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严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北辰轻笑一声,却听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两人还没来得及分开,收到指令前来送药的保罗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不小心撞见自家老板的限制级画面,场面顿时有些尴尬,顾北辰却十分镇定自若。
  保罗莫名觉得后背升上来一股凉意,十分自觉地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认错再说:“对不起顾总,下次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了。”
  下一次一定确定你们没有大白天办事我再进来。
  当然,后面这句只能默默在心里想想。
  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保罗都已经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分寸还是有的,顾北辰便也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道:“之前让你去解决的那个狗仔盯着点,我总觉得那次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谈起正事,保罗的表情也当即严肃了几分,“是,顾总。”
  尽管再怎么不情愿见到顾北辰,可总归是他收留了这两天“无家可归”的自己,就算真要换一间新的房间起码也要跟他说一声才是。
  下午的戏份两人差不多时间收工,恰好晚上也都没有安排,便在避开其他人耳目后一同回了顾北辰的总统套房。
  一进屋九月便飞快冲进了洗手间给自己卸妆,因为伤在脸上的缘故,拍戏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到镜头里的画面只能把创可贴撕下再利用化妆技术将伤口给遮盖住。
  一下午折腾下来,九月现在都能感觉到原本已经没什么大碍的伤口有些隐隐作痛,卸妆完后查看发现只是稍微有些发红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坐在沙发上的顾北辰不觉将视线投去九月的方向,“伤口又严重了吗?明天跟导演说一声加个你在戏里受伤的情节就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听他这么一说,九月险些整个人跳起来,“别别别,可千万别!”
  为了配合演员本身的受伤或是突发状况,临时在剧本里加一些不影响剧情的部分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
  只是大多时候这样的行为跟改剧本其实已经算得上是同一件事了,若是像顾北辰这样名气大些的演员还好,自己这样的要是敢做出这样的举动那就等着被黑吧。
  况且九月也知道,主要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小心才会导致伤在脸上,她才是那个要付主要责任的人,因此配合化妆师遮挡伤口这点小事也就没什么了。
  见她态度这么坚决,顾北辰便也没再多说。而是拿起了一旁的电脑准备工作。
  九月赶忙抓住时机凑上前去,“你先别急着工作,我跟你商量个事呗,你看……都已经发生了被狗仔偷拍这样子的事情了,我实在不想在拍摄期间再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毕竟闹出绯闻的话对你也不好你说是吧?”
  而且她真没有那么多五十万可以拿去买消息了!
  顾北辰一时正色起来,“我不觉得对我来说有什么不好,而且狗仔只是个意外,只要注意一些不会有人发现我们住一起的。”
  九月嘴角一抽,这话怎么说的他俩跟偷情似的?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想了想自己买消息花出去那五十万,九月咬咬牙态度坚决道:“那也不行,听说说有句话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吗?再说,你跟我都要把全部的心思放在演戏上,谁还能再去管是不是被人看见我们住一起啊。”
  硬的不行那就只能来软的,顾北辰眼眸微动,顿时戏精附身一般耷拉下来一张脸可怜兮兮地对九月说:“可是我这个人特别怕黑,一个人睡的话肯定就睡不着,我睡不着的话那毫无疑问就会影响第二天的拍摄,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反正只是睡在一间房间里而已,又不是抱在一起。”
  想得美!还想抱在一起!
  九月对于顾北辰放飞自我的总裁式撒娇依旧不为所动,一本正经地给出建议,“你要是真的非要有人陪你睡觉的话,我倒是可以想办法帮你联系一下特殊职业的女孩子,大不了钱我来出好了,说吧,你喜欢什么样的?”
  这话终于将试图将人留下的顾北辰噎得满头黑线,找小姐?亏她想得出来。
  “那我喜欢你这样的。”
  顾北辰波澜不惊地吐出一句话又差点吓得九月一个趔趄,她轻咳一声道:“不好意思,我是非卖品。”
  终于在一番较量后,九月总算还是重新换了一间设施良好的房间,顾北辰不改戏精本色借着来送药的由头帮着一块把她的东西给搬到了新的房间里。
  回到了习惯的一个人的状态,九月整个人都松懈下来许多,洗完澡后边呈大字型瘫在了床上。
  天花板上的大灯有些刺眼,九月盯着出神了片刻便被刺激得眼睛酸涩不已,无意往旁边看去便瞧见了被自己放在了桌上的顾北辰拿来的药膏。
  九月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我倒要看看你说的那个药是不是真有说的那么神!”
