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35章 离开之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关掉通信器后,韩兼非坐在会议室的地板上发了会儿呆,突然开口笑骂了一声。
  自从北霍尔思大区那次海滩大战之后,以前一直以为弱不禁风的梅薇丝总是能给自己惊喜。
  比如海滩上的狙击,比如摩西监狱中的默契,比如他自己绝想不到的,她用一己之力,不但控制住那些亡命徒,还在新罗松立稳了脚跟。
  至于这个组织究竟叫什么,会不会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大股东或投资人,他一点儿都不在意。
  想了一会儿,他走出会议室,在生活区随便拉过一个机器人:“救援物资在哪里?”
  机器人停下来,用合成音回答道:“您好,何先生,救援物资在生活区临时仓库,已经为您开通了通行权限。”
  韩兼非循着它指出的方向来到仓库,上次还空空如也的仓库中堆着成吨的食品、保暖衣物和饮用水。
  果然不出所料,在这堆物资中翻找了半天,他终于找到了一条奥古斯都堡特产的战斧香烟。
  这么长时间,他可以不去想那些带着工业制成品和人工香料味道的食品,但没有这东西,委实有些怀念。
  熟练地撕开包装,拿出一根烟点上,猛地吸了一口,半支烟就被他狠狠吸进肺里。
  一股战斧特有辛辣的刺激性气味混着铁锈般的腥气,在气管和肺部反复撞击,这种感觉,就像当年在奥斯迈行星的死亡行军后,那种崩溃和死亡边缘的呛人气味。
  很好,很真实。
  真实到让最近半年来发生的一切,恍如一场将醒的醉梦。
  韩兼非很快从机器人那里要来一辆磁悬浮卡车,既然这处矿山的老板是自己的合伙人,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这次货运飞船运来的东西足有四五吨重,他拣重要的装了一车,直接开出矿山。
  反正这个季节,也不太可能有什么人来这边,他便把机动装甲停在一处避风雪的山坳里,开着悬浮卡车向移民船废墟的方向驶去。
  当一辆轰鸣的钢铁卡车从天而降的时候,仍在移民船周围劳作的河东和铁印部族族民被吓得跪在地上,直到那辆车停稳,那个熟悉的外来者从中走出来,仍不敢抬起头来。
  他离开不过一个作息循环的时间,族民们已经在这处山谷中搭起了简易温室的骨架,正在铺设塑料卷膜。
  听到外面的声音,源智子从移民船中走出来。
  按照韩兼非的计划,这里将被修建成一座永久性城市。
  今后河东部族和铁印部族可能会共同生活在这座被叫做蓝水镇的城市中,她一直在与铁印部族的莫多酋长商讨空间和区域分配的事情。
  看到韩兼非和他身后的卡车,源智子投来询问的目光。
  韩兼非点点头:“车里是些食物和保暖衣物。”
  他一直很好奇,进入寒季以来,源智子依然穿着那种半身裙,始终光着小腿,但似乎也没觉得冷过。
  安排人卸了车,源智子问:“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嗯,再过一个长昼夜,应该就可以走了。”
  源智子点点头,呆呆地看着不停劳作的族民。
  “舍不得走了?”韩兼非很自然地伸手摸了摸她的辫子,这次他没有扭捏,她也没有躲。
  “也不是,”赤足女孩摇摇头,“爸爸还在的时候,我一心想要出去,这会儿他不在了,我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走还是想留。”
  “这片土地拴不住你。”韩兼非知道她的感觉,就像当年他离开新罗松的家乡,去联盟舰队服役前一样。“别让自己后悔。”
  “嗯。”源智子轻声应着,侧过头贴在他胸前。
  韩兼非微微张开双臂,没有回应她的这个举动。
  似乎感受到对方的尴尬,源智子抬起头,用那双黝黑的大眼睛看着他:“我……”
  “先别说。”韩兼非苦笑道,“我带你去外面的世界,到那个时候如果你还这么想,再说也不迟。”
  女孩眨了眨眼睛,松开了紧紧握住刀柄的左手。
  她有一个无人知晓的习惯,每当紧张的时候,总喜欢用左手反握身侧的刀柄,好像只有那样,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们走后,这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韩兼非连忙收回手臂,换了个话题。
  “部族的事交给库里亚,我跟莫多谈过,蓝水镇分区划片,互不侵扰。”
  “不只是互不侵扰,”韩兼非摇摇头,“最好能经常来往,如果能通婚更好,让恶狼不再咬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驯化。”
  源智子点点头:“只要他们不再打我们的主意。”
  “我会跟莫多谈谈,”韩兼非说,“告诉他,遇事互相谦让一些,自然不会有那么多冲突。”
  “好。”
  “还有,那些书籍要让白芷整理一下,最好让孩子们都学些东西,我们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可能带更多人出去。”
  “我和莫多商量过,”智子说,“两个部族的萨满都会去做这件事。”
  两人一起往移民船里面走,这些天来,里面大部分山石和苔藓都被清理干净,露出船体结构原本的金属色彩。
  “你刚才说,要回来把更多人带出去?”智子突然问道。
  “嗯。”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说?”智子接着问道,“最近我总觉得,你好像在有意帮我们尽快接触外面的世界——可之前的外来者们说,你们的法律不允许与我们接触。”
  “原本是,”韩兼非低着头,“可我有一些很麻烦的事情,需要你们的帮助。”
  “什么事是连你们那个世界都解决不了的吗?”
