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怎么都下不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北辰心中一喜,随即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所以不要只做同事了,当我女朋友怎么样?我保证以后跟所有异性保持安全距离,随时接受查岗,你需要我的时候我还能随叫随到,如何?”
  不等九月开口,他挑了挑眉轻笑一声,“你似乎应该没有拒绝的理由吧?刚才是谁家醋坛子打翻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总算是回过神来的九月简直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她刚一定是被气傻了,不然怎么会对顾北辰说出那样的话来?他们两个目前为止的的确确就是同事而已啊!
  光是一想到自己以女朋友身份自居,大吃飞醋还理直气壮的质问顾北辰,九月就觉得心脏骤停眼前一黑。
  思及此,她也再顾不得其他,使了吃奶的劲把顾北辰给推开飞也似的跑下了车。
  好在电梯此时正好停在这层,九月冲进电梯中便疯狂按下按钮,看着电梯门在自己面前慢慢合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电梯上行,九月眼神呆滞地看着电梯壁上映照出来的自己的倒影,哭丧着一张脸拍了拍脸颊,“九月,你清醒一点啊,不能做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啊!”
  话虽如此,可顾北辰的脸却依旧还是在九月的梦里挥之不去。
  直到天边露白九月也没能成功入睡,晚上发生的一切在她脑袋里如走马灯一样被重复播放,熟悉的来自顾北辰身上的冷冽的香水味道、温热掌心下有力跳动的心脏,以及顾北辰一字一句情真意切的告白……
  一切的一切都让九月平静不下来。
  她没有办法否认,从很早之前开始她就是一个十分没有安全感的人。在得到一样东西之前,她甚至会想到有朝一日如果再失去这样东西的话,她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比起得到再失去的痛,她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
  某种意义上,顾北辰对于她来说其实也是这样的存在,她看不透他,因此原本就稀缺的安全感更加摇摇欲坠。
  况且,演员本就是需要在镜头前戴上面具的人,谁又知道哪一瞬间是真,哪一瞬间又是假?
  九月怔了一瞬,崩溃地把枕头蒙住了脑袋在床上翻滚了一个来回,最后顶着一头被折腾成鸡窝的发型抱着枕头坐了起来,“九月,你完了,你好像……真的喜欢上顾北辰那家伙了。”
  这一点的确信并不能让九月高兴起来,她能确定自己的心意,却确认不了顾北辰的。
  顾北辰出道这么多年,在娱乐圈里早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一般的存在,像他这样的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又怎么会看得上自己呢?
  那些甜言蜜语,大概也不过就是一时兴起的玩笑而已,到时候可别说的人没在意,她这个听的人却当了真,那可就真是要闹笑话了。
  失落不可避免地笼罩着九月,身体明明已经困到了极点,她却还是没有办法入睡,这么一睁眼便等到了到时间来敲门的小鹿。
  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九月长出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珠,缓了几秒到底还是起身开门把小鹿给放了进来。
  天还没有彻底亮起来,房间里没开灯,只未拉严实的窗帘缝隙透露进来点点光亮。
  小鹿下意识打开了房间里的灯,一晚上没睡的九月眼睛干涩不已,在强光的刺激下顿时就掉下了眼泪,此情此景顿时把小鹿给吓得够呛。
  “九月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她一连串的连珠炮把本就精神混沌的九月都要给问懵了,九月摁了摁有些发涨的太阳穴,眉头拧得死紧,“我没事,就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缓一会儿就好了。”
  小鹿一脸担忧地说道:“你脸色看起来真的很差,要不我们今天就别去爬山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九月现在简直就是听到医院两个字就头大,好不容易因为极度疲倦而被压下去的心中的异样此时又升腾了上来,可她又没法说自己昨晚就是从医院回来的。
  这么无脑又丢脸的事情,让她怎么说得出口?
  两人正站在门口说话,九月无意一扫便见顾北辰一身正装远远走过来,九月心中陡然一惊急忙将自己整个人藏在小鹿的身后。
  九月语速飞快道:“我按原计划跟你们一起去爬山,你在这守着,有人过来就说我换衣服去了!记住!千万、千万不能让人进来知道吗?”
  小鹿这时候也发现了不远处的顾北辰,急道:“诶?九月姐可是……”
  她话还没说完,房间门已经嘭的一声被关上了,随即还能听到从里面将房门给反锁的声音,这让小鹿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应付顾北辰。
  “顾总,早上好,九月姐她……”
  面前的人好歹也是自己的老板,小鹿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斟酌一下措辞,“九月姐现在在里面换衣服,可能需要一点时间,要不您回房间等?我到时候让她给你回个电话?”
