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22章 你念的什么咒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河东部族的族人,做什么事情都是说干就干,所以当决定尽早前往矿山后,韩兼非和源智子当天就出发了。
  为了翻越那座危险的大山,韩兼非提前准备了许多东西,装在一个他自己改装的大双肩包里,背在身上倒也不算太臃肿。
  相比而言,智子的东西却少得可怜,除了那把寸步不离身的短刀,她几乎没有带上任何东西。
  两人沿着村边的小河向上游走,一路向北,刚开始还路过几个住人的村子,越往北走,人烟便越稀少,等走到进山的路口时,周边已经没有什么人类活动的痕迹了。
  直到进了大山深处,韩兼非才知道,源智子为什么说,如果不进行体质加强,他根本不可能翻过大山前去矿山。
  基本上,以韩兼非的认知,可以把这次旅程理解为,一个人背着一个比自己还要重的包袱,穿越直线距离接近三百公里的山脉。
  而且,这座山脉中还有各种致命的野兽出没。
  对这样的山路,源智子还算是轻车熟路,韩兼非却没少吃苦头。
  虽然在十几年前也没少在山地打过仗,可大部分战斗都是在常规重力、亚重力甚至失重状态下进行的,这种在至少两倍标准重力的区域、赤手空拳的高强度山地机动,尤其是机动过程中还要不停战斗,对于他这种传说中的兵王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挑战。
  但在源智子的皮鞭和棍棒下,连续两个长昼夜的极限“锻炼”成果,总算凸显出来了,在第一次与源智子合作放倒三只偷袭的刃齿兽之后,韩兼非才真正明白,在这种环境中生存,源智子那近乎野蛮的“锻炼”方式是多么重要。
  “所以,之前你用海山的方法教我怎么锻炼体质,之后轮到我来教你,如何用我们的方法来战斗了。”从死去刃齿兽的爪下爬起身来,韩兼非抹了抹脸上的血迹,笑着对源智子说。
  源智子收回滴血的短刀,归入鞘中,点了点头。
  “第一,不要跟任何敌人正面作战,除非你是被偷袭的那方。”
  “……就像刃齿兽。”智子看着地上野兽的尸体,若有所思道。
  “没错,在我们的战斗中,谁先发动攻击,谁就占有绝对的主动权,”韩兼非说,“有一种说法叫发现即摧毁,如果被对方发现,就意味着失败和死亡。”
  “听起来,你们的世界应该比海山要残酷得多。”
  “恰恰相反,”韩兼非摇了摇头,“我们那边的掌权者,对于发起战争的决策十分慎重——刚才说到哪儿了?对,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他爬上一处一人多高的巨石,“一旦出手,就要用最快的速度让敌人丧失行动力。”
  源智子轻轻一跃,跳上巨石。
  “我们那里,大部分战斗都是精确和饱和的——这两个词可以这么理解:精确就是专挑要害,饱和就是一下不行,我就打十下,总而言之,就是确保一出手就把对手置于死地,或者至少是不能再有反击的余地。”
  他想了想,拍了拍腰间挂着的手枪:“老族长给我的这个东西,就是我们的武器,我们用它作战的时候,一般都是在近距离对着敌人的胸口快速连续开火,就是这个道理。”
  源智子很认真地听着他关于战斗的经验,面前这个男人似乎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他并不强壮,却能轻易打倒比他强很多的对手;看上去似乎很柔弱,却有十分丰富的战斗经验——至少比经常与野兽搏斗的她多。
  “第三点,就是永远不要迷信自己的力量,这是在战斗中能活下来的最重要的前提,因为永远都有比你力量更强、更致命的对手,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打不过他。”
  源智子立刻答道:“我一直在想你和克利斯的战斗,如果是我,拿着你那个什么板砖,也不可能像你这么轻松。”
  “对,你的武道水平很高,在训练场上切磋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是你的对手。”韩兼非继续攀爬陡峭的山峰,“但如果把我们放在这样的环境中拼生死,哪怕我对地形的熟悉程度不如你,也有信心在这里杀死你。”
  他回头看了身后的女孩一眼:“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
  两人前方是一处断崖,不算太远,稍微助跑一下,就能跳过去。
  韩兼非来到崖边,低头向下望去,在断崖底部,有一个看上去十分古老的巨大机械装置,虽然表面上覆满了泥土和植物,还是依稀能看出,那是一艘巨大的星船。
  “那是天神来到海山时乘坐的星槎。”源智子也走到断崖边,看他对着下面的遗迹发呆,随口说道。
  “一艘移民船。”韩兼非说,“很可能是你们的先祖来到这里时坠毁而留下的。”
  韩兼非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海山土著的先祖们,乘坐移民船跨越慢慢星海,来到这颗拥有原始生命的卫星,在着陆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星船坠毁在卫星表面,幸存者们从这里开始,走向这颗卫星的各个角落,建立起自己的部族和群落。
  由于星船被毁和大量的伤亡,移民们在发展中逐渐遗失了必要的技术,除了保留原始的语言和文字,越来越多的知识与技能在时间长河中衰退消失,逐渐形成了如今这样的社会结构。
  “你是说,我们也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我们也是外来者?”
