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修复手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没想到她能如此淡定,白染顿时急得涨红了脸,憋了半天的话一时忽然卡在了嗓子眼。
  说时迟那时快,九月果断扯着人手臂将人推出了门外,随即露出一副标志性假笑,“故事很精彩,下回分解吧,慢走不送。”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着急还想闯进去的白染被拦了个正着,鼻子正正当当撞在门上。
  这一下挨得不轻,疼得白染顿时尖叫了一声,“九月!”
  门内九月跟没事人似的冷哼一声摇摇头,心道你就庆幸那好歹那鼻子是真的吧,不然这一下撞歪了可又得去医院做修复手术了。
  白染一走房间里一时间似乎变得格外安静,九月将自己整个人摔进柔软的沙发中,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回想白染方才说的那些话。
  说是一点都没听进去自然是假的,九月没法否认,任何和顾北辰有关的事情都让她无法忽视。
  虽然觉得幼稚,可自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后她甚至还会嫉妒那些早于她认识顾北辰的人,他们比自己更早参与了关于顾北辰的人生,先于她跟顾北辰这个名字建立起了联系。
  可仔细想想,这种想法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她跟顾北辰根本就什么都还不是。
  况且,白染有句话其实说的没错,她的确不能再这么自作多情下去了。
  顾北辰能对白染好,这种好能转移到自己身上,那也就意味着同样能从自己身上再转移到别人身上去。
  她骨子里其实是个十分传统的人,也从来不乐衷玩这种爱情游戏。及时止损的道理更是从许久之前就已经知悉,怎么能盲目地一脚踏进被鲜花所包围的陷阱中呢?
  九月有些疲倦地闭上眼睛,“顾北辰,到此为止吧,我真的……好累……”
  再怎么样生活也还是要继续,拍摄自然也是。
  第二天,九月毫无疑问地顶着黑眼圈来到片场,化妆师依照惯例给她普及了一遍年轻人熬夜的危害,又一边十分敬业地给她仔仔细细盖住。
  在对方妈妈式的念叨中,九月之前还郁卒不已的心情消散了几分,可一翻剧本整张脸又不可避免地垮了下来。
  昨晚白染的突然造访导致她安全忘了,今天对戏的对象是顾北辰。
  准备开拍的期间九月简直恨不得时时默念演员的自我修养了,好在她勉强算得上专业,虽说是废了点劲儿可到底还是把情绪给调整了过来。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向对待演戏务必认真,大多数时候只要对手演员不拖后腿基本都能一次过的顾影帝今天不知怎么状态不佳。
  最后连导演都有些战战兢兢,生怕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赶忙叫停了拍摄。
  未等他继续开口,今天不断失误的顾影帝却率先道:“导演,今天这段我觉得我还有一部分需要琢磨一下,不介意的话我带九月先去休息室对对戏,之后再重新开拍。”
  他这话说得礼貌,可谁又能真这么没颜色地拒绝。
  导演一拍大腿,“不介意,当然不介意,我们做导演的嘛,就是要给演员留够发挥空间,你们尽管对,啥时候对完我们啥时候再继续拍。”
  顾北辰礼貌地笑笑,回过头来询问九月,“那就麻烦你帮忙了。”
  九月怎么防也没想到顾北辰居然会做到这个份上来,她能拒绝吗?她敢拒绝吗?
  就连导演就恨不得狗腿着上前巴结的人,她要在这大庭广众下拂了人面子,总结起来就两字:找死!
  在一众围观群众的注视下,九月僵硬地点点头,“不麻烦,不麻烦,乐意至极。”
  但很快她就后悔了。
  只有两人的休息室简直让九月窒息,偏偏顾北辰进屋之后一言不发,不由让她觉得更加难熬,要知道片场还那么多人在等着,顾北辰他到底想干什么?
  注视了九月许久,顾北辰眸中闪过一丝讽刺,目光扫过九月因为紧张而不自觉攥紧的双手。
  “有什么理由现在说吧,一次性说完,我好谈谈我们的问题。”顾北辰慢条斯理又不容置疑的看向九月,唇角微勾,“什么时候说完,就什么时候回去拍戏。”
  九月见无处可躲,索性放弃挣扎,“你说吧,你到底想聊什么?我陪你聊就是了。”
  顾北辰也不客气,当即问:“这几天为什么躲我?”
  他其实还想问为什么要跟那个叫宋怀安的走那么近,不过总得循序渐进慢慢来。
  “……”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九月咬咬牙,“没有什么为什么,我就是单纯不想跟你说话,行不行?”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顾北辰现在算是切身体会到了这句话。
  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若非是喜欢自己九月怎么会不排斥自己的亲密接触,甚至坦然接受自己的吻,若非是喜欢,她又怎会在看到自己与白染亲密的时候露出那样的表情,那分明就是吃醋不是吗?
