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徐元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主公,主公出来了!”
  当他刚走出浓雾,耳畔便传来一群军士的呼喊声。
  林远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是他的部队。
  而不多时,宇文成都便赶过来了。
  “末将宇文成都,没有护卫主公周全,死罪!”
  宇文成都见到林远后,立刻下马跪伏在地。
  “宇文将军起来吧,我这不是没事吗?”林远差人扶起宇文成都。
  “对了,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迷雾当中?”
  宇文成都解释道:“大人,末将当日率军冲杀出来后,正巧碰上了那魏延,魏延与末将战不过三回合,便落败相,失手被末将擒住。”
  “魏延被擒了?”林远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宇文成都却摇了摇头,说:“那贼子太狡猾了,说愿意拿主公的消息,换取他的自由,末将当时也是急了,便同意了。还请主公恕罪!”
  林远点了点头,“宇文将军不必自责,你能擒魏延一次,便能擒第二次,放了就放了,没什么大不了。”
  “多谢主公宽恕!”宇文成都如释重负。
  “主公,你是怎么走进去这迷雾的,末将派出数百骑兵进去,但没有半柱香的功夫,就又转了出来,这里面就像鬼打墙一样,进不去出不来。”
  “我也是误打误撞,进入一个村庄,被人相救!”林远述说着。
  而正当此时,松树林中的迷雾,开始涣散起来。
  没过片刻功夫,迷雾便完全消散殆尽,哪里还有什么神秘感,就是一片很普通的松树林。
  这样的奇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唯有林远知道,奇遇之境被刷新掉了。
  好在这次奇遇,让他收获非常丰厚。
  获得了一枚神丹回春丹,获得一枚皇级招募令,获得50枚中品资质丹,10枚洗筋伐髓丹,以及3枚九牛二虎丹。
  最最重要的是,他被救了,身上的伤势痊愈。
  “走,先回营!”
  回营的途中,林远又询问了一下骑兵营的损失状况。
  好在骑兵营精锐,只损失了300来人。
  而十八名骁果卫,也全部活下来了。
  大军在山林中继续休整了一天,便开始往长坂坡赶去。
  这次和诸葛亮对赌,恐怕是要输了。
  算了,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
  林远率领大军,继续前进。
  而这一次,他身边不但拥有宇文成都守护,还多了一员猛将,白马白袍银枪银甲,年纪轻轻,英武不凡。
  经过两天的赶路,大军终于抵达长坂坡。
  此时,长坂坡漳水河畔,一支数万人的大军正再次安营扎寨。
  魏延打完埋伏仗后,便将大军撤到了此地驻扎。
  林远想要前往江陵城,就必须经过此处。
  除了魏延的本部兵马之外,还有江陵城中的金琮,率2万人前来支援。
  前日的伏击战,让魏延见识到了林远骑兵的精悍,单凭他的2万人马,根本就拦不住。
  金琮的支援,对他无异于雪中送炭。
  不仅如此,魏延还将军师,从荆门城中请到了这里。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挡住林远的兵锋。
  林远率军来到漳水河畔,发现了魏延的大营挡住去路,也只得在离他们十里的平原上安营扎寨。
  夜晚,魏延便遣信使来下战书。
  林远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点头同意,放信使回去。
  信使直接回到魏延大帐。
  “怎么样?他同意了没有?”魏延坐在上座,询问道。
  “禀将军,对方同意了。他约定咱们明日巳时,在长坂坡摆开阵势,真正的较量一场!”
  “好!”魏延还没发声,一旁的金琮却是按捺不住了。
  “这个狗贼,明日我要亲手拧下他的脑袋!”
  自从火烧雁荡矶之后,金琮在钟相起义军中威望扫地,不仅官阶连降三级,还深受杨幺等人的白眼。
  金琮早就想寻个机会,报仇雪恨了。
  所以这次,听说林远现身当阳,他才不顾副将反对,直接率2万大军赶来支援。
  林远肯光明正大交锋,他高兴还来不及。
  “元直先生,林远如此自信,是不是有能人异士相助?”魏延却有些担忧起来。
  在魏延身边,站着一个文人。
  只听这位先生说道:“将军不必多虑,料那林远,只是想依仗精锐骑兵,在平原上一鼓作气摧毁我们,待明日我布置阵法,便可让他的骑兵深陷泥潭!”
  翌日,双方大军在平原上摆开阵势。
  林远这边有近5000名骑兵,而对面的魏延军,是近4万大军。
  魏延军摆开了阵仗,组成一座阵法。
  军阵当中,战鼓隆隆,起义军们分为内外两层。
  最中央的,是一座主将台。
  主将台之外,由八个方阵守护。
  而在八个方阵外围,又分别布置了八个不一样的小阵。
  主将居于阵心的主将台上,利用红旗与白旗,指挥操控十六个军阵的行动。
  当大军停下来,军阵便露出八个阵门。
  而一旦大军动起来,八门便隐藏了起来。
  “主公,这是何阵?”宇文成都看着此阵,有些头大。
  林远认真观察了一阵子,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门阵法,正是失传已久的八门金锁阵。”
  八门金锁阵,历史上由曹仁布置,徐庶破解。
  林远遥看大阵中央的主将台上,那道文人身影,应该就是徐庶徐元直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初徐元直破了曹仁的阵法,今日,却轮到了他林子义来破徐庶的阵法。
  《三国演义》读了好多遍了,因此,林远有自信可以破了八门金锁阵。
  不过,破阵先不急,他决定先熬一熬起义军的锐气。
  “传令下去,命令大军在后方就地休整,养精蓄锐。”
  对面,起义军战鼓敲得咚咚响,林远就是不理会。
  这一等,就算两个时辰。
  “先生,林子义这是在故意磨我军锐气!”魏延来到主将台,气愤无比。
  徐庶如何不知道林远的用途,他只是轻轻一笑:“将军稍安勿躁,让大军原地待命,稍加休整即可。”
  “这么等下去,如何是个办法?”金琮却不乐意了,“我军兵力占优势,就应该一鼓作气冲杀过去,看下林子义的狗头!”
  徐庶与魏延均是眉头微皱。
  金琮就是一个莽夫,根本就不懂行军打仗之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