  韩兼非看了她一眼:“对,你说的天神,或许就是你们这一族的祖先。”
  源智子低头看着那艘几乎看不出外形的星船:“要不要下去看看?”
  “以后吧,”韩兼非抬头看了看天空,“几千年过去了,里面也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如果还有机会,我们带些更专业的设备过去。”
  说完,他后退几步,助跑了一段距离后,跃过那处断崖。
  源智子似乎没有怎么助跑,很轻松地跟在他后面跳了过去。
  两人在山中攀爬穿行,足足用了一整个长昼,才翻越这座大山。
  大山之后是一片台地,与之前的攀爬相比,这里用一马平川来形容也不为过,在智子的兽皮地图上,穿过这座台地后,是一处山谷,那座矿山便在山谷中。
  和之前的山路比起来,穿越台地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两人很快来到山谷前,看到一条修葺得平整笔直的跑道,从山谷中延伸出来。
  源智子刚要抬脚踏上跑道,被韩兼非一把拉了回来。
  “矿山还要往里面走好远,”源智子说。
  “我知道,”韩兼非示意她先不要着急。“站在这里先别动,等我招手你再过去。”
  源智子已经来过很多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点点头。
  但韩兼非也没有动,两人在山谷外等了一会儿,才看到一架空天飞机从山谷中滑出来,几乎贴着两人头顶离开地面,向天空飞去。
  “行了,走吧。”
  这颗星球的重力很高,垂直发射和天梯式星港的运行成本都太高,所以这种采矿基地只能用空天飞机——也就是土著所说的铁鸟——来进行运输。
  源智子跟上来:“我们也要坐刚才那种铁鸟离开吗?”
  “不,”韩兼非摇摇头,“那是无人运输机,没有考虑维生系统,我们坐它的话,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冻死或缺氧而死。”
  源智子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还是明白,那种铁鸟坐不了人。
  “里面是一扇大铁门,”她接着说,“没有人进去过,那些钢铁人会把想进去的人赶出来。”
  “那我们就去试试。”韩兼非吸了吸鼻子,嗅到一股润滑油的气味。
  不出意料,一个安保机器人很快拦在两人面前,用没有任何语气的电子合成音说道:“警告,你们已经闯入格兰特矿业公司的禁止区域,请立刻离开,否则根据联盟宪法,我将对你们采取强制手段。”
  “我是联盟公民何有哉,公民编号XTS587……”韩兼非迅速报上自己多个假身份中的一个,“我和朋友现在处于危险中,根据应急避险条例,向格兰特矿业公司请求庇护。”
  安保机器人很快扫描了他的生物信息,确认他的确是那个叫做何有哉的联盟公民。
  机器人的眼睛闪烁了几下,在应急预案中找到最适合的解决方法,电子合成音答道:“何先生,很抱歉,本基地没有远距离即时通信站,无法将您的求助信息发送出去,但按照应急预案,您可以暂时在基地生活区居住,我们会将您的信息与下一批货物一起,通过货运飞船运往公司总部进行发送。在应急避险期间,请您不要擅自进入作业区域。”
  机器人说完,转身离开,不再去管两人。
  “你念的是什么咒语?”直到大摇大摆地走进那座号称从没有人进入过的大门,源智子才问道。
  “一个保命的诀窍,但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好用,今天刚好算一种,”韩兼非笑笑,“不过一般只能对付这种没脑子的铁疙瘩,咱们运气不错,刚好遇上这么个东西。”
  说完,他按照地上的指示箭头,向采矿基地生活区的方向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