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毁灭与重生 第37章 半年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枪声响后,预料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
  赵小南睁开眼睛,刚好看见一名雇佣兵向前扑倒在地上。
  又一声枪响,终结了另外一个雇佣兵的生命。
  赵小南忍着四肢的疼痛坐起来,挣扎着找出仅剩的一瓶医疗胶,咬着牙喷在伤口上。
  然后,她勉强捡起冲锋枪,用膝盖和小臂爬行到另一处弯道口。
  枪响之后许久,她才勉强从微光中看到一个高瘦的身影。
  她有些失望,不是韩兼非。
  不知道是敌是友,但她颤抖的双手已经没有办法再抠动扳机。
  尽管如此,这个倔强的女孩还是颤抖着举起右手中的冲锋枪,如同举着千钧重担。
  面对颤抖的枪口,那个黑影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笑着说:“放松点儿,我不是你的敌人。”
  赵小南丝毫没有放松警惕,随着那个身影不停走近,她的枪口虽然一直颤抖,但始终没有离开那人的胸口。
  “站住!”她用微弱的声音喊道,几滴汗珠从额前的头发上滴落,顺着高高的鼻梁滑下来。
  高瘦的身影停下脚步,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黑曼巴,别怕,我不是你的敌人,非哥去见六哥的时候,还找我帮过忙。”
  说着,他动作缓慢地打开一只冷烟火,扔在自己脚下,将自己完全暴露在赵小南面前。
  “你是谁?”赵小南本能地不会相信任何人,但眼前的局面让她没有任何选择。
  “我叫鹧鸪,”淡蓝色的冷光中,黑影露出他的面庞,那是一个平头男人,身材高瘦,腰间挎着一长一短两只枪,“听着,我没时间解释太多,那些人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两具尸体的通信器中就传来雇佣兵们问询的声音,他们已经清理了障碍,正在向这处管道追来。
  那个叫“鹧鸪”的男人脸色一变,一脚将冷焰火踩灭,不由分说背起赵小南:“再不走真没时间了,告诉我,往前走能不能出去?”
  赵小南任由他背在背上,有气无力地说:“前面是死路。”
  鹧鸪哆嗦了一下,转头就往回走。
  入口处传来嘈杂的脚步声,追击的士兵显然已经发现两个队友的死亡,正在向这边赶来。
  鹧鸪只好背着赵小南继续往管道深处走去。
  “他们在这里!”他听到一个声音,敌人似乎已经发现地上的尸体了。
  鹧鸪以与他身形不相称的速度,背着赵小南飞速前行。
  两人很快来到这条管道的尽头,在Dobby给赵小南的图纸上,那里是一个不与任何其他管道连接的死路。
  两人走到管道尽头时,看到的却是一扇关着的大门。
  “里面是什么?”鹧鸪问道。
  “我要知道……就好了。”赵小南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追兵越来越近,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了,鹧鸪转动轮轴,打开那扇厚重的铁门。
  铁门的背后,是一条斜着向下的管道,不知道通往哪里。
  鹧鸪回头看了一眼半趴在肩头上的女孩:“跳不跳?”
  赵小南点点头:“摔死总好过被他们抓住。”
  鹧鸪笑了笑:“我喜欢你的性格。”
  说完,他纵身跃下管道。
  这条管道很陡,也很长,两人在管道里滑了很长时间后,突然垂直向下,掉进一条地下暗河中。
  巨大的冲击力瞬间让赵小南昏迷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不大但还算干净的小床上。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她的四肢都被石膏板固定起来,几次尝试之后,只好放弃了挣扎。
  这张床在一间不大的屋子里面,屋子有一扇小窗,在透过窗口的光线照耀下,依稀可以看到一扇小木门。
  在确认自己不是被陈明远的人俘虏后,赵小南两眼一翻,再次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赵小南终于觉得腹部一阵咕噜噜的响声,她有些饿了。
  刚好鹧鸪推开小木门,端着一碗粥走进来,见她醒了,就把粥放在床边,咧嘴一笑:“醒了?”
  “这是哪里?”赵小南动不了,只能用眼神斜视着平头男人。
  鹧鸪扶她半坐起来:“别担心,这里很安全,陈明远和六哥的人都不会过来。”
  从他嘴里再次听到“六哥”这称呼,赵小南忍不住问道:“六哥是翟六?”
  鹧鸪点点头,把粥碗放在她面前,又把一只勺子递到她勉强可以抬起的右手中。
  赵小南喝了口粥:“就是韩兼非说的,我的前任?”
