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辛弃疾立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四员骁将,离开完颜希尹后,径自沿着攻城路径,登上了城头。
  他们的冲击,让禁军挡都挡不住!
  林远也老早瞧见的这四人。
  这四员战将,联手在墙头上大杀四方,无人能敌。
  当然,无人能敌,也仅仅是相对而言。
  四人联手,朝林远疯狂迫近,沿途的禁军被他们砍瓜切菜的放倒。
  不过很快,他们就被一小波禁军挡住去路,领头的还是一个银枪银甲的年轻小将。
  罕沃尔使了一个颜色,其他三人心领神会。
  三人立刻摆出一个四象阵,使出全部力量,朝银枪银甲的年轻小将攻去。
  赵云眼神一寒,龙胆量银枪朝前刺出,如同脱缰的游龙。
  嗤!
  连空气都好像被刺破了!
  罕沃尔神色大骇,急忙举铁锤格挡。
  只是,这一枪实在是太快了,宛如白龙过隙,在罕沃尔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枪头就已经刺穿了他的眉心。
  仅仅一招,罕沃尔就被杀!
  其他三人见此,神色俱是大变,手中的铁锤牙棒,拼命朝赵云砸来。
  赵云只是一个闪躲,长枪在半空中一挑一抹。
  枪尖如同游龙,划过铁谷伦的脖子。
  噗嗤一声,再杀一人。
  剩下浑朵与也令扎哈,哪里还不知道,眼前的战将,武力远在他们之上。
  于是,二人竟然起了后撤的心思。
  只可惜,被赵云盯上的人,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逃脱。
  赵云追上去,一枪挑飞浑朵,他人在半空中,便被第二枪拍得五脏俱裂,倒在地上吐血而亡。
  最后一个也令扎哈,被赵云一脚踹出的尖刀刺穿,到底身亡。
  短短片刻,金兵四员骁将,便全部阵亡。
  城头上的金兵见此,士气降落不少。
  就连城外的完颜希尹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有些被震惊到了。
  林远抓住这个时机,率禁军反扑。
  经过半个时辰的浴血奋战,总算是将城头上的金兵给悉数压下去了。
  李纲负责守护的外城门,也让金兵死伤惨重。
  不过,金兵的攻城决心,似乎无比坚决。
  即便是被压下去,他们又再次组织兵力,冲杀上来。
  仅仅一个下午,金兵就冲上来六波,但好在全部被禁军顽强的压制下去。
  双方的伤亡人数,持续增长。
  林远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砍杀了多少金兵。
  他此刻坐在城楼之中,抓紧时间休息。
  看这架势,金兵是不攻下城头,誓不罢休,只能准备夜战了。
  禁军们非常疲惫,大家到现在,都是靠意志力撑着。
  不过,禁军疲惫,对面的金兵更加疲惫。
  攻打了一整天,他们一次次攻上城头,又一次次被打下去。
  不管换做是谁,都会感到沮丧,失去信心。
  北门瓮城的战斗,更加惨烈。
  李纲率领克敌神弩手,与瓮城中的合扎猛安护驾军还在周旋。
  外城墙都快坍塌了,城门被破城槌撞的,满是裂痕,即将破碎。
  林远休息了片刻,金兵再次发动进攻。
  城战继续,双方互砍。
  就在双方都陷入胶着的时候,西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紧急的号角声。
  西门的金兵似乎撤军了!
  “发生什么事了?”林远想知道,北门的完颜希尹更想知道。
  “报!大人,完颜元帅被刺伤了,他现在正紧急撤退!”
  “什么!”完颜希尹得知消息后,吓了一大跳。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兵中有一员战将,杀出西门,冲入阵型中,刺伤了元帅!”
  “真是可恶!到底是何人所为!”
  完颜希尹气得咬牙切齿。
  眼看北门就要击破了,偏僻这个时候完颜宗弼被刺伤,撤军了。
  他没有完颜宗弼的牵制,已经不可能攻破北门。
  于是,他直接下令撤军。
  金兵撤军的号角响起,那些攻上城头,以及攻到了瓮城的护驾军,开始有序的撤退。
  林远只是令人放一波箭,便让他们离去。
  “金兵怎么突然就撤军了?”赵云有些不解。
  而很快,从西门传来的消息,就告诉了他答案。
  “禀王爷,辛弃疾将军单枪匹马,出城刺伤了完颜宗弼!”
  “好!”林远大喜,有些意外。
  就连一旁的赵云,也是神情有些激动。
  辛弃疾有如此胆略,居然单枪匹马就敢冲入万军从中,枪挑敌方主将。
  这份勇力,万中无一。
  “辛弃疾呢?我要重重奖赏!”
  没过多久,辛弃疾就从西门归来。
  他看起来非常疲惫,身上的铠甲破碎,浑身都是血,仿佛刚从血池中走出来的一样。
  “辛弃疾,拜见王爷!”
  “幼安快请起!”
  林远赶紧扶起他,近距离观察,他才看清楚。
  辛弃疾身上中了不少枪伤箭伤。
  林远急忙呼叫军医。
  军医来了,看到辛弃疾的伤势,忍不住落泪:“王爷,常人受了一处枪伤,就动弹不得,或者直接死亡!”
  “辛将军此番,全身受了七处枪伤,十一处箭伤,还咬牙挺着,我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有如此毅力者!”
  林远听完后,心中颇为感动。
  “幼安为我大宋,真是立下了大功!”
  辛弃疾摇了摇头,道:“为国效忠,这是做臣的本分,我只恨自己枪法不够凌厉,没有一枪刺死完颜宗弼!”
  林远这才想起来,完颜宗弼也中了枪。
  他当即忙问道:“完颜宗弼的伤势如何?能否死亡?”
  辛弃疾摇了摇头,“只能重伤,让他三五个月内,动不得武,死是死不了的!”
  “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林远点了点头,说道:“在这紧要关头,刺伤完颜宗弼,金兵必然士气大跌,已经不可能继续攻城了。”
  “王爷,我觉得今晚可以夜袭,骚扰完颜宗弼无法安心养伤!”辛弃疾继续提议道。
  “这是一个好主意。”林远点了点头,道:“不过,幼安,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好好养伤,这件事就交给其他人做!”
  “是!”
  于是,林远吩咐军医,将辛弃疾扶下去疗伤。
  而他则是开始清点战损。
  今天这一战,禁军的损失太大了。
  不仅是物资消耗严重,连城墙都被打的破破烂烂。
  瓮城门完全被摧毁了,已经没有任何防御。
  此外,外城门也被撞的几乎要破裂,必须派人去加强防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