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怎么会一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满眼怆然地笑笑,“我明明是个受害者却要遭受这些无端的质疑与诬陷,既然这样的话你不用留下来照顾我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顾北辰眉心微蹙看着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白染却在这时情绪更加激动地要从床上坐起来,“好,既然你不走的话我走好了,免得留在这里碍眼。”
  白染说罢当即就要下床,只是脚一着地伤处传来的痛意却让她整个人就这么失去了平衡,一旁的顾北辰自是不能让人旧伤未好又添新伤,于是下意识伸手搀了一把。
  却没料到,此时正走到病房门口的九月将这一幕看在了眼中。
  委屈和愤怒的情绪在一瞬间便充斥了九月的脑海,她觉得好气又好笑,自己大半夜不睡觉吃饱了撑的开车过来医院,顾北辰倒是美人在怀好不惬意。
  想到这里九月没来由地更生气,索性直接将病房的门一脚踹开,冷着脸站在门口看着病房中姿态亲密的两人,“两位真是好兴致。”
  九月的出现让顾北辰也始料未及,他顾不得更多,果断地将自己的手臂从白染手中抽离了出来。不过,现在这个状况,九月只怕已经误会了自己。
  抓了个空的白染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九月,你怎么来了?如果是专门过来道歉的话那就不必了,我已经原谅你了,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
  如果不是看到小鹿身上那些惨不忍睹的伤,九月也许就真要被白染这精湛的演技给唬住了,可是她现在对白染的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而是径直望向顾北辰的方向。
  她冷着脸不说话的模样让顾北辰莫名有些心慌,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起码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跟你一起回去,路上再慢慢跟你解释好吗?”
  九月抱臂冷哼了一声,脸色又沉下去几分,刚跟其他女人柔情蜜意完又装出一副深情模样,顾北辰你这算是打个巴掌又给个甜枣吗?
  “呵,顾影帝这是解释都还要挑个时间地点吗?”不过要是让她说实话,现在这个状况简直就是天时地利都不合,当然最不和的还是人。
  面对着这样的九月,顾北辰少有的生出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于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便要拉着九月出去立即把事情给解释清楚。
  然而还不等顾北辰靠近九月,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忽地充斥了整间病房。
  “啊——你不要过来,走、走开!啊——”
  深夜的医院本就安静得过分,白染这一尖叫很快便引来了医院夜班的工作人员们。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领着几个护士匆匆赶来,却见病房的门就这么敞开着,一个面色容貌绝佳但神色冷冽的女人一副来寻仇的模样在门口站着,方才还状态稳定的白染却尖叫不止,在顾北辰怀中不断颤抖着。
  刺耳的尖叫声在空荡的病房不断回荡,九月怎么会不知道这不过是白染的惯用招数,因此只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着。
  一众医护人员因这突发情况忙作一团,一见九月还站在门口,当即上前请人出去,“病人刚刚遭受了突发性刺激,还请这位小姐立刻离开病房,不要打扰医生诊疗。”
  医生发话,自己要是再留在这里不走那就真的是无理取闹了,九月一肚子无名火还没消,可到底还是只能转身离开。
  啪的一声将房门用力甩上,九月气愤不已地往外走,一边小声嘟囔,“顾北辰,你最好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眼前,不然看一次揍一次!明明跟白染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居然还来招惹我!顾北辰,你这个混蛋……”
  “我知道是我混蛋,但你总要听我一句解释吧?”
  九月愣在原地,看着自己被追上来的顾北辰紧紧抓住的手臂,“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挑时间地点了,现在就解释给你听。”顾北辰叹了口气,抬手将九月落到鬓边的头发轻柔地拨到耳后,“刚才只是因为白染闹脾气,差点从床上摔下来我才伸手扶了一下的,我保证在你看到那一幕之前我跟她都保持了起码三米远的距离。”
  九月眼睫微颤,没躲开顾北辰的动作,却也只是冷淡道:“好,我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回去看白染吧,要是见不到你……”说到这里九月顿了一顿,抬手点了点脑袋,“她说不定这里又要受刺激了。”
  她语气认真,可睿智如顾北辰又怎么会听不出她话中的实际意思。
  他摇摇头拉着九月往外走,“我刚才已经跟医生交待了让他们代为照看,我们一起回去。”
  九月心中五味杂陈,总觉得自己简直成了因为丈夫与别人暧昧而发小脾气的怨妇,可事实上她跟顾北辰根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不是吗?
  心尖传来的阵阵痛意让九月有些喘不过气,她用力挣开顾北辰的手,“够了,你没有必要因为我做到这个程度,归根结底我跟白染一样不过都只是与你同一个剧组拍戏的同事罢了,深究起来她跟你还要相熟一些,这种时候你的确该在身边陪着。”
  顾北辰颇为无奈,“你怎么会这么想?她跟你怎么会一样?”
