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2章 睡一张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女孩轻抿着嘴唇,打开背包,里面并没有什么炸弹。
  所以背包中的线,并没有什么用处。
  韩兼非脸上骤然一变。
  虽然已经很小心,可还是中招了!
  真正致命的,不是那个他以为藏有炸弹的背包,而是女孩手心里的微型遥控器,或说发射器。
  女孩按下按钮后,它只用6毫秒便把自己的精确坐标发到这颗星球的某个地方,一架距离这里最近、被伪装成广告飞艇的空中打击平台,几乎在同时收到了这个坐标。
  接着,两枚改装过的燃料空气弹头的微型导弹被弹射出来,向这个坐标飞去。
  飞艇离收到的坐标很近,导弹从发射到命中,不会超过30秒。
  导弹太小,距离太短,奥古斯都堡的城市防空系统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韩兼非看不到这些,他知道自己没有多长时间,只来得及用力踢碎脚边的一个古董花瓶。
  一块地板突然陷落,两人一起掉进一个斜着向下的地洞,斜坡很陡,女孩有些暧昧地趴在他身上,下意识地抱着他的腰。
  两人一起下滑,每过一段,便有一扇混凝土安全门在上方重重合拢,直到十几秒后,两人才在一处平缓的通道处停了下来。
  两枚导弹在发射二十秒后,准确命中韩兼非的那处院落,一枚从窗口直接钻入室内,一另一枚从屋顶直接穿透地面,在厚重的安全门外停下。
  第一次爆炸很小,只是将导弹中的液化燃料空气定向喷射到院落中。
  紧接着是第二次爆燃,弥散在空气中的燃料发生剧烈爆炸,将整个院落夷为平地。
  爆炸产生的剧烈冲击和因为氧气消耗而造成的负压,在摧毁了四道安全门后,终于平息下来。
  “我理解错了。”听着头顶上剧烈的爆炸声,韩兼非推了推仍紧张地抱着自己的女孩,“我以为你是这一行的实习生,现在看起来,你应该是临时加入的吧。”
  他掰开女孩因为紧握而有些发白的手指:“不管是谁派你来的,他们跟你承诺了什么,姑娘,他们都只是把你当成一个人肉炸弹而已。”
  不是谁都有勇气杀死自己,按下那个按钮已经耗尽了女孩全部的勇气,这会儿她才算能够抑制自己几近崩溃的情绪,抬起头来,深深看了韩兼非一眼。
  按理说,韩兼非早该一刀抹断这个菜鸟杀手的脖子,可不知道是她在广场上那个孩子面前停下的那几秒,还是那盒来自菱湖卫星的火柴的原因,他真的不想杀她。
  “就这样吧,”他对她说,“菱湖的事,我很抱歉,今天的事,咱俩就当一笔勾销吧。”
  女孩说出自两人见面以来第一个完整的句子:“为什么要屠杀黄杨镇上所有人?”
  “……还好,你当时不在。”韩兼非笑了笑,没有理会她的问题。
  他在甬道壁上按了几下,打开一扇暗门,从里面拉出一辆悬浮摩托。
  “我要去第四星港,”他拍了拍后座,“去不去?”
  女孩犹豫了一会儿,抬手捋了捋短发,跨坐在摩托后座上。
  “抱紧我。”说完,韩兼非又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这句话本来应该出现在另外一种场合。
  女孩倔强地拒绝了他的要求,双手紧贴自己的大腿垂着。
  “随你。”韩兼非发动摩托。
  很快女孩就明白他的意思,因为这辆摩托实在太快了,刚一发动她便向后倒去,不得不抱住他的腰。
  悬浮摩托有自适应平衡系统,韩兼非受伤的左臂并不影响驾驶,但在如此狭窄的地下管网中,他还是开得飞快,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这是一条市政综合管线的备用线路,奥古斯都堡在修建的时候,就准备了一套冗余的线路、排水和人防工程系统,这些复杂到可怕的系统遍布全球,但随着数百年时间推移,就连联盟官方都无法探知,整个奥古斯都堡地下,到底有多少条供给排管网,又有那些能用,那些管道又会通向哪里了。
  但是韩兼非知道。
  不但知道,他还通过很多手段,让很多管道从整个联盟资料库中消失,甚至包括那些原始设计资料。
  同时,他也在那些消失的地下管网中,偷偷构建了只有他一个人熟知的巨大地下交通体系。
  在联盟主星,也就是整个行星都是一座巨大钢铁尘世的奥古斯都堡,他是真正意义上的地下之王。
  这就是他在整个奥古斯都堡经营多年的最大秘密。
  很有可能也是某些人觉得他必须死的原因。
  “为什么不杀我?”在似乎无穷无尽的地下通道中走了不知道多久,短发女孩终于再次开口问道。
  “我乐意。”韩兼非回答道,“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可能是因为,这么长的路,我一个人有点儿无聊。”
  看女孩没有说话,韩兼非接着问道:“你叫什么?”
