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4章 你是非哥请来的逗比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悬浮摩托在地下深处的幽灵管道中无声行驶,韩兼非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庞,在管道壁的冷光灯映照下忽明忽暗。
  “渣男!”身后的赵小南突然说道。
  “什么?”思绪还飘在他处的韩兼非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你就是个渣男!”赵小南说,“以前还觉得,你虽然坏,但至少是个爷们!”
  韩兼非这才收回思绪,明白她在说什么。
  “如果每个说爱你的人,都要你负责,你能做到吗?”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问道。
  “我做不到,但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愿意为我去死的人死在我面前,还心安理得地逃跑。”
  “……姑娘,如果你上过战场就会知道,每个兄弟都愿意为任务而死,而他们的指挥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或者派更多人去死。”
  “我是不知道。”女孩倔强地说,“可她如果还能听到,一定不希望你把她当做兄弟而不是一个女人。”
  通道中再次陷入沉默,除了摩托车电机发出的轻微嗡鸣,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是挺渣的。”半晌之后,韩兼非说道。
  他调整车头,向一处岔道驶去。
  “我本来准备躲起来几天,”他说,“等陈明远的人最松懈的时候,就离开奥古斯都堡,去新罗松星,再慢慢想办法找他算账。”
  摩托在一座稍宽的地下大厅中停下来,韩兼非在一面墙壁上打开一块密码面板,检测瞳仁后,输入很长一段密码。
  墙壁轻微颤抖着打开,一个完全漆黑的向下通道出现在两人面前。
  韩兼非跨上摩托车,驶入通道,墙壁再次在两人身后合拢。
  “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他们总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韩兼非叼上一支烟,“可我是小人啊,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赵小南去摸火柴,可摩托开得很快,气流太强,于是她问:“这里可以开枪吗?”
  “想发泄?开吧,没人听得到。”
  赵小南拿出冲锋枪,对着管道壁打了一梭子弹。
  然后,她把枪口凑到韩兼非嘴边,为他点燃香烟:“不是,风太大,没火。”
  韩兼非猛地吸了一口,哈哈大笑起来:“不错,有点儿像我的人了。”
  “兄弟还是女人?”
  摩托在另一个大厅停下来。
  还没等韩兼非回答,赵小南自己说道:“无所谓,反正一样会被你送掉。”
  韩兼非没有接话,打开墙壁上的一扇小门。
  两人走进小门,里面是一座比赵小南想象中还要大一些的地下基地。
  韩兼非打开门口处的开关,整个基地亮起略显黯淡的灯光。
  但周围的一切似乎开始活动起来。
  “这是备用电源,”韩兼非说,“我们脚下是一个小型核电厂,反应炉烧起来至少还要几个小时,我先带你去休息。”
  两人向地下基地中走去,路上不断有休眠中的工程机器人被唤醒,开始为整个地下基地的苏醒做准备。
  “这里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知道,”韩兼非说,“而你,是第二个进入这里的人类。”
  为了建造这个幽灵管道的中枢,他用了足足五年时间,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参与,全部使用机器人来完成。
  尤其是在联盟主星奥古斯都堡,在整个联盟最严密的监控体系下,这些工作尤其困难。
