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序章 死亡倾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果你要这么做,”通讯器中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必须给我一个理由。”
  韩兼非看着山谷中那座用坠毁的移民船改建而成的小镇,叼着烟头陷入沉思。
  “那不是传染病,也不是自由军。”他说。“我知道我说的话,您可能不会信,但我确实看到过那种恐怖的未来。”
  “那是五千多条人命,”那个声音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愿意承担这个历史责任。”韩兼非吐掉嘴里的烟头。
  他的眼前骤然一黑,再次陷入那种折磨了他很多天的幻象中——自从拿到那枚戒指,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他抬起头,看到一片乌云遮蔽了天空。
  他站在广袤的平原上,脚下的土地像受到惊吓的巨兽一般不住颤动。
  颤动越来越近,渐渐连成一片,像无数人同时敲击沉重的大鼓,又像在脚下的大地中翻涌一串低沉的闷雷。
  那是千万人的脚步混在一起的声音。
  他猛然转过身来,看到无边无际的人群,如海水般席卷过来,而他,仿佛是汹涌人海中一块顽固的礁石。
  不,那不是人群,那是无数的行尸走肉,无论男女老幼,他们有着远超常人的力量和速度,拿着各种武器,青灰色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一味奔跑、射击、冲锋。
  除了震颤人心的脚步,人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们绕过他、穿过他、踏过他,向远处的城市疯狂地冲去。
  炮声从城市边缘响起,无数炮弹在人海中落下,开出绚烂无比的死亡之花,迸飞无数残肢断臂。
  一只断手从天而降,落在他面前的地面上。
  那只被炮火炸断的手,泛着高纯度硅特有的灰黑色光泽,像大理石一样坚硬。
  炮火过后,枪声响起,战机在人海头顶穿梭,战车在城市边缘列队开火,无数子弹呼啸着射出,落在人海之中,落在人们硅化的青灰色皮肤上,却像打在坚硬的大理石上,迸溅出无数碎片,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那不是人海,那是一群坚硬的雕像,栩栩如生的雕像。
  雕像人海的背后,是更多钢铁的战争机械,它们在雕像不计代价的掩护下,从地面,从天空,向着那座城市发动无休止的攻击……
  那是一只军队,一只悍不畏死,不停攻击的军队。
  韩兼非默默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战车和机动装甲碾压过他所在的土地,只留下一条宽宽的履带印和一滩被碾死的壁虎的血肉。
  在绝对的数量优势和不惜代价的攻击面前,城市终究没有顶住这次悍不畏死的冲锋。
  他就这么看着大理石雕像般的人海和战争机械的狂潮冲破防线,冲入城市,用自动武器,用刀、用手、用牙齿撕碎冲锋路上的每一个活人。
  直到一切都归于平静。
  乌云低垂,天空突然开始下雨。
  滴答。
  一滴雨水落在韩兼非脸上。
  滴答、滴答……
  暴雨倾盆而下。
  “你负得起吗?”通信器中的声音把他从幻象中拉回现实。
  “我负得起……”韩兼非喃喃道,“我看到了那种末日,所有人,活的和死的,都会成为敌人,没有尽头……”
  本以为是一次轻松的任务,可在面前这个由移民船废墟改建的小镇中,当那些硅化怪物出现后,他失去了几乎所有最亲密的战友,整个队伍,只有他和翟六活了下来。
  “非哥!”身边的翟六拍了拍他的脸颊,“醒醒!”