  鹧鸪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叫他六哥,那你也是白山公司的人了?”
  鹧鸪开口道:“是。”
  “那你为什么救我?”
  鹧鸪说:“如果白山现在还有一个人站在非哥那边,恐怕就是我了。”
  赵小南艰难地捏着勺子,小口小口喝着粥,边喝边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让他帮的。”小木门外,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苍老声音。
  鹧鸪侧身站在一旁,赵小南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屋子。
  进来的是老总统冯凭海。
  “鹧鸪是我的人。”老总统说,“当然,也是韩兼非的崇拜者,所以你不用担心他有什么问题。”
  赵小南心想,你这么大方承认他是你的间谍,还想让我怎么不担心。
  她看了看门口,老总统是一个人来的,身后并没有什么别的人。
  “和平广场刺杀那次,他被翟六安排在一线,所以当时我知道陈明远和翟六在针对什么人布局,却不知道是杀韩兼非。”老总统接着说道。
  “在射击前,鹧鸪用只有韩兼非知道的方式,用不可见光信号,告诉他正在被刺杀的消息,这也是当时他为什么能提前知道有枪手在瞄准他。”
  “后来,当你们从我这里离开以后,我就让鹧鸪想办法联系上他,之后的行动中,他一直在协助韩兼非——这也是我们在咖啡馆里谈的条件。”
  赵小南回忆了一下针对左翼政治联盟的刺杀行动,的确有不少地方是有人协助的,只是当时她没有多想。
  “其实,主炮射击那天,鹧鸪也在。”老总统说,“不过他亲眼看到韩兼非被主炮击中,却没有办法做什么。”
  听老总统的说法,似乎他也认为韩兼非已经死了,赵小南忍住想把韩兼非可能还没死的消息告诉这个和蔼老人的想法,点点头:“那种情况下,谁都做不了什么。”
  冯老总统似乎没有什么隐瞒,很坦诚地将之前赵小南知道或不知道的消息和盘托出。
  据冯老总统说,在炮击事件之后,他曾让人去搜救过,但除了一地熔化的镜面,他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在那之后,在老总统的主导下,联盟军事管理局、国防部、联盟舰队三方成立联合调查组,对驱逐舰违反军令私自对首都星地表使用致命武器之事进行了深度调查,枪毙了三个主要当事人,还处理了四百多个相关责任人。
  在这之后,联盟舰队一位副司令和首都星圈卫戍舰队副总司令引咎辞职,陈明远却因祸得福,一跃进入军事管理局,成为联盟最高军事管理机构的成员。
  这也是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赵小南行动时感到压力倍增的原因。
  虽然没有找到尸体或直接证据,但所有人几乎都确认韩兼非已经死亡,可陈明远和翟六,并没有停止对韩兼非所有可能残留势力的打击,尤其是在确认整个首都星地下,还有一张巨大的幽灵管道网络,以及韩兼非苦心孤诣经营的秘密基地之后。
  于是,在经过对赵小南多次行动和出现的位置、路径和时间进行大数据分析后,陈明远的人摸索到了幽灵基地大致的位置。
  在几次故意放出韩兼非相关消息,调出赵小南后,在如今翟六掌控的白山公司全力配合下,联盟陆军的工程部队终于确定了幽灵基地的位置。
  听到这里,赵小南有些懊恼,如果韩兼非还在的话,一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想,”赵小南说,“如果我是陈明远,一定不会跟您透露幽灵基地的位置这种关键信息,如果韩兼非刚好留下什么东西,正好独吞下来。”
  “没错,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幽灵基地的确切位置。”
  “那么,”赵小南的脸色沉了下来,“鹧鸪是如何找到我,恰到好处地救我一命的呢?”
  “我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幽灵基地,但只需要跟着六哥……翟六的人就行了。”鹧鸪开口道,“反正跟踪他们也不难,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
  “没错,”老总统点点头,“在那之后,你们就掉进一条地下河,幸运的是,那条河在离你们落水处不远的地方,流入一块盆地。”
  “所以,既然韩兼非已经死了,您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大力气救我?”
  老总统的眼神快速扫过赵小南捏着勺子的手和手上厚实的绷带:“丫头,我就是想问问你,韩兼非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东西——那个东西对联盟非常重要。”
  “没有。”赵小南摇摇头。
  果然,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在她看来,老总统终于有些迫不及待了。
  但紧接着,老总统的话像是在她头顶上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如果有的话,我想那个东西可能跟几年前的黄杨镇大屠杀有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