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我凭什么要去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将雪舞关进天牢后,宋怀瑾跟着送了叱列锋去皇宫。
  叱列锋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还偏要给陆锦傲道歉,对此替胡族表示歉意。
  宋怀瑾不放心他,只好一路跟着,最后得了个送他回胡族的差事。
  直到叱列锋安顿好,宋怀瑾连续两天的不眠不休才算有了一点放松的趋势。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缓步走在绿树成荫的宫道上,伸了个久违的懒腰。
  这京城真是天天都是事儿,没有一日能安安生生完完整整的过完。
  她忽然开始期待功成身退后的生活,可是想想在冠梁城接受的匡扶天澈的使命就头疼。
  她并没有什么大志向,来到这里所做的所有也只是为了自保,可是:
  “007,天澈王朝的复兴我一定要管到底吗?”
  【是的,借助宿主身份重生后,需完成该身份所承担的所有使命。】
  系统的小方块灵活的闪现在宋怀瑾身前,紧接着忽然警铃大作【警告,警告,是否接受紧急任务?】
  “什么?”
  【去慈安殿阻止陆锦宸黑化】
  “黑…黑化?”宋怀瑾一愣,来不及思索,立刻转头跑向了慈安殿的方向。
  慈安殿是太后的寝宫,她又想干什么?
  陆锦宸的性子这些年已经被五石散和唤望散折磨的不成样子了,还能怎么黑化?
  那个本来张扬自信,绝杀天下的少年,慢慢被磨成了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性子,她们还想怎么样?
  宋怀瑾存了一路的怨气,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慈安殿,
  慈安殿中,陆锦宸看着这明显跟十年前他中毒那一夜一样的布置,嘴角不由得扯出一丝冷笑:
  “母后可好些日子不请儿臣喝茶了。”
  “是啊,这不是今日忽然念你念的紧,想找你过来谈谈心嘛。”
  太后端坐在陆锦宸对面,一面剥着手中的荔枝一边往陆锦宸碗里放着。
  “这可是南洋那边进贡过来的,这个季节吃可是新鲜,块尝尝。”
  “不吃了,我怕有毒。”陆锦宸不在意的笑笑,漫不经心的伸手拿起一颗荔枝,捏烂了又扔在盘里:
  “若是儿臣没记错,十岁的时候,就是你把唤望散下在了我的点心里,在我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又骗我吃五石散,对吧?”
  太后被他明亮的眼睛盯得微微退缩,掩饰的笑道:“是…是吗?”
  “看来母后还真是上年纪了,什么也记不清了,既然如此,那儿臣就帮你想想。”
  陆锦宸甩袖起身,大步向桌前走去,指着桌上的一把水果刀:
  “你当时因为嫉妒,就是用这把刀,划伤了我母妃的脸,还有这个…”
  他说着,又拿起一枚白色方块的点心:“当时的唤望散就下在这里面,对吗?
  而且,我闻的出来,这里面到现在还有唤望散的味道!
  这个布置,这个味道,你是想尹我发疯对吗?
  母后,你盼着我死是吗?
  只要我一死,你就能外派官员占领我的临渊城,然后轻而易举的打压其他藩王!”
  陆锦宸把话一字一句的说出来,苦涩中夹杂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听的太后微微怔愣。
  以她的经验看来,陆锦宸此刻大约时神志不清了。
  她就知道,陆锦宸受不了这个无数次出现在噩梦里的场景,受不了那个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味道。
  这个时候,只要稍加引导——“是,哀家就是盼着你早死!”
  太后跟着站起来,抬高语气缓缓靠近陆锦宸:
  “你早该去死,陆锦宸,你这么活着太痛苦太累了,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大家都省心,对不对啊?”
  她的语气清浅,如一个循循善诱的长者,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最合情合理的事。
  “臣宋怀瑾求见太后娘娘!”
  门外,宋怀瑾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有些闷闷的,却如一股清流打断了这近乎诡异的迷离。
  陆锦宸猛然抬头,朦胧的眼睛忽然多了一丝焦距:“怀瑾…”
  “是啊,就是怀瑾,你透过窗户看看,她已经被我的亲卫拦住了,若是非要闯进来找你,可能会被我的亲卫拦住或者直接杀了。”
  “不…不可以!”
  “是的,不可以。”太后继续引导着:
  “宋怀瑾本来跟宋怀瑜是一家人,他们之间才最是密不可分,你非要横插一刀,大家都很痛苦,对吗?”
  陆锦宸微微低头,垂死一般开口:“你们都盼着我去死。”
  “是啊,可是如果你死了,你临渊的军队怎么办呢?不是还连累他们吗?
  我这里呢,有一道懿旨,只要你带出去,昭告天下你把军队让给我…”
  然而她话音未落,就见宋怀瑾灵巧的越过几个亲卫,“哗啦”一声推开了大门。
  太后嘴角扯过一丝冷笑,抬手便按下桌上的机关。
  紧接着,正前方房梁上机关打开,无数把利箭顿时朝刚刚破门而入的宋怀瑾飞驰而来。
  宋怀瑾立刻腾身而起,一把勾住自己正上方的房梁。
  好不容易等箭放完,刚要下来,却被一根绳子缠住脚踝,紧紧的倒挂在了房梁上。
  “陆锦宸!”身体倒过来的瞬间,宋怀瑾只觉得体内气血倒流,连吼出一个名字都费劲。
  大意了,她早该想到,若是太后不想让她进屋,她怎么会不费力的越过十几个院外守着的亲卫。
  “你们都希望离我远远的,都希望我去死?”陆锦宸并没有看向挂在房梁上的女子,呢喃着抬起离乱的眼睛,厉声质问:
  “我死了,你们都干净?”
  “对,就是这样。”太后说着拿出懿旨,轻轻摆在陆锦宸面前。
  “我的存在,就是给大家找不痛快。”陆锦宸仿佛陷入了深深的绝望里,宋怀瑾奋力的呼喊仿佛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他转头,呆呆的拿起桌上放着的懿旨,轻轻揣在身上,随后遥遥望了一眼宋怀瑾。
  就在太后以为计划得逞时,他眸子忽然一凌,一把揪起太后的领子:
  “可我现在忽然就不想死了,我为什么要去死?我为什么要自己去死,然后让你们称心如意?!”
  他怒吼着一把讲太后推倒在地,同时两只飞镖出手,直接割断了绑着宋怀瑾的绳子。
  随后立刻一挪步子将憋的脸颊通红的女子抱进怀里,冷冷看着太后:
  “军队,天下,怀瑾,都是我的,我绝对不会放手,我陆锦宸的东西,永远是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