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滴血认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你胡扯!我是皇室血脉,是货真价实的!”赵真此刻非常激动,面色涨红。
  不过,上方的赵构,反倒是沉默下来。
  北宋灭亡后,皇室宗亲被金人捕杀殆尽,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赵构,也是当时运气好,在外勤王才躲过一劫。
  后来才有机会登上皇帝宝座。
  否则的话,宋徽宗几十个儿子,赵构前面还有八位兄长,皇位怎么也轮不到他。
  这几年,宋金之间的战事趋于平和。
  被金人放回来的皇室宗亲才多了起来。
  像柔福帝姬等人,前前后后加起来大约有十几人。
  当然,其中也不乏有骗子。
  当初赵真向赵构认亲时,赵构便曾怀疑过,不过,赵真说他来自未来,是赵宋后裔,赵构一下子就有些拿捏不准。
  而通过滴血认亲,他的血和赵真的血溶在一起。
  即便如此,赵构依旧不怎么相信赵真,对他的身份持怀疑态度。
  于是,他只给赵真封了一个平江郡王,一个虚名王爷。
  现在,林远突然将此事提及出来,却等于是拨动了一根扎在赵构心上的刺。
  赵构不得不怀疑起来。
  于是,他直接问林远,“楚江侯,你可有证据?”
  林远被赵构一下子问住了,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总不能说,你老赵家的江山,日后会在崖山一跳灭亡,赵氏宗亲全部被杀?
  还是说元朝末年,又冒出来一个小明王,自称宋室血脉,最后被朱元璋杀了?
  如果真这样回答,林远是嫌活太长了,可能今晚就别想走出这座大殿。
  思索片刻之后,他觉得还是‘滴血认亲’,才能让赵构以及群臣信服。
  宋慈记载的滴血认亲法,在宋朝深入人心。
  也唯有这种办法,才能让人信服。
  不过,林远要做的,是破除对滴血认亲的迷信。
  “陛下,可以来一次滴血认亲!”
  “滴血认亲?”赵构皱了皱眉,“楚江侯,这滴血认亲一事,朕已经做过了。”
  林远急忙解释道:“陛下,臣说的滴血认亲,不再是您和赵真,还可以找第三人,微臣要破除赵真的把戏。”
  “陛下,万万不可……”赵真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脸色煞白。
  林远冷笑,心中闪过一丝狠辣。
  大家都是异人,来自于科技世界,滴血认亲的原理,谁还不知道。
  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林远心中已经决定,今晚必须铲除赵真。
  此人若是再留着,必然会坏了他的大事。
  赵构沉思片刻,还是吩咐太监拿来两只玉碗,一柄匕首。
  他在玉碗中倒满水,然后划破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挤进玉碗中。
  “楚江侯,你要如何证明?”
  赵构示意太监将两只玉碗,递给林远。
  林远接过玉碗后,先拿过一只,来到赵真面前,用匕首狠狠的将他的手指上划拉一下。
  一滴鲜血滴落玉碗,在水面上荡漾。
  片刻之后,玉碗中的两滴血竟然相溶到一起。
  “陛下,融了融了!”老太监面色大喜的呼喊。
  赵构身躯微微一颤,而赵真整个人,则是明显放松下来。
  随后,他转过身,冷笑着盯着林远,眼中的讥讽之色不言而喻。
  “难道……真是赵宋血脉?”连林远都心下吃惊。
  他还以为,赵真只是依靠未来原理,才将血液融在一起的,
  但是现在想来,似乎自己真的猜错了。
  “嘿嘿,林远,系统检测出我的血脉,难道还会出错?我看你现在如何收场!”赵真血脉再次获得认可,一下子让他再度膨胀起来。
  “楚江侯!”赵构也是发出雷霆之怒,感觉自己仿佛被戏耍了一样。
  “来人,给我拿下楚江侯!”
  “陛下且慢,我还没有阐述我的方法呢?”林远急忙说道。
  “哼!赵真和朕的血脉相融,就是皇室宗亲,你还做何狡辩!”赵构冷哼道。
  此时,一些溜须拍马的文官也站了出来,严厉斥责林远。
  其中以万俟卨与汪伯彦最甚。
  “陛下,此人胆大妄为,竟敢诬陷皇室宗亲,应该剥去他的一切功勋,贬为庶民!”
  “贬为庶民都太便宜他了,应该直接问斩!”
  ……
  岳飞、韩世忠等武将,面色均有些担忧起来。
  林远却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而是自己做自己的。
  “陛下请看!”
  说着,他在所有人的瞩目下,竟然直接那匕首划开自己的手指。
  林远的鲜血滴落到另外一个玉碗中。
  “哈哈哈,真是笑话!你将自己的血滴入玉碗中,莫不是也认为自己是皇室血脉?”
  “此等滑稽之事,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万俟卨与汪伯彦二人,哈哈大笑。
  林远冷哼一声,青龙刀法运转,一股内力让玉碗温热起来。
  只见玉碗中间的两滴鲜血,在来回打转,随后便融合在一起。
  “陛……陛下!融了!融了!”老太监大惊失色,高声呼喊了出来。
  “什么!”
  此言一出,不仅是群臣,就连赵构都完全傻眼了。
  而万俟卨和汪伯彦,刚才还气愤填膺的狂喷林远,此刻却仿佛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怎么也说不出话。
  整座宫殿里的群臣,全部惊呆了,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林远心中却觉得好笑。
  滴血认亲这种老掉牙的把戏,只要他用内力将杯子加热,就能促使杯中血液融合。
  只要加温,猪血也能和人血相融。
  同理,只要冷却,就算是亲儿子的血也不会相融。
  “快……快将杯子拿来我看看!”赵构神情有些激动,立刻吩咐老太监拿过林远手中的玉碗。
  “是!”老太监接到命令,接过林远手中的玉碗。
  他也有一丝好奇,怎么玉碗是温热的,按理说玉碗不容易发热。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讨论这的时候。
  玉碗被拿到赵构面前,赵构看着玉碗中融合的血液,身躯直颤。
  “恭喜陛下,原来楚江侯也是皇室血脉!”
  吴皇后面露喜色,赶紧带头,在赵构面前恭贺道。
  宫殿中的其余大臣,也紧跟着恭贺。
  “恭贺陛下,喜认皇室血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