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5章 找到梅薇丝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梅薇丝并没有被当做一个重刑犯对待,至少她不用带沉重的磁性镣铐,也不用穿那种单调到让人发疯的囚服,甚至还可以在看守的监视下看一些单向传输的电视新闻,比如看媒体和人们对海岸战斗的评价。
  除了被限制自由之外,生活还和以前没有太大区别。
  她正坐在一个豪华的餐厅里,面前是一张考究的实木餐桌,左手边的窗外是一片繁华的夜景,在明亮皎洁的月光下,飞行汽车和飞艇在夜色下的楼群中穿梭。
  只是她身边多了一个形影不离的人。
  梅薇丝知道,那是一个军人,虽然他看上去更像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世家子弟,但跟那个男人一样,他身上有一种熟悉的,属于死亡的味道。
  此刻那个男人就坐在她对面,与她共进这顿丰盛的晚餐。
  晚餐的内容也十分考究,至少北霍尔思大区普通民众,很难吃到如此奢侈的食物。
  对面的男人优雅地用三只手指托着高脚杯底轻轻晃动,让腥红色的酒液均匀地挂在杯壁上。
  “我的猫怎么样了?”梅薇丝终于开口,说了被俘后的第一句话。
  “它很好,伤愈后也被送到地方监狱,现在是整个监狱的团宠,上到典狱官下到每个囚犯,没有人不喜欢它。”男人抿了一口红酒,
  梅薇丝点点头,把注意力放回面前的牛排上。
  她的餐刀是特制的,可以轻松切开牛排,但如果她打算用来对付面前的人或她自己,它就会变得像面条一样柔软。
  梅薇丝并没有那么多想法,她真的有些饿了。
  只要他们还对自己这么优待,就说明他暂时是安全的,所以她的心情并不坏。
  于是她开始吃牛排。
  她看了新闻,知道他们为他设了一个陷阱,如果他不来救自己,她会很开心,因为他一定会安全离开奥古斯都堡;如果他来救自己,她会更加开心,因为他在乎自己。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自己喂饱,至少能积攒更多能量。
  “那我又在哪里?”咽下一块软硬适中的牛排后,梅薇丝也喝了一口红酒,继续问道。
  “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对面的男人说,“以免那些恐怖分子杀人灭口。”
  “你我都希望他能来,”梅薇丝微嘲道,“就不要说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了。”
  “他们说他很厉害,”男人也切下一块牛排,“我想试试他有多厉害。”
  他是联盟军方最年轻的王牌机师,第二十五战斗机联队的金头盔威廉·格莱斯顿中校,他很早就听说过韩兼非的名字,只恨自己没有跟当年的他生在同一个年代。
  但这次,上天赐给他一个可以与那个隐秘传奇一战的机会。
  况且,整个互联网都在讨论,联盟舰队最年轻的王牌机师威廉,和那个让联盟损失惨重的神秘恐怖分子,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更有甚者,那些声称为他们之间可能出现的一战开赌盘的人,给他开出的赔率比对方还高不少。
  所以,虽然他们为他选择了另外一块墓地,他还是希望他能出现在这里。
  “也是,”他咽下牛排,“以他的本事,又怎么会被那些蠢人骗到。”
  他的话音刚落,屋外突然响起急促的警报声。
  一个慌慌张张的士兵推门进来,顾不上行礼,气喘吁吁地说道:“中……中校,第七区发现入侵!”
  格莱斯顿中校不慌不忙地吃完牛排,这才站起来,对梅薇丝微微躬身:“谢顿小姐,请稍等片刻,我去处理掉那个入侵者,再来陪您。”
  他走出房间,周围的布景立刻消失不见,墙壁恢复成单调的灰白色,窗外的景色也变成一片单调的漆黑。
  这里终究还是一间牢房而已。
  梅薇丝低头看着盘中的牛排,脸上又是欣喜又是担忧。
  “他怎么就来了呢?”她用餐刀拨弄着牛排,喃喃自语道。
  -------------------------------------
  五天前,奥古斯都堡地下,幽灵基地。
  “目前,官方新闻中说,梅薇丝被关押在北霍尔思大区地方监狱,”韩兼非指着地图上一个点说,“为了强化这个消息的可信度,他们只用一天时间,就让这只猫上了北霍尔思的热搜榜第一名,还允许公众去参观。”
  赵小南手里捧着一杯奶茶:“让民众相信这些,毫无意义。”
  “对我们却有意义,”韩兼非说,“至少我们确定猫在这里——战斗打响后,我会尽量拖时间,你要去把它抱出来。”
  赵小南一口奶茶喷出来:“你确定?”
