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21章 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到最后一次抗打击锤炼后,韩兼非的身上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出现什么淤青,这让他不由赞叹那种古怪药水的神奇。
  源智子告诉他,他最后一次喝的,虽然口味和感觉上跟之前一样,却没有任何作用,只是他的身体已经适应了那种外力打击而已。
  虽然对这种靠挨打来强化自身力量与抗打击能力的训练方式一直有些腹诽,但在这么短时间就完全适应超重环境,还是让韩兼非觉得十分意外。
  韩兼非来到海山的第三个长昼夜终于过去,他早已习惯了以一名河东部族猎人的身份生活,如今的韩兼非,肤色微黑,身材匀称,肌肉紧实,除了个子稍高一些,看上去和本地土著没有任何区别。
  但不管这么说,去矿山的计划,必须被提上日程了。
  智子说,海山的暖季即将过去,一旦太阳的位置低于天星中线——也就是空中那个始终一动不动的巨行星,这里将迎来和暖季一样漫长的寒季。
  寒季的时候,整个山脉将被白雪覆盖,河流结冰、动物冬眠、作物无法生长,人们只能赶在寒季到来之前,尽可能多地储备食物和御寒的物资。
  同时要提防的,还有附近或更远处的那些部族。
  因为缺少食物和燃料,那些部族在没有办法度过漫长寒季的时候,唯一的选择就只剩下抢掠与战争。
  所以,如果他们要去矿山,就必须赶在寒季到来之前回到村里,否则,一旦大雪封山,就只能等下一个暖季到来了。
  但韩兼非没有那么长时间等待。
  “这就是去矿山的路了。”源智子拿着一张兽皮制成的简易地图,上面粗略地描绘了附近大山中的各个部族和他们之间的路径,也标注了大山对面矿山的位置,虽然毫无精度可言,但对韩兼非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行。”韩兼非收起地图。
  “我要跟你一起去。”源智子说,“我去过几次,比你熟悉,而且地图画得不够准。”
  韩兼非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好。”
  “还有个事,”源智子见他爽快答应下来,犹豫了一下,说,“父亲说,走之前要见见你。”
  “族长?”韩兼非一愣。
  从他来到这里,跟那个那个无论怎么看都像个老好人的族长从来没有打过交道,关于他的一切,也都是从跟源智子的聊天中了解到的。
  第一次走进河东村族长的院子,韩兼非觉得,这里除了稍大一些,跟其他村民的家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些天来,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跟着源智子到处走,所以这些也不例外,他跟在赤足女孩的身后,走进那座看上去更高、更整洁的圆锥穹顶屋子。
  看到女儿和那个外来者一起走进来,源崇岭摆摆手,做了个“坐”的手势。
  河东部族的第一家庭并没有太多特权,老族长正亲自动手,在屋内的吊炉上熬煮一锅肉汤。
  随着汤勺的搅动,肉汤的香气顿时弥漫在整个屋子里,韩兼非知道,里面一定放了部族里极为稀有的盐。
  “智子,给韩兼非盛一碗肉汤,”等两人围着炉子坐好,老族长笑呵呵地说道。
  这段时间以来,韩兼非早已能轻松听懂海山的方言,加上老族长说话的时候,吐字和源智子一样清晰,所以听起来并不十分费力。
  接过肉汤,韩兼非到了医生谢。
  “听说你们要去矿山?”老族长开门见山道。
  “是的,”韩兼非说,“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比如……比如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源崇岭看了源智子一眼,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碗,小口小口地喝着汤。
  老族长叹了口气:“我就这一个孩子,她妈走得早。”
  韩兼非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些。
  源智子专心致志地对付手中的汤,似乎没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
  “她今年21岁了,我本来想让她成为部族的下一任族长。”源崇岭接着说道,“但她好像始终对天上那些东西感兴趣,也不愿做什么族长。”
  韩兼非放下碗,恭维道:“令爱非常优秀,将来一定是一个出色的领导者。”
  源崇岭摆摆手:“后来我就想,她不想当族长,那就不当吧,将来我帮她找一个好女婿,入赘到家里来,只要对她好,族长就让女婿来当呗——只要能生下一两个小子,将来部族还不是姓源!”
  韩兼非赞同地点点头:“没错,您这个想法也是对的。”心里却暗自嘀咕,这老爷子不会是要我入赘他们家做女婿吧!
