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参天书林远悟神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叮!系统提示:恭喜你,习得《人遁》神通‘御剑术’!”
  “叮!系统提示:恭喜你,习得《地遁》神通‘五行土遁’!”
  “叮!系统提示:恭喜你,习得《地遁》神通‘五行水遁’!”
  “叮!系统提示:恭喜你,习得《天遁》神通‘腾云术’!”
  林远耳畔,直接传来四道系统提示音。
  同时,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轻灵之气,变得比之前更多了。
  他参悟《遁甲天书》,居然一下子学会了修道者的神通。
  御剑术:1级神通,0/100,可控飞剑飞驰1里,取敌将首级
  五行土遁:1级神通,0/100,地下可遁走1里
  五行水遁:1级神通,0/100,水中可遁走1里
  腾云术:1级神通,0/100,离地五六丈,腾云走3里
  这四门神通想要突破2级神通,需要经年累月的打磨修炼。
  0/100不是熟练度,而是进入2级神通,需要修炼100年。
  也就是说,将四门神通全部修炼到2级神通,需要400年。
  能不能活100岁都是难事。
  可想而知,修道的艰辛。
  林远试着询问左慈修炼的是什么神通。
  被告知,他从《遁甲天书》中,听到9个妙音,也就是9个神通。
  至于是什么神通,左慈不愿意提及。
  这也是修道界的忌讳。
  当年菩提祖师教孙悟空神通,就曾告诫他不要在人前卖弄,因为人心难测,你有的别人没有,别人就会想方设法的从你身上搞到。
  虽然没有问出来左慈修炼的神通,但林远也能猜到一个神通,《人遁》中的‘变化之术’,林远没有,但左慈肯定有。
  而且,左慈还隐晦提及,他拥有6个2级神通。
  这是说他已经修炼了600年。
  可是,他年不过百岁,让人有些难以理解。
  与左慈问道之后,他才知道。
  原来会有一些丹药,可以快速提升修为,让神通修炼完成。
  难怪道士们一个个都喜欢炼丹。
  左慈没有分享他的丹方,无论林远愿意花费多大代价,他都没有分享,林远只能放弃。
  林远并不会因此伤心,因为他已经知道,功勋商店肯定能兑换这些丹方。
  不过价格也肯定非常高。
  不知不觉,在玄妙观呆了七八天,已经到了11月底。
  林远等人起身告辞。
  临走之前,左慈告诫林远道:“你既通法性,会得根源,只有勤于修炼,他日比得神体,但要防备着三灾利害。”
  林远听说,沉吟良久道:“还请师父明示,什么是‘三灾利害’?”
  左慈道:“此乃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神体初成,鬼神难容。虽驻颜益寿,但到了五百年后,天降雷灾打你,须要见性明心,预先躲避。躲得过寿与天齐,躲不过就此绝命。”
  “再五百年后,天降火灾烧你。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
  “再五百年,又降风灾吹你。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熏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唤做鸹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所以都要躲过。”
  林远听到这道家三灾之难,顿时毛骨悚然。
  叩头礼拜道:“还望恩师垂怜,传我躲避三灾之法,林远必不忘恩。”
  左慈摇了摇头,道:“难难难,我修道至今,也未曾获得一门躲避之法。今日事了,我将云游远行,走仙访友,寻此避灾之法。”
  林远点了点头,便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就此告辞。
  就在林远四人离开玄妙观后,整间道观,忽然化作一蓬白烟,消失不见。
  如此怪异的景象,让辛弃疾、张蚝彻底惊呆了。
  唯有林远知道,这间道观,本就是左慈的‘变化之术’变出来的。
  左慈已经走了,腾云驾雾朝东南方去了。
  林远四人,回到南阳城,司马徽自行归家去了,林远想要挽留不得。
  夜晚,林远按照‘御剑术’的法诀闭目吐纳,他的双手合十,掌心朝上,而在掌心上面,还放着鱼肠剑。
  要修炼‘御剑术’,首先必须找一柄灵剑作为元神寄托。
  王级武器,已经属于灵器范畴。
  而身为皇级武器的鱼肠剑,更不在话下。
  林远倏然睁开眼睛,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叱!”
  他手中的鱼肠剑,直接化为一道鳞光,飞出了窗外,眨眼间便又飞回,剑身上粘着一丝头发。
  1里外的一个打盹的小厮,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鬓角的一缕头发被人切走了。
  飞剑的速度,真的快到不可思议。
  若是林远愿意,他可以一剑斩掉这小厮的脑袋。
  “此等神通,当真是匪夷所思。”
  而这,还只是1级神通,如果修炼到最高级,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
  有了这一门御剑术,今后林远在战场上,可出其不意的斩杀敌将。
  或许,只有一些皇级武将,才能适应飞剑的速度。
  翌日,林远就带领王安石等人,启程返回吴山城。
  这一趟南阳征途,前后花了两个多月,他留在吴山城的那批绿林草莽,也该训练好了。
  军队浩浩汤汤,朝吴山城进发。
  当队伍抵达襄阳城时,赵真携圣旨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能拖着不接圣旨,林远也是第一人。
  当日,消息传回临安后,赵构非常生气,一些朝廷中的主和派官员,也对林远不接圣旨的行为极力谴责。
  只是,谴责过后,赵构还是服软了,让赵真在襄阳城等候,等林远来接圣旨。
  这一等,就快一个月了。
  赵真感觉他都快失去耐心了。
  好在今日得知消息,林远要返回吴山城。
  “停车!”
  林远坐在马车上,和王安石一起,望着襄阳城,久久不语。
  王安石非常清楚,林远此刻的想法。
  襄阳城横亘在南阳与随州之间,就像一根刺扎在林远的心上,必须想办法拔除。
  只是,府城隶属于南宋朝廷。
  如果林远强行攻占,等于是对南宋朝廷宣战。
  林远过去的战略思想,是联宋攻金。
  但是现在,这种战略思想也该转变一二了。
  南宋现在到处都是起义,各地暴乱,他们根本就无暇顾及太多领地,分崩离析是迟早的事情。
  林远非常想趁着这次机会,趁着岳飞辞官这段空白期,一举攻占襄阳城。
  只要襄阳城到手,他的领地就能真正连成一片,到时候就算内循环,可不会受制外部势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