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重新修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九月当即收敛起了笑容,心口不知为何越发憋闷起来,甚至难受得有些喘不上气来,“找我有事吗?”
  顾北辰不悦地蹙眉,目光从一旁的宋怀安身上一扫而过,很快又面色如常地轻飘飘来了一句,“我让小鹿先回去了,早上我们是一起来的,反正你还在我也下戏了不是应该一起走吗?”
  九月:“……”你这是什么歪理?
  宋怀安没想到对外一贯以高冷形象示人的顾北辰还能有这么孩子气的模样,一时也有些惊讶,不过对方毕竟算是自己的前辈,于是自然还是要打个招呼以示礼貌的。
  “您好,我是宋怀安。”
  顾北辰恢复了平日模样,礼节性地回握,“你好。”
  “九月常跟我提起你。”
  听到这里顾北辰和九月皆是一惊,九月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常提起顾北辰了,顾北辰则是万分好奇他们都在围绕着自己聊一些什么话题,当然也就毫不客气地问了出来。
  宋怀安失笑出声,“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夸顾先生的演技精湛,像我这样的门外汉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要多向顾先生学习才是。”
  九月也好久没看到宋怀安这幅样子,一时觉得哪里不对,可要真深究起来却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最后也只能作罢。
  目送着两人走远,宋怀安脸上的笑容慢慢淡了下来。
  九月原以为的小伤足足花了快一周的时间才得以完全复原,这还得得益于顾北辰当初送来的那管药膏,以至于不能拍戏的这几天她简直都快闲得发霉,除了偶尔有小鹿陪着解解闷,唯一的乐趣就是一个劲的钻研已经拿在手里的剧本。
  事实上她每天都待在酒店,要是看点电影电视刷刷手机什么的也没什么。只不过她以她现在的实力,如果要让自己彻底进入角色,这些娱乐活动对她来说其实就是多余的干扰。
  “锵锵锵,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那家甜点!”
  一个光是造型就十分诱人的小蛋糕被放到了面前,顿时被甜点治愈的九月一把接过,“就知道你最好了。”
  小鹿笑眯眯地点点头,“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我特意帮你问过医生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你脸上的伤已经好全了,明天就能重新开始拍摄了。”
  九月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真的吗?!”
  “当然,不过还有个事要跟你说。”小鹿随即从包里拿出厚厚一叠文件似的东西,“我刚在外面遇到了编剧,她跟我讲说临时调整了剧情,所以你之后就按这上面的内容准备拍摄就好了。”
  九月粗略翻了几眼,却发现剧情发展都已经跟她当初看到的不太一样了。
  不过因为之后的几天她便没继续再去现场观摩,再者编剧根据拍摄进度调整剧本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她便也没有往心里去而是按照小鹿给的新剧本重新背了台词。
  休整了这些天的九月干劲十足,结果第二天重新开始拍摄的第一个场景就是作为女主闺蜜的自己在看到男主在餐厅中跟其他女生在一起的时候端起桌上的水杯泼过去。
  原本的剧情中她是应该远远看着将这件事偷偷告诉女主,用来离间他们关系的,不过编剧大概是认为泼水这样的情节会比较有张力一些所以才重新修改了。
  九月对此不疑有它,拍摄也十分顺利地很快进行到了需要泼水的情节。
  不远处,顾北辰饰演的男主绅士的扶住了险些摔倒的路人女生,从九月这个角色的角度看过去两个人显得格外亲密,因此她当即抓准时机飞快走过去,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直接将桌上的一杯白水直直泼在了顾北辰的脸上。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是我看错你了!”
  毫无防备被泼了满身的顾北辰愣在原地没动,九月则是十分敬业地还原了角色被气得心口剧烈起伏的生气模样,可周围忽然死寂一般的安静让她莫名觉得心慌。
  因为导演还没喊cut她自然也不能动,只能保持着这样尴尬的状态在原地与男主僵持着。
  但顾北辰所表现出来的反应却跟剧本里写的不一样,他本来应该惊讶之余跟自己解释这个误会,这也成了两人逐渐成为朋友的一个契机,让九月不解的是,面前的顾北辰就只是沉默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正要开口询问的九月张了张嘴却被从扩音器里传出来的导演的暴喝吓得一颤。
  “九月,你演的这是什么鬼东西!让你躲得远远的看着就行,你吃饱了撑的跑去过给自己加戏,居然还望男主脸上泼水!”
  气急了的导演吼完这一声还不解气,啪的一声将剧本摔在桌上将怒火转向了还愣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还有你们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拿毛巾给人擦擦,非得耽误了拍摄进度才开心吗?”
