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贴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九月内心挣扎了片刻到底还是再坚持将顾北辰给叫醒,心道反正也都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况且顾北辰现在也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要是他真敢对自己怎么样,她学过的那些防身术也够他受的。
  她可不管对象是谁,绝对不会手软的!
  又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困意终于如潮水一般袭来,九月的上下眼皮开始止不住地打架,不消一会儿便合在了一块沉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被抱着的热度让睡梦中的九月下意识挣扎着想要离那个滚烫的怀抱远一些,那双手却纹丝不动,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又贴近了几分。
  一番挣扎下来的九月也懒得再动,两人便就着这个亲密的姿势一同睡去。
  第二天是个阳光大好的好天气,清晨和煦的日光从未拉严实的窗帘缝隙照射进来落到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气氛看来分外和谐。
  生物钟的关系,即使没有闹钟九月也还是在七点半的时间准点醒了过来。
  昨晚困得不行才睡过去,她这时候还有些困得厉害,躺着没动缓了缓,睁开眼睛却直直撞进一双带着笑意的幽深眼眸。
  顾北辰薄唇微勾,一手将九月脸上的碎发拨到耳后,“醒了?”
  “……啊——”
  被吓得不轻的九月迟缓地眨了眨眼睛,条件反射似的要将离自己太近的男人踹下床去,混沌的精神却终于在这时候终于清醒了过来。
  她停下了动作视线稍稍往下,只见自己两只手如同抱着树的树袋熊一般正死死扒住顾北辰的手臂,要只是这样也就算了,自己的一条腿居然还骑在顾北辰的身上,姿势暧昧得不得了!
  要不是两人身上都穿着衣服,分分钟都让人以为这是什么小电影画面。
  顾北辰仿佛在看着猎物一般的眼神让九月打了个冷颤,她心头陡然一惊连忙撒开怀里的手臂,逃也似的就要往床下跳,殊不知顾北辰对此早有防备,轻轻松松一个翻身就把九月稳稳压在了身上。
  “我都还没做什么,你跑什么?”
  九月嘴角抽了一抽,在心里兀自腹诽道真的等你要做什么我再跑那还能来得及吗?
  九月:“……”你不介意但是我介意好不好!
  就在九月绞尽脑汁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应付的时候,滴的一声响动从门口传来,两人俱是一惊可这不比总统套房还有套间,来人开门进来没走几步便将眼前香艳无比的一幕尽数收入眼底。
  特意照着九月口味买来的早餐“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小鹿显然也没想到,自己时隔这么长时间跟九月再见居然会是这样的场面。
  尴尬的气氛简直要令人窒息,好在顾北辰这次没那么疯,见有人来了便翻身从九月身上下来了,只是面色瞧着实在不太好看,连带着房间里温度都似乎降了几度。
  小鹿当然也知道自己这么闯进来多半是坏事了,可她也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住一起啊,毕竟以后还是要低头不见抬头见,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将早餐捡起来,“咳……月姐,不太方便的话我待会再过来吧!”说完也不等九月回答就转身要走。
  “诶诶诶!你别走啊!”
  再次见到小鹿的高兴让九月连尴尬都忘了,见人要走赶忙赤着脚从床上跳了下来拉住就要夺门而出的满脸通红的小鹿。
  “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你舍得让我闻见蟹黄包的味道又吃不着吗?而且都好久没有人陪我一起吃早餐了。”
  从前在吉瑞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就很好,不像是明星和经纪人反而更像是朋友,九月更是把她当做亲妹妹来看待的。
  后来两人一起来到华裳,小鹿作为还没什么资历的新人就被派去带公司的练习生了,平日里自然也没有碰面的机会。
  她这么一说,小鹿也不免想起当初两人还在一起工作那时候,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边上面色依旧冷峻的顾北辰,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才总算是点了点头陪着一起坐了下来。
  没办法,谁让她怂呢。
  好在买的早餐分量还算足够,倒也不算太过尴尬,飞速洗漱完的九月丝毫不顾及形象地往嘴里塞了满满一个包子,还没来得及咽下去这才忽然想到,“公司之前不是给你安排了新的工作,你怎么会过来?”
  听她这么一问,小鹿下意识要看向一旁的顾北辰却还是生生忍住,依照之前的说辞答道:“练习生那边不止我一个人在带,上次回公司的时候无意听他们说要给你重新找一个经纪人,所以我就毛遂自荐过来了。”
  事实当然跟她所说的出入颇大,练习生那边虽说的确不止她一人在带,但每个人手底下至少是要管着最少三个人的,自打到了那边之后她整天都忙得跟陀螺似的,即使在网上看到九月的消息都完全抽不出时间来联系她。
  不过这段时间以来好歹也让她学到不少,算是痛并快乐着。
  就在她都快要习惯现在连轴转的生活的时候顾北辰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是让她重新去给九月当经纪人,至于其他的工作交接都会帮她安排好。
  但唯一一点要求,那就是不能让九月知道是他让自己过去的。
  小鹿虽然对此颇为不解,可能回到九月身边工作的这件事还是让她丝毫没有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九月如有所思地点点头,对此十分满意,豪情万丈地拍了拍心口,“行!那以后就跟着你月姐我好好混吧,保管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鹿被她逗得笑得乐不可支,结果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给呛着,涨红了一张脸满世界找水,最后还是哭笑不得的九月给她拧了瓶盖将水递过去,笑着揶揄:“都已经是‘修炼’过的人了,你怎么还跟之前一样傻乎乎的?”
