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瘟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紧接着,扬州城门大开,千万个玄色重甲的士兵攻防有序的走出来,一把将地上的宋怀瑾架起来,又以最快的速度撤回了城池。
  让远远观战的众人看的心惊胆战。
  “婉月姑娘,怎么样啊?怀瑾先生被抓了!”
  紧跟着就有人骂了起来:“呸!我早就说女人无用,她会打什么仗,真不知道六殿下怎么想的,竟然让她带兵!”
  “我看,咱们还是趁早回临渊城吧,说不定还能捡回条命。”
  纪婉月收起千里望远镜,回身道:“回去吧,宋怀瑾就快成功了。”
  “什么?”一个士兵尖叫着质疑:“婉月姑娘,咱们兄弟是认识你才给你这个面子,你若是毫无头绪的向着那个宋怀瑾,咱们可就要低看你一眼了。”
  “就是,她分明就被抓了,这还能有回转的余地?”
  “真不知道这狐媚子哪儿勾引了六殿下,我们要去救吗?”
  “不用救她,五天时间,五天,我保证宋怀瑾她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吞掉扬州城!”
  看着纪婉月镇定的样子,士兵们又是一阵质疑:
  “五天?纪姑娘,您就开玩笑吧,说不定五天后宋怀瑾就连个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就是,到时候殿下追究下来,还是我们的责任!”
  “殿下追究下来,让他来找我吧,反正他也是够讨厌我的了,可若是宋怀瑾胜了,你们就要听我调配,如何?”
  纪婉月开玩笑的语气引起了众人的质疑和兴趣,士兵们不屑一笑:“好啊,反正五天后咱们回去就好。”
  纪婉月柔柔一笑,那张神似宋怀瑾的脸上竟然多了些别样的娇媚,看的人心尖发痒。
  领头的将军景瑜浩看的眼睛有些发直,舔了舔嘴唇上前道:
  “婉月姑娘,我…嗯…听闻婉月姑娘厨艺不错。”
  “景将军想吃我做的饭?”纪婉月伸手握了握袖子里能控人神智的药,笑道:
  “那没问题啊,这么多人全倚仗将军带领,我一个小女子算什么,随我来吧。”
  “好!”景瑜浩一口答应,跟着纪婉月颠颠的跑远。
  是夜,边关是天空从来都是灰蒙蒙的,抬头看得清的只有那一弯弦月,宋怀瑾被绑在榻上,静静等着外面的人来。
  “咔哒”一声,窗边忽然生出些动静,她知道,那是赵一恒的声音。
  这年头,要想求的原谅,便不得不用些苦肉计。
  很快,大门敞开,焦阳带着一身酒气闯进来,一见榻上的美人,煞时酒醒了一半,跌跌撞撞跑过去一下子扑到床边,自顾自询问着:
  “美人,美人啊,嗝…你可馋死我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城主这么关心我的名姓?”宋怀瑾不紧不慢的回过去,稍稍偏头,想躲开那近在咫尺的臭烘烘的酒气。
  “是啊,我喜欢在做那事的时候叫一叫名字,这样显得咱俩亲近啊…”
  “哦,那就叫怀瑾吧。”宋怀瑾一双清明的眼睛带着无尽的笑意,似乎在嘲弄焦阳的无知:“毕竟,锦宸也喜欢这么叫。”
  “咳…咳咳咳…咳咳咳…”焦阳听到这句话时,忽然猛烈的咳嗽起来,刚刚微醺的那点酒气全部散了个干净,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女子:
  “你说…你说什么…你叫…你的全名是…”
  “宋怀瑾。”宋怀瑾的声音依然柔柔的,听起来毫无攻击力,却如一把尖锐的利箭,差点把焦阳从头到尾贯穿。
  陆锦宸心心念念的宋怀瑾,寻了这么多年的宋怀瑾…真的是面前之人吗?
