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随州知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10月中旬,一个老太监来到吴山镇。
  “吴山镇领主,林远接旨!”老太监站在高处,公鸭似的嗓子开口。
  “林远接旨!”
  林远没有选择跪下。
  见此,老太监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开始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吴山镇领主林远,率军击败杨幺叛军,扬我大宋天威……功劳无双,值得嘉奖,特封林远,为大宋随州知州,官服文印,一应具发,钦此!”
  “完了?”林远听完整段圣旨,不由有些要骂娘。
  这TM什么玩意儿?赵构打着封官的噱头,来抢他的随州。
  他要随州,还要赵构封吗?
  随州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拿下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他如果接受知州一职,则代表随州上下,从今以后,都将成为大宋朝廷的领地。
  不得不说,赵构的如意算盘打的是贼精。
  “林知州,接旨吧!”老太监扯着公鸭嗓,大声喝道。
  “圣旨留下,官印官服留下,你们可以离开了。”
  林远自然是不可能接这个旨。
  “林知州,你还没有回话呢,这旨是接还是不接,老奴等着回去给管家回话呢。”
  “我家主公的话,你他娘的没听见?”
  于禁冷哼一声,怒视老太监三人,左手已经攀上了腰间的宝剑。
  “怎么,还要我请你们!”
  对于这种身上满是杀伐之气的将军,老太监最是惧怕。
  他当即忍不住看了林远一眼,见后者闭目养神,丝毫没有接旨的意思,心中已是了然。
  “还不快滚!”
  于禁大喝一声,腰间的宝剑已然拔出。
  吓得老太监连滚带爬,赶紧逃出领主府。
  至于他们带来的官服官印,则是被林远给扣下了。
  “哼!林知州,你给我等着……”
  领主府外,受了气的老太监明显心有不甘,回头恶狠狠的喊道。
  “大人,我们还是快走吧!”
  “这里毕竟是荒野,朝廷的威慑力有限,万一林知州派人暗害我们,朝廷也管不了!”侍卫劝解道。
  “对对对,是这个道理,我们赶紧走!”
  老太监一行三人,随即赶紧离开。
  ……
  领主府内,林远将圣旨扔在一旁,开始查看随州知州官服与知州官印。
  【知州官服】:对辖区内的一切成员,威慑力+10,拥有生杀予夺之权利,暴乱反叛减少5%,领地民心+5。
  【知州官印】:辖区内的行政效率+5,经济效率+5,农业效率+5,文化效率+5,领地廉洁度+10。
  两样东西,居然还有非常不错的功效。
  只要官印官服放在他府中,BUFF就会自动添加。
  “听说随州有一座随州城,乃是大宋镇守随州的重要城池,我必须赶在老太监返京之前,将随州城接管过来。”
  任何一座州城(郡城),都拥有数十万的人口,以及繁荣的经济。
  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任何一座州城,都拥有一座武库,以及一支镇守州城的大宋精锐部队。
  有赵构的圣旨,随州知州官服,知州官印,想要接管随州城,轻而易举。
  林远当即让于禁,将新整编的三万大军,全部集合。
  等到大军集合完毕,他则是带着宇文成都,亲率三万大军,朝随州城进发。
  随州城,位于随州中部。
  林远从吴山镇出发,必须经过其他领主的领地,进入中区。
  现在这个时候,林远也顾不了那么多。
  当三万大军开拔,随州的所有领主全都胆战心惊,开始担忧起来。
  “他这是要干嘛?要开始吞并我们吗?”
  “不知道他第一个对谁下手!”
  “天啊,三万大军,这叫我们怎么抵挡啊!”
  不管是大领主,还是小领主,这一刻,全部都是瑟瑟发抖。
  不过,很快就有领主发现,林远居然完全无视他们,继续领军前进。
  “他前进的方向,是中区,他这是想先攻**区吗?”
  “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等着吧。”
  此时,中区的所有领主们都慌了,尤其是醉枫晚。
  最近,醉枫晚在网上,频繁发表针对林远的言论,有些言论非常过激。
  “难道他这是要拿我开刀?”
  醉枫晚脸色阴晴不定,最后,他决定拼死一搏。
  “文聘,你速去随州城,与随州营的杜统领协商,让他从武库中先调出一批装备,卖给我们,事后我们再折算成银两奉上。”
  “诺!”
