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8章 管理者与执行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韩兼非的话音落下,每个囚犯都能看到屏幕上的倒计时。
  囚犯们开始骚动起来,很快,有一些人站到囚室门口。
  在这些人的带动下,随着倒计时邻近结束,越来越多的囚犯走到门口。
  韩兼非默不作声地看着监控中的一切。
  倒计时归零,他继续说道:“很好,比我想象的要多。”
  随着一连串的嘀声,所有门口有囚犯的囚室大门顺次打开,囚犯们先是有些疑惑,然后突然意识到,这扇原本可能锁自己一辈子的牢门,突然打开了。
  他们跑出来,吹口哨,欢呼,向这位神秘的代理人致敬,还有一些人跪下来亲吻钢铁地面。
  “你们自由了。”韩兼非面无表情地对他们说,“至于其他人,他们自己放弃了这唯一的机会。”
  数十个囚室被摩西平台弹射入太空,向着无垠的宇宙中飘去。
  做完这一切,韩兼非才沉声说道:“既然喜欢做囚犯,那就永远做囚犯吧。”
  这些囚室密封性极好,被抛入太空的囚犯不会因此而死于减压,但失去模拟重力的他们,将在空虚与绝望中,度过自己人身最后的3到10天。
  当然,时间取决于囚犯自己的意志力有多强,以及有多抗饿。
  梅薇丝·谢顿默默站在韩兼非身后,自始至终带着恬淡的微笑。
  “好了,现在,留下的都是我的同志了。”韩兼非继续说道,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囚犯们脚下亮起黄色的箭头,韩兼非说:“现在,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到居住区广场集合。”
  有了前车之鉴,囚犯们立刻开始行动起来。
  五分钟后,当最后一个囚犯通过廊道来到居住区,连接监禁区的所有气密门全部被锁死。
  接着,监禁区内的空气被抽空,整体与平台脱离。
  摩西平台抛弃了全部冗余部分,变成一个相对紧凑的星船。
  “这么短的时间,把一个监狱空间站改造成星船,这事拿到你们的联盟,绝对是可以获麦氏工程大奖的牛叉项目。”Dobby在只有韩兼非和梅薇丝的频道里说道。
  “不错,”一阵骚动后,囚犯很很快安静下来,他们都想知道,这位神秘的“代理人”究竟准备如何处置自己这些人,然后,他们听到了代理人的声音,“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个人都已经站到整个联盟的对立面了——我知道你们大部分原本就是,但这次更加彻底——因为上了我的贼船后,你们将成为联盟第一优先级的通缉要犯。”
  “但你们同时也是自由的,因为我打算赋予你们新的身份和使命。”韩兼非的影像出现在大厅上方,俯瞰着大厅里五百多名囚犯,“这艘船将开往新罗松行星,我会在那里宣布成立一家新的贸易公司,并正式脱离联盟,而你们每个人,都将是我新公司的原始股东。”
  大厅内一片寂静。
  “现在,”韩兼非笑着说,“可以欢呼了。”
  人群沉默了片刻后,发出稀稀拉拉的掌声。
  “你们不喜欢?”
  掌声顿时变得热烈无比,然后,有人开始欢呼,欢呼声和口哨声很快连成一片,进而变得如雷鸣般热烈。
  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身边的人都是发自内心地在呐喊,这种激情很快感染了每个人,让所有囚犯真的沸腾起来。
  新的公司?没有人会认为被誉为联盟“战争代理人”的白山公司幕后老板会成立一家本分经营的贸易公司。
  所以,新的公司,最起码能认为是一个新的白山。
  至于脱离联盟,背后更深层的意义,这帮亡命徒没有一个人不清楚。
  虽然现在看起来九死一生,可富贵不就是险中求的吗?他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终身监禁,即使不是,出去后也很难融入联盟正常的社会生活,现在每多活一天,几乎都是白得的。
  于是,大多数人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这欢呼和呐喊声就变得真诚起来。
  韩兼非笑眯眯地对他的“股东”们摆了摆手:“接下来,我需要你们推举十个志愿者,充当临时的管理团队,而其他人,按照自己的专长,逐一进行登记。”
  韩兼非关掉视频广播,饶有兴趣地看着囚犯们开始推举管理者,推举的方式很原始,因为已经有不少囚犯围成一圈,把空地留给场内的两个人——胜者通吃,这是摩西监狱的铁律。
  “你就打算用这群乌合之众来对付他们?”梅薇丝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问道,“现在他们迫于生命威胁,不得不服从你,可到新罗松之后呢?恐怕他们最想杀的就是你。”
  “我当年成立白山的时候,人比现在还要少,比这群家伙还要乌合之众。”韩兼非答道。
  两人都不再说话,他们同时想起梅薇丝的弟弟埃里克,那是韩兼非第一个无比亲密的战友和助手,死于一次近乎覆灭整个白山的任务。
  梅薇丝就是在那次任务后才得到弟弟死讯,并认识韩兼非的。
  从那以后,她从一个边缘殖民地的小村姑,逐渐变成现在这个美丽的贵妇、慈善家和战士的。
  “怎么了?”梅薇丝打破沉默,“在想什么?”
