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对我有信心一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一场戏实在过于精彩,导演沉浸在反驳琢磨的乐趣中因此暂停了拍摄,让一众人中场休息半小时之后再继续,九月和白染也把脸上的伤口冰敷一下消肿,别影响到之后的拍摄。
  一回到休息室,小鹿就忍不住笑