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纯粹之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姜文愣愣的看着手里的手术刀。
  这不就是那天赵凯在蚀蚁兽屁股上比划的工具吗?
  我说他哪来工具。
  居然是借了许悦的?
  许悦是学校医学院的学生,有这个并不惊奇。
  只不过赵凯这货居然真的为了研究重口味的事情,付出了实际行动?
  看这刀的样式,还是把解剖刀?
  “……”
  齐浩然和马尚飞也是颇为无语。
  他们很难想象当时借解剖刀的时候,赵凯二愣子用的什么借口?
  姜文无奈点头,说道:“可以,刚好我有事情跟她解释。”
  恰好,当时许悦当时误会了自己。
  跟她解释一下也好。
  医学院跟男生公寓楼很近,大概不到一百米。
  今天是周天。
  但作为苦逼医学生的许悦,还在上课。
  姜文来到医学院门口就静静等待了起来。
  ……
  ……
  医学院,
  临床医学某教室内。
  许悦坐在位置上,认真的听着课程。
  这节课程是病理学,算是偏概念性的课程。
  “这节课……即将结束。”
  站在讲台上的李老师把教材收起来,淡淡说道:“下面进入老环节——随机提问!错了扣平时分!”
  这此话一出,
  所有听课或者不听课的学生都打起精神来。
  她们个个心里忐忑无比。
  心里祈祷老师不要点中自己的名儿。
  平时分可是要算到最终考核成绩的。
  要是平时分没了,
  光靠考试及格——难如登天。
  “赵二。”
  李老师微微一笑,提问道:“组织发生坏死后,受外界环境影响和腐败菌污染使坏死组织发生腐败称为什么?”
  “这……”
  赵二内心咯噔一声,反复回想自己会的基础病理知识。
  但悲催的发现,并没有这个相关知识。
  唉,早知道上课就不睡觉了。
  赵凯无奈道:“老师,我不会。”
  “好,扣除两个平时分。”
  李老师眼睛微眯,继续提问道:“周花,继续回答。”
  周花:“老师我也不会。”
  “扣除两个平时分。”
  李老师又提问了几个学生,还是没人回答上来。
  他感觉非常的失望:“怎么回事儿?没人会吗?”
  虽说他考的是比较偏门的知识,但是也不至于如此吧?
  看到老师怒了,
  教室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没人敢吭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细腻的声音从教室的角落传来了过来。
  “老师,我会。”
  所有的同学都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许悦顶着目光,不得不举起手。
  李老师的面色好转了一些,笑着说道:“哦?那你来回答。”
  许悦略作回想,淡定回应道:“组织发生坏死后,受外界环境影响和腐败菌污染使坏死组织发生腐败称为‘坏疽’!”
  “不错,回答正确。”
  李老师满意的点头:“那老师再考你一个问题,因红细胞破坏过多而引起的贫血称为什么?许同学不用担心,错了也不扣平时分,尽管回答好了。”
  许悦继续道:“该类贫血称为‘溶血性贫血’。”
  “哦?又对了!”
  李老师这下来了兴趣,笑着问道:“血液积于组织间隙或者体内叫什么?”
  许悦答道:“内出血。”
  “漫浸润于组织间隙,使出血局部呈整片暗红色,多发生于淤血性水肿时,称为什么?”
  “出血性浸润。”
  “本质是坏死的‘变性’是哪一种病变?”
  “纤维素样变性。”
  啪啪啪!
  李老师不由得鼓起掌来,一脸赞赏的说道:“不错不错,许同学的基础病理知识掌握的非常熟练,额外加10个平时分。”
  许悦谦虚道:“谢谢老师。”
  教室里,也传来了各种惊叹声。
  “真是牛逼啊,这么偏门的病理知识她都知道?”
  “是啊,同九年,汝何秀?”
  只能说,
  尖子生真不愧是尖子生。
  这种让其他学生头疼的病理知识,人家易如反掌。
  铃铃!