  “……在想埃里克。”韩兼非没有隐瞒。
  “我也在想他,”梅薇丝用双手把金色的头发拢到后脑,扎成一束马尾辫,“我在想,埃里克能做到的,我也可以——让我来帮你好吗?”
  韩兼非知道,她说的是,让她来管理这群乌合之众、亡命徒和愚蠢的政治投机者。
  他也清楚,一旦脱离生命危险,这帮人会把怒火与怨恨倾泻在他们的管理者身上。
  “信不过我?”梅薇丝知道他在犹豫什么,半开玩笑道。
  “不是,”韩兼非摇摇头,“那就这么定了。你带他们去新罗松,我会把我在那边的底牌都交给你,我在这边还有些别的事要做。”
  梅薇丝替他掸了掸肩膀上的头屑:“帮我照顾好凯丽。”
  “凯丽?”
  “我的猫——别告诉我你还把她丢在监狱里。”
  “那倒没有。”韩兼非略微颔首,“如果消息没错,它应该已经安全了。”
  “还有一个问题,”梅薇丝问道,“既然已经逃出来了,把那个女孩接出来就行,为什么还要回去?”
  “还有些事没办完,”韩兼非没有丝毫隐瞒她的打算,“被人刺杀加陷害,就这么灰溜溜地逃跑,终归是不甘心,我至少要先收些利息。”
  说完,他咧嘴一笑:“况且,我想做的事,总要争取更多朋友才行。”
  “你想做的事,”梅薇丝喃喃道,“难道联盟真的会有人帮你吗?”
  “联盟只是一个松散的利益组织而已,”韩兼非登上机动装甲开始自检,在抗荷液体充满驾驶舱之前,说出他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归根结底只是利益而已。”
  半小时后,当囚犯们终于选出全部十名管理团队成员时,一艘交通艇早已悄然从摩西平台中离开,向奥古斯都堡驶去。
  与此同时,当监控中心大门打开时,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温柔美丽的金发女人。
  “代理人呢?”十名被选者中,看上去最为剽悍的家伙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似乎对面前这个柔弱而美丽的女人不屑一顾。
  “代理人回奥古斯都堡了,很快你们就能看到他到底有多么恐怖的能量。”金发碧眼的梅薇丝对这群壮汉说道,“但现在,你们可以开始登记工作了。”
  “你又是谁?”另一个被“选”出来的管理者问道。
  “我叫梅薇丝·谢顿。”梅薇丝微笑着说,“是代理人的代理人,你们的新执行官。”
  人群中传出一阵哄笑,那个最剽悍的大块头摇了摇头,指着梅薇丝说:“除非代理人亲自来,我们不会服从任何人的命令。”
  他的拒绝迎来囚犯们的高声赞同。
  梅薇丝微笑着伸出手,握住大块头那根粗壮的手指。
  “好软的手,”那个大块头哈哈大笑,“我倒希望你抓的是另外一根。”
  “不,你会庆幸是这一根。”
  说完,梅薇丝轻轻掰断了那只食指。
  在大块头疼得弯下腰时,梅薇丝的高跟鞋狠狠踢上他希望的那一根。
  大块头跪在地上,疼得说不出话来。
  梅薇丝松开手,任由他在地上打滚。
  “重新介绍一下,”她看向五百多名囚徒,“我叫梅薇丝·谢顿,是代理人的助手,也是你们的执行官。”
  她指着地上哀鸣的大块头:“现在这个人已经不适合做管理者了,谁杀了他,就能接任他的位置。”
  她说话的时候,始终保持着轻柔的语音和恬静的语气,可所有人听到之后都有些不寒而栗。
  “忘了告诉你们,”她补充道,“抵达新罗松后,管理者们将拥有生活物资和武器的分配权。”
  人群还在犹豫,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瘦小中年人悄然走出人群,用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小刀,割开大块头的喉咙。
  “现在,”他舔了舔嘴唇,指着捂着喉咙在地上嘶鸣的大块头,“我能做管理者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