  韩兼非停下来,智子也停下来。
  他看着面前这个天真的女孩:“我们的世界,强大的只是有限的技术,而受限于人类自身的条件,有些问题是结束解决不了的。”
  他停了停,看女孩仍在认真听她说话,就接着说道:“其实老萨满说的也不全错,从那时起,我就希望能得到海山人的帮助,因为我有一个极其强大的敌人,大到必须突破我们世界人类的身体条件限制才能解决的程度。”
  “那个敌人潜伏在我们看似平静的世界表层之下,没有任何征兆,但我曾经看过关于他们的影像,我很清楚,我们没法用纯粹的技术来战胜他们。”
  源智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两人接着向前走,就像一对情侣散步一般。
  “你不明白。”韩兼非摇了摇头,“可能没有人理解,我们整个人类要面对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怖敌人。”
  “如果那样的话,海山人又能帮你做些什么呢?”
  “我不知道,”在源智子看来,韩兼非第一次在她面前表露出迷茫和没有把握的神情,“也许我只是希望,把海山人打造成一种非常强大的战士,至于能不能战胜我所认识的那种敌人,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我小时候,经常遇到没有把握的事情。”源智子似乎想起什么,“爸爸总是告诉我,没有把握就走走看,没有人能看透第二年的事情,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做好这个作息循环、下个作息循环,还有一个长昼夜之后的事。”
  韩兼非笑了笑:“老族长说的对。”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半晌之后,源智子继续问道:“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让你连它的名字都不能提呢?”
  韩兼非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你在害怕吗?”女孩追问道。
  “没有,我在想,我是不是在把你们引向地狱。”韩兼非有些不敢正视面前女孩的眼睛,“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老萨满的话,也许真的有一天,我会把你们引向战争和死亡的结局。”
  源智子想了一会儿,以不符合她年龄的语气说:“这就像那天我对老嬷嬷说的,无论有没有你,掠夺者都会到来,既然你说的敌人是全人类的威胁,那海山人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如果战争和死亡是必然的,无非就是主动和被动地面对死亡而已。”
  韩兼非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只有二十一岁的女孩——或许海山的年比其他行星稍长一些,但她也是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而已。
  “所以,如果需要海山人站出来战斗,你不需要愧疚。”
  “是另外一种类型的生命。”韩兼非突然开口道。
  “什么?”
  “一种和我们不一样的生命形式,”韩兼非说,“能够利用我们的技术,机械、高效、严守纪律,不畏生死……我见过的最精锐的军队,都没法与他们匹敌,更可怕的是,他们就藏在人类社会,我们却始终没法触及一丝一毫。”
  韩兼非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那是一种非常小的微型生物,单个个体没有任何威胁,可一旦聚集到一定数量,便会发生恐怖的变化,我不是不敢提及它的名字,而是根本不知道它们叫什么,我所了解的一切,都只是基于零星的影像碎片而已。”
  两人终于来到移民船最深处,这里的穹顶被落下的山石砸出一个不规则的大洞,光亮从头顶上透下来,像是一口天井。
  韩兼非抬起头来,看到一片形状诡异的天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