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说对我好,还记得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非就是眼前之人?
  若真是她,那可是陆锦宸心尖上的人啊,得罪了她,自己还怎么敢在陆锦宸那个活阎王面前出现?
  雪舞呼吸一滞,握着叱列锋袖子的一只手瑟瑟发抖,控制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你…你和陆锦宸是…”
  “夫妻。”宋怀瑾静静看着她,明明是平静到毫无波纹的眼睛,雪舞却似乎看见了一个魔鬼在向她招手,分不清哪一刻便会将她彻底吞噬。
  她试探着后退了一下,“咣当”一声整个人摔下了椅子。
  叱列锋从刚刚就想阻止,却一直不知道阻止的汉话应该怎么说。
  眼看气氛越来越剑拔弩张直接一着急自己上前行礼,用不太标准的汉话道:
  “怀瑾先生,是我们冒失了,我代王妃向您道歉,对长生天为您祈福。”
  宋怀瑾对叱列锋浅浅一笑,直直盯着地上脸色煞白的雪舞:
  “我说汉话你听得懂,别在这跟我摆什么架子,我是看在叱列世子的份上给你几分薄面,不然…”
  她说着,直接一伸手拍碎了中间的桌子。
  所有菜肴夹杂着盘子纷纷落地,噼里啪啦的一顿翠响,好巧不巧的全部泼在了雪舞身上。
  夹杂这内力的碎渣子毫不客气的砸在雪舞身上,猛烈道钝痛一阵阵传来,她不敢动弹,只能怯生生的看着宋怀瑾。
  宋怀瑾却不再看她一眼,冷哼一声:“毁了世子的菜肴,我一会儿让人重新准备一桌子,至于雪舞王妃…”
  她说着,冷眼扫向雪舞:
  “王妃既然吃不惯中原的菜,我听说胡族酷爱生肉,你们几个把她带到另一个房间好好招待!”
  “是。”几个被点到的士兵扬眉吐气的拖走了瘫软在地的雪舞。
  雪舞被拉起来时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因为无知犯了多大的错误,立刻哭喊着拉住叱列锋一截衣角:
  “不…世子救我…世子救我啊世子——世子——”
  叱列锋刚要说话,就被宋怀瑾拉走一起商讨进京的礼节,而且用的还是胡语。
  雪舞这时候才后悔自己的不学无术,她听不懂胡语,只能被几个士兵硬生生的拖走。
  她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打听打听宋怀瑾是谁?
  为什么要对她无礼?
  为什么要被关进小黑屋里!
  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怀瑾引着叱列锋去了另一个房间。
  她唯一的倚仗没有了,她要怎么办才能自保!
  ……
  另一个房间,暮色渐合时,宋怀瑾总算陪着叱列锋吃完了饭,也说清了进谏陆锦傲应该有的礼节。
  她擦了擦嘴,率先站起来:“世子连日舟车劳顿,怀瑾送你去休息,明日便可入京。”
  “怀瑾先生,我还有一事不明。”叱列锋却忽然叫住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先生方才说雪舞不算真正的大家闺秀,那大家闺秀该是什么样子?是......像你这样吗?”
  宋怀瑾笑了:“世子说笑了,宋怀瑾是个行军为政的粗人,怎么能跟那些闺阁小姐相提并论?
  不过我中原女子,各个身家品行俱佳,怀瑾只是万分之一。
  若是世子想见,不妨等到了京都在由怀瑾引荐可好?”
  “行,那就谢谢你了。”叱列锋告别了宋怀瑾后,这才接了雪舞回去休息。
  雪舞被宋怀瑾吓怕了,暂时安生了起来,不敢吭声。
  因此,第二日回京就变得异常顺利。
  宋怀瑾引了叱列锋去见陆锦傲和陆锦宸,进献完一批战马便各自回了家去休息。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饭桌上,陆锦宸一边给宋怀瑾夹菜一边追问:“是不是叱列锋他们为难你了?”
