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6章 不可能逃脱的监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奥古斯都堡的大部分居民,甚至多数联盟舰队的军人,都没有听说过“摩西”号近地轨道平台,或者叫摩西监狱。
  因为那里是联盟最隐秘的秘密军事监狱,其中关押的,大部分都是联盟历史上臭名昭著或穷凶极恶的军事罪犯。
  如果韩兼非和赵小南按照陈明远为他们设计好的剧本被捕,那里也将是他们最后的归宿——被当做最危险的敌人,被关押在一座漂浮在太空中的监狱,被恶魔般的罪犯折磨致死,或者死于某次意外事故。
  摩西监狱原本是奥古斯都堡近地轨道防御系统的一部分,是一个大型防空基地,在退役后,被军方秘密改装成关押重刑犯和军事罪犯的秘密监狱。
  在军方内部,这里被称作“不可能逃脱的监狱”,因为整个摩西监狱漂浮在近地轨道上,由一整连全副武装的联盟陆战队驻守,每个月会变轨一次,停靠在同步轨道的星港上行站进行补给,其余时间都在禁地轨道高速移动。
  如果真的有任何囚犯可能从摩西监狱中逃脱,在面对外面的太空时,也只能陷入深深的绝望。
  逗比用最快的速度计算出,今天刚好会有一次对接补给,也就是说,此时格莱斯顿和梅薇丝,应该已经到了近地轨道的摩西监狱中了。
  “潜入摩西监狱,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韩兼非挠挠头,“但我们有逗比,只是稍微费点儿劲而已。”
  四个小时候,一艘名为“陌生人”的民用货船,被航天管理局发放了起飞许可代码,从大洋中的一座小岛起飞。
  军方安全部门全程监测了这次发射,就像监测这段时间每一次民用发射一样,一般情况下,这种不使用天梯的商业航天活动,都只针对低轨道飞行器,他们更加关注深空飞行器的动向。
  所以,在追踪这艘小型货船到入轨,确认它没有任何超出许可的活动后,安全部门便把注意力放到别的目标上。
  所以,他们没有注意到,二级推进器分离时,有一个很小的黑影同时脱离出来。
  事实上,监控中心的电磁波雷达和质量雷达上,都没有那个黑影的痕迹。
  “陌生人”号近地轨道货船继续它的航程,黑影却在漂浮了一段距离后,悄然进行几次变轨,进入更高的轨道。
  一个小时后,在东大洋上空某处,黑影与摩西监狱平台的轨道交汇。
  那个黑影正是韩兼非的机动装甲,在它的背上,挂载着折叠成一个背包的Dobby。
  外骨骼装甲本来是为地面巷战和登陆战设计的兵器,在广袤的太空中,这种设计几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但韩兼非在改造这台装甲时,强化了气密性和气体推进装置,以便让它在太空中进行短时战斗。
  但他自己也没想过,这种方式可以用来进行太空渗透。
  如果这次作战能够成功,他甚至想过量产这种装甲,来执行舰队战斗中的登舰突击。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潜伏在摩西监狱的探测盲区中,静静等待着那座庞然大物的逼近。
  事实上,没有人能凭借一己之力横扫一个连,哪怕这个人是韩兼非。
  当摩西监狱出现在视野中时,黝黑的机动装甲仍然保持着静默,只要Dobby的计算没有问题,他和这座太空监狱,终归会在某个点上悄然无息地交汇。
  四十多分钟后,韩兼非的黝黑机动装甲悄然进入第五区和第七区连接处的交通廊道。
  机动装甲站立起来,进入模拟引力场内。
  “重力恢复。”舱内响起电子合成提示音。
  装载了工程模块的Dobby从黝黑装甲的背部跳下来,变形成一只全地形工程车。
  “按照原计划,”韩兼非对它说道,“你负责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去找梅薇丝,有任何新的动态,随时保持沟通。”
  “我说,老韩,”Dobby的电子声音在装甲舱内响起,“咱们是不是有点儿冒失了,我怎么觉得这计划赌的成分更大呢?”
  “你是谁?是不是把我认识的逗比杀了?我认识的逗比能莽的时候绝不会怂。”
  “我觉得是这套工程车模组的问题,你知道吗?在你回来之前,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装载不同功能模块的时候,性格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本来我都快有答案了……”
  “打住,先说正事。”看到机动装甲的战斗状态准备完成,韩兼非活动了一下四肢,做了几个热身动作,“屏蔽视觉监测,共享区域地图,三分钟后,在我们进入平台的地点制造减压事故。”
  黑色装甲悄然无声地向监狱深处的关押区跑去。
  三分钟后,Dobby在平台第七区舱壁上炸开了一个洞口,强烈的气流裹挟着一切未固定的小物品,通过洞口向舱外的太空泄露出去。
  刺耳的警报声顿时在整个监狱中响起,距离洞口最近的士兵慌张地跑过来,用一只膨胀橡胶弹临时堵住洞口。
  “第七区发现入侵,”那名士兵对着通信器喊道,“没有看到入侵者,已处理减压事故,派一个工程机器人来,请求增援,扩大搜索!”
