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系统账号重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写好,放进一个信封里,在信封上郑重的一笔一划写着:陆锦宸亲启。
  随后又拿起一封信,写下一点无关紧要的事情,封上信封。
  宋怀瑾就这样重复着写下一些小事,重复着把信封好,重复着写下陆锦宸亲启。
  安奕就这样静静陪着她写了一夜,渐渐的看着那满满的信件堆叠如山,渐渐看着宋怀瑾手底下就剩一张纸。
  好几次,他困得几乎睁不开眼睛,而宋怀瑾一直是正襟危坐,对着那最后一张信纸思索了许久。
  最终落笔是有寥寥几字:
  死生不强求。
  看到最后几个字时,安奕忽然触电一般身躯一震,整个人立刻精神起来。
  死生不强求?宋怀瑾这是不打算活了?
  他慌忙开口相劝;“怀瑾,若是你留在安陵,我可以继续重用你,可以给你改名换姓,让你重新开始生活,何必非要赴死?”
  宋怀瑾转眸,波澜不惊的对上他:
  “你是不是将九皇子压回京城了?
  那陆锦傲既然杀了九皇子,还会放过我吗?
  你会冒着生命危险给我改名换姓,护我一世周全吗?”
  女子看似轻描淡写的三个问题却堵的安弈一时哑口无言。
  是啊,他毕竟是朝廷的人,无法继续袒护宋怀瑾,但是真让他看着宋怀瑾去死吗?
  宋怀瑾看到了他眼里挣扎,释然一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必有压力,立场,生死,作为,都是我自己选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唯一想求你的就是这些信。这些信我已经排好了顺序,每个月帮我寄给陆锦宸一封,送到最后一封信的时候…”
  说到此处,宋怀瑾顿了顿,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无数副画面。
  细细想来,她与陆锦宸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安陵。
  从最开始的相互试探,各自为敌,到最后的相依相偎,只有彼此,只用了短短一年。
  一年的时间,足以建立所有,也足以毁灭所有。
  “送最后一封信的时候,就帮我告诉他…我爱他。”宋怀瑾说罢,嘴角露出了一个半酸不哭的微笑。
  她知道,若是她留在安陵,安弈也必然会保她,但是陆锦傲已经将她谋反一事昭告天下,她就是全世界的罪人,注定人人喊打不得好过。
  她不想这样过活,不愿这样走完余生。
  她抬头,坚定的对上安弈的眼睛:“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安弈凝眸看她,眼中满是不舍:“怀瑾,我说实话,像你这样的人才在安陵真的不好找,天下将乱,你就真的不能继续留下吗?”
  “你了解我的,天下将乱也要经过时间的酝酿,可能五年,可能十年,但是在这段时间里,我不愿苟且偷生。”宋怀瑾说的坚定,眼中渐渐生起一丝惆怅。
  她不是不怕死的人,但是她很清楚,若是系统账号重置一次,她能过的比现在更好。
  可是不知道账号重置之后,她还是不是现在的样子,还有没有以前的记忆。
  她会忘了陆锦宸,忘了九皇子,重新开始生活吗?