  醉枫晚背后,一员战将立即离开。
  醉枫晚的地盘,离随州城比较近,是以他从一开始,就在与随州的武官做生意,当林远从岳飞手中获得武器援助时,醉枫晚也获得了一批装备。
  不过,醉枫晚为人阴沉,非常有城府,他获得装备之后,只是默默的练兵消化,想要等到日后一鸣惊人。
  但是现在,林远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让他不得不铤而走险。
  从进入中区之后,林远便与沿途的领主秋毫不犯。
  这让醉枫晚更加确信,林远的目标就是他,让他有种要抓狂的错觉。
  为了从武库中获得更多装备,他将自己领地的所有资源,都变卖了。
  这一仗,他是要倾尽所有。
  林远行军三日,终于是要抵达随州城。
  “禀主公,前方发现一支精锐部队,人数大约有5000人!”
  “哦?什么人领兵?”林远微微吃惊。
  他打仗到现在,缴获的白银级装备也才装备了三千人,居然有人比他还要强,一口气装备了5000人。
  这倒地是怎么办到的?他心中疑惑不已。
  “禀主公,领头的是一个叫醉枫晚的人。”
  “原来是他!”
  林远点了点头,便率领3万大军继续前行。
  等到距离醉枫晚的5000精锐,只剩下1里时,林远命令士卒全部停下,进入战斗准备。
  他自己,则是骑马出阵,来到两军阵前。
  “醉枫晚,你拦截我的大军,是想和我开战吗?”
  醉枫晚是一个面白无须的青年,眼睛狭长,非常像狐狸。
  当听到林远的喝问后,他只是冷笑一声,
  “林远,你是不是想说,你是要去随州城,而不是来攻占我的领地?”
  “哼哼,假途灭虢的伎俩,你觉得能骗得过我?”
  林远顿时有些无语。
  他真的只是想要去随州城,接管城池。
  醉枫晚的被迫害妄想症,实在是太严重了。
  “你既然想要开战,那我成全你!”
  “我说什么来着,你果然是假途灭虢的诡计!林远,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小人!”
  林远冷笑着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大军中。
  双方阵势完全摆开。
  随着林远的一声令下,3万大军浩浩汤汤,向醉枫晚杀去,一时间地动山摇。
  醉枫晚见到这一幕,面色一片煞白。
  他没有想到,3万大军冲锋的气势,居然如此雄壮,简直如决堤之水,一发不可收拾。
  而反观他的5000精锐,士气上被压制得死死的。
  林远率领150名重骑兵,以及300三阶轻骑兵,冲在最前方,如同一支射出去的箭头,势不可挡。
  醉枫晚的军阵,一经触碰,便直接被撕裂。
  骑兵冲入醉枫晚的步兵大阵中,如狼入羊群,疯狂的劈杀起来,才片刻功夫,便有数百人倒下。
  “怎……怎么会这么强?”
  醉枫晚整个人,完全懵了。
  在他的想法中,他麾下的士兵拥有精锐的装备,只要守住阵型,就可以反败为胜。
  但是,这才刚接触啊,他的大军就被撕裂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
  林远手底下的士卒,现在大多数都是经历过战争洗礼的,和普通的士兵有本质上的区别。
  骑兵打开缺口后,后方的步兵与重甲步兵紧跟着压上,蜂拥而至,将缺口再次撕裂。
  一瞬间,醉枫晚的军队被撕成了两半。
  屠杀开始。
  “大人,请容末将去斩杀对方主将!”文聘守护在醉枫晚身边,看得是心急如焚,匆忙请命道。
  “好!”醉枫晚在这一刹那,仿佛又重新找到了希望一样。
  只可惜,他的希望眨眼间就又破碎了。
  文聘刚冲出去没多久,便被于禁碰上了,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此时,醉枫晚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一员武将守护。
  醉枫晚顿时萌生退意。
  混乱当中,一支流矢不经意间飞射而来,恰好射中醉枫晚的脑袋。
  “怎么会……”
  醉枫晚缓缓化为一段白光,不甘心的消失在原地。
  醉枫晚一死,他手底下的那些士卒,也放弃了抵抗的心思,纷纷丢掉兵器投降。
  连文聘也不外如是。
  5000精锐,还剩下3000人。
  “来人,将所有战死的将士,好生掩埋!”
  林远的三万大军,并没有多大损失,只是有数百将士轻伤。
  掩埋完战死的将士后,林远便再次率军,押解文聘在内的3000降卒,朝随州城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