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处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时间原本就不怎么宽敞的走廊便挤了不少人,九月却只是冷冷地站在原地看着,原本已经睡了的顾北辰自然也被这么大的动静给吵醒了出来查看情况。
  九月好歹也是曾经练过的人,虽然被白染的恶心行径给气得不轻可到底还是保持了理智,那一脚看着力气不小,实际上完全控住了力道,并不至于像白染现在哭爹喊娘那么严重。
  成功吸引过来那么多人围观的白染当即为了保持形象转而开始梨花带雨似的掉眼泪,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很快便勾起了一旁围观人群的同情心,一众人赶忙上前将白染给扶了起来,簇拥着将她送回了房间。
  小鹿毕竟还是刚工作不久的新人,见到这样的阵仗一时不免有些心慌,“九月姐,都怪我,你要不是为了我也不会跟白染起冲突的,她不会因为这件事找你麻烦吧?”
  九月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勉强我也算是你的上司,你都被人欺负成那样了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别担心,我会处理的。”
  不消片刻,医生便赶了过来简单给白染做了个检查,“没什么大碍的,只是看起来比较严重并没有伤到骨头,这两天坚持擦药活血化瘀并且不用让伤口沾水很快就会好的。”
  说完这话的医生莫名感觉自己好像被瞪了,难道是他把问题说得太严重了?
  思及此医生赶忙又道:“我知道你是那个最近很火的女明星白染对吧,听说你还在拍摄期间,不过不用担心,这点小伤很快就能好不会影响拍戏的。”
  白染面色黑了一瞬,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又已经变回了之前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她眼含泪光地扯了扯站在一旁的顾北辰的袖子,“顾北辰哥哥,可是我觉得我的伤口好痛,我以后不会变成残疾吧?”
  人毕竟刚受了伤,顾北辰并没有将手从白染手中抽出,而是面色如常地安慰道:“医生都已经说不会有问题了,正好趁着这两天休息你好好养伤,别想太多。”
  这一幕落入一旁围观的人群眼中,九月自然也不可避免地看见了。
  白染低下头以只有她们两人能看到的角度给了九月一个嘲讽的笑,随即带着哭腔开口道:“刚才的事情说起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不知道九月她为什么大晚上要找到我还污蔑我打了她的人,我只是否认了一句她却对我动了手。”
  白染顺势抱住顾北辰的手臂,语气亲昵地说道:“但是好在伤口不是很严重,所以顾北辰哥哥你能不能就别怪她了?”
  她这一句成功让房间里的焦点转移到了九月身上。
  周围基本都是闻声出门查看情况的人,他们所看到的就是九月带着经纪人气势汹汹地居高临下看着白染,而白染则是捂着伤处坐在地上疼得大哭。
  令人不解的是,直到现在九月却丝毫也没有要道歉的意思。反倒是白染不计前嫌,还为九月考虑她在顾影帝眼中的形象。
  九月听得心里直想笑,却依旧还是一言不发,与顾北辰就这么隔着人群远远相看一眼。
  “什么啊?我差点就对她改观了,居然这么不要脸。”
  “是啊,肯定就是嫉妒白染跟顾影帝关系好,在电影里的角色也压她一头。”
  “就是就是,只有泼妇才会动手打人!刚还觉得他们很配的我一定是瞎了眼。”
  人群中传来的小声议论让九月怔了一瞬,她直直对上顾北辰幽深的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她是什么时候忘记了这一点的呢?
  人们对一个人的厌恶并不取决于这个人做了什么,而取决于人们相信这个人做了些什么,这本她就是以前无数次经历过的不是吗?怎么现在反倒是看不明白了。
  原本就没有刻意压低的声音传进白染耳中,她忍不住在心中暗笑,挑衅般地看了九月一眼这才对顾北辰道:“顾北辰哥哥,我还是觉得伤口有些痛所以想去附近的医院看看,你能陪我一起吗?我有点害怕一个人待在医院。”
  “她明明有助理唔……”心里着实气不过的小鹿话说了一半就被九月给及时捂住了嘴,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自知鲁莽了的只能愤愤收了声。
  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因她而起,她不能再给九月找麻烦了。
  一门心思都在顾北辰身上的白染压根没注意到这边情况,一脸期待地追问道:“可以吗?顾北辰哥哥?”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都已经做好了选择性耳聋的准备了,毕竟虽说顾北辰和白染在剧组的关系还算不错,但是能从顾北辰那里得到特殊待遇的也就只有九月一个人。
  最重要的是,白染的助理和经纪人都一起跟了过来,两人都是女性照顾起来显然会更方便一些。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沉默片刻后的顾北辰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好,我现在打电话让人准备车。”
  白染脸上欣喜万分,“真的吗?谢谢顾北辰哥哥!”