  “啊,没有,就是我…我想跟你说件事。”
  宋怀瑾干脆破罐子破摔:“我想…去一趟扬州城,找一下赵一恒。”
  她抬眸认真看着陆锦宸,似乎想通过他那漆黑如墨的眼睛寻到一点答案。
  看着女子少有的小心翼翼的模样,陆锦宸顿了顿:
  “不行,扬州城主早就独立出去了,现在不归临渊境地,你若想要,我过段时间回去…”
  “那我去帮你打。”宋怀瑾说着,心虚的看着碗里的菜,情绪有些低落:
  “说来,我五年没见赵一恒了,顾知宴跟我说它就在那儿,我想我该去找找。”
  “嗯,好吧,反正我过段时间也回去,你若想先走,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带一个营的士兵。”
  陆锦宸低头又给她夹了一筷子菜,长睫遮盖下的眼眸微微闪烁,看不出喜怒。
  宋怀瑾见好就收连忙点头答应,这才觉出陆锦宸放在自己碗里的肉格外鲜嫩:“这是什么肉啊?”
  “牛肉。”
  “不像呢?”
  “不让你找赵一恒就像了,你每天怎么脑子里都是别人,哼。”陆锦宸不悦的转过头去,闷声继续吃饭。
  这吃醋的样子虽然幼稚,却怎么看怎么可爱,宋怀瑾无法,只好继续吃了一口肉,试图用浮夸的演技哄道:
  “嗯,好吃好吃这也太好吃了吧。”
  陆锦宸依然不太满意的看了她一眼,撒娇道:“能不去吗?”
  “我保证,带着他回临渊!”宋怀瑾举起三指发誓。
  “这还差不多。”
  一顿饭后,陆锦宸好不容易把宋怀瑾留下休息,躺下时男子的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一双暖烘烘的大手不停的女子腰间反复摩挲,同时嘴上也不闲着,一下下浅啄着宋怀瑾的睫毛,嘴唇,眼睛…
  宋怀瑾被他亲的心头火起,却又想起冠梁城那几乎要命的一晚,便顺手把这好看的男人往一边推了推。
  “怀瑾,你热吗?”很显然,陆锦宸并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他的手虽然放下了,低沉的嗓音伴随着温热的气息不断喷洒在耳边。
  宋怀瑾细细感受了一下,的确浑身.燥.热,难道她都.饥.渴.到这种程度了?
  不至于吧?
  她忽然反应过来:“你晚上给我吃了什么?”
  “鹿肉啊。”陆锦宸狡黠一笑翻身压过去,一双星目在漆黑的床帐里比星星还要明亮:
  “可以活血补气的。”
  “你…唔…”宋怀瑾这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局促的接受完这个吻后,才气息不稳的把后半句话说完:“你骗我。”
  “怀瑾,在冠梁城的时候你曾经说过,对我好的事,你愿意做一辈子,还记得吗?”
  宋怀瑾:“……”
  她现在可算听出来,陆锦宸分明是故意的,又是鹿肉又是情话的一起上,任谁也顶不住。
  宋怀瑾终于放弃了挣扎,闭眼享受这久违的疯狂。
  说起来,自从冠梁城后,她因为宋怀瑜受伤,这还是两人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同.床。
  转眼天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百叶窗丝丝缕缕的打在宋怀瑾脸上。
  她试着动了动,有一次感叹陆锦宸的体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要是继续这样下去,自己这瘦弱的小腰迟早有一天得废了。
  看看天色,估计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陆锦宸可能又去给她找饭了…
  罢了,自己起。
  宋怀瑾试着站起来,费力的穿好衣服往餐厅的方向走,她努力小小的迈步,让自己的走路姿势看起来正常一点,却迎面碰见了江彧。
  “怀瑾,六殿下在厨房,你要去哪儿啊?”
  “去吃饭…嘶…”宋怀瑾抬手行礼,又扯的老腰一阵抽痛,这该死的陆锦宸。
  “那个…怀瑾,用不用我扶着你?”
  “不用!我自己会走!”宋怀瑾怒目瞪回去,努力挺直了腰板往前挪了挪。
  可还没挪一步,就被一个人懒腰横抱起来,她一惊,下意识拽住身边人的领口:“陆锦宸,你干什么?”
  “我刚准备去房间找你,你今日怎么起这么早?上次不是到晚饭的时候才醒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