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温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扶我起来…”真然说话从不超过三遍。
  “喏……”
  无影的耳根有些发红,接过真然的手,不敢抬头。
  “扶我到屋里。”
  “小姐,这……”真然看了他一眼,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默默的闭上嘴,正要扶她进屋,
  就在那一瞬间真然托起他的下巴,狠狠地亲了上去。
  场外的人都尖叫起来,好不热闹。甚至有人用手机拍了下来。
  “过!这条两人演的都很好,尤其是最后一段,休息一下吧!”陈导故意把“最后一段”咬的很重,看着对面的一对璧人,嘴角露出不易察觉到的微笑。
  一结束,九月迅速的反应过来,捂住脸蹲了下去。
  羞死人了!
  然而顾北辰却坐在一旁,用左手抵着下巴看向耳根同样发红的九月,他没有注意的是,自己的嘴角早已上扬,眼里尽是温柔。
  其实岁月念别有洞天,它不仅是餐厅,上了二楼,就是古色古香的小型古代酒店。
  楼道散发出檀香特有的香味,深沉而又好闻。
  李艳艳扶着九月上了楼,快要找到一五零房间的时候,身体忽然热了起来,力气也挥之而去。
  没错,就在李艳艳出门“解决纠纷”的时候,她早已在暗中悄悄地交换了红酒。
  九月冷笑一声,听着她喃喃自语:“一五零……一五零……”
  麻溜的找到一五零房间,正想要准备怎么打开门,一钩门把手,才发现门没有上锁,下一刻李艳艳就被扔了进去。
  “所有的小伎俩在本小姐身上都没用!”
  她正要拍手走人,转身却被人捂上了嘴。
  “唔唔……”妈蛋!你手捂的真严实!
  本想使劲挣扎,当看清楚对面的人是谁后,果断放弃。
  顾北辰那个损塞!
  九月被顾北辰公主抱到另一间房里,但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她气急了,把浑身的劲儿集中在牙上,一使劲,只听见顾北辰左手骨裂的声音。
  顾北辰连忙松手“哎呦我靠!你TM属狗啊……”
  九月看到被她咬的地方都出了血,甚至还有些淤青。
  “你活该。”九月扭头不去看他。
  谁让他故意在身后袭击她呢……
  顾北辰从房间里找到医药包,简单的处理了伤口,这时候九月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创可贴图案,又看了看他的,指着他的创可贴,“撕下来!”
  顾北辰一脸傲娇,“为什么?”
  “因为咱俩用的图案一样!!”
  都是海绵宝宝嘛~~
  顾北辰翻了翻剩下的图案,问她,“那我用派大星的。”
  也不等她回复,便撕下原先的图案,在左手大拇指贴上了派大星的图案。
  “幼稚。”
  顾北辰冷哼,“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可能就要火了。”
  “什么意思啊你?!难不成你还救了我?”九月不服气。
  要不是因为她机智,聪明,可爱,有头脑,早就被李艳艳骗上床了!
  “李艳艳还有后手,面对这样的人,千万不要放松警惕。”这时候,九月听到门口有细细碎碎的声音。
  九月和顾北辰立刻潜伏在门上,一个透过猫眼,一个运用超强的听力听门外两人的窃窃私语。
  过了一会儿,一五零门外的两个人走了,九月总觉得那里怪怪的,“我已经录下来了。”
  顿了顿又道,“需要尽快清除摄像。”
  顾北辰点点头,如果被他们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九月找到张老头的手机号,打电话让他清除所有监控,因为这样才不会有后顾之忧。
  没过一会儿,高效率的张老头表示任务已经完成,九月在电话另一端还非常满意他的工作效率,大大的夸奖了他。
  “糟老头子,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下次还吧。”
  挂了电话,九月附在顾北辰耳边说了几句话,这让我们的美少年耳根子彻底红了。
  九月打开手机,输入了几行符号就出现了她在一五零放的小监控。
  这可是她把李艳艳扔进去的时候放在角落的超小型监控。
  顾北辰别过头,“不知廉耻的女人。”
  谁知道九月打开手机的屏幕录制,把监控那边的情况毫无保留的记录了下来。
  “啧啧啧,这个男的体力真好。”九月看向顾北辰的下面。
  顾北辰有点儿慌了,“艹,你TM想干嘛!”他没来没见过有这种癖好的女人。
  没错……九月是第一个。
  九月白眼一翻,“我贪你的身子,我下贱!”
  “我可不敢贪你的身子。”顾北辰扭头不看她。
  九月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着他下面,
  “那你就是……太监喽~~”
  “去你的!滚!”
  她摆摆手,继续看手机,没成想被顾北辰抢先一步夺过手机。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看这种东西不好,你还小。”顾北辰义正辞严。
  九月活动活动脖子,伸个懒腰,“害!这你就不懂了吧~拍照留念小得不?”
  “告诉你,下次或许就没有这次精彩了,”九月和顾北辰四目相对,“况且,这不是扳倒她的证据之一嘛。”
  顾北辰算是服了,这是史上最扯蛋的拍照留念,没有之一!
