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丢了就不好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演艺圈这种地方,许多人能看在他的份上给九月面子,可他总不能方方面面护她周全,尤其对方还是导演这种自主发挥性极强的职业。
  直到小鹿找过来,九月也还有些浑浑噩噩。看她也这幅样子的小鹿不免有些担忧,“九月姐,你们刚才没发生什么吧?”
  九月现在几乎失去思考能力,连她说的是什么都没有注意,只木木地摇摇头。
  小鹿紧接着又道:“你是不知道,刚才顾影帝回片场的时候整张脸都是黑的,现场有认识他好几年的工作人员说还是第一次见他被气成这样,还担心是你俩出了什么事,结果是他虚惊一场。”
  听到这里,九月不由一怔,脱口问道:“顾北辰他……怎么了?”
  小鹿一边收拾背包,一边道:“他谁也没说,就是跟导演请了个假说是今天状态不好要休息一天。”
  见九月不答,她自顾自又说:“听说顾影帝出道以来一直都很敬业,好像几乎都没怎么请过假。就算请假也会提前跟剧组协调时间,像这样的好像还是第一次。”
  她越说,九月的心就越跟着下沉,她刚才好像是真的有些过分了,居然把顾北辰那样一个好脾气的人给那副模样?
  九月知道自己是个很容易情绪化的人,严格来说,她刚才的反应的确有些太过激烈。可顾北辰难道就真的一点错也没有吗?
  见她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小鹿狐疑地伸手在九月面前晃了晃,“九月姐,你在听我说话吗?”
  小鹿虽只觉得自己的智商也就是刚好够用的程度,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顾影帝气成那个样子估计跟九月脱不了关系,再加上自己这些天可是看着他俩躲猫猫似的一个躲一个赶。
  再要看不出问题,那估计真是脑子有问题了,可现在这状况显然不是了解情况的好时机。
  小鹿琢磨了片刻,试探般地开口:“九月姐,最近我朋友给我介绍了一家还不错的餐馆,不过因为太远了一直没有时间去,不如你陪我一起吧?就当是散散心了。”
  如果知道把人带出来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情况,小鹿就是死也不能提议来这什么劳什子餐馆。
  落座后九月压根没等菜上齐,自己就把点的几瓶啤酒给喝了个干净,有了在温泉酒店喝醉的那次前车之鉴,小鹿十分明智地选择了在九月还要再点的时候将人给拦住。
  “九月姐,这还是白天呢,喝太多酒不太好吧?”
  见她不说话,小鹿心惊胆战地准备从九月手里把剩下的半瓶酒给拿过来,殊不知这时候的九月已经微醺,红着一张脸瞪了小鹿一眼。
  “不许抢我的酒!这是我的!”
  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副模样的九月,小鹿惊讶之余更多的还是惶恐,顾影帝让她学机灵点的忠告还言犹在耳,于是果断选择把酒瓶藏在了身后。
  小鹿一本正经地摇摇头,“不行,你不能再继续喝下去了,要出事的!”
  九月这时候已经喝醉却又还保持着几丝清醒的意识,一看自己的就被抢走了,一时间也不知是想到什么,嘴巴一扁居然孩子气地刷起赖来。
  两人虽说是在包间里吃饭,可动静太大难免会招来服务员查看情况,到时候要是让人给拍照发出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小鹿纠结半天最后实在没了法子,只得跟九月约法三章,她不再拦她喝酒,但是最多只能再喝三瓶。
  当然,九月虽然醉了但好歹还是知道为自己争取利益的,一开始说的是六瓶,原本嘴皮子就不利落的小鹿好说歹说才算是给降到了三瓶。
  三瓶下去,九月基本就已经趴桌上醉得不省人事了。
  小鹿看着一大桌都没怎么动过的菜,又看看安心睡过去的九月,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
  正琢磨着该怎么把人给弄回去的时候,九月丢在一旁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小鹿拿起来一看上面备注显示是化妆师姐姐,于是便随手接了。
  “喂?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化妆师:“哦,是小鹿啊,我就是想说九月有个东西落在了我这儿,你看什么时候来取一下,免得到时候丢了就不好了。”
  小鹿看了一眼醉过去的九月,笑得有些无奈,“实在不好意思啊,现在可能不太方便,能不能麻烦您先代为保管,明天开工我再过去取?”
  “她怎么了?”
  突然插进来的男声把小鹿吓了一跳,旋即又反应过来,这不是顾影帝的声音吗?
  “顾……顾总?”
  顾北辰原本也只是无意撞见化妆师讲电话,恰巧她开的又是免提,自然将小鹿那一句不太方便一并听了过去,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便拿过了电话。
  “你们现在在哪?出了什么问题?”
