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玄妙观左慈演道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远四人整理仪容,随道童进入道观。
  映入眼帘的,是一层层深阁琼楼,一进进珠宫贝阙,说不尽那静室幽居。
  直至瑶台之下,只见一个瞎一目,跛一足,头戴白藤冠,身穿青懒衣的老道,端坐在台上,两边有三十个小道侍立台下。
  见到林远四人后,老道唱道:“稀客迎门,还请瑶台相见。”
  话毕,林远四人便已经站在瑶台之内。
  林远神色大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一旁张蚝与辛弃疾,更是已经抽出了腰间宝剑,喝道:“妖道!”
  “退下!”林远呵斥二将退下,随后便与司马徽,在老道士身边的蒲团上坐下。
  他接着问道:“还未请教仙师道号?”
  老道士回答道:“贫道姓左,名慈,字元放,道号乌角先生。”
  “原来是左慈仙师,失敬失敬。”林远内心微微吃惊,竟然碰到了一位传说中的人物。
  左慈大袖一挥,侍立的三十位小道,全部离去。
  紧接着,林远等人眼前,凭空的多出了一张案几。
  左慈笑道:“楚江王,山野小观,未藏珍酿,待我取皇室佳酿招待诸位贵宾!”
  话毕,左慈在每个人面前,都摆放了一只瓷碗。
  只见他在碗口轻轻一点,嘴里念念有词,瓷碗中竟然从无到有,生出许多绿液,酒香四溢。
  林远端起酒杯,闻了一口,立刻发现这正是赵构的御酒,他曾喝过一次。
  辛弃疾、张蚝,也俱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林远一饮而尽,“好酒!”
  司马徽笑道:“既有美酒,岂能没有佳肴?”
  左慈笑答道:“不知楚江王想要吃些什么?”
  林远道:“我要龙肝作羹,你能取到?”
  左慈道:“有何难哉!”
  只见他起身,取笔在墙上画一条龙,以袍袖一拂,龙腹自开。
  左慈从龙腹中提出龙肝一副,鲜血尚流。
  林远震撼,一旁的辛弃疾呵斥道:“这是你提前藏在袖中的障眼法!”
  左慈道:“今日天寒,草木枯死;楚江王要什么花,我都能取来。”
  林远笑道:“我听说洛阳牡丹艳绝天下,早就想一睹为快了。”
  左慈点了点头,道:“易耳。”
  说完,他令小道士取大花盆放在宴席前,用清水浇灌。
  顷刻之间,盆里长出一株牡丹,盛开双花。
  这一次,辛弃疾也惊呆了,不敢再小觑眼前的老道。
  左慈将取出的龙肝,递给道观中的小道,没过多久,一锅鲜脍的羹汤就煲好了。
  林远喝了一碗,顿时感觉一股热流在体内游走,他胸口的箭伤,正在快速愈合。
  “真是太神奇了!”他忍不住惊叹。
  司马徽喝下一碗,脸上堆满笑容,“羹汤已喝,若是再有点主食那就好了。”
  左慈说道:“龙肝羹之后,以羊肉果腹最佳。”
  林远笑道:“活物你也能取来?”
  左慈回答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他让小道士拿来一根绳子,结成套羊索,丢在一根木桩上。
  顷刻间,一只肥美的塞北羊被拉上殿。
  林远惊骇。
  左慈道:“烤羊,必须紫芽姜味道才更胜。”
  司马徽笑问道:“这应该也能拿来吧?”
  左慈说道:“简单。”
  遂令麾下小道士端来一个铜盆,用衣服盖在上面。
  须臾之间,盆中长满了紫芽姜。
  左慈将紫芽姜,连同套过来的塞北羊,一起交给小道士处理了。
  过了许久,一只烤的外焦里嫩的黄金烤羊,被端上宴席。
  左慈并手为刀,亲自将烤羊分成四份,唯独他自己没有。
  一旁的张蚝与辛弃疾,早已经狼吞虎咽起来。
  林远却大为好奇。
  因为无论是龙肝、亦或者是这烤羊,甚至是最初的御酒,左慈都吃一点。
  这难免让他有些狐疑起来。
  莫非他现在看到的这一切,都只说幻术?
  林远没有发问,只是心中谨慎起来。
  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夜晚,月上梢头,左慈起身,对着道观中的三清神像,叩首揖拜,只见他身前的玉杯中,突然生出了七彩仙酿。
  左慈取桌上玉杯,进给林远道:“楚江王可饮此酒,寿有千年。”
  林远此时内心非常警惕,说道:“你先饮。”
  左慈于是拔下冠上玉簪,在杯中一画,将酒分为两半,他自饮一半,将一半献给林远。
  林远有些犹豫,但还是一口饮尽。
  喝下这半杯无名液体,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任何不适。
  但是,却是感觉整个人的精神,仿佛轻灵了许多,有种飘飘欲仙的错觉。
  酒席进行到这里,便散席了。
  林远就躺在原地睡觉了。
  这一觉,他做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梦,感觉自己躺在一片云彩中,柔和惬意,无比的舒适。
  等到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三日的清晨。
  林远翻身起床,突然感觉他好像有了一些不一样。
  似乎身体、精神、思维都变得轻灵了。
  林远找到左慈,询问原因。
  左慈笑道:“恭喜大王,你已经获得根源,何不随我修道成仙?”
  林远摇了摇头,道:“我也想急流勇退,但当今天下大乱,百姓疾苦,尚无一人可以承袭我位。”
  左慈笑道:“刘玄德顺应天命,何不让位与他?”
  林远笑道:“刘备枭雄耳,顶多做一方诸侯,没有一统天下之能。”
  左慈叹息,“如此的话,大王岂不是要自绝仙道?”
  林远面露苦色。
  见到左慈之后,他已经开始确定,这些修道成仙的传说,并不是假的。
  也许在凡俗世界之外,还有一个修道界。
  他已经获得修道根源,如果就这么错过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他当即问道:“还请仙师传授我道法一二。”
  左慈说道:“贫道于西川嘉陵峨嵋山中,学道三十年,忽闻石壁中有声呼我名;我转头看去,不见。如此数次。忽有天雷震碎石壁,得天书三卷,名曰《遁甲天书》。上卷名‘天遁’,中卷名‘地遁’,下卷名‘人遁’。”
  “天遁能腾云跨风,飞升太虚;地遁能穿山透石;人遁能云游四海,藏形变身,飞剑掷刀,取人首级。你既与我有缘,我当以三卷天书相授,不过,能学会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着,左慈凭空取出三卷竹书。
  林远咽了咽口水,只感觉口干舌燥。
  “多谢师父!”
  他翻开第一卷‘人遁’,古怪的字形他一个也看不懂,不过不要紧,因为在他打开竹书的第一时间,便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内炸响。
  这是大道妙音,唯有修道资质之人,方能听到。
  这个妙音响起,便噶然而止。
  再没有第二个妙音响起。
  林远知道,他的资质领悟‘人遁’就只能参悟一个妙音。
  打开第二卷‘地遁’后,又有一个妙音响起,并且,他还获得了第二个妙音。
  这意味着,他参悟‘地遁’的资质,比‘人遁’更高。
  最后一卷‘天遁’,也是三卷中最重要的仙书。
  如果能全部学会,可举霞飞升。
  让林远惊喜的是,他还能听到妙音,而且非常强烈,宛如心脏一般砰砰直响。
  当‘天遁’的妙音停止后,三卷天书被左慈收了起来。
  现在,就算再让林远观看一次,里面的妙音也不会存在了。
  每个人的仙缘,都只有一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