  “……小南,”女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回答道。
  来之前,她本来已经抱定了和这个恶魔同归于尽的决心,可现在,她突然不想死了。
  就像很多自杀者,在没死成之后,就没有勇气再次走上那条道路。
  前面这个恶魔,看起来好像和之前想的并不一样。
  “傻孩子,别给人当枪使了,”韩兼非说,“那些人显然没想过让你活着,你还不到二十吧,就这么死了,不后悔?”
  女孩没有说话,但抓着他腰间衣服的手有些不自然地紧了紧。
  “我现在的位置,整个奥古斯都堡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他接着说,“如果放你出去,你只会比死还难受。”
  这个叫小南的女孩没有说话。
  作为黄杨镇大屠杀的幸存者,她被带到主星,接受了两个星期的训练,唯一的目的就是催眠她、不断放大她的仇恨,教她使用各种武器,只为了在最出其不意的时候,让她作为最意想不到的奇兵。
  可她只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在离开菱湖之前,她甚至还没离开过地面。
  如果这是一个针对韩兼非的局,布局的人一定是十分了解他的心理学专家,布局者笃定他不会杀死这个女孩,所以才光明正大地把这个菜鸟送到他身边。
  韩兼非也想到这一点,但他更好奇这个布局者是谁了,所以他想把这个叫小南的女孩留在身边,看看对方到底还有什么后手。
  要不然,生活岂不是无趣的很?
  不知开出多久,韩兼非停下车:“下车,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因为天梯上行站建在同步轨道,星港大都建在赤道线上,此去还有很远的距离,他必须要休息一会儿,顺便试试能不能联系上其他人。
  他跳下摩托,在墙上摸索了一阵子,打开一扇隐蔽的小门。
  短发女孩小南跟在他身后走进去,里面是一个不大的屋子,看上去就像某个公寓的普通房间,里面的东西应有尽有。
  韩兼非从屋子最里面的衣柜里拿出一身干净的运动服和一套女士内衣:“先把衣服全脱了,去洗个澡,把这些换上——内衣稍微有点儿大,将就一下吧。”
  女孩警惕地看着他。
  “我对你这几斤皮包骨头没什么兴趣,”韩兼非知道她在想什么,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想随时被人定位。”
  女孩想了会儿,拿起衣服走进浴室。
  韩兼非随手打开全息媒体。
  新闻上正在滚动播放下午发生在和平纪念碑广场的爆炸事件,目前联盟政府对这件事的定性是,菱湖反抗军两名恐怖分子引爆了两枚炸弹,摧毁了广场附近的一处酒吧街,好在当时不是营业时间,因此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
  之后,为了逃跑,恐怖分子再次引爆炸弹,将自己藏身的民居炸毁。这次“恐怖袭击”共计造成十人死亡,四十多人受伤,死者中还包括两名正在休假的陆战队员。
  新闻中,一名安全官员还重申,联盟政府决不允许任何恐怖主义行为对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任何威胁,并宣布将与军方一起,对这起恶劣的事件追究到底。
  然后,屏幕上给出两名恐怖分子的身份和全息形象,小南的十分清晰,他的却一直模模糊糊。
  韩兼非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小南姓赵。
  联盟官方宣布,这两人是“极度危险”的通缉要犯,希望任何联盟公民在发现他们的行踪后,立即向治安署报告。
  韩兼非看了会儿新闻,看到全息媒体旁的一个通信器突然闪烁起红灯,他早就屏蔽了个人通信终端,这时候能通过这台通信器联系到自己的,只有一个人。
  按说这个人早就应该出现了。
  韩兼非默默坐着,线条分明的脸庞在通信器呼吸灯的映照下忽明忽暗。
  通信器闪烁了一会儿便停住了。
  赵小南一边擦头发,一边从浴室中走出来,看到全息屏幕上的新闻后,愣了一会儿。
  新闻已经开始挖掘下午恐怖袭击案的两位主角的身份,她被描述为一个偷渡到主星的菱湖反抗军美女特工,去年发生在黄杨镇的恐怖大屠杀,据说就出自这个心如蛇蝎的年轻女特工之手。
  新闻上那位侃侃而谈的分析专家,已经为她取了“黑曼巴”的代号。
  而另一位恐怖分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具体信息,但同样有一个代号“代言人”。
  “看见了吧,”韩兼非说,“他们早就给你准备好结局了。”
  赵小南沉默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
  “衣服呢?”