  突然听到顾北辰的声音,让小鹿不禁瑟缩了一下,她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睡得昏沉的九月,还是决定不做隐瞒。
  “顾总,您别担心,九月姐她就是喝醉了现在睡着了而已,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顿了顿,她又自作主张地道:“我把这边的地址报给您,您来接她吧?”
  说完,小鹿就后悔了,她居然敢“命令”顾北辰?活腻了吧……
  刚想道歉,却听对面回道:“嗯,等我过来。”
  不多时,一身黑衣的保罗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未断线的电话。
  保罗扫了一眼趴在桌上的九月,暗自松了口气同电话那头汇报:“顾总,我已经到了,马上把人送过去。”
  总归是人多眼杂的地方,顾北辰自然没法亲自过来接人,只能等在了车里。
  一同将人给送到车上,小鹿十分自觉地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已经熟睡过去的九月则是已经几乎是整个人都倒在了顾北辰身上。
  车子逐渐驶入车流,车厢里也陷入一片令人不由心慌的寂静之中。
  顾北辰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不由伸手抚上熟睡中的九月因醉酒而微红的脸颊,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他似乎拿眼前这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沉浸在睡梦中的九月像是有所察觉,无意识地要伸手一打却落了空,嘴里还含含糊糊地念叨着什么。
  “顾北辰,你、你混蛋……”
  被说坏话的“混蛋”本人将这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他动作一顿不由发笑,要不是从市内赶到这里来足足要半个多小时不止,他简直怀疑眼前这女人是在装醉找机会骂自己。
  顾北辰的表情柔和了几分,抬手将九月落在颊边的几缕碎发拨回耳后,声音温柔:“都说酒后吐真言,你就真这么觉得?”
  “我……我跟她们不一样,不一样的……”
  九月自然不会在这时候骤然酒醒,大约是梦到了相似场景,她无意识吐出的梦话却恰恰击中了顾北辰难得反应迟缓的那根神经。
  不久之前两人那场不愉快的交谈在脑海中被复播了一遍,顾北辰微微怔愣了一瞬,像是明白过来什么一般,再看向九月的眸光中带着分明的心疼。
  将人送回房妥帖安置好后,顾北辰没再多留。
  一直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小鹿只能先道谢再说,一路将人送到门口,“顾总这次实在是谢谢您了,等九月姐酒醒了我一定……”
  顾北辰摆摆手,扭头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中的九月,“不用,别告诉她今天是我把她送回来的。”
  “啊?为什么啊?”小鹿下意识接了这么一句,随即又很快反应过来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一脸真挚道:“好的……我知道了。”
  因为这些日子都没怎么休息好,九月这一醉酒再醒来已经是这天傍晚。
  逐渐沉落的夕阳将大半边天空染成明黄,余晖从未拉实的窗户照射进来刺得九月头脑发昏,恰巧这时候外出买晚餐的小鹿回来,见人醒了赶忙放下东西上前关切一番。
  “九月姐你醒了!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摁了摁还有些发涨的太阳穴,九月晃了晃脑袋,“我们怎么回来的?”她喝断片前最后的记忆还是她跟小鹿在店里吃饭,可现在显然已经回了酒店。
  小鹿时刻谨记顾北辰的“教诲”,“啊,当时你喝醉之后我怕被人拍到什么就赶紧把你带回酒店来了,你都睡一下午了,那时候也没吃多少一定饿了吧?”
  得亏她有先见之明,买的都是九月喜欢的菜式,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九月没想到就算是做梦自己都逃不开顾北辰的“魔爪”,问题是梦里的自己可怜兮兮诉苦是怎么回事?为了成功摒除杂念,九月索性一门心思扑进了研究剧本中。
  跟顾北辰的问题还没解决,九月自知自己还没厉害到随意调节心情的程度。可拍摄显然已经不能再耽误下去,她于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赶去了片场。
  见九月来了,导演老远便迎了过来,“哦,九月你来啦,台词背得怎么样了?”
  自从上次的受伤意外之后九月这边再没出什么岔子,而他定义一个演员的好坏从来都是从业务能力方面出发的,既然九月的表现让他再挑不出差错,态度自然也相较之前好了许多。
  九月晃了晃手里已经被自己翻得旧了的台词本,“导演您放心,台词不是基础嘛。”
  导演赞许地笑笑,“那就好,哦,还有就是就是昨天你跟顾影帝那场没拍完的戏往后挪了,换成你跟女主角的对手戏,你先看看剧本开拍之前我先帮你们走一遍。”
  九月很快找到了剧本相应的位置,今天要拍的是一场情绪波动十分剧烈的戏。
  剧中白染饰演的女主角与顾北辰饰演的男主有了破镜重圆的趋势,于是作为恶毒女配担当的九月的角色要在得到消息后找上门去,气势十足地给她一个下马威。
  因为要突出女主角与女配间的恩怨纠葛,在表演时自然也需要有足够大的张力,因此挨巴掌这种环节自然不是不可避免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