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奇遇之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远一路飞奔,走了大约三四里路,总算是冲出了殇月谷,道路也一下子宽敞许多。
  殇月谷中的喊杀声依旧。
  “贼将休走!”
  正当林远以为安全之际,右半边山梁上,尘土飞扬,一员战将率领上百名骑兵亲卫,正追杀而来。
  “不好!”
  林远一眼便认出了是魏延,此人居然追杀他而来。
  魏延最低是王级武将。
  林远现在远不是他的对手。
  “主公快走,我们挡住他们!”
  十八名骁果卫忠心耿耿,气势练成一片,悍不畏死,手提凤嘴刀,直接冲了上去。
  林远点了点头,直接拔马就跑。
  他现在唯一要考虑的事情,就算逃命。
  只要他活着,一切就都有希望。
  很快,魏延的上百骑兵亲卫,与十八名骁果卫冲撞在一起。
  瞬间,魏延的骑兵亲卫便有十几人被砍杀。
  而十八名骁果卫,没有一人受伤。
  八阶重甲骑兵,名不虚传。
  魏延也察觉到了骁果卫的厉害,他直接斗上了一名骁果卫,偃月刀飞舞,刀锋劈斩,居然只破了两层甲,最里面的黄金软甲无法劈开。
  他见到这一幕,神情中流露出骇然。
  而就在此时,他发现林远的身影即将消失在前方山道拐角,再不追就要丢了。
  魏延当机立断,直接撇下亲卫骑兵,单人独骑往前冲去。
  林远又冲出了三四里远,见前方山路岔道极多,一时间也不知道选择那条路。
  而正当他犹豫之际,后方尘土再起,魏延亲自追来。
  林远有些愤怒,随便挑了一条路,纵马踏入其中。
  后方,魏延不久不依不饶,紧跟了进来。
  他似乎开启了【高级冲锋S】技能,战马奔驰,与林远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林远气急,只得引弓搭箭射魏延的马。
  但是,魏延的骑术也是了得,左右走位,箭矢根本就射不中战马。
  非但如此,魏延也引弓回射。
  魏延的骑射技能,就比林远要厉害太多了,最起码是【高级骑术S】。
  箭矢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居然像长了眼睛似的,一箭命中林远的左肩。
  林远左肩传来剧痛,如撕裂一般,嘴角咳出鲜血。
  这是伤到了肺!
  他匆忙开启【中级冲锋A】技能,附下身子,人贴紧马脖子,往前方狂冲。
  射是射不过了,只能往前跑。
  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疾驰了足足有十几里地,马都快跑废了。
  前方突然出现一片松树林,林间满是大雾。
  在这寒冬腊月,大雪封山的情况下,有这样的大雾,显得极为不正常。
  但是,林远已经没有选择,因为魏延离他只有半里地。
  林远当即冲入松树林,眨眼消失在大雾中。
  魏延可没有林远的胆大,他早就发现了这片松树林,大雾弥漫,处处透露着诡异。
  不过,让他就此放弃活捉林远,也不可能。
  他在犹豫片刻之后,便也驱马进入松树林中,只不过,才半柱香功夫,他又从大雾中走了出来,一脸迷茫。
  林远进入松树林后,眨眼便大雾吞没。
  大雾弥漫,根本就看不清前方的道路。
  林远只得放下缰绳,任由战马往前走。
  这种情况,马的野性更管用。
  而且,刚才他一路疾驰狂奔,背后的箭伤似乎更加严重了,此刻平缓下来,嘴里止不住的咳血。
  他的视野开始模糊,头晕眼花,坐在马背上摇摇欲坠。
  在他昏过去的前一刻,他仿佛听到了一段悠扬的琴声,高山流水,清澈人心。
  ……
  当林远再次醒来时,发现他正躺在一个木床上。
  屋里到处都飘满了药香。
  一个胡子花白,衣着邋遢的老者,正围着几口黑鼎熬药。
  林远试图起身,但是,背后以及胸口处传来的剧痛,让他头冒冷汗,挣扎不起来。
  “你还是乖乖躺着吧!”
  那个衣着邋遢的老者,发现林远醒了,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林远无奈,只得再次躺下。
  “老人家,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到了这里?”
  “这里是巫山部,我是巫山部落的祭司,你是意外闯入奇境之雾,战马寻找琴声找到这里的。”老者不咸不淡的回答。
  林远听到后,则是瞪圆了双眼。
  “这是,奇遇啊!”
  在无双世界中,有很多奇遇,是随机刷新的,比如有人跳下山崖,意外获得神功,有人闯入一片迷雾,获得仙人指点。
  而林远遇到的这个巫山部,似乎是神农统治时期的部落。
  他不知道自己进入这个部落,到底有什么奇遇。
  但是他知道,他似乎摆脱了魏延的追杀。
  巫山部落的祭司,在回答完林远的问题后,便不在开口,而是继续熬药。
  林远看见,他将蛇、蝎子、蜈蚣、蜘蛛等有毒物种,全部丢进了黑色药鼎中,又放入了一些白仁花,金阳草,石灵乳等名贵药材。
  而最让林远受不了的,巫山部落的祭司,居然还放进去几块人骨头。
  让大火熬炼了半个时辰。
  “好了!”
  老祭司伸手尝了尝药汤,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他的目光便转向林远。
  林远顿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果不其然,老祭司走到床边,直接伸手提起林远,林远难以想象,一个八十的老者,居然能单手提起他。
  “老祭司,你这是要干嘛?”
  林远可不想被当成药引子给煮了。
  但是那老头,却根本不听林远的废话,直接将林远剥的一干二净,丢进黑色药鼎中。
  滚烫的药汤,烫的林远浑身起泡。
  只是,没过多久,那些滚烫之感,也噶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暖洋洋一片,仿佛寒冬中被太阳光包裹一样。
  林远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黑色药汤中,有一丝丝神秘热量,开始往林远左肩的伤口里钻。
  伤口处顿时奇痒无比,仿佛有一支支蚂蚁再爬。
  这是伤口正在愈合的征兆。
  林远惊骇的同时,也开始放开心神,让身体尽可能多的吸收这些神秘热量。
  这一泡,就是一整天。
  当黑鼎中的药汤变得清澈后,林远背后的伤口,也完全愈合。
  “太神奇了!”
  林远站在铜镜面前,忍不住惊叹。
  他左肩的伤口完全愈合,肺部的伤口也完全愈合,再没有任何一丝不适。
  非但如此,他还感觉自己的力量,似乎比之前又强大了一些。
  “老祭司,这是什么秘方啊?”
  林远忍不住好奇询问。
  可惜,老祭司在治好了林远的伤势后,便不再怎么搭理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