  “里面。”
  “拿出来,我来处理。”
  赵小南愣了愣,还是回身从浴室中取出几件衣服。
  韩兼非无意间瞥了一眼,发现内衣上有些补丁和破损。
  他不动声色地拉开墙壁上一扇小门,歪歪脑袋:“扔进去。”
  赵小南把衣服扔进那扇小门,衣服很快在等离子体的冲刷下化为灰烬。
  “早点儿睡吧,明天还要赶一天的路。”韩兼非打了个哈欠。
  赵小南看了看屋子里仅有的一张单人床:“怎么睡?”
  “新手就是新手。”韩兼非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一角,“我以为,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太在意这些无聊的事。”
  赵小南终归没有跟他睡到一张床上,倒不是在乎什么,在她看来,面前这个人始终是一年前屠灭整个黄杨镇的主谋,自己放弃刺杀他,已经是最大的忍让了。
  可能是太过紧张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她靠着床尾坐在地板上,尽可能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这么睡着了。
  虽然还是共处一室,可她总算维护了自己或许有些幼稚可笑的尊严。
  听着赵小南很快发出轻微的鼾声,韩兼非睁开眼睛。
  算算时间,那人的电话也该打过来了。
  他拿出一小瓶鼻烟,在赵小南的鼻子下方晃了晃,这东西只是让她睡得更沉一些,第二天醒来只会觉得更加精神。
  果然,在做完这一切后,那个通信器的呼吸灯突然闪起绿光。
  韩兼非等了几秒,待灯光闪过三次,才接通电话。
  全息显示屏上出现一个穿西服带眼镜的中年人。
  “下午的事,你搞的?”那人开门见山道。
  “不,应该说是搞我的,”韩兼非冷冷道,“咱们有协议,我在奥古斯都堡的时候,安全由你们保障。”
  “我尽力了好吧!”那人突然有些激动,“否则电视上早就铺天盖地宣传你是白山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了,我能用的关系都用了,他们才答应不提这件事。”
  “你是不是傻?”韩兼非沉着脸,“你真以为他们是为了这个?如果真想收拾白山公司,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会把它曝光在公众面前!”
  他突然意识到,愤怒对目前的局势没有任何帮助,于是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说:“他们不愿意暴露我的身份,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想接手白山,而且,我觉得他们很可能已经把老六给收买了。只要我一死,整个白山就会被他们牢牢掌握在手里,成为一把听话的刀。”
  对面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说:“有可能。”
  韩兼非问:“你老板怎么说?”
  男人摇摇头说:“老板不让我插手,大选将近,他现在不方便出手帮你,但如果你有机会翻盘,他会送你一件大礼物。”
  韩兼非点点头:“敌人是谁,总可以透露一下吧?”
  男人犹豫了一会儿,说:“陈明远。”
  陈明远是联盟舰队总参谋部的总参谋长。
  从某种意义上说,白山公司经常会抢他的生意。
  “原来是他,”韩兼非笑了笑,“看起来这次是路线斗争。”
  “所以,老板很不好出面,”眼睛男说,“你多保重。”
  “等等,”韩兼非突然想起什么,“你偷偷帮我活动一下,第四星港留个口子。”
  “你疯了?”眼镜男诧异道,“这不是摆明告诉他们,你要从那里走吗?”
  “你就这么说,”韩兼非道,“他们肯定去第七星港布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