  因这突发事故,拍摄只能暂时被迫中断。
  九月手里还攥着已经空空如也的杯子,转过身去不解地看向导演,“我……我只是按照剧本里写的演啊,有什么问题吗?”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再怎么迟钝她也该明白过来不对劲,于是立即让小鹿去把剧本拿了过来,翻到了今天拍摄这场的戏份页面递过去,“导演,这上面……”
  话还没说完,九月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只见她所说的昨天拿到手的新剧本不知何时又变成了之前的剧情,泼水的情节更是不复存在。
  看到了剧本内容的导演脸色更差了,黑着一张脸没好气地说:“这就是你说的按剧本演?你的按剧本演就是给自己加戏?”
  早前选九月进组的时候他就曾经有过担忧,害怕像这样黑料太多的女演员不会肯踏踏实实拍戏,第一天还没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表现得倒还不错,结果第二天就把脸给弄伤了搞特殊要请假,现在居然还擅自给自己加戏!
  九月面对导演的质问哑口无言,她压根就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小鹿自然不可能会骗她编剧修改剧本的事,可假的剧本又是被谁换过来的?
  能够办到这件事情且不被察觉的很有可能就是编剧,九月将视线投向这时正站在不远处的编剧,可对方却在接触到她的视线之后径直选择了避开。
  九月不明白,如果真是编剧的话,她们压根就不认识,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数的疑问充斥进九月的脑海,而另一边拿干毛巾稍微整理过的顾北辰脸色总算是比之前好了一些,可在场的一众人等可不认为事情会这样轻易过去。
  影帝毕竟是影帝,压根没必要吃这个闷亏,只要稍微说上两句就已经足以把“罪魁祸首”九月给踢出剧组。
  “哇,还是第一次看顾大影帝这个样子诶,你说他会不会让导演把九月给换掉啊?”
  “说不定啊,毕竟谁像九月一样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拿水泼他啊,真是活该。”
  身旁工作人员的小声议论传进耳中,白染微不可闻地勾起嘴角,视线落到九月手中的剧本上,随即笑着跟不远处的编剧点了点头,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让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议论声自然也不可避免地传进了九月耳中,她定了定心神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昨天是我的经纪人将剧本交到我手中,说是编剧临时修改了剧情,让我照着新的剧情演。”
  一声讪笑从人群中传出来,编剧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九月小姐可千万别瞎说啊,我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修改过剧本,而且如果真的有修改的话应该是所有演员都会接到我的通知的。”
  小鹿也有些听不下去,着急地辩解道:“可是……可是那时候明明就是你跟我说照着新剧本演的!”
  编剧佯装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正要反驳,一直一言不发的顾北辰却在这时候开了口。
  “我觉得九月的创意很好,这样的设置让剧情更加具有冲突新,也让情节更有看头了。”说完他转向导演的方向,“就用刚才拍下来那一条吧,剧情方面就要麻烦编剧进行一下调整了,辛苦了。”
  既然顾北辰都发话了,导演也不能当面反驳,只得提早结束今天的拍摄,用剩余的时间跟编剧重新商讨剧本,明天再争取将进度赶上来。
  顾北辰和导演都已经表明了态度,方才还围在一旁看好戏的众人也只能悻悻散去,目光却还是止不住地往还站在原地没动的两个人身上看。
  白染看着一同离开的编剧和导演顿时气得咬紧了牙关,本以为能借着这次机会让导演直接将九月给踢出剧组,再不济也能让众人对她的看法彻底改观。
  可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顾北辰居然会丝毫不顾及别人看法选择了为九月出头,以后导演自会因为此时忌惮顾北辰,要对付九月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想到这里,白染的眼底闪过一次阴狠,指甲因为用力过度而陷入了掌心她却像是丝毫感觉不到痛意一般,只死死盯住不远处的九月。
  等着瞧吧,对付不了你,我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助理吗?让你闹心闹心也不错。
  人群逐渐散去,不知何时现场就只剩下了九月和顾北辰两人。
  刚才已经稍微收拾了一番,顾北辰身上再看不出一丝狼狈,但一直眉头紧蹙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九月咬了咬唇,最后上前几步停在了顾北辰的身边,“顾北辰,刚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有……谢谢你在导演面前为我解围。”
  从上次的基金会再到这次的解围,尽管九月不确定自己对顾北辰,以及顾北辰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唯一的事实是她真的欠了他很多,而且压根就不知道该从哪里还起。
  闻言,顾北辰没答话,只转过头静静望着九月。
  九月被他直白的眼神盯得有些不大自在,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你……还在生气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