  下课铃声响了,同学们都陆续走出教室。
  大部分学生都打算回宿舍。
  许悦也是其中一员。
  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位室友,名叫刘娟。
  “哈哈,你可真棒。”
  刘娟背着包挽着许悦的胳膊,笑着说道:“那么多偏门的病理问题居然都答出来了,李老师大概都没题继续考你了。”
  “过誉了。”
  许悦摇了摇头,轻声道:“老师肯定还会很多题的,当时只是点到为止罢了。”
  刘娟撇了撇嘴道:“行吧行吧,反正不管怎么也比我强太多了,我连最基础的都掌握不全。”
  许悦安慰道:“没关系,慢慢就会了。”
  “好吧。”
  刘娟点头,好奇的问道:“话说……你跟姜文分手了?”
  许悦没有隐瞒:“是的。”
  刘娟大感意外:“怎么就分手了?你俩看起来还挺搭啊。”
  许悦摇头:“我也不清楚。”
  刘娟问道:“谁提的分手?”
  许悦回应:“姜文。”
  “他提的分手?为啥啊?什么理由?”刘娟疑惑。
  “……”
  许悦犹豫一会儿,还是说出了事实:“他说性格不合。”
  听到这话,刘娟陷入了沉思:“这样啊……”
  许悦秀眉一挑,询问道:“怎么?你也认为我俩性格不合?”
  “怎么说呢?”
  刘娟考虑一会儿,认真的说道:“就我个人的观点,你俩无论是外貌、脾气各方面都挺合适的,但是就论性格方面的话……确实是稍微有点问题。”
  对于她这个外人来讲,许悦各方面都很优秀。
  学习成绩好,孝顺父母,不拘小节。
  但是呢,
  从性格方面的话,许悦是个理想主义者。
  而姜文这人是个利己主义者。
  换句话说……就是只在乎自己关心的人。
  别人的死活,他丝毫不在意。
  像刘娟这些人选择临床医学专业,绝大部分是为了好就业。
  少部分是喜欢这门知识,再加上就业前景所迫。
  但许悦并不是。
  有一次有老师问她,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
  她的回答是——为了救人。
  没有所谓的好就业,没有所谓的喜欢。
  她选择这个专业……
  只是为了救人而救人。
  无论好人还是坏人,只要有人受伤她都愿意支以援手。
  为何会如此?
  小时候的她,偶然遇见了一只受伤极重的麻雀。
  通过网上自学的知识,她救活了这只麻雀。
  然而她并没有因此喜欢上这门知识,却热爱上了拯救生命这件事情。
  可以说,她选这门专业就是为这个目的。
  许悦是个纯粹的人。
  可惜姜文不是。
  他明白这个社会的残酷。
  这样的性格在医院里很容易得罪人,只会举步艰难。
  重生了的姜文知道世界即将巨变后,更加确认了分手并没有错。
  在未来无数异兽的侵袭下,死亡的人数会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
  你能拯救一个人,十个人,一百个人。
  但你能拯救全人类吗?
  而且,并非所有的玩家都是好人。
  今日你拯救了个陌生玩家,明日对方可能就杀了更多无辜的人。
  这样的拯救有何意义?
  像许悦这样的人,
  在这混乱的世界……活不久。
  “是这样吗?”
  许悦听着刘娟给她的答案,满脸毫不在意的摇头道:“那的确是性格不合,但我不会否定心里的想法,总有一天我会证明他的想法是错的。”
  刘娟无奈点头:“好吧”
  其实她内心也并不怎么认可许悦的想法。
  但没办法。
  许同学是个执拗的人。
  只能等她将来碰壁后,看看否有所转变了。
  说着闲话,两人走出了医学院。
  然后就发现,学院门口站着一位帅气的高个儿男生。
  “咳咳。”
  刘娟八卦了看了那人一眼,然后对着许悦小声道:“那个……我先走了,在宿舍等你哦。”
  “……”
  看到姜文许悦的眉头微皱,但还是点头:“可以,我马上就回来。”
  等到刘娟走了,
  许悦来到姜文面前,直奔主题道:“有什么事儿?”
  姜文从怀里取出来一把解剖刀,递给对方:“这是赵凯借的,我帮忙顺带还你。”
  拿着解剖刀,许悦冷漠道:“哦,那我走了。”
  “等等。”
  姜文急忙开口,抬起手指着秘银纳戒解释道:“上次你可能误会了,这枚戒指的来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许悦顿时面露不耐,娇声喝道:“我想的那样是什么样?你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你想的跟我想的是一样的?”
  姜文:“⊙_⊙??”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