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有道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诶你们听说没有啊,何姐的小孩得了艾~滋病啊,现在天天都在医院住着呢。”
  “天呐,上次听说她的孩子还没多大吧?怎么会得上这种病,也太可怜了吧。”
  “就是就是,不过何姐早就离婚了,基本也就是她传给孩子的吧。都说私生活不检点的才会得艾~滋,没想到她平日里看着这么严肃私底下居然这么放得开……年纪都这么大了还不消停呢。”
  “你说的有道理,也不知道何姐自己有没有这病,哇,我可不想被传染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离她远一点吧!”
  上次无意间在茶水间听到的对话几乎成了她的噩梦,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想尽一切办法拼命掩盖的事实会像如今这样彻彻底底暴露在阳光下。
  没有人在乎一切的真相是什么,所有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好脏啊,我可不想被传染。
  同事自己躲得远远的,可由于好奇心却又不时投来的好奇眼光几乎将她给逼疯。
  她无法想象,一旦这件事情传到公司高层的耳中一切会变成什么样子。出入职场这么些年,她深谙这其中的规则,一旦这件事情被发现那么她的工作很大概率上只怕也保不住。
  这些年以来的全部积蓄都用在了给宁赞治病这上面,一旦失业,到时候别说是给孩子支付医药费,只怕连母子两人最基本的生活都没有办法维持,而这一切的九凶就是眼前出尔反尔的九月!
  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九月万万没有想到何姐居然会把这一切怪在自己头上。
  从始至终,在整件事情里面来说她九月其实才更算得上是受害者的角色。何姐若是再稍微会变通一些,在当初李艳艳找上她之时就与自己坦白,想必这一切也不会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而她所答应的事情中所能做到的都已经全部做到。
  要不是李艳艳主动上门找茬将把柄给送上门来,她也未必能够那么顺利地达成目的,拒绝顾北辰的提议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最大让步。
  退一万步讲,当初很显然是何姐先不仁,为了守住自己的秘密和那五十万就接受了李艳艳的要挟。自己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跟她过多计较,甚至在事情发生之后也并未跟公司提出更换助理,做到这个份上早已经是仁至义尽。
  九月看向何姐的眼神中带了几分怜悯,到底还是没有把心中所想给说出来。
  成人的世界总是不比小孩子,很多时候大人都不愿睁开眼睛去看清晰摆在眼前的事实,而是只愿意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你再多说也是无益。
  见何姐终于平静下来些许,九月将何姐的手从自己肩上挪开,面色沉下去几分一字一句开口:“何姐,我现在还叫你一声,是希望你能认真听我接下来说的话。”
  脾气向来很好的九月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见此情景何姐没来由地被她周身散发的气场所震慑,面上的表情虽然还有不甘但却到底还是闭嘴没再说话,只直勾勾地看着九月。
  九月后退了几步将两人之间距离拉开一些,面上的表情尤为认真,“首先,关于你孩子的病情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消息不是从我这里被泄露出去的。我们认识的时间也已经不短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个会说谎的人,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你就算拿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可能会承认。”
  何姐似是对她的说法有所怀疑,张口反驳了一半却又像是想起来什么把话给咽了回去,“可是……”
  九月也不是完全没脾气的人,没等她说完便接着道:“然后有一点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在当初你选择为了私人利益而出卖工作信息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一位不合格的助理了。我之所以答应为你保守秘密,更大程度上是念在从前的交情以及不希望孩子受到二次伤害的出发点上。”
  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并未有半分对不起何姐的地方,更没理由像现在这样被她堵在公司如此质问。
  九月还想说点什么,会议室的门口却忽然传来动静,她很快反应过来只怕是有公司员工在门口偷听,很有可能两人的对话现在已经在公司传遍了。
  想到这里她不免更加头疼了起来,还能有比这更加糟糕的情况吗?
  何姐在九月这一番挑不出错处的话语中面色发白,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切居然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医院催缴医药费的通知还在外衣的口袋里沉甸甸的仿佛一块要将她给彻底压垮的巨石,可她却完全找不到一个可以为如今这一切负责任的人。
  难道真的是她一开始就做错了吗?
