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不会跟她计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北辰避开她要贴上自己的手,并没有要回答问题的意思,“你找我有什么事?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电话里说也行,没必要亲自跑一趟。”
  白染被他如此直白的话语刺得脸色一白,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地攥紧,脸上却是一副楚楚可怜惹人怜爱的表情,“顾北辰哥哥……”
  再怎么说上次找狗仔的那件事自己也还是欠了白染的人情,九月见状连忙开口缓解了一下这看起来有些微妙的气氛,“来来来,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站进来五个人之后莫名就显得有些拥挤,初来乍到的小鹿自然是不知道个中玄妙,在见到平日里一般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白染时不免有些激动。
  “白……白染小姐,我是九月姐新的经纪人小鹿……我还是你的粉丝,看过好多部你主演的电影和电视剧了,觉得你的演技真的特别好,请问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白染却不知道是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直接无视了她的说话,而是颇为嫌弃地捻起桌面上还剩下的装着两只蟹黄包的塑料袋,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望着小鹿。
  “天呐,早餐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就给你的艺人买这种东西?”
  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的小鹿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尴尬地搓了搓手小声道:“因为……九月姐以前就喜欢吃这个,是我考虑不周,下次不会这样了。”
  白染颇为嫌弃地将东西丢回桌上从一旁抽了纸巾擦手,“果然,什么样的人就吃什么样的东西。”
  这话让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九月有些不悦,不知为何,今天见到白染之后她总有种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看明白这个人的感觉,分明是很温柔善良的一个人,现在这样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反感。
  不等她开口,顾北辰却不紧不慢地插话进来,“我就觉得这个挺好吃的,把店的地址发给我吧,我有空亲自过去一趟。”后面这句话显然是对小鹿说的,为的不过是替她解围。
  见此情景,九月不由向顾北辰投去感激的一瞥,对方却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有此举一样,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未曾想,两人的互动在白染眼中却成了眉目传情,她恨恨地咬紧了牙关瞪了一眼正在给顾北辰写地址的小鹿,状似无意地蹭到顾北辰身边。
  “顾北辰哥哥,我还没有吃早餐呢?你陪我一起去餐厅吃饭好不好,他们说这家餐厅的厨师是国外请回来的五星级厨师,做的菜可好吃了。”
  顾北辰不动声色往旁边一些,“我已经吃过了,让保罗跟你一起吧。”
  忽然被点名的保罗:“……?”
  白染脸上的笑容有了些许龟裂,她尴尬地收回手,心里俨然又有了另外的计划,“那还是算了吧,你是叫小鹿吧,我的助理还没过来,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去餐厅打包一份早餐呢?”
  见她态度友好了许多,小鹿自然也没有多想当即应下了这个差事按照白染的要求去给她打包早餐了。
  九月不解她为何明明可以在自己房间叫客房服务,却为什么偏偏要让小鹿跑这一趟。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白染像是后知后觉一般地看向九月,“你脸色好像不太好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我让你的经纪人帮我打包早餐惹你不高兴了啊?”
  “怎么会?”九月笑笑答,可对白染的态度显然没有之前那样热络。
  听她这么说白染也松了口气,“那就好,不过你这个经纪人看起来有些愣愣的,怎么不考虑换一个经验丰富些的?”
  九月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不知道白染小姐跟小鹿这第一次见面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的,但是我跟小鹿早前就已经认识了,她年纪虽小但是对待工作十分负责,对我来说非常好的工作伙伴。”
  白染没想到九月会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就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牵强地勾勾嘴角,“我也只是建议而已,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这么较真啦,况且你可是华裳的艺人,我也是出于跟顾北辰哥哥的关系才会跟你这么说的,我没有恶意的。”
  她这么一说反倒是把错误推到了九月头上,自己撇了个干净,九月索性没再把话题继续下去。
  小鹿很快按白染的要求将东西打包了回来,将两手塞得满满当当的早餐占据了大半桌子,为了避免洒出来小鹿这才把一直单独拿着的咖啡递给白染,“这是您要的热咖啡,可能会有点烫。”
  白染眼底闪过一丝冷色,“谢……啊!好烫!”
  这一幕发生得猝不及防,深褐色的咖啡全数倾倒在白染浅粉的衣裙上很快泅出一片醒目的水迹,她顿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眼眶通红地控诉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故意松手把咖啡倒在我身上?”