  九月却像是丝毫听不进去,只避开顾北辰的视线,“你出来这一趟应该也就是为了跟我解释吧?现在我听到了解释,你可以回去了,明天还组织了早起爬山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见她执意要走,顾北辰实在没了法子也懒得再去跟她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道:“如果我说,刚才你的行为其实是把我从‘魔爪’中拯救了出来你信吗?我本身就不太擅长照顾人,不过如果这个人是你的话……那倒是可以例外。”
  最后一句他刻意放慢了语速,这让九月的脚步不由一顿。
  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争斗,九月最后还是停下脚步转过身道:“不管我信还是不信,谢就免了吧。你要是真不愿意,谁还能强迫你不成?”
  顾北辰眉梢一挑,抬步就要往前却被九月厉声喝止住。
  “打住!千万打住!现在这可是公共场合,你要是再做出点什么足以让我跟你的名字一块上头条的事情,我保证你解释一万次我都不会再听。”
  上次的前车之鉴让九月果断多留了个心眼,她可不想这部戏片酬都还没到手,那边又被狗仔抓到跟顾北辰相关的把柄,不然她迟早要因此而破产。
  见她这幅模样,顾北辰脸上总算有了几分笑意。
  他投降似的将两手举在脑袋两侧,一俩无辜道:“天地可鉴,我可什么都没想做,不过你都说了时间已经很晚了,所以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出于对自己这个已经长时间不开车司机的驾驶安全的考量,九月最后还是只能选择跟顾北辰同一辆车回温泉酒店,还特意留了个心眼坐在了车的后排。
  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九月早已经累到了极点,好在她是那种再怎么闹心都不能折腾自己的性格,车子从医院开出去没多久又再次睡了过去。
  开出一段距离,顾北辰透过后视镜看到分明刚才还气势汹汹不许自己靠近的女人现在却毫无防备的在自己车上睡着,一时间不免觉得好笑,可到底还是停下了找出车里备好的毯子仔细给九月盖上。
  再一次醒来看到坐在身边的顾北辰时,九月心里忽然有一种十分强烈的感觉,她这一上车就想睡觉的毛病只怕是没救了,简直有毒。
  到达目的地后便挪到了后排的顾北辰收起手机,侧头瞥了一眼已经迷迷糊糊清醒过来的九月,忍俊不禁点了点自己嘴角的位置。
  九月顿时一个激灵还以为自己睡着的时候流了口水,一擦才发现自己居然被顾北辰这混蛋给耍了,顿时就气得要开门下车,一只手臂却在她之前伸了出来,将她整个人自后背环抱住。
  熟悉的男性气息将她整个人团团包围,几乎让九月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你还不知道吗?我唯一想抱的人就只有你,以后也只会有你。”狭小的车厢中,顾北辰的声音仿佛效果极佳的咒语一般让九月的心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顾北辰喉头微动,亲密地将下巴抵在九月的脖颈间,是再亲密不过的姿态。
  九月其实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那种感觉就像是看着眼前被放了一个看似威力极大的炸药,她想要将它毁掉,可直到点火的那一瞬间才知道。
  点燃之后,炸开的其实是绚丽而夺目的烟花。
  见人总算平静下来,顾北辰将人转成了与自己面对面的模样,伸手将九月垂在身侧的手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目光灼灼地望向她,“感受到了吗?我顾北辰向九月保证,不管是从前、现在,还是将来,这颗心脏都只为九月一人跳动。”
  “这个解释,你还满意吗?”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心脏的蓬勃跳动几乎一路从掌心蔓延至九月心脏的位置,她没来由地跟着心跳加快,四周忽然变得安静,而她的眼中只看得到眼前深情无比的男人。
  顾北辰叹了口气,将眼前愣愣的不知作何反应的小女人抱进怀里。
  熟悉的气息将九月团团围住,渐渐涌上来的委屈代替了方才的愤怒,她撇了撇嘴慢慢环住顾北辰精瘦的腰身声音有些闷,“她们都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顾北辰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要是你真的不信的话,大不了以后你跟着我,随时随地监督这总可以了吧?”
  丝毫没察觉自己已经一只脚踏入陷阱的九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什么控制狂,还随时随地跟着你,而且像你这样一点都不检点也不洁身自爱的人,就算我二十四小时跟着也无济于事好吗?”
  想到顾北辰之前在这么多人面前答应留下照顾白染,九月就总觉得心里还有一个疙瘩怎么都下不去。
  她挣了挣想要从顾北辰怀中逃离,“再说了,我是谁啊?我不过就是同一个剧组的同事而已,我哪配天天跟着顾影帝啊。”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