  看她这副模样,顾北辰不由失笑,看来自己这次的决定真是再正确不过。
  当初将小鹿一同招进华裳但没有让她继续担任九月的经纪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的年纪还太小,各方面的经验和能力都还有待提高,只怕短时间内无法跟上九月的脚步,因此思虑再三才替她另选了何姐作为经纪人。
  只是千算万算都没算到,像何姐那样的人居然这么轻易就被收买。
  现如今让一切回到当初的位置其实也好,小鹿这些时日也算是锻炼了能力,虽说自然比不上那些经验丰富的经纪人,可最起码的一点是绝对不会做出对九月不利的事情。
  女孩子之间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解决完早餐,九月靠在沙发瞥了一眼还坐在一旁的顾北辰。
  这人蹭吃蹭喝还蹭睡就算了,蹭完之后居然还有脸赖着不走!
  尽管心里都已经要把顾北辰吐槽八百遍了,可总归小鹿还在她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索性就把顾北辰当了个透明人,饶有兴致地问起了小鹿当练习生那时候的事情。
  “说起来,给练习生当经纪人,每天见那么多大帅哥的感觉怎么样啊?”
  小鹿噎了一下,心道练习生再帅也没你身边这尊大佛帅啊,要是大佛能别那么高冷就更好了……
  某辰被无视的大佛脸色黑了一瞬,到底还是没出声打断。
  “其实也就那样啦,因为我带的那三位已经是团里的预备成员所以事情实在太多。”
  一秒回到正题的小鹿一脸认真地掰着手指头挨个细数,“就比如说要严格控制他们的三餐保持身材,制定练习计划偶尔还要计划街头演出,偶尔还得到处协调借衣服首饰啊什么,忙起来的时候压根就不会去注意他们的长相了”
  说到这里,她脸上不由浮现一丝笑意,“不过看着他们在练习室挥洒汗水的样子还是会觉得十分受到激励,就连工作都更加有动力了。”
  九月如有所思地点点头,“他们不是还没出道就已经要开始演出了?”
  小鹿重重点头,“你也知道国内关于男团这块其实不算太景气,为了制造亲民一些的偶像形象以及多吸一点粉公司就会偶尔给他们安排街头演出,从某方面来说也算是对他们的锻炼吧。”
  “要是九月姐也去当偶像的话,以你这个条件一定可以收获不少粉丝的,而且是男女通杀的那种!”
  两个有了共同话题的人顿时聊得不亦乐乎,一旁的顾北辰便十分自然地被晾在了一边,而同一时间另一边的保罗也是叫苦不迭。
  “白染小姐,顾总现在真的不在房间。”
  他对眼前的白染着实谈不上多有好感,虽说也并未见她做过什么事情,但那种不喜欢更像是一种直觉,但是对方跟顾北辰到底还算有点交情,他自然也不好就这么拂了她的面子。
  白染却是对他的话将信将疑,不断地探头试图查看房间里面。保罗并未阻拦,因此她也得以确定顾北辰的的确确不在房间里。
  白染脸上的表情阴了一瞬,很快又换上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对保罗说:“那你带我去找他,我有点事。”
  保罗犹豫了一瞬,“白染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等顾总回来了我再转告他。”
  意识到态度强硬反而行不通的白染当即改换了战略,收敛了几分态度,“我都亲自过来了肯定就是有急事啊,你知道顾北辰哥哥在哪里就赶紧带我去好不好?拜托你了!”
  钢铁直男保罗实在架不住,为了避免自己不因尴尬症倒地而亡只好答应了下来,将人往九月的房间带去,虽说到时候的场景也许比他预想的还要惨烈。
  九月房中正聊到演出事故的两人说得兴起,门铃却在这时忽然响了起来,九月下意识就要跳下沙发跑去开门,却被顾北辰一把给摁了回去,“鞋子都不穿乱跑什么?”
  趁着九月和小鹿双双石化间,顾大影帝屈尊亲自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保罗后退一步微微颔首,“顾总,白染小姐说是有急事找你。”
  白染笑眯眯地凑上前去,“顾北辰哥哥!我刚去你的房间找你你居然都不在,怎么好端端的还换了一间房,你……”话说到一半,她便看到了房间里的其余两人,“一大早的,你们怎么会聚在一起?”
  而且九月身上穿的居然还是睡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