  一时间还没明白是什么情况的小鹿一脸茫然地摆手,“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你有没有烫到哪里?我……”
  白染一把打开小鹿的手,厉声喊道:“你别碰我!我知道刚才那样说是我的不对,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可以跟我讲,为什么要这样做?”
  九月有些听不下去,出声解释道:“我想你应该误会了什么,小鹿她肯定不是故意的。”虽说小鹿在工作上的经验还不怎么充足,但九月还有有信心她在这种小事上是不会出错的。
  不愧是实力与演技兼具,白染的眼泪很快淌了满脸。她委屈地擦了擦眼泪,“九月,我知道你维护自己的经纪人是人之常情,不管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跟她计较的。”
  愣在一旁的小鹿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当即站到白染面前反驳了她的说辞,“你说的都是假的,我刚才明明看你拿住了才松手的,明明……明明就是你故意诬陷我!”
  一开始小鹿还以为真是自己不小心才会导致了失误,可当她再仔细回想一番,当时松手的人明明就是白染。她着实没想到偶像形象崩塌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眼前,说话之时甚至气得发抖。
  跟小鹿认识这么久,九月还是第一次看她情绪这么激动,一时间更对白染的说辞产生了怀疑,可又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何。
  被这么一反驳白染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起来,她泪眼朦胧地走近顾北辰,看似勉强地笑笑,“顾北辰哥哥,真的很抱歉……让你看到这些……你就当我是故意的好了,我先回去换衣服了。”
  明眼人自是能看得出来,她此举无非就是为了让顾北辰替她出头,只是如意算盘却落了个空。
  顾北辰只不痛不痒的点点头,“嗯,去换衣服吧,差不多也要开工了,耽误了剧组进度就不好了。”
  九月此时已经对白染的所作所为有些许的不满,可总归还念着她曾经帮过自己,抽了张纸递过去,“别哭了,我替她向你道歉,顾北辰说的没错你还是早些回去换衣服免得耽误拍摄。”
  白染一走,小鹿也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委屈地快要哭出来,她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九月及时一个眼神给拦了回去,只好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我回去换衣服,待会一起去片场。”
  留下这句话顾北辰便走了出去,等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小鹿两个人的时候,九月叹了口气上前安慰般地抱了抱她,“我相信你说的话,但是刚才那个情况并不是一个适合诉苦的时候你明白吗?”
  九月小心地替小鹿擦掉眼泪,“你现在已经不是被父母保护在羽翼下的小孩子了,长大之后像刚才那样的事情一定会发生而且绝对不会少,我并不是说要求你立刻就要变得无所不能,但你总得学着靠自己的能力解决不是吗?”
  小鹿吸了吸鼻子,哽咽着开口:“我……我以前真的很喜欢她演的戏的,我真的……真的没想到她私下会是这样的人,你说是不是所有人都有两幅面孔?我真的好难过啊。”
  知道她一向心思单纯,九月也知道很多事情只能点到即止,“我们没有办法改变别人,唯一能够决定的只有我们自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很快又擦干眼泪恢复了一副斗志昂扬的模样。
  顾北辰依言很快便换了衣服过来,两人走到电梯口他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九月不解地摸了摸脸,“怎么了吗?我脸上沾上什么东西了?”
  顾北辰摇摇头眸色微沉,视线落到九月脸上微微泛红的伤口上,“伤口看上去好像更加严重了,要不今天先请个假让导演把你的戏份往后挪几天。”
  闻言,九月不怎么在意的笑笑,“不至于那么严重啦,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到时候让化妆师帮忙遮盖一下就好了,我今天的戏份也不是特别多。”
  知道九月对于演戏的敬业与执着,她都这么说了顾北辰也不好再多言,两人便带着新上任的小鹿经纪人一同前往了片场。
  已经不是第一天拍戏,一到现场九月十分自觉地走进了化妆间准备提前让化妆师帮忙上妆,毕竟她脸上的伤口遮盖需要更多的时间,到时候别耽误了剧组的拍摄。
  剧组的化妆师是个胖胖的中年妇女,看起来十分和蔼亲切的模样化妆技术也十分高超,还是剧组里远近闻名的吃货,她进化妆间的时候嘴里刚把最后一口早餐给消灭,“早上好。”
  九月对她的印象不错,笑笑道;“早上好,让你这么早就过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嗨,你这话说的,分内的事而已嘛。”
  化妆师找了湿巾擦干净手,将自己的化妆工具拿出来的时候才注意到九月脸上那明显比昨天要更加严重的伤口,她皱了皱眉动作停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