  可顾北辰不明白,他们明明都已经走到了捅破窗户纸这一步,为什么九月却反而不愿意相信自己。
  顾北辰头一次生出一种无力感,他叹了口气,“九月,你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又在担心些什么?跟我在一起百利而无一害,我可以任何事都以你为先,华裳的资源也都是你的囊中之物以后你想拍什么样的戏都可以,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话音落下,九月的脸色却陡然冷了下来。
  这番话犹如兜头浇下的冷水让她自心脏由内而发泛着冷意,白染说的没错,在顾北辰眼中自己跟别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呵,资源?”九月目光幽冷地看向顾北辰,“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是吗?为了红能够不择手段,出卖身体、感情,甚至还为了抢夺资源不惜用肮脏的手段陷害别人,将别人的人生毁于一旦,却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
  说着说着,九月也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白染,却越说越觉得自己可笑。
  她盯着面前男人的目光也更是深远,“是这样的吗?顾北辰?”
  “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跟那些人怎么会一样?”察觉到事态变得糟糕了起来,顾北辰上前一步想要去抓九月的手却被她及时躲开。
  九月只冷冷看着他,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那不如赫赫有名的大影帝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想吧?我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是为了从你手里拿到资源,这个说法您还满意吗?”
  她已经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可微微颤抖的声音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陈-希媛和严馨所做的一切像是忽然被摁了倒放,一切又重新回到九月的脑海中,她想起那次的广告现场对自己趾高气扬的严馨,又不免想起已经中年发福的薛导。
  严馨明明有不错的条件,即使踏踏实实靠着自己的努力假以时日未尝不能获得如今的成就,甚至有可能更甚如今,可她到底还是选了走捷径。
  用美丽的外表和年轻的身体作为代价,资源便随之而来,只要靠山足够强大,那些肮脏总会被掩盖。她依旧可以站在聚光灯下、镜头前享受着追捧与欢呼,坐拥粉丝无数。
  九月怎么会不了解,可她清楚知道,这不是她要走的路。
  她宁愿踩着荆棘一路往前,也不愿意像严馨她们这样借着天梯一步登天,荆棘永远是荆棘,组成天梯的却可能是吐着信子的毒蛇。
  只要咬上一口,便足以让人从高处坠落,尸骨无存。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那时候化妆室外的严馨和薛导,一股强烈的不适感侵袭了九月,从胃部不断泛上来的恶心让她骤然弯下腰死死捂住嘴用来抵御那突如其来的呕吐感。
  见状,顾北辰赶忙上前来扶,却被满眼戒备的九月躲开。
  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算见那股不适压制了下去,九月长出了一口气抬手抹过嘴角,神情却显得尤为坚毅。
  “我没事,就不劳顾总费心了。”
  她每说一个字心里都像是在滴血,她知道自己分明是喜欢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可顾北辰把她跟严馨那样不择手段的人混为一谈,这是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如果顾总真是这么想的话,我们就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因为刚才的突发状况,九月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她神色淡然地看着已经逐渐失去耐心的顾北辰,到底还是开了口:“当然,如果顾总一意孤行要按自己的方式行事的话,我大可以从华裳辞职,反正……我本来也不该是属于这里的人。”
  九月口中一个又一个的“顾总”让顾北辰窝火不已,他没想到,自己想尽了办法找机会跟九月好好谈谈,好好一场谈话最后却要落得这样收场。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他,将他一番好意弃之敝履甚至放在脚下狠狠践踏。
  顾北辰忍耐许久的脾气终于也上来了,可九月跟别人终归不一样,他暗自收了几分怒意,声调冷硬。
  “你现在情绪不太稳定,导演那边我会跟他说,直接回酒店吧,至于我们的事……以后有机会再谈。”
  这句话显然只是个通知,因为完全不给九月回答的机会顾北辰便转身出了休息室。
  从刚才起就拿着一直在响的手机的保罗这时迎上来,“顾总,电话响了很久了,是公司那边打来的。”
  顾北辰停下步子,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眉心伸手接过了手机。
  在电话里指导完决策已经是几分钟之后,顾北辰将手机放回衣兜回头看了一眼依旧紧闭的房门,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去跟导演说一声,我今天状态不好,请假一天。”
  顾北辰主动提出要请假简直就是世间罕有,连保罗也不由愣了一下,“是,我现在就去办。”
  “等等。”
  保罗走出几步又被叫住,“还有什么事需要吩咐吗?”
  顾北辰微眯起双眼,思索了片刻,“我跟你一起,我亲自跟导演说。”
  回片场的路上顾北辰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什么时候也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分明刚被气得够呛,现在却还为了不让导演迁怒而亲自回去片场一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