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杨业设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远将这封信,连夜差人送到了杨业手中。
  杨业直接将书信转交到戴宗手中,由戴宗去转交给李应。
  林远希望梁山好汉之间的特殊缘分,能够给自己一个惊喜。
  杨业拿下孟荆之后,惊动了北部其他17寨。
  17寨之主当即联合起来,在山道设置许多陷阱,并且密切的监视起飞熊军。
  只可惜,杨业在拿下孟荆寨后,并没有着急进攻下一座山寨,而是稳扎稳打,派人清理了陷阱,才进攻下一作山寨。
  他的沉稳,直接让对面的绿林们焦急起来。
  而很快,绿林们也发现了,杨业的飞熊军仿佛掌握了一切情报,成功的避开了所有陷阱,并且还切断了一些外逃道路。
  “天啊!官兵为什么这么熟悉大洪山的地形?”
  “我们山寨布置下的陷阱,全部被他们破了!”
  “一定是孟荆背叛了我们……他肯定出卖了我们所有山寨的情报!”
  ……
  杨业采用稳扎稳打的策略,一口一口吞吃北部山寨。
  又吃下去了两座,俘虏了绿林1000人,百姓6万人。
  获得的俘虏,全部有专门的将领,将他们迁徙到山外。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们大家必须集中力量,给官兵来一次狠的!”
  “不错,决不能给他逐个击破的机会!”
  剩下的15座山寨,总算是合兵了,得到绿林7500人。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的数量,也远少于飞熊军。
  于是,北部最大的首领田横,直接写信向中部各山寨求援。
  大洪山中部,金龙寨,聚义堂。
  镇山太岁薛义,也收到了田横的求援信。
  薛义,年纪三十出头,身材壮硕,熊腰猿臂,面白如玉,模样倒有几分俊俏,他的身旁放着两柄银色大锤。
  薛义在看完田横的求援信后,没有着急做决定,而是将信递给身旁的青年。
  青年身穿紫色的绸缎长衫,头带黄色缎带,腰系白玉,神态高贵,眼神倨傲。
  若是林远在此,必然能够认出此人。
  没错,他就是钟楚太子,钟子昂。
  钟子昂看完求援信后,皱了皱眉。
  “如何?要不要出兵增援?”薛义询问道。
  钟子昂摇了摇头,道:“根据我的情报,从随州进攻的这支军队,是林子义新招募的飞熊军,属于新兵,战力还有限。”
  “我们不能妄动,而是要将目光,盯紧从郢州而来的两支部队!”
  “这两支部队,是林子义的老牌兵了,战斗力很强,我们一定要小心这两支兵,至于北部的新兵,有田横他们去周旋足够了!”
  薛义听完,连番点头,似乎对钟子昂十分信服。
  ……
  薛义没有出兵,排名第二的单雄飞也没有出兵,第三的崔判、第四的李应、以及第五的陈达,全部都是毫无反应。
  倒是临近北部的几个山寨,派出了一部分兵力增援北部。
  北部的寨主得知是这种情况,纷纷感到心凉。
  得到中部几个寨主的一点兵力,田横总算是凑足了1万绿林。
  他率领这1万人,开始利用地形,不断的骚扰飞熊军。
  一开始也取得了一些成效。
  7月12日,月明星稀。
  田横骚扰飞熊军,尝到了一些甜头,知道飞熊军战力不高,于是在准备在今夜,发动夜袭。
  他们窜林子,趟山沟,摸到了飞熊军大营正面的一片林子中。
  田横在仔细观察大营中的飞熊军,他发现飞熊军的士卒,因为疲于骚扰,士气已经非常不佳,全都懒懒散散的。
  而在大营中的军帐,还有人影在晃动,以及传来断断续续的啼哭声。
  “哈哈哈,这支新兵被我们打得哭鼻子了。”田横连忙向周围人炫耀。
  其他人听到后,全都大笑起来。
  田横见此,站起身,抽出腰间的长刀,说道:“趁他病,要他命!能否大败随州大军,就在今晚了!”
  “弟兄们,随我冲!”
  在田横第一个带头上,1万绿林从林子中,冲杀了出来。
  他们喊杀的朝飞熊军大营冲去。
  很快,辕门的士兵就被他们的弓箭手解决了。
  辕门也被他们冲破。
  田横举着刀,领头冲在最前面。
  可是,当他们一直冲到了中军大帐,却依旧不见有任何士兵出现反抗。
  这时,有寨主忍不住,钻进一个军帐查看情况。
  “田横,军帐中全是假人!”
  “不好!”田横大呼不妙,神色有一丝惊慌,“快,快撤!我们上当了!”
  后队变前队,这对正规部队来说,都有些困难。
  更何况是一群绿林草莽。
  一群人顿时就在大营辕门造成了混乱。
  轰隆!
  而就在这时,大营东西两侧的山沟中,突然亮起了两枚信号弹。
  紧接着,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朝大营杀来。
  “我们中计了,快退!”
  人越是慌乱,就越容易出错。
  这1万绿林草莽知道有伏兵杀来,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大营外挤,一时间反而让大门更加拥挤。
  偏偏这个时候,大营后方营地,又是一枚信号弹升空。
  大营后方的黑暗中,突然冲出来一队队身形齐整的甲士,朝田横等人杀来。
  “田横休走!”
  当中一员年轻小将,提着一杆铁枪杀入人群,如入无人之境。
  所过之处,绿林草莽们全部被挑杀。
  田横面色发白,吓得双腿都快打哆嗦了。
  这员青年小将,他再熟悉不过了,他日前曾埋伏过,但却被此人一人单挑了他五十多位兄弟。
  田横根本就不敢停留,拼了命的朝营外挤。
  偏偏这个时候,营外的伏兵也杀到了。
  两支伏兵在杨业、魏延的带领下,左右夹击,杀得营外的绿林草莽仓皇乱窜,现场更加混乱了。
  “完了,难道天要绝我吗?”田横心中突然生出一丝绝望。
  辛弃疾杀入人群,如猛虎扑入羊群,枪法凌厉变化,擦着就伤磕着就死,无人敢当,很快就杀散了人群。
  他一眼就找到田横,猿臂舒提,将手中的铁枪一下投掷了出去。
  噗!
  枪头从田横的后背进入,从他的前胸透出。
  田横怔了一下,就感觉后背一痛,紧接着,他就看到一个冰冷的枪头,从他的前胸穿体而出,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就这么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