  只是一瞬间,他似乎在那种幻象中度过了几十个小时。
  韩兼非的眼神不再迷茫,他再次对着通讯器坚定地说:“我愿意承担历史责任,相信我,必须这么做。”
  另一个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来:“我是舰队指挥官陈明远,我同意地面渗透小队的建议,舰队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以执行。”
  通讯器中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初那个声音才说道:“好。”
  几分钟后,空中开始频繁出现闪电,那是电子束在电离附近的大气层。
  在带电的空气中,水汽很快聚集成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天空中翻滚和之前无数幻象中的乌云如出一辙。
  韩兼非和翟六开始撤离,在接下来炼狱般的场景中,没有人想呆在距离这座叫做黄杨镇的镇子如此近的地方。
  一团亮到极致的光团,拖着明亮的长尾从天而降,轰击在黄杨镇中心的移民船废墟上。
  紧接着是第二团、第三团、第四团……整整六十团超高能量的光团,不间断地轰击着这座叫黄杨镇的小镇子。
  这些直径近一公里的光团,是“歼灭者”级驱逐舰主炮射出的氢离子团,拥有上百万度的高温,能够在瞬间汽化它所触及的一切。
  当第一发主炮命中镇子中间的时候,注定了这座小镇和其中五千多居民的命运。
  大部分人会在主炮命中的瞬间直接汽化,这些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走得没有丝毫痛苦。
  在没有被主炮直接命中的地方,更多人死于高温空气的炙烤,这个过程缓慢而充满痛苦,比任何关于炼狱的描写都要惨上十倍。
  但痛苦不会持续太久,因为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里,近地轨道的十二艘各型联盟星舰,向这块方圆不到十公里的镇子,进行了六十次齐射。
  这次完全不计代价的袭击,只有一个目的——将整座小镇化为乌有,连一丝碎屑都不能剩下。
  轰击整整持续了一分钟,在镇子外围拼命逃离的两人看来,却像持续了一个世纪。
  打击结束的时候,这里已经不可能有任何生命存在。
  韩兼非和翟六气喘吁吁地扑倒在地上,贪婪地呼吸着稀薄的空气。
  云层中突然开始落下雨滴,就像幻象中看到的那样。
  一滴,两滴……
  顷刻间大雨倾盆。
  五年后,联盟首都星奥古斯都堡,某公民陵园。
  韩兼非在陵园中一处十分不起眼的角落,缓缓走过一排墓碑。
  “这些年,有些事一直想问问你。”在他身后,一个穿着联盟舰队高级军官制服的男人问道,“你在黄杨镇拿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韩兼非转身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我跟你说过很多次,测谎仪你们也用过了。”
  “那究竟是什么,让你笃定必须彻底摧毁那座镇子?”军官说,“你们遇到的那种硅化怪物的确很棘手,但还不至于要抹平一座小城市吧?”
  韩兼非指了指脑袋:“我说过,当时我看到很多幻象,被你们录下来了,你可以去看看那些东西到底是如何毁灭整个人类的。”
  “我找专家分析过,”军官说,“他们一致认为,你的幻象属于一种创伤后应激障碍,或许是战斗本身,又或者是你的队友战死,让你无限放大了对那种敌人的恐惧。”
  “你信吗,陈明远?”韩兼非停下脚步问道。
  “我谁都不信。”这个叫陈明远的高级军官摇摇头。
  韩兼非知道,陈明远是相信他的,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拼命往上爬,整合所有能整合的军方和政治资源,就是为了准备应对那种不知何时会出现的恐怖的敌人。
  两人继续向前走,韩兼非的手轻轻拂过墓碑,像是拂过那些年轻人的脸颊。
  那些墓碑上刻的只有一些代号,没有名字。
  线圈、肥仔、中指、后槽牙、老钢炮、喷口……
  “我听说,在一些古代神话里,恶魔都会把自己的真名隐藏起来,只能让最信任的人知道,”他对陈明远说,“因为一旦有人知道了它的真名,就将永远奴役他们。”
  “站在联盟的角度,他们都是英雄。”军官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们选择忘记了自己的过去,那些真名只有自己知道,不像你陈明远,死后还可以带着祖先的名字进入烈士陵园。”
  “那你呢?”陈明远问,“韩兼非是你的真名吗?”
  韩兼非笑笑:“用熟了,就觉得应该是吧。”
  “好。”陈明远点点头,“等你死了,我会在你墓碑上刻上韩兼非这个名字。”
  两人走到陵园的尽头,那里有一座新修好的墓穴,只是不知道,谁将会在里面长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