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宋怀瑾还活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太师闻言,立刻出去观看,心下一急,半夜便摸进了皇宫。
  他自己清楚,冠梁人民缺的就是信仰,他十几年如一日的辛勤耕耘,将被这一场金龙降雨的盛况彻底淹没。
  他到的时候,陆锦宸刚好从凌春楼赶回来,正在让内侍宽衣解带,一见李太师过来,立刻换了张面孔,笑着迎上去:
  “太师,什么要紧的事,值得你半夜跑来这儿了?”
  李太师面色不愉,一直沉着脸没有行礼。
  “行吧,看来你今日是连样子都不想跟朕装了,大家退下吧。”
  陆锦宸一挥手禀退了左右下人,转身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拿起一盏茶抿了一口:“你是不是也察觉到危机了?”
  李太师哼笑一声:“皇上没有看见吗?金龙现世,天子降临,你这位子怕是不能再做了。”
  “哈哈哈哈,李太师说笑了。”陆锦宸笑得放肆:“我这荣华富贵享受不成,你的权利地位不也跟着保不住了吗?”
  “哼,本座是真太师,跟你这个冒牌货自然不一样!”
  “就是因为我是个冒牌货这朝政才让你把持这么久。”
  陆锦宸丝毫不示弱,一伸手将茶盏放在桌案上,发出“咔哒”一声脆响,震的李太师心尖一颤,身子跟着晃了晃。
  “若是真正的先皇遗女出现,你以为,你还能猖狂多久?你敢公然弑君吗?那你还能在冠梁城待下去?所以,你激我没有用的,因为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李太师面色铁青,这个陆锦宸明明是三年前流落这里的江湖术士,他特意包装了一下才让他做了皇帝。
  可是,他不能否认陆锦宸看事都透彻的很,若是他这些年真的有心夺位,自己手里的兵权恐怕也会被分出去。
  “你想怎么办?”李太师终于崩溃,眼神弱下去,甚至在向陆锦宸求援。
  “这样,我把她娶回来,新婚之夜杀了,然后你放我逃走,你我两全其美,也不枉合作一场,你说呢?”
  “这……”
  “李太师。”陆锦宸笑道:“我就是个江湖术士,怎么说也是天启的人,我只求荣华一生,实在是不想掺和你们内部的争斗。”
  李太师终于点头:“好,我明日去接她,按你说的做!”
  翌日,阳光丝丝缕缕的从头顶落下。
  宋怀瑾安然躺在屋内,身上白衣凌乱,额角发白,嘴唇鲜红,却是美的惊心动魄。
  宛若刚刚落下凡尘的仙人,娇弱的外表之下包含着能颠覆时代的力量。
  她拢好衣衫,起身出门,正准备去迎接李太师,却看见外面一群女子都是与她同样的打扮,同样的妆容,同样的做派…
  就连整个房子都焕然一新,完全换了一副模样。
  杨桃昨夜“垂死病中惊坐起”,被李太师的手下拉着弄了这一切。
  李太师说,新皇看见了这里的金龙,想要寻找丢失的先皇遗女,故而今日特地亲自前来寻找这个女子。
  大家都知道昨夜金龙降临在了凌春楼,却不知道降临在了哪个房间,倘若这次谁能选上,新皇必然先娶之为后,将皇权拱手让出。
  杨桃握紧了手里的帕子,冒充先皇遗女,是她如今最后的希望了,绝对不能放过!
  她努力强迫自己忘掉新皇昨夜的拔刀相向,有了李太师的暗箱操作,她绝对会从众女子中脱颖而出。
  只要天下人认定她是先皇遗女,她还会怕新皇?还会怕宋怀瑾?
  到时候,整个冠梁城都是她的,她可以走上人上人,成为整个冠梁的王者。
  这样想着,她的自信又增加了不少,迈步也越发稳健。
  宋怀瑾很快融入了一大群人里,无法分辨出任何与众不同。
  靠!
  宋怀瑾狠狠握紧了双拳,她昨夜忍着腰疼特意做好的所有装扮,全部泡汤了。
  她计划了许久的惊艳登场啊!
