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岳飞辞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等到宴会结束后,林远留下北山陌,将收购粮食的任务交给他。
  “主公放心,此事我已有对策。”北山陌点了点头,胸有成竹。
  “对了,曹孺在任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行政效率一直提不上去?”林远突然问道。
  北山陌内心咯噔一下,顿了顿,眼神中有一丝犹豫。
  林远见此情况,直接说道:“你但讲无妨!”
  北山陌见此,便回答道:“马栏城发展好了以后,曹孺的心思也变了,他现在一直以元勋自居,对外宣称主公崛起,他和宇文成都的功劳最大,哪怕是王安石和诸葛亮,也根本比不上他。”
  林远听到这里,神色并没有太多变化。
  北山陌便继续说道:“卑职私下曾有耳闻,曹孺对主公的封官赐爵,非常不满,他觉得自己是第一批功臣,协助主公打理马栏城,也应该获封一个爵位……”
  “封爵让他不满,还有呢?”林远神色始终不变。
  北山陌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主公没有封赏他爵位,他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开始在马栏城中,以元勋的身份一手遮天,豪取强夺。许多商团想要入驻,必须先向他缴纳孝敬金,他如果看上马栏城中的哪位姑娘,还会强行娶走。”
  “主公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城中打听一下,许多人惧怕他是主公的元勋功臣,对他是敢怒不敢言,就连来马栏城考核的户司官员,也是忍气吞声,王安石知道这情况,也只是将事情压下来不让主公知道。”
  “嗯,我知道了。”林远点了点头,“你辛苦了,接下来收购粮食的事情,你要上心一些。”
  “是!”北山陌见林远丝毫不动怒,心中也有些忐忑,只得小心离开。
  北山陌离开后,林远便派出了几个贴身亲卫,去城中打探。
  没过多久,亲卫们就都回来了。
  “禀主公,北山陌的消息属实,曹孺的确在背后妄议过主公,而且,他强娶小妾,已经多达8位,并且公开向入驻商团收受贿赂。”
  林远沉默,整个人眼中突然涌现一丝杀意。
  领地发展刚走上正轨,下面就有人贪赃枉法,对主公妄议,充当底层蛀虫,此事,他绝不能忍。
  如果这事不解决,今后其他底层官员一样效法,那他的领地刚建立的秩序,可能顷刻间就土崩瓦解。
  此事,王安石等人都看着,必须严惩不贷。
  当天晚上,曹孺就被突然闯进府的军士,强行带走了,并且软禁在领主府的大牢中。
  曹孺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在军士捉拿他的第一时间,他的面色就一片惨白。
  林远一整个晚上,都没有休息。
  而是坐在书房中,思考该如何处置曹孺。
  曹孺虽然做出了枉法之事,可他毕竟是他的元勋。
  这件事情,领地内的所有官员都看着。
  处罚轻了,可能还会有第二个曹孺。
  可若是处罚重了,又必然让一些功臣寒心。
  这个度非常难把握。
  经过一个晚上的思索,林远终于还是决定,放了曹孺。
  功是功,过是过。
  曹孺的过错,是撤销他的职务,查抄他的家产,他强娶的小妾,全部给人送回去。
  至于他的功劳,曹孺元勋有功,封二等男爵,食邑三百户。
  此事完毕后,直接将他调遣到郢州,放到诸葛亮麾下效命。
  命令下达后,曹孺是老泪纵横,哭着要面见林远,但被亲卫拦下了,直接送往郢州。
  而曹孺被贬的消息,也很快传遍整个领地,让上下所有的官员,全都是全身一紧。
  那些刚滋生坏心思的官员,一个个吓得赶紧掐灭念头。
  曹孺一事,也让林远注意到自己的疏漏。
  那就是他只加封了武将爵位,却没有加封文官,已经让不少文官感到不平。
  王安石、欧阳修、包拯等人,尽心尽力治理领地,他们的功劳,并不比武将开疆扩土的功劳小。
  “看来回去之后,必须将这件事情快速解决。”
  另外,林远也意识到,他的领地内各类型的官员都有,却唯独缺少一类官员,那就是酷吏。
  这让林远想起了一个故事。
  挪威人捕捞沙丁鱼后,带着沙丁鱼回渔港,可是绝大部分沙丁鱼都窒息死了,可是在他们放入几条鲶鱼之后,每次带回来的沙丁鱼都是活蹦乱跳的。
  鲶鱼效应!
  官场上的道理和这个道理是一样的,不温不火,大家客客气气,平平和和固然很好,可时间长了,难免会有官员腐败。
  这个时候,就必须在官场上,放入几个酷吏,给所有的官员制造压力,让他们不敢有歪心思的念头。
  至于这个方法的关键,就是如何运用好酷吏。
  如果君主掌握不了酷吏,或者被酷吏蒙骗,可能官场会更加混乱。
  可一旦君主掌握了酷吏,那就是一大杀器,可以震慑百官。
  汉朝的郅都、宁成,明朝的杨宪,都是被君主放进去的鲶鱼。
  马栏城城主被撤职,必须重新找人填补。
  北山陌精通商贸,虽然他之前是领主,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观察,林远觉得他并没有二心。
  于是,直接任命北山陌,为新任城主。
  但为了防止一个人权利太大,林远直接将马栏城的军政分开。
  城主不再拥有调遣马栏城守军的权利,马栏城守军,只听命于林远一人。
  这么做,也是以防万一。
  北山陌如果真有二心,只要军队在林远手上,他就翻不起浪花。
  在马栏城的第四天,林远得知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淮东失守了!
  濠州城丢了,杨沂中兵败逃回了临安城。
  而赵构下令,让已经在淮西的岳飞部队,直接返回襄阳城。
  让人意外的是,岳飞在归还途中,一怒之下,直接辞去了所有军职,只身前往庐山守墓去了。
  林远经过打听之后,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赵构派岳飞去增援濠州,他的本意是好的,是想要重用岳飞,将淮河的防务,也一并交到岳飞手中。
  如果淮河防务也交到岳飞手中,等于是岳飞一个人,就要肩负荆湖北路、淮河两大战区数千公里的防线。
  平江王赵真兵败之后,逃回临安城。
  赵构原本还想治他的罪,偏偏这个时候,赵真在赵构的耳边,鼓吹岳飞威胁论。
  全国四大战区,岳飞若是掌控两个战区,等于他一个人掌握了南宋一半以上的兵力,这让赵构非常担忧。
  于是,在濠州失守之后,赵构不是让岳飞去进攻夺下濠州,而是让岳飞退回襄阳。
  如此反复的行径,彻底的惹恼了岳飞。
  在回去的途中,岳飞直接撇下大军,只身一人前往江州庐山,为母守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