  士兵沿着Dobby故意布置的痕迹向第九区方向追去。
  更多的士兵开始集结并按照最早那人指示的方向,向第九区进行搜索,几分钟后,一辆工程机器人出现在事故区域。
  机器人刚刚进入事故区域,便被Dobby接管了控制权限。
  “老韩,我已经开始制造诱饵,”Dobby指挥机器人跟在追捕士兵身后,“监狱兵力部署情况已经发送到你的装甲。”
  “收到!”看着辅助显示器上蓝白色地形图和图中的红色小点,韩兼非回答道。
  他正在一条厨余垃圾回收通道中,静静等待狱室摄像头的分析结果。
  周围的残羹剩饭绝对不会让人舒服,即使隔着厚重的装甲和抗荷液,他仍然觉得有股腐烂饭菜的气味不断折磨自己的鼻腔。
  一分钟后,Dobby遍历了整座监狱的监控系统,没有发现任何与梅薇丝有关的线索。
  “有两种可能,”Dobby的电子声音在充满液体的驾驶舱内响起,“第一,梅薇丝根本不在这里,第二,梅薇丝根本没有被监控。”
  “第一种不可能。”韩兼非说,“格莱斯顿在,梅薇丝一定在——动静再大点儿!”
  伪装成监狱工程机器人的Dobby发出一阵含义不明的嗡鸣。
  一分钟后,第三区的某处储物间和第九区的无重力训练室同时发生爆炸,但监控仍然没有捕捉到入侵者的身影。
  “找到了!”韩兼非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结果,在兵力部署图上,他发现,无论被各处的爆炸诱导着如何转移,这些红点的密度中心点几乎没有变化过。
  以他对连门舰队的了解,这种部署一般都是VIP护卫时使用,目的是一旦被护卫点发生变故,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向目标点投送最大可能的兵力。
  那里不是关押区,而是生活区的某处。
  韩兼非在检修层悄无声息地爬行,向着测算出的中心点潜行。
  他基本上已经确定梅薇丝就在那里,那是高级军官居住区,看来格莱斯顿即使在执行贴身看护任务的时候,也没有放弃他作为高级军官的体面。
  梅薇丝坐在一张高级实木餐桌旁,用餐刀轻轻拨弄着牛排,喃喃道:“他怎么就来了呢?”
  话音刚落,一个近三米高的黝黑钢铁巨人,就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了。
  它的动作很轻,完全不符合它的体型和重量。
  一块天花板砸下来,在距离餐桌还有十几厘米的时候,被一只钢铁大手牢牢抓住。
  “我来得还不算晚吧。”一个电子合成声音,从机动装甲的扩音器中传出来。
  梅薇丝笑了笑:“有点儿晚,牛排都吃没了。”
  “没事,我吃过饭了。”看着还带着伤痕的梅薇丝,抗荷液中的韩兼非皱了皱眉头。
  “那正好,我也没有为不速之客准备饭菜的习惯。”韩兼非背后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
  他回过头去,舱室门口站着一台白色外骨骼装甲,声音也是从扩音器中发出的电子合成音,显然它也是一台特制的,必须使用抗荷液的超机动性装甲。
  “有点儿意思了。”韩兼非说,“看到你,我就放心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空手来。”威廉·格莱斯顿中校说,“所以刚才我去准备了一下,希望你能喜欢。”
  “我不喜欢。”韩兼非摇摇头,“我喜欢捏软柿子。”
  “可我更喜欢啃硬骨头。”
  “舰队最新的机动装甲操作教程,就是我编写的,你觉得你跟我打,有意思吗?”韩兼非懒洋洋地说。
  “是吗?那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教程即将改版,这次的编写人,是我。”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都在拖延时间。
  格莱斯顿在等地面上的兵力完成部署,他虽然好战,但并不蠢,万一自己战败,也不能让这个足以影响联盟政治格局的地下之王逃脱。
  韩兼非则在等Dobby完成对整个监狱平台的控制。
  很快,格莱斯顿主动结束了没营养的拖延:“咱们就在这儿打一场?”
  “可以,但要让她安全离开。”韩兼非知道没法继续拖延了。
  “放心,会有人护送她回地表。”
  “老韩,部署已经搞定了。”
  “那我换个要求,”听到通信中传来Dobby发出的信号,韩兼非说,“我在这座平台上安装了很多炸弹,很多。让你的人全部撤出去,我不想跟你战斗的时候,还要分心对付那些小苍蝇。”
  格莱斯顿沉默了一会儿。
  韩兼非的装甲打了个响指,发出一声钢铁撞击的脆响。
  随着几声爆炸,一处关押区所在的舱室被弹离整个平台,在精确控制的爆炸下,坠入下方的大气层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