  这些年来,他投靠三皇子的事陆锦宸始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万一这真是宋怀瑾,陆锦宸大军讨伐,他这扬州可真是孤立无援了。
  “不可能!”焦阳想往后退一步,忽然一个没站稳倒在地上,狠狠摔了个跟头,头磕在桌子上发出“咣”的一声,当即撞了个头晕眼花。
  守在窗外的赵一恒浑身一个激灵,立刻从窗户翻进来,本能的挡在宋怀瑾身边。
  焦阳努力从眩晕中寻找一丝清醒,看见赵一恒仿佛看见了什么救命稻草:“你你你…一恒,你认识她吗?”
  “不许,你动他!”赵一恒双拳紧握,死死盯着如见鬼神的焦阳。
  焦阳一见这神色,又向后退了两步,这才扶着个椅子慢慢起身:
  “赵一恒,你仔细看清楚,她…她是谁?”
  “她…她是怀瑾,她是我的,不许你,动他!”
  赵一恒一动,弯刀登时脱手,“哗啦”一声,斩断了焦阳面前的桌子。
  那一道摧枯拉朽的剑气,笔直的游走在室内,忽然吞噬了那摇摇欲坠的大门,打通了整个房间。
  焦阳看着那擦身而过的剑气,一个腿软倒在地上,双眼一白,口中白沫渐渐随着嘴角滑下来。
  他浑身抽搐,瑟瑟发抖的看着赵一恒满是杀意的眼睛。
  紧接着,外面万千玄铁将士以最快的速度围了过来,各个持刀执剑对准了赵一恒和宋怀瑾。
  赵一恒还待再出招,却被伸手女子扶住了手臂。
  眼见赵一恒缓缓放下了弯刀,披坚执锐的士兵们纷纷松了口气——跟赵一恒对战,他们可不想尝试。
  可是,这个女子是谁。
  赵一恒今日在城下不还把她往死了打吗?此刻为何这样护在身后?
  “哎呦,城主啊!”师爷看着局势稳定下来,这才着急忙慌的跑进来,“忠心耿耿”的吼道:
  “赵一恒!你竟敢对城主出手,这些年白养你了?!”
  一听到养这个字,赵一恒本来松开的手又徒然握紧,双目猩红的盯着前方:
  “把我一次次扔到水里,逼着我,听你们的话,没事就把我,用铁索捆起来,这叫,养?”
  赵一恒浑身颤抖,一句话说的磕磕巴巴,心中恨意却是疯狂翻涌。
  师爷瞬间一愣,赵一恒不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控制一般的对待吗?
  不是已经许多年不知反抗了吗?
  这个时候怎么忽然像有了靠山一样要绝地反击?
  他的靠山是谁?身后护着的那个女人吗?
  宋怀瑾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垂眸,一眼便看见了赵一恒手腕上那一圈一层盖着一层的青紫色的淤伤。
  宋怀瑾呼吸一滞,心口跟着一阵绞痛。
  原来,这些年…
  他在扬州城都是这么过的?
  师爷咽了口唾沫,这才勉强镇定下来:
  “赵一恒,反了你了,还没吃够苦头吗?你想让谁当你的靠山!那个被城主玩烂了的女人?”
  “你…”
  “一恒,站到我身后来。”宋怀瑾拉着赵一恒紧握的手缓缓把他拉在了自己身后,压下心口翻涌的怒气,几步走到差点半身不遂焦阳面前。
  师爷登时紧张起来,下意识后退一步:“你你你…你是谁?别靠近我们城主…”
  “城主生病了,你没看见吗?”宋怀瑾低头蹲下,毫不犹豫的搭上焦阳的脉搏:“嗯,城主这个症状,怕是害了瘟疫。”
  宋怀瑾轻飘飘的语气立刻惹得众人连连后退,跟瘟疫染上,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先躲远点为好。
  师爷更是着急忙慌的躲在人群之后,依然义正言辞的质问:“你是谁?你说什么我们就要信什么吗?”
  “我是宋怀瑾。”宋怀瑾转头对师爷微微一笑:“这个名字耳熟吗?”
  “宋…宋…你就是…”师爷张了好几次口才终于组织好语言:
  “你是那个赢了天下第一神医周太医的宋怀瑾?
  是那个死在安陵的宋怀瑾?
  是陆锦宸找了许多年的那个宋怀瑾?”
  “正是。”
  师爷惊诧无比,好不容易收拾起砸在脚背上的下巴:“你你你,你来做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