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宴席辩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众人行礼!”有太监站在龙梯之上,高声呼喊道。
  林远便和众人一起,对对赵构和吴皇后行礼。
  “落座!”
  经过一番简单的礼节之后,所有人便再次落座下来。
  整座宫殿内静悄悄的,没有人敢说话,连根针掉落下来都能听见。
  赵构俯瞰一圈所有的文武群臣,直接举杯。
  “朕今日的第一杯酒,是丰登之酒,庆贺我大宋江山兴隆昌盛,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此乃诸位臣工的功劳,且同我一起饮了这杯!”
  “恭贺我朝,兴隆昌盛,国泰民安!”
  所有的文武大臣,也立刻举起酒杯,附和赵构。
  赵构点了点头,将第一杯酒饮下,立刻就有太监替他续满。
  “这第二杯酒,乃是庆功之酒,庆贺我大宋活捉了张邦昌,粉碎金人的奸计,真乃天佑大宋!”
  “天佑大宋,陛下万福!”
  赵构和群臣喝下这第二杯酒。
  喝完之后,赵构紧接着敬第三杯酒。
  “这第三杯酒,乃是朕的期望之酒,饮下这一杯酒,朕希望从此以后,我大宋君臣同心,一同开创一个太平盛世!”
  “愿报效君王,为国效命!”
  开席前的三杯酒,直接下肚。
  老太监这才尖着嗓子喊道:“宴会开始,上菜!”
  随着他这一声呼喊,德寿宫外有一群宫女,从殿外鱼贯而入。
  她们每个人手中,皆托着一个白玉盘,盘上放满了珍馐美味。
  “起乐!”老太监再次尖声唱喝。
  宫殿之内,直接奏响了宫廷乐,编钟沁鸣,丝竹入耳,如小河涓涓,淌入心间。
  第一道菜端上桌了,是黄金炭烤鸭子。
  浓郁的香味扑鼻,将林远肚子里的蛔虫都给勾出来了。
  他直接拿起鸭子,不顾任何礼仪撕扯起来。
  “楚江侯吃只鸭子,为何如此急切,竟然连礼仪都不顾了?”
  对面的文官坐席中,平江郡王赵真突然高声喊道。
  林远动作一滞,见所有人都朝他看过来,连上方的赵构、吴皇后也不例外。
  他急忙站起来,而他这一站起来,立刻引来周围一群人窃窃私语。
  “天啊,这就是楚江侯啊?好年轻啊!”
  “真的诶,好帅哦!”
  “要是我能嫁给楚江侯就好了……”
  ……
  林远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朝赵构、吴皇后二人行了一礼。
  “陛下、娘娘恕罪!臣的粗陋吃相,玷污了陛下、娘娘的法眼!”
  赵构笑了笑,道:“无妨,楚江侯行伍出身,吃相不必忌讳。朕当初为兵马大元帅时,也是你这般的吃相!”
  林远额头一阵冷汗,这老小子,看似在维护他,其实是在给他挖坑。
  他心思一动,立刻回答道:“多谢陛下体谅!不过,微臣有岂能和陛下相提并论呢?”
  “陛下当年为兵马大元帅,其实乃是真龙蛰伏,吃饭也是龙吞,口吞日月,气吐山河,而微臣这是虎咽,慌慌张张,饥不择食而已。”
  “哈哈哈!”上方,赵构听到林远的比喻,非常高兴,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的群臣也立刻点头附和。
  赵真见林远机智辩答,躲过了一劫,心中非常不甘,眼珠子一转,再生一条计策。
  “楚江侯,陛下乃是真龙,普天之下的百姓都知道,不过,你将自己比作猛虎,又作何解释?殊不知有龙虎相斗的典故?难道你想图谋不轨,倾覆我大宋江山不成?”
  此言一出,整个德寿宫都安静下来。
  就连上方的赵构,也神色一怔,放下了酒杯。
  空气一下子精的可怕。
  赵真紧盯着林远,嘴角微扬,眼中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冷笑。
  林远轻轻一笑,俯身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平江郡王,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赵真志得意满,感觉自己稳操胜券,将林远逼到绝境。
  “我想请问,龙高居九天之上,而猛虎,却只能奔走在地面上,二者如何斗得起来?”
  “哼哼,难道龙不能下来吗?”
  “放肆!”
  赵真的话还没说完,赵构直接暴怒起来。
  赵真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面色煞白,直接惊慌的跪了下来。
  林远轻轻一笑,在这关键时刻,他怎么能忘记添把火。
  “赵真,你刚才说,要真龙从天上下来?你这言语影射,是不是想让陛下退位!”
  所有的大臣,俱是被林远这话,给彻底的惊到了。
  一时间,许多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超脱世外的样子。
  “我……我没有!”赵真感受到赵构冷冽的目光,内心一颤,极力辩驳。
  “易经上讲,龙乃千变万化,或居于天,或潜入渊,或化身大道,或见龙在田,龙乃是大道化身,无处不在。”
  林远微微诧异,没想到这小子的反应也可以,
  上方的赵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吴皇后这时才站出来圆场,“两位卿家辨识之能,哀家今日有所领会,不过,今日始终是夜宴,是高兴的日子,大家应该将口舌用来品尝美酒美食,而不是用在辩驳斗嘴上。”
  “是呀是呀!”周围一群大臣全都附和。
  林远看向赵真,眼底一片寒意。
  这狗东西,突然提出一套***的理论,让赵构在心里加深了对林远的忌惮。
  这事不能就这么完了!
  赵真刚逃过一劫,擦了擦额头汗水,再次看向林远。
  “没想到楚江侯除了擅长领兵打仗,这嘴也是伶牙俐齿的很啊。”
  “平江郡王客气了,我就算再厉害,也比不过你呀,只靠一张嘴混成了郡王!”林远看着赵真,眼中涌现一丝讥讽。
  “你……你放屁!”赵真面色涨红,眼底还有一丝惊慌,“我乃皇室血脉,这是经过陛下亲自测验过的,你这么说,是在怀疑陛下吗?”
  “我又岂敢怀疑陛下!”林远轻轻一笑,“你到底是什么货色,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楚江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构也对林远的问题产生了怀疑。
  林远立刻抓住机会,说道:“陛下,臣同这个赵真,都属于异人。我非常肯定,此人绝不可能是皇室血脉,而是一个假冒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