在做什么?”
  宋怀瑾冷笑一声,只感觉宋怀玉跟宋怀言的智商不是差了一个级别。
  宋怀言每次诬陷她也会表现的自己无辜大度,宋怀玉却会直接咋咋呼呼的吼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她故意设计的。
  “那是男人的披风吧?天啊!”跟进来看热闹的小丫头忽然惊讶叫起来,似乎不相信宋怀瑾真的会做这种事。
  “孤男寡女,后院陋室,披风交错。”宋怀玉越说越得意:“姐姐,这你怎么解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