  顾北辰站在原地没动,眼神却是看向了门口的九月,可对方只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房间。
  他自然不会信那些人口中所说的,说九月是因为嫉妒白染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可伤口分明不可能是伪造的,那其中就一定又让她无法继续忍受所以才动手的原因。
  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他当时看到的那件事。
  那大概已经是一周前的事情了,两间休息室相邻,九月还在戏上,而他的部分便已经提早拍完便先一步回了休息室准备换衣服。
  行至门口的时候,旁边休息室的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哭着跑出来的小鹿跟他撞了个正着,急急忙忙地打了个招呼便慌乱地跑开了。而那时候的休息室里只有白染一个人。
  脑袋里的思绪变得杂乱起来,顾北辰不由想起自己刚认识白染那会儿。
  那时候她分明还只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不过几年过去,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幅模样?
  顾北辰看向九月离开的方向,眸中多了几分冷峻神色。这件事总归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既然他不希望再把九月给牵扯进来,也就只好自己亲自来做这件事了。
  回房间的路上九月显得有些神不守舍,电梯门都已经要关上了却还没有出来,好在走在前面的小鹿反应及时拦住了已经要再度关上的电梯门,一脸担忧地将人从电梯里拉了出来。
  “九月姐,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还在烦心刚才那件事情吗?”
  小鹿心里其实也十分过意不去,经过这次风波后她觉得前些日子为了不添麻烦所以息事宁人的自己简直就是傻蛋中的傻蛋。
  既然白染看不顺眼自己,不管怎么样她总归是会找到由头针对,她一味忍让不过是助长白染气焰罢了。
  想到这里小鹿不免有些泄气,她刷了房卡跟着九月一起进了屋,越想越气,“要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被那些人这么说,你跟顾影帝关系好着呢,哪里轮得到他们说三道四的!”
  九月看着义愤填膺的小鹿,心里也算是有了些安慰。
  她揉了揉小鹿一头短发,咧嘴笑笑道:“别担心,你九月姐我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怎么可能会被这么一点小小的挫折给打败,况且是白染不对在先,真要算起来我们这也只能算是‘回击’罢了。”
  小鹿还对方才那些人说的话而耿耿于怀,但她能做的事情毕竟有限,为了不添麻烦也只能听话地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在电话里叮嘱完小鹿擦药,九月将已经息屏的手机丢到了一边,脑海里却控制不住地浮现出顾北辰的脸。
  她从口袋里拿出今晚聚餐时从顾北辰身上掉落的照片,照片上赫然就是白天两人一起去散步时的场景,他那时候单独找那个摄影师,为的估计也是从他手里拿到照片。
  顾北辰大概是把照片一直带在身上,所以晚上聚餐时才会不小心落到了座位旁被自己捡到。
  照片里的男人眸光缱绻温柔,照片中的女主角分明是自己,可九月却觉得她丝毫看不明白顾北辰这个人。他可以对自己甜言蜜语,可转头却也能对别的女人柔情万分。
  “顾北辰,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又或者说……”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呢?
  下定决心好好睡一觉把这些事情通通忘掉的九月到底还是以失败告终,凌晨两点,她从床上爬起来,一个电话问来了白染住院的地址还借了车钥匙。
  温泉酒店本就在郊区,离医院自然是有些剧烈的,九月开了近半个小时的车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
  夜晚的医院显得格外冷清,值班的护士看上去昏昏欲睡自然也没注意来人是谁,已经知道了房间号的九月径直往白染的病房走去。
  病房中的气氛在此时却冷得不行,白染哭得双眼通红,哽咽着开口:“顾北辰哥哥,你根本就不信我,不然为什么明明九月都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了,你却还是维护她?”
  她本以为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顾北辰怎么都应该认清楚了九月的真面目,这样她受的伤也就值了。
  结果顾北辰虽然跟着自己一同来了医院,可当自己提起刚才在酒店发生的事情之后,他言语之间却满满都是对九月的维护,这让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顾北辰神色平静道:“我并不是不信你,但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动手。”
  “所以你觉得是我把自己搞成这样子来博取同情的吗?”白染的声音不觉拔高却又很快意识到不对,随即吸了吸鼻子放缓了声音,“顾北辰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白染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知为何让顾北辰看得心中厌烦不已,因此一时沉默不语。
  见顾北辰的反应不如预期,白染咬咬牙作势就要从床上爬起来,“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小题大做,或者压根就没有相信过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