  她跟着众人来到大厅,这才发现陆锦宸坐在主位上,左边站着许久不出府的夏侯灵玉,右边站着留着八字胡的李太师。
  李太师首先表示出惊讶:“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今日大家的穿着如此相似?”
  “李太师真的年龄老了,眼花到这种程度,大家左手上还都有弯月形的印记呢,也不知道是谁做的,故意混淆皇室!”
  夏侯灵玉道声音清灵的回荡在整个大厅,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她挤兑的就是李太师。
  李太师却浑然不觉,转头看向杨桃:“刘妈妈呢?她怎么今日不在?”
  “刘妈妈昨日看见金龙降临,受了大惊,老年人身子不好,现在还在屋里躺着下不来床。”
  杨桃一边彬彬有礼的回答,一边想着被她绑在屋里的刘妈妈,越发对今日的选拔信心百倍。
  刘妈妈不在场,一个年纪轻轻的郡主,一个毫无实权的帝王,到最后这冠梁,还不是她和李太师的?
  “那今日,你来给解释解释,为何大家所穿衣服和妆容尽是一致?”
  “这个民女夜不知。”杨桃说着向李太师扶了扶身:
  “民女昨日就是这个装扮,忽见金龙降于房顶,一时难以接受,就晕了过去一大早起来大家都成了这个装扮。”
  “那你的意思是说,那金龙是在你房顶盘旋喽?”
  杨桃低头应“是”,越发藏不住面上的喜色,继续道:“民女怀疑,今日是有人串通整个凌春楼,意图模仿民女,混淆视听。”
  “哦?那你认为是谁呢?”李太师继续不疾不徐的问,他自己也不清楚先皇遗女是谁,但是不管是谁,他都不会承认。
  控制一个信仰坚定的天选之女,远比控制一个杨桃费力的多。
  “民女认为,真龙与鬼魂同在,若是真有人有如此大的能力,那大概超越了活人的范畴。”杨桃说着,一抬手指向人群中间的宋怀瑾:
  “就是她!若是民女没记错,前几日李太师刚刚给宋怀瑾办过一场葬礼,灵玉郡主还赏了她许多物件。
  但是今日一个死了的人,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这里!”
  杨桃此话一出周围女子立刻以宋怀瑾为中心闪开一大片空地。
  昨夜有不少女子并不知道宋怀瑾回来,一见死而复生之人此刻傲然而立,登时吓丢了魂儿。
  宋怀瑾?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们明明看着纸钱满天送她出殡的,一个活人怎么可能从棺材里爬出来,好好站在这里?
  “宋怀瑾怎么在这儿?”
  “该不会是魂有不甘,回来找谁索命了吧?”
  “天啊,那先皇遗女岂不是很危险?到底是谁啊?快找出来大家都保护保护她。”
  李太师的目光落在宋怀瑾脸上时,差点吓的瘫倒在地。
  怎么回事?自己明明看着她被订进棺材里的,明明御林军复命乱葬岗烧的只剩下一堆骨灰。
  为什么她能好好的回来?
  此刻的宋怀瑾,面色苍白,嘴唇英红,容貌美的惊心动魄,气场利的不近人情。
  白衣身,更加显不出半点人气,仿若谪仙,又仿若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鬼魂。
  陆锦宸面色不变,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经过昨夜的眼花,他知道李太师必然不会全身心的信任自己,所以要接回宋怀瑾还是要经历些波折。
  夏侯灵玉却是面色一喜,大步上前握住宋怀瑾的手:
  “太好了,你没死,我就知道你没死,你快说,是不是我的金银救了你?”
  宋怀瑾笑道:“郡主神机妙算,果然有御林军手脚不老实,撬开棺盖偷窃财宝,我才得以生存。”
  “那乱葬岗的大火…?”
  “是我放的,我烧死了那手脚不干净的御林军。”
  此句一出,全场奇迹般安静下来,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如视鬼神的看着宋怀瑾。
  而整个事件中,似乎只有当事人不知道自己说出的话有多惊世骇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