  “确定。”韩兼非说,“不管是人还是猫,一个都不能少。”
  “接下来我们要确定梅薇丝的位置。”韩兼非没有继续跟她啰嗦,“逗比,你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悬空漂浮着的机械球说,“我查看了联盟舰队、警方和地方检察院几天来的大部分往来信息和监控数据,所有消息都表明,她就在地方监狱。”
  “他们不可能留下任何痕迹。”韩兼非说,“我很了解陈明远的风格,但这件事的关键不是这里,而是这个人。”
  全息显示屏上出现一个人的影像。
  “威廉·格莱斯顿中校,联盟舰队最年轻的王牌机师。”逗比立刻给出了这个人的身份。
  “没错,就是他。”韩兼非点点头,“我了解这个人,他自视甚高,而且及其不听话。我的计划是,首先,在网络上热炒他是联盟舰队唯一能和神秘恐怖分子较量的人,用狂热粉的角度极尽可能去捧,说他是联盟下一个战神,让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接着,要有人拿出专业数据,分析神秘恐怖分子很强大——就用这几次战斗的公开视频,然后在网上制造如果格莱斯顿中校与神秘恐怖分子对上的话,到底谁会赢的热门话题。”
  “一定要让格莱斯顿的支持者占上峰,但反对者的发言一定要极尽挑衅,攻击点就放在中校不敢直接面对神秘人上。而且,我们要开出两人交战胜负的赌局,买他胜的赔率,一定要比买神秘人胜的高。”
  逗比机械球体上的灯光一阵闪烁。
  “我明白了。”赵小南说,“他一定会请求参加诱捕行动!”
  “不,陈明远一定会拒绝他参加。”韩兼非说,“但我敢打赌,他会被派到梅薇丝真正的位置——他们必须确保,就算我找的她真正的位置,他们也有足够的力量对付我,或者至少牵制住我。”
  “所以,只要监测他的行踪,就可以确定梅薇丝的真正位置。”韩兼非拨动显示器上的画面,“就算他的调动,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位中校也会故意告诉我们,他去了哪里。”
  “因为我太了解他,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跟我打一场。”韩兼非停下来,显示屏影像停留在一架灰蓝色机动装甲上。
  “如果说,大部分防御力量都在地方监狱,”赵小南指了指亮点的地图,“我怎么带走那只猫?”
  “逗比会全力配合你的行动,你的行踪不会被任何电子设备侦测到,”韩兼非不假思索地答道,“所以,你只要想办法不被人的肉眼看到,就能轻松溜进去。”
  赵小南点点头:“应该可以。”
  “营救开始后,我会尽可能拖时间,让他们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我这里。”韩兼非说,“他们的人手不够,所以会抽调大部分人手来围堵我,你得手后立刻通知逗比,我就可以带人撤离了。”
  “没错,”机械球体说道,“我为你规划好了进入和撤出的路线,一共1分45秒,你最好分毫不差地执行。”
  在韩兼非讲述计划的时候,它已经完成了对地方监狱的渗透和计算。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等待吧,等那位中校朋友把他的行踪透露给我们。”
  四天后,韩兼非在睡梦中被赵小南叫醒。
  这个姑娘已经全然忘了自己的来历和最初意图,俨然成为韩兼非最得力的助手——当然,目前也没有别人与之竞争这个头衔。
  “格莱斯顿有消息了。”赵小南摇醒韩兼非,“有粉丝拍到他在第六星港的视频。”
  赵小南打开全息媒体,是一段娱乐新闻。
  作为联盟舰队最年轻的王牌,威廉·格莱斯顿经常会为舰队拍摄宣传片,并为他自己赢得不少粉丝。
  就在几个小时前,几名狂热的女粉丝在长达数天的蹲守后,终于在第六星港候机区发现这位明星中校的行踪,当时他穿着便装,带着口罩和墨镜,但还是被粉丝们认了出来。
  被围住的明星军人只好与年轻的粉丝们说了几句话。
  粉丝们最关注的,当然是最近关于他是否有信心战胜屡屡作案的神秘恐怖分子的问题,中校表示,自己当然有十足的把握,但这种拙劣的敌人,根本不配他出手,联盟舰队的专业人士,很快就会将其捉拿归案,或就地正法。
  据中校本人介绍,他正准备离开首都,去某个不方便透露的行星开始一次私人假期,粉丝们很快被闻讯而来的保安赶走,中校也在保安的护送下,通过登机口登上天梯平台。
  “就这么走了?”赵小南疑惑道,“你不是说他一定不会错过跟你对决的机会吗?”
  “不,”韩兼非笑了,“这家伙很聪明,还不忘了激我一将,不过我想我已经知道梅薇丝被藏在哪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