  他当然不是为了今天这种情况,才会准备这些东西。
  之前他本打算把这里留到下次返回时使用,可现在改变主意了,就算要走,也要给陈明远和那些想要置自己于死敌的人一些深刻的教训。
  安排好赵小南后,韩兼非打开一间武器库的大门,基地电力已经恢复5%,韩兼非把大部分电力集中在这里。
  这里停着一台黑色的机动外骨骼装甲。
  几个机器人正在对这台装甲进行检测。
  基地建成以来,还没有人来过,但每隔一段时间,机器人都会按照既定的流程,为里面的每件武器和设备进行保养,以确保它们随时可以进入战斗状态。
  韩兼非站在护栏外,默默看着面前这台黝黑的外骨骼装甲。
  这是以在联盟军方招标中落选的方案为原型制造而成的,当时这套方案落选的唯一原因,是这套方案太过超前,成本太高,技术太激进,没法满足军方的量产要求。
  但对韩兼非来说,这种东西刚好拿来改装,一台就够了。
  通过各种隐秘渠道买来这款原型机后,他把它改到连原设计师都不一定能认出来的样子。
  韩兼非拆掉了它身上一切非必要的装甲,极大程度上减轻装甲的自重,来实现极限程度的推重比,削减远程武器的同时,把更多载荷更换成更加强大的近战武器,让这个6.5吨重的钢铁人,灵活得像个兔子。
  所以,它的驾驶舱是一个水箱,里面充满富氧液体,以确保驾驶员在高达30G的超级过载中不会被压成肉泥。
  他已经很久没有太久没有开过这种装甲,但那些技能像是刻在他肌肉中一样清晰。
  机器人已经完成检测,正在拆除装甲上的充液管和电缆线,一个机器人把一件紧身驾驶服递过来,协助韩兼非穿上。
  他穿好驾驶服,进入装甲驾驶舱内,按下启动按钮。
  “准备注入抗荷液,请驾驶员做好准备。”透明舱门渐渐合拢,他的耳畔响起一个电子合成女声。
  说是驾驶舱,可它的内部空间也就刚好够一个人站立,韩兼非进入舱内后,几处机械结构将他的身体各个部位固定下来,整个机动装甲便会根据他的肌肉运动来做出相同的动作。
  一股微凉的液体从脚下开始注入舱内,很快便把他淹没。
  这些液体中富含溶解氧,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可以直接在其中呼吸。
  在尽可能呼出肺里的空气后,韩兼非轻轻吸入那些液体,液体微凉,带着一股清爽的气味很快进入肺腔。
  几次呼吸后,他已经排干了体内的空气,让整个身体的内外压力达到新的平衡。
  机器人已经解除了最后的固定机构,韩兼非向前迈了一步。
  一个踉跄,但很快平稳下来。
  已经很多年没有驾驶过机动装甲的韩兼非,用了几十秒时间,重新习惯这种新的平衡。
  他踢了踢腿,做了几个让自己尽快适应这具钢铁躯体的动作。
  有人说,驾驶机动装甲就像踩高跷,有很多感觉都是反直觉的,但当你习惯了这些之后,就会像控制自己身体一样灵活。
  韩兼非很快适应了这种感觉,做了几套军方标准装甲格斗动作。
  赵小南突然跑出房间,看到装甲中的韩兼非,先是一愣,很快又跑过来,对他大声喊道:“快看新闻!”
  韩兼非停下来,走到她身旁,伸出手臂。
  赵小南爬上他的胳膊,被他轻轻放在肩膀上。
  “快看新闻!”赵小南说,“梅薇丝没死!”
  韩兼非调动电力,激活了基地大厅中的全息投影。
  22频道的直播新闻上说,今天下午在北霍尔思大区,发生了一起枪战。联盟军方和警方联合行动,对前一天发生在和平纪念碑广场的恐怖袭击案策划者进行围捕,双方围绕南部海岸的一座住宅发生交火,在一名战斗顾问牺牲后,军方不得不下令摧毁那座民宅。
  后来进入民宅废墟搜索的警察,在其中发现一名女枪手和她的宠物猫,目前两者都已脱离生命危险。
  据本地居民称,这位女枪手叫做梅薇丝·谢顿,是本地著名的慈善家和社会工作者,而军方指控她协助恐怖分子逃脱并使用暴力破坏联盟军事资产,据悉,在进行治疗后,她将被关押在北霍尔思大区的本地监狱,等候审判。
  然后,新闻主持人开始对枪战的目击者和周围的居民进行采访。
  突然有一个老太太闯入镜头,大声说道:“谢顿小姐是好人,这是政治阴谋!……”
  老太太很快被人拉走,新闻直播就此中断。
  韩兼非一直沉着的心情,突然有些轻松。
  他怎么会对一个一直默默爱他、为他付出的女人视而不见?