  依照传闻中顾北辰的脾气,小鹿都已经做好了立即被冰冻三尺的准备。
  未曾料,顾影帝今天心情似乎非常不错的样子,平日里总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上居然还挂着一抹微不可查的笑。
  顾北辰站定在门前,隔着一扇门板默了片刻,“不用了,告诉她我来过就好了,我有点事情需要提早回去,好好照顾她。”
  “哦,还有……”走出几步的顾北辰却又忽地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昨晚那件事让她不必再插手,以后学机灵点,别再被人牵着鼻子走,不然我把你调回来就没有意义了。”
  厚重的木门把声音严严实实隔绝,九月贴在门上老半天也没能听见外面两人都说了些什么。
  不过都已经答应要一起去爬山,自然也不能食言,便当即换了一身适合爬山的长衣长裤跟小鹿一起到楼下跟其他人集合了。
  众人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爬到山顶,时间还算赶得凑巧,到达山顶的时候太阳虽然已经隐隐攀升到地平线以上,不过好在还算是赶上了日出。
  光亮冲破云层逐渐倾洒在整片大地,九月混乱不堪了一夜的心在此时总算得了片刻的宁静。
  大概因为现在白染不在,就连小鹿的情绪看上去都要比之前好了不少,一边词穷地感叹日出多好看的同时还不忘拿出手机拍照。
  九月侧头有些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爬山爬着突然一副思春一样的表情?”
  小鹿羞赧地笑笑,“我哪有啊?只是觉得,这样好看的风景如果能跟喜欢的人一起看到的话,那一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可惜顾总有事提前回去了,不然能跟他一起看日出我也已经此生无憾了啊!”
  小鹿提及到顾北辰,触动了九月敏感的神经,她不自觉的捏紧了口袋里的手机。
  一股无法言说的冲动驱使着她将手机拿了出来,在选取了最恰当的角度之后按下了快门,最后将绚丽而耀眼的一幕日出收入了镜头之中。
  鬼使神差般的,方才小鹿的那番话就像是在九月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九月仿佛不受控制般地调出与顾北辰的聊天对话框,最后将自己刚才拍摄的日出照片发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原本信号不好的山顶,九月这张图片却在按下发送的瞬间便成功被传输了出去。
  回神花了大约半分钟时间,几乎是电光火石间,九月在回过神来的刹那当即选择了把刚才那条消息给撤回,哪知道还不等她松一口气,掌心的手机却一震显示有新的消息进来。
  只见她与顾北辰的对话框里,最后一条消息变成了来自顾北辰的。
  “已经看到了,日出很漂亮,下次带你一起去看更好看的。”
  脑袋里像是有什么轰的一下炸开,九月手一抖,手机便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她怕是现在还在做梦吧?
  众人回到温泉酒店,最后享受了一次温泉后稍作休整便一同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剧组再一次投入到了紧张的拍摄当中,住院的白染也很快以不能耽误剧组拍摄为由很快回到了剧组,因此被大赞敬业。
  这消息还不知道被谁给传到了网上,一度在网上引起热议,也算是给《可望》又带了一波热度,导演和片方自然是乐见其中。
  九月对这倒不怎么在意,比起之前白染分明讨厌自己却还要表面装着友好背地里捅刀子,她倒宁愿像现在这样把一切说开,谁都不必离了镜头还得假惺惺演戏。
  当然,对九月来说最要命的还是怎么躲开时不时就投来“死亡凝视”的顾北辰。
  虽然不得不承认,顾北辰那种能溺死人的眼神几乎让她都要放弃挣扎,想着破罐破摔谈了恋爱再说了。偏偏这段时间以来,主要拍摄的都是男女主角的戏。
  戏中的顾北辰和白染饰演的男女主角重新回到了恋爱关系,每次拍他们两个的戏份时,现场工作人员狗粮简直都是成吨成吨的吃进去,与此同时也将九月雀跃的那点小心思给压了回去。
  凑巧的是,这几天九月跟顾北辰的对手戏也没有几场,两人的拍摄时间刚好被安排得错开,也免得九月再多花心思去想着怎么躲开顾北辰。
  她是真怕顾北辰那个压根不知道“避讳”二字为何物的人,到时候别在剧组问出“上次让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这样的话来,那样的话她就是没跟他有什么,那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cut!”
  随着导演一声令下,今天的任务也终于圆满完成,一下次小鹿便急忙给九月披上了外套,“九月姐赶紧穿上,今天比昨天可降温不少,千万别感冒了。”
  话音落下,九月搓了搓鼻子,“阿……嚏!”
  小鹿:“……”
  “嘿嘿。”九月尴尬地笑笑,“没事没事,很晚了咱们回去吧,连着拍了那么久我都饿了,想吃甜的!我们……你怎么了?”
  话说到一半,小鹿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微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