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胡商蒲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马义从回归临安城,让林远加强城池防御。
  他开始不断派出哨马,去城外刺探金兵军情。
  此时,临安城中的流言满天飞。
  金国隐藏在临安城中的奸细们,终于安耐不住寂寞,开始在暗地里散播谣言。
  所有百姓们这才知道,金兵打来了。
  金兵即将要攻打临安城!
  皇帝赵构及一班文武大臣,早就逃跑了,此刻估计都快到了明州港口。
  一些百姓们的心理,开始出现崩溃。
  金兵奸细在暗地里推波助澜,让一部分民众,开始做出一些违反乱纪的事情。
  更是有流氓地痞,聚众闹事。
  大白天街上抢劫,入室杀人,入室强健……
  林远是决不允许临安城从内部乱起来。
  面对这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他果断出击,将乱法之人,全部抓起来了。
  一些情节眼中的,全部当街砍头。
  同时,加强禁军对临安城各街道的把守与巡逻,夜晚进行宵禁。
  凡是有不遵号令的人,就地格杀!
  一连杀了数十人,临安城总算是平静下来。
  百姓们纷纷躲进自己的家中,不敢再出来。
  临安城,文泰路,蒲府。
  蒲家是胡商世家,早在唐玄宗时期,他们的先祖就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原,向唐玄宗进献了一块西域奇石。
  唐玄宗一高兴,就赐蒲家为皇商,专门和大唐皇室做生意。
  蒲家也借此,一下子发达起来。
  这一发达,就是200年。
  等唐朝灭亡后,蒲家就一直游离在各个诸侯国之间。
  什么黄巢、朱温、李克用……等等
  利用蒲家之前积累的巨额财宝,在各大诸侯之间投机,保存家族实力。
  北宋建立后,蒲家又多方贿赂朝廷大臣,终于在新王朝又占据了一席之位。
  在大宋时期,蒲家利用胡商的身份,和周围的辽国、西夏、金国、吐蕃、大理,都有很多不清不楚的关系。
  金国灭辽国时,蒲家就曾充当金国的密探,不断出卖辽国的军防机密。
  而到了金国灭亡北宋时,蒲家又出卖了不少大宋的军防机密。
  金兵能一路避开河北边军,长驱直入开封府,就是因为军防机密被泄露了。
  不过,北宋灭亡后,蒲家却并没有留在北方,而是随南宋朝廷南渡到了临安城。
  因为蒲家是商贸世家,哪里的经济好他们就去哪里。
  他们就像那牛背上的虱子,拼命的吸食大宋的鲜血。
  然而,大宋却还不知道,这个家族一直都充当着金国奸细。
  夜晚降临,蒲府中许多高楼木阁,一片灯火通明。
  其辉煌程度,竟然比林远的王府还要豪奢!
  蒲家的当代家主,名叫蒲祖辉,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
  蒲祖辉的长相和波斯人很像,身材高大,眼睛呈灰色,皮肤白皙,高鼻梁,一脸的络腮胡。
  此时,他正一脸愁容的在大厅中来回踱步。
  “爹,何事如此犯愁?”
  就在这时,蒲祖辉的次子,蒲世庚走了出来。
  蒲世庚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哥,一生高贵的丝质锦袍,手指上戴满了蓝宝石戒指,头上还包裹着一个镶嵌金饰的头巾。
  他的打扮,和中东地区的***一模一样。
  蒲祖辉看见自己的二儿子,说出了心中的忧虑,“金国的暗使,已经连续催促了我好几次,让我将临安城的禁军城防图送出去,可是现在楚江王下令紧闭大门,任何人胆敢靠近城门就地格杀,我也没办法将消息送出去!”
  “爹,这有何难?”蒲世庚轻轻一笑,掏出一把羽扇摇曳起来,“我刚从花剌子模带回来一对金雕,可以让它们送出去!”
  “是吗?可是金雕白天外出报信,可能引起楚江王的怀疑!”
  “爹尽管放心!”蒲世庚自信一笑,成竹在胸,“金雕的飞行高度,常人很难看到,而且金雕拥有夜视能力,夜晚也能准确找到目标!”
  蒲祖辉听完后,眼前一亮,道:“那感情好,你快去将金雕取来,将临安城的禁军城防图,趁着夜色送出去。”
  “爹,先不急!”蒲世庚却笑着摇了摇头。
  “如今完颜宗弼大元帅已经大军压城,临安城只剩下楚江王率领的20万禁军抵挡,我在金国的时候,就听说大元帅对林远颇为欣赏,有意招为部将,此番前来袭击临安城,也多为活捉此人。”
  “如果我们能说服林远投降,那在完颜宗弼面前,将是大功劳一件。”
  蒲祖辉听到儿子的想法,直接摇了摇头。
  “儿子,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却将楚江王林远看低了。”
  “据我们安插在楚江王府的密探回报,楚江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主战派,野心极强,他是不会屈服于任何人,对金兵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我们如果贸然去劝降,非但暴露了蒲家,还等于是羊入虎嘴……”
  “哈哈哈,说得好!”
  蒲祖辉的话还没说完,大厅外突然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
  “什么人!”蒲祖辉面色一寒,在蒲家,还从来没有人敢偷听他讲话,更别说插嘴了。
  蒲祖辉和蒲世庚,立刻冲出大厅。
  可是下一秒,他们却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傻了。
  只见蒲家大院内,不知何时,直接多出来一支精锐大军。
  这支大军,全都穿着漆黑的铠甲,戴着全罩式头盔,只露出一双眼睛,手提大斧,散发出森森寒意。
  在大军前方,站着一个全身铠甲包裹,面容冷峻的青年。
  “楚江王!”
  蒲祖辉看到青年后,吓得嘴角直打哆嗦。
  而蒲世庚,更是一脸惨白。
  不过,蒲祖辉好歹是见过世面的,很快就冷静下来。
  “楚江王,你不是王府坐镇?深夜跑到我蒲家做什么?”
  “做什么?”林远轻轻一笑,“当然是铲除金国的奸细呀!你在我府上安插奸细,盗取禁军城防图,真当我不知道!”
  “你……楚江王,你不要血口喷人!朝廷中有不少大员和我蒲家关系密切,你再诽谤我蒲家,我一样可以告你!”
  “可笑!”林远听完这话,直接嗤笑一声。
  “如今整个临安城,我说了算!我倒是要看看,谁敢站在你蒲家一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