  只听源崇岭接着说道:“可这孩子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门心思想去外面的世界,还不愿意给我留个外孙再走……我总是想,我这辈子,从出生、长大、娶她妈妈,当族长,都是家里安排好的,到我自己女儿这儿,她不喜欢呆在海山这汪泥淖里,我又凭什么要替她安排呢?”
  韩兼非静静听着,没有搭话。
  “可之前她虽然想去外面的世界,可也没什么机会,自从你来了以后,这孩子跟疯了一样,我知道,这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了,所以虽然老嬷嬷跟我说过好多次关于你的预言,我也没有拦着她。”
  “您多虑了,”韩兼非突然有些心虚,“我不会对部族有什么不利的。”
  “不是那个意思——我说到哪儿了?哦,对,你要去矿山,智子也要去,我听说你答应过要带她离开——如果这次你们有机会离开,我想厚着脸皮求你几件事,如果你们要走,请务必答应我。”
  韩兼非总算弄明白,老族长为什么要找他聊聊了,他应该是不放心女儿跟着一个陌生的外来者去一个陌生的世界,尽一个父亲应尽的努力,来做出对唯一女儿的最大保护。
  他这辈子做过很多事,杀过很多人,也辜负过不少人,但从不轻易承诺,而且每诺必践。
  于是他正襟危坐:“您说。”
  源智子也放下碗,认真地听父亲的话。
  “啊,也没什么。”老族长也放下碗,“第一个就是,如果有机会,让智子回来看看,看眼前的情况,我应该还有个十多年可以活,之后就说不准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死前还想再看闺女一面。”
  韩兼非点点头:“好。”
  “第二个,”源崇岭摸了摸女儿扎满辫子的头发,“你要对智子好一些,不要让她死在你前面。”
  “……好。”虽然知道对方可能误会了源智子和自己的关系,韩兼非略一思忖,还是答应了下来。
  源智子的眼睛也开始有些泛红。
  “最后一个,”老族长笑呵呵道,“也是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们要是生了孩子,一定要带回来让我看看,就看一眼就行。”
  韩兼非有些哭笑不得地看了看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女孩,一向给他淡然和坚韧印象的她,脸上也带着些许绯红的娇羞。
  “虽然不想辜负您的期望,”韩兼非用尽可能诚恳的语气说,“但您可能误会了我们的关系,智子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即使我带她出去,也会尊重她的选择,或许在外面的世界,她会遇到更合适的、年轻的男孩,开始一段真正的爱情。”
  源崇岭似乎对他的否认并没有十分意外,不动声色地说:“爱情这种东西,大部分时间都是奢望,我只是提这个假设,如果有那么一天,记得带回来就行。”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只要是我外孙就行。”
  韩兼非点点头:“好。”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这次我们不一定走,只是去矿山那边看一眼。”
  老族长摆摆手:“走不走是你们的事,我把话先说完,免得你们真走的时候来不及说。”
  韩兼非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向面前这个原始部族的老者鞠了一躬:“您是一位真正的好父亲,也是一位真正的智者。”
  老族长笑了笑:“等你有了女儿,就知道把女儿打发走是多不容易的事了。”
  源智子也站起来,似乎被父亲的玩笑话逗乐了,眼中却闪过莹莹泪光。
  “去吧,”老族长把女儿的手放在手心里,轻轻拍了拍,对正要告辞的韩兼非说,“我把闺女交给你了啊,以后可就是你的责任了。”
  韩兼非只得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对了,”老族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从炉火旁站起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郑重其事地递到韩兼非手中,“这是我们祖上代代相传的神器,但没有人会用,我觉得你可能知道怎么用它。”
  韩兼非接过盒子,一股熟悉的沉重感和隐约可嗅的熟悉气味从中传了出来。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把古老的火药手枪和两盒9mm开花子弹。
  “没错。”他合上盒子,“这个东西,在我们那里很常见,是一种武器。”
  源崇岭“哦”了一声:“那你们带上吧,如果有用的话。”
  两人从老族长的院子里出来,一路默默向韩兼非的屋子走去,只不过这次,韩兼非走在前面,赤着脚的智子则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韩兼非整理去矿山要带的东西时,从家里出来后一直沉默的智子突然在身后说:“你就这么看不上我吗?”
  “什么?”韩兼非愣了愣。
  “没什么。”源智子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