  早被科普过药膏用法的九月准确地找出其中在伤口愈合前使用的那管药膏抹在了伤口上,薄荷般的沁凉感觉让伤口隐隐的刺痛减缓了不少,将东西妥帖收好,被一天的拍戏折腾得累到不行的九月又把自己摔回了柔软的床铺间。
  分明不久之前还见过,顾北辰的脸却在此时不自觉的出现在了九月的脑海里。
  九月眼神微怔,愣愣地抚上今天被顾北辰亲吻过的地方,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她却似乎感觉被亲的那几处皮肤像是还残留着那人的余温,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当时那脸红心跳的画面……
  这个问题刚浮上脑海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便随即冒了出来,九月嘴唇微张,“他……他难道是喜欢我?”
  因为喜欢才会愿意亲近,因为喜欢才会连这样一点小伤都为她担心,但她似乎从来就没有看透过顾北辰这个人。
  想到这里九月自嘲地笑笑,“我这是在想什么呢?未免也太自恋了,堂堂顾影帝干嘛吃饱了撑的喜欢我这个跟他截然相反的‘反面教材’,还是趁早洗洗睡吧。”
  说是要睡,可大概因为心里有事,这一晚上九月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最后都不知道几点累得不行的身体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她这一晚上睡得实在不安稳,一下梦见自己变成超人打怪兽,一下又梦见自己变成侠女持剑闯江湖。
  梦里的侠女九月与小贼过招,直接一记手刀劈了过去,现实中也自然也是依样画葫芦来了这么一下,这一下打下去却落在了硬邦邦的肌肉而并非床铺上。
  即便还在做梦,一向警惕性极高的九月还是当即清醒了过来。睡觉之时明明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不知何时却多了一个人,这让她顿时就被吓得完全醒了过来。
  正欲扯开一些,被刚才那一巴掌打到的高大身形动了动身体,一条长腿直直朝九月的方向搭过去。
  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环境的九月心中陡然一惊,毫不犹豫的使了十分力气朝重要部位一脚踢去,她大致能看出身旁这是个男人,而以前学防身术的要点就是攻击男人最为脆弱的命根。
  还在熟睡中的男人毫无防备,九月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在要紧关头停了下来,而后伸手将床头灯给打开,昏黄的灯光很快充满了整个房间,她也得以看清了“痴汉”的真容。
  那睡着都无可挑剔的容貌,可不就是顾大影帝嘛!
  九月又好气又好笑一时甚至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这话要是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堂堂顾北辰居然趁着夜黑风高跑到自己房间来,重点是还真就是什么不做,只是单纯盖着被子聊天而已!
  哭笑不得的九月伸手推了一下睡得死沉的顾北辰。
  “喂,起来了,赶紧回你自己房间去睡!”等了几秒没反应,她面带怀疑地往后退开些,“你不会是已经醒了现在是在装睡吧?我真的会把你丢出哦。”
  哪怕是用上威胁手段顾北辰却还是半点反应都无,只是紧紧皱着眉头一副痛苦无比的神情,略显苍白的嘴唇却一直都在低声喃喃,似乎是在说着梦话。
  “你……你起开!”
  九月气得顿时要手脚并用去踢他,缓了一会儿才发现,顾北辰并没有醒过来只是睡着睡着翻了个身,凑巧把她给压在了下面。
  也就是这么一迟疑,顾北辰却变本加厉地越发将九月给抱得紧紧的。
  九月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男人睡着了力气都这么大,她费了好半天吃奶的劲都没能够从他结实有力的臂弯中挣脱出来,要不是房间开了空调只怕当即就得折腾出一身汗来。
  缓了片刻的九月还不死心,咬咬牙再一次试图挣开禁锢的时候顾北辰清晰无比却又仿佛带着无尽哀伤的一声“妈妈”在此时落进了她的耳中。
  她没想到,顾北辰这么大一个人了居然还有恋之母情结,做梦还喊着妈妈,这要是让他那些粉丝知道估计肯定会笑疯了吧?想到这里九月又自我否定似的摇摇头。
  “不对不对,她们肯定只会觉得这样的顾北辰具有反差萌,真是怪可爱的。”
  “妈……”
  就在此时顾北辰又开口叫了一声,九月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应了一声。
  “儿子乖啊,以后可不能做出这种大晚上跑进女孩子房间来的事情,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可千万要记住。还有,更加不能随随便便亲女孩子,渣男到处留情是要遭天谴的你知道吗!”
  沉浸在梦境中的顾北辰自然不会听到这番话,也不会知道自己本意是来“占便宜”的,最后却反倒被“占了便宜”。
  等九月过足了戏瘾,顾北辰却还是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睡前将空调的温度调得太低,这时候裸露在外面的手臂已经开始察觉到些许的冷意,而成年男性滚烫的体温却源源不断地随着两人紧贴的身体温暖着九月微凉的手臂。
  这暖意让九月有一瞬的失神,甚至想离那温暖近一些、再近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