  看见她这幅样子,九月也难免有些于心不忍。何姐是做了错事没错,但也还不至于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想到自己刚才那番话可能确实说重了些,九月长出了口气,伸手在何姐无力耷拉着的肩上轻拍两下以示安慰,“我言尽于此,至于其他的……你自己冷静冷静好好考虑吧,毕竟你是小赞现在唯一的亲人,如果连你也倒下而来让他怎么办。要是有什么我能帮的忙的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留下这句话,九月抬步走了出去。
  拉开门后会议室外早已经空无一人,但不难发现聚集在附近的几人眼神都还不断往这边瞟。走出几步的九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时候桃宁走上前来关切地问道:“九月姐,你没事吧?你们吵架啦?看你好像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她今早为了及时赶过来所以忘了吃早餐,脸色看起来或许是有些苍白。为了避免桃宁担心。
  九月只好挤出个笑容来,摇摇头说,“没事,小孩子每天操心那么多做什么,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好了。”
  桃宁本就还是小孩子心性,被这么一说便吐舌头跟九月做了个鬼脸,随即又把人拉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在人手心里塞下一颗巧克力,“我都已经成年好几年了,哪里还是什么小孩子,倒是你,这么大个人也不会照顾自己。”
  九月正要说话,却又被桃宁及时给摁回了椅子上,“你坐这儿,我去给你热杯牛奶过来”
  对方总归是一番好意,她也不好再推辞只能乖乖应下,等在了座位上,一边随手翻看桌面上的杂质。
  这一看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忽地有放缓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九月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手里的杂志上,翻了一页头也没回地问道:“回来了?千万别跟我玩那种‘猜猜我是谁’的游戏,也太无聊了,你……”
  “九月姐!”
  桃宁这一声高呼让话说到一半的九月敏锐察觉到事情似乎不太对,全凭直觉地往一侧闪避开来,果不其然下一秒何姐手上拿着的美工刀刺在她原本的位置上,好在闪避及时才让人扑了个空。
  惊魂未定的九月半点不敢松懈,赶忙挨着办公桌绕到何姐的对面与她拉开距离,并且当即喝止住了想要上前来的桃宁。
  这么大的阵仗很快把办公室其他人也吸引了过来,只是大多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远远看了一眼便溜之大吉。
  桃宁站在原地不敢轻易上前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何姐的状态却变得更加糟糕,通红着一双眼睛举着美工刀死死盯住九月。
  九月甚至都能感觉到胸腔里陡然间急剧跳动的心脏,她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分明已经冷静下来的何姐为什么又突然变成了这样,但现在这个状况她首先需要想的显然是怎么保证自己的安全。
  何姐像是已经哭过了一场,披头散发地与九月隔着一张桌子对峙着,拿刀的手甚至还在不断颤抖着。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
  何姐像是被抽走了神魂似的喃喃自语地念叨着什么。
  九月瞅准了这个时机往边上挪了几步,这样至少能靠近门口一些,到时候要是发生什么突发状况还能有利一些,没想到将她这一动作收入眼中的何姐因此忽地就暴怒了起来。
  她近乎癫狂的抓着美工刀扑向九月的方向。
  “九月!九月!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落到如今这个下场,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可就算这样我也要拉一个人陪我一起下地狱!去死吧!”
  何姐这一下爆发来得猝不及防,锋利的刀刃直直朝着面门刺来,心中大惊的九月只得咬牙接下,两手死死抓住何姐拿刀的那只手不让她落下来。
  现场原本还留下的几个看好戏的全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生怕闹出人命来的几人顿时急了却又因为害怕而不敢上前,好在被吓得不轻的桃宁这时候反应了过来,一边哭一边拨了楼下保安的电话。
  “何姐!你冷静一点!”
  “你叫我怎么冷静?反正我已经、已经被你毁了,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好过的!”
  两人的体力相当,可现在这样失控状态的何姐让九月已经快要招架不住,她咬牙勉力撑着脑袋里飞速思考其他可行的策略。
  犹豫了片刻,还是试探般开口道:“何姐,我不知道我离开之后是不是谁又跟你说了什么?但是你现在的行为是违法的,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还在医院的小赞想想啊,他不能没有妈妈不是吗?”
  提到“医院”二字,何姐动作一顿,眼中的狠厉松懈下去几分,连着手中的力道也卸下去,九月也终于得以短暂地喘口气。
  为了避免再次刺激到何姐,九月不敢退得太远,只能保持着尚在危险距离之内的距离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何姐,你听我说,现在你还没有到穷途末路的地步,你这样自暴自弃对解决这一切没有任何帮助。”
  九月十分聪明地将话头全引向了何姐最大的软肋——孩子身上,这一番动之以情像是总算发挥了一些作用,何姐怔怔望着九月,一直举着刀子的那只手也终于垂落了下无力地搭在身侧。
  “可是……我……”
  “我们已经报警了,你就等着警察来抓你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