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使者暴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薛义面色微寒,神色不善的盯着李应。
  李应却丝毫不惧,“李某说错了吗!钟楚想要和林子义争锋,关我大洪山绿林何事?凭什么我们绿林要给别人当枪使!”
  “对,没错!”
  李应话音刚落,便有一名寨主站出来支持。
  “我们在大洪山中,逍遥快活了几十年,大宋朝廷从来都不会管,林子义占据随州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他攻打过我们,我们为什么要主动寻衅,去摸老虎的屁股!”
  有一名寨主发声,冷笑道:“呵呵,依我看,是有人想要挣一份前途,将我们整个绿林都卖给钟楚当小弟!”
  “哼!这种事情,我决不答应!”
  “你们……”薛义暴怒,一掌震碎身旁的茶几,眼神中几欲喷出火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这里可是金龙寨,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来人!给我拿下这几人!”
  聚义堂外,立刻就有十几个精壮的刀斧手出现。
  “薛义!你当我们是吓大的吗!”李应手掌一用力,茶杯被捏的粉碎,“我的3000弟兄,早已经在金龙寨外,你可以试一试!”
  “他娘的,反了反了!”薛义气得直接操起两只金锤,就要砸向李应。
  李应也一把夺过浑铁点钢枪,眼神中充满战意。
  双方顿时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
  关键时刻,钟子昂站了出来,拦住薛义。
  “诸位,稍安勿躁!”
  聚义堂原本闹哄哄的,钟子昂突然站出来,显得不伦不类,但是,却很好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场面一下寂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钟子昂。
  钟子昂道:“诸位好汉,你们先听我一言,若是我讲的有错,你们再行火拼不迟!”
  薛义瞪着李应,李应环视一圈聚义堂外的刀斧手,点了点头。
  钟子昂继续说道:“诸位好汉,今天招大家来的目的,不是让大家互相掐架,而是商议同仇敌忾,一起对付林子义的事情。”
  “大家先不要管是谁先招惹林子义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林子义已经打进来了,我们要如何将他赶出去!”
  李应冷冷一笑,道:“若不是你挑拨是非,我们也不会得罪林子义,林子义也不会派兵进来,依我看,将你这个罪魁祸首送给林子义,林子义自会撤兵!”
  钟子昂面对李应的发难,似乎没有生气,展现了高深的修养。
  他看着李应,冷笑道:“你们真的以为,林子义派兵攻打大洪山,是因为你们劫掠了他几所村庄?”
  “难道不是!”有小寨主反驳。
  钟子昂摇了摇头,脸上有一丝冷傲,道:“大洪山,长1600里,山脉中矿藏丰富,是一座天然的宝库。”
  “林子义想要发展领地,非常缺乏资源,你真觉得他看不到大洪山这座宝库?”
  聚义堂的所有人,瞬间冷静下来。
  钟子昂见此,心中微喜,继续说道:“大洪山中的绿林好汉,人数众多,所辖百姓超过500万,如果好好发展,必然会是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
  “可是,宋太祖赵匡胤也说过,卧榻之内岂容他人酣睡!林子义的老祖宗就是这样的性格,更何况是他!他能容忍你们在他的眼皮底下,逍遥自在?”
  这话说完,聚义堂的所有人,全部沉默了。
  一些寨主更是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薛义见时机成熟,再次站出来,道:“诸位兄弟,林子义早就视我们绿林好汉为眼中钉了,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他派遣在郢州的官员,派大军驻扎在大洪山边缘,切断了大洪山通往郢州的通道,并时不时进山掠夺我们的百姓!”
  “对,没错!”有两个寨主同时站出来,一脸恨意道:“我们的山寨就被诸葛亮,派军掠夺了十几万百姓!”
  薛义摊了摊手,道:“看到没有,他早就盯上我们了,我们却还不自知,他为什么新建飞熊军?就是为了征讨我大洪山。”
  “我们决不能答应!”薛义的一番演讲,直接在30为寨主中,拉拢了不少人。
  他继续说道:“我们此次和钟太子合作,就是要在林子义还未动手之前,提前发难,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哼,林子义有威胁,难道钟楚就没有威胁?主动挑起与林子义的战争,我绿林好汉就算打退了林子义,也一样元气大伤,你怎么就保证钟楚不会趁机攻占大洪山?”
  说话的是李应身后的一个白净中年,面色和善,但眉眼刚正不阿。
  他的一番话,直接让薛义与钟子昂,神色大变。
  就连一直闭目的单雄飞,也是唰的睁开了眼睛。
  薛义眼神中,立刻流露出杀意。
  “李应,此人是谁?”
  众人听到薛义的发问,这才发现,这个跟在李应身后的中年,他们也是头一次见。
  李应笑了笑,道:“此人是我的一位远方表兄,是近日才投靠我的。”
  钟子昂顿时眯起眼睛,道:“只怕不是表兄,而是林子义的说客吧!”
  这话一出,再次激起千层浪。
  所有的寨主,一时间,全部狐疑的朝李应看来。
  钟子昂冷笑,继续说道:“我听说,林子义已经派出了不少密探,来大洪山中,策反我们的某些绿林好汉!”
  李应见此情况,眉头皱起,手中的钢枪不自觉的握紧一分。
  薛义更是冷笑,直接一个大帽子扣下来:“我说你李应为何今日频频和我作对,原来是已经被林子义收买了!”
  “你这个叛徒!来人,给我拿下他!”
  聚义堂外,立刻冲进来十几个刀斧手,将李应三人团团围住。
  “尊使,现在该怎么办?”李应神色有些凝重,持枪和刀斧手对峙起来。
  “哈哈哈!”李应后方的中年,却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微变。
  “想不到我的伪装,还是瞒不过你的耳目!钟楚太子的罗网,果然厉害!”
  “你是何人?”钟子昂嘴角微扬,神色间有一丝得意,问道。
  中年人笑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神行太保戴宗是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