  有些人,即使不爱,也不至于冷漠和无视。
  他本想启动秘密基地,来为梅薇丝报仇,不过既然她还没死,这个基地便可以用来做一些别的事情了。
  陈明远早晚是要杀的,他虽然不是君子,可也没必要非去争这个朝夕。
  因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
  她不是问过他要不要带她走吗?
  他没有回答,不是不愿,而是怕她卷入太深。
  不过既然已经卷进来了,那就带她走吧。
  “你不能去。”赵小南似乎感觉到他的想法,“新闻上故意说她被关在哪个监狱,就是要吸引你去救她。”
  “连你都能想到,”韩兼非在抗荷液中,没法直接说话,只好用装甲的语音合成器回答道,“你觉得我傻吗?”
  “你不傻。”女孩坐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装甲巨大的脑袋,“但是你肯定会去,对吗?”
  她死了,我觉得你是渣男,可她还活着,再次被人当成诱饵,我却希望你真的是个渣男。赵小南想。
  她突然觉得韩兼非有些可怜,偌大的一颗星球,甚至整个联盟,竟然没有一个可信任的人。
  “当然会去,不过不是北霍尔思大区地方监狱。”装甲合成器说道,“他们不会傻到真把她放在那里等我,所以我需要知道她的准确位置。”
  机动装甲驮着赵小南,回到武器库中,抗荷液体被抽出,韩兼非走出驾驶舱。
  赵小南也跳了下来。
  “我得找人帮忙。”韩兼非呼出肺腔中残留的抗荷液,才开口说道。
  “你在这里还有可以信的人吗?”赵小南并没有嘲讽的意思,她说的只是事实。
  韩兼非点点头:“准确地说,还真不是人。”
  他走到一台通信器前,没有拨号,直接问道:“逗比,在不在?”
  通信器突然亮起,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出现在全息显示屏中。
  “小非啊,你回来啦?”老人用慈祥的声音说。
  “装什么大瓣蒜,赶紧把虚拟影像关了!”韩兼非不耐烦地骂道,“老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还不清楚?这几天看戏看过瘾了?”
  全息影像闪烁几下,变成一个悬浮着的机械球体,从中发出一阵不似机器的人声:“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哦,我哪里有时间监视你啊,我在思考人生,啊不,机生中最大的几个哲学问题。”
  “过来找我,有急事。”韩兼非说。
  “你在哪儿?”
  “我在哪儿你还不清楚?”
  “那你先说什么事?”
  “打仗,二缺一,你来不来?”
  “来!”机械球显然来了兴趣,“离得有点儿远,等我。”
  挂断电话,赵小南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叫Dobby,不过我喜欢叫他逗比。”韩兼非说,“他才是这个地下世界真正的主宰。”
  “逗比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跟你平时见过的那些东西比起来,他是真正有主体意识的机械生命。”韩兼非接着说道,“也是整个联盟唯一的机械生命体。”
  他指着周围的一切:“这里的一切,包括整个地下幽灵管道,都是我们俩一起完成的。”
  四个小时候,聚变反应炉终于完全启动,所有机器人都被唤醒,整个基地像个刚刚苏醒的巨兽,开始变得繁忙起来。
  连续两天两夜没睡的韩兼非还在休息,基地中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那声音是用整个基地的广播系统播放的,极其响亮。
  两天两夜没有睡觉的韩兼非还在休息,赵小南犹豫了一下。
  “快开门,就在门口。”广播中传来Dobby的声音。
  赵小南走到入口处,拉开厚重的防火门,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四足机器人。
  机器人的背上驮着一个比篮球略大的机械球体,正式她之前在通信器中看到的Dobby。
  “你是……非哥请来的……逗比吗?”她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没有礼貌!”四足机器人走进基地,“怎么可以直接叫我的大名!要加上先生!”
  “好的,请问您是非哥请来的逗比先生吗?”赵小南重新问道。
  “没错,就是他。”不知什么时候,韩兼非也出现在她身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