  其实,第一次知道系统有这个功能的时,她就一直有这个疑问,只是一直没敢问,到现在也一样。
  她不想忘记,尽管这些回忆不尽美好。
  安弈深深叹了口气,让外面守着的丫鬟送了杯毒酒进来,自己接过去双手奉到了宋怀瑾面前:“不会疼,也会是个全尸。”
  “多谢!”宋怀瑾伸手,一把拿起酒杯,直接灌了下去。
  烈酒入喉,带着一丝苦过了头的甜味,缓缓滑进肺腑,制约着整个身体的基能。
  宋怀瑾感觉眼皮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弱,心脏越来越慢…
  她抬眼,又看了一眼门外明媚的阳光,随后用最后一点微弱的脑电波,按动了系统的重置键。
  系统应声响起,幽蓝色屏幕瞬间飘出【恭喜宿主开始系统重置功能】
  【重置功能已开启,即将为您重新分配降落地点】
  【加载中……】
  【降落地加载百分之百,开启支线剧情:身世的秘密。】
  系统纷乱的声音在脑海中断断续续流过,宋怀瑾越听越迷糊,最终眼前一黑,连带着整个身体狠狠栽了下去。
  看着倒地不起的宋怀瑾,一缕悲伤从安弈的心口顺着中枢神经渐渐攀上大脑,几乎快把他多年不流的眼泪刺下来。
  他伸手,想亲自送宋怀瑾最后一程。
  可是刚刚抱起她,手中女子的身体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宋怀瑾的周身渐渐围绕起一层刺眼的蓝光,最后连那光带身体一起被一个幽蓝的小方块吸走了。
  安弈眸子猝然张大,呼吸几乎停滞,生怕打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他用布满血丝的眸子紧紧盯着那“吞”了宋怀瑾的系统屏幕,顶着“活见鬼”的恐惧想要伸手去碰一碰这超越认知的力量,却在刚抬手时看着那屏幕瞬间消失。
  他的手一顿,僵硬的停在半空,整个人也跟着石化在屋子里。
  他从来不信鬼神之说,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大约也不会相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事。
  宋怀瑾走了,被神明带走了。
  直到日薄西山,安弈才能暂缓惊讶,缓缓的转身,机械的迈着步子拿起宋怀瑾留下的那一堆信件,离开了这个房间。
  守在门外伺候的丫鬟立刻围上来,关切道:“王爷,您脸色不太好,是出了什么事吗?”
  安弈这才后知后觉的捧住自己的脸狠狠拍了两下,提醒自己这是现实世界。
  他依然不可置信的回顾那个宋怀瑾凭空消失的屋子,带了些恐惧和敬畏,缓缓道:
  “找人把那间屋子封起来,任何人不得进入,违令者,就地处决!”
  “啊?”小丫鬟一惊:“怀瑾先生不是还在里面?万一她的尸体…”
  “本王说不许进就是不许进,封上,不许进去看,也不准打听!”
  安弈神色严肃,吓得小丫鬟一个激灵连忙应“是”。
  .
  【系统账号重置成功,重新降落地——冠梁城】
  【宿主之前所得所有积分清零,重新发布系统任务一:夺取陆锦宸手中玉玺,在冠梁登基为王】
  疼,头好疼…
  宋怀瑾迷迷糊糊间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却不是人,而是辣的她睁不开眼睛的,混浊的湖水。
  有人正压着她的头正往水下灌,冷冽的湖水丝丝缕缕的进入了她的口鼻,无孔不入的挤压着肺泡。
  外面模模糊糊传来一个女人狠厉的谩骂声:
  “我呸,都流落到这儿了,还当自己是什么身份尊贵的大小姐?让你接客就去,还敢跟我犟嘴,啊?”
  这是干什么?
  一醒来就要被虐待死?
  宋怀瑾奋力挣扎,奈何身上使不上一点力气,视觉和听觉乱作一团,根本不足以判断如何击倒对方。
  忽然,压在她头上的力道一松,她的头被那人捏着后颈“拔”出水面。
  “哗啦”一声,有大把的新鲜空气灌入,宋怀瑾口中立刻呛出了两口水。
  “呦,还没死呢?”女人尖酸刻薄的声音再次传来。
  宋怀瑾在眼睛刚能睁开一条缝时就朝着那模糊的影子狠狠打了一拳。
  那一拳用尽了她十二分的力气,纵使她如今状态不佳,也足以将面前之人打到在地。
  “哎呦——”那女人尖叫一声倒地,厌恶的盯着宋怀瑾:
  “反了,反了,你这个贱人竟敢打我?我们天香阁的生意可就靠着我呢,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我动手?”
  等她吼完一句,宋怀瑾已经将肺里的水倒了个干净,抬眸紧紧盯住面前之人。
  那是个约莫二十几岁的女子,头戴蝴蝶钗,身穿红罗裙,算不上好看,但身材却极好,该纤弱处若柳拂风,该饱满处喷薄欲出。
  若是放在风尘女子中,绝对是出类拔碎的。
  系统又给她造了个什么场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