  昨天在去岁月念吃饭的时候,原主的记忆又一次涌了出来。但是头没有前两次那么疼,闭上眼睛,过一会儿就好了。
  九月在手机备忘录里写下日记。
  “已经十一点了啊。”九月打个哈欠,眼睛明显有些涩涩的。
  看着只有一张床的房间,两人面面相觑。
  九月赶紧躺在床上双手双脚比做一个大字,傻子都能看出来,她要睡床上。
  “再说,我可是女孩子,俏皮嫩肉的,你不会不肯吧~”说的好像顾北辰欺负了她。
  说着九月就故作睡着了似的,一动也不动。
  顾北辰叹了口气,轻轻关上了灯,只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帮九月把被子拉上,走到沙发边,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打算就这么对付一晚。
  但他可是影帝啊,这样自然不会睡好。只能望着手机屏幕发呆,想着明天该怎么办。
  过了好久,就当他以为九月睡熟时,黑暗中忽然传出一声,“你……也上来睡吧。”
  “?”顾北辰吓了一跳,“我睡这里……也挺好的。”
  挺好个屁,堂堂影帝习惯了高等待遇,今天忽然换个方式,自然睡不好。
  房间一片寂静。
  “滚上来!”九月低吼,“就你这样屏幕一直亮着,还唉声叹气的,我也睡不好。”
  顾北辰犹豫,明天还有他们俩的戏份,虽然不多,但必须养精蓄锐,把精神调好。
  他从沙发上拿过一个抱枕,搁在两人之间:“行吧,抱枕就是界限,谁过谁孙子。”
  九月吧咂嘴,“中!好了,睡觉睡觉,明天也是要挣钱的一天!”
  “……嗯。”
  困意慢慢浮了上来,两人均匀的呼吸声变得和谐,频率重叠在一起。
  ……
  第二天,九月睁眼醒来,正要起床才发现,她被人抱住了!
  !!
  顾北辰右手环着九月的小细腰,左手搂着她的脖子,扣的死死的。
  衬衫上淡淡的木质香让人闻着很是舒服,九月也没多想,以为他做噩梦了。
  可是过了一会她发现顾北辰睡得跟猪一样,呼吸声也很均匀,她暗骂自己
  劳资被骗了!!
  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TM是占劳资便宜啊!
  这个傻2在吃劳资的豆腐!
  “顾!北!辰!———————”
  顾北辰顺利的被九月吵醒,啧,这音量,想不醒都难!
  早晨的他正在做白日梦,迷迷糊糊发出的音都是小奶音,“干嘛呀……”
  不说还好,这一说,顾北辰抓得更紧了。
  “把你的爪子从劳资身上松开!”
  “宝贝儿……”顾北辰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
  “艹,叫谁宝贝儿呢!滚开!”九月用脚踢到他的大腿上,没想到顾北辰依旧没有反应,“小宝贝儿你学坏了。”
  九月忍无可忍,用胳膊肘怼到顾北辰的腰上,疼得他把手松开,之后再用腿踹到他的下面,“啊———”的惨叫声传来。
  就是因为岁月念的隔音效果太好,没人听得到每件房中传来的声音,所以岁月念的生意很是兴旺。
  “九月,你干嘛啊!”顾北辰缩成一团,气急败环。
  九月反过来质问他,“你在梦里叫你女朋友抱我干嘛,”指着早已被顾北辰扔到地上的抱枕,连环质问,“小宝贝儿谁啊?昨天谁说的过界是孙子啊?”
  顾北辰拍脑子,他怎么一到九月这儿智商就全都下线了。
  “那个……小宝贝儿是我家的一只猫。”
  “猫?我看你把我当成猫了吧?!”
  得,越解释越乱。
  顾北辰摊手,“我是孙子总算行了吧?”
  九月一看他蹬鼻子上脸,更来气了,“呦呦呦,仗着自己是影帝就完事了?”
  “怎么,把我当成猫还不够,劳资还没男朋友就凭空冒出个孙子?孙子都比你劳资大三岁?”
  漂亮!看到没屏幕前的伙计们,女人这种生物不能碰,不论是你错了还是她错了,她都能总结成是你错了。
  你还不能解释,越解释她理解的就越偏离你的意思。
  ……
  一整天,九月都表现的拒人千里外。
  在剧组,除了演戏的时候还好些,一出片场,那身上的冷气,让人不敢靠近。
  陈导都看在眼里,走到顾北辰身边,踮起脚尖拍拍他的肩膀,随之呵呵一笑,“小伙子,在追妻的这条路上,你过得很艰难啊……”
  顾北辰咬牙切齿,“死老头,谁说我要追那个疯婆娘了!”
  嘴上说这不是,心里却在算计怎么样才能哄那个“疯婆娘”开心。
  因为李艳艳,拖慢了整个剧组的进度。
  今天李艳艳的助理却一反常态的请全组人吃饭。
  “我家艳艳因为耽误了大家,我们也非常抱歉,所以艳艳特地让我请大家吃饭。还请大家赏脸来啊!”
  九月正在睡觉,从天而降的“雨点”让她清醒过来。
  呸!什么玩意,李艳艳助理是个漏嘴?说话还带风……
  等等,她刚刚说什么?李艳艳邀请大伙吃饭?去去去,必须去!不把她给吃穷,我就不叫九月!
  她以为助理首先叫的是她,没想到那个人竟然绕过她,走向顾北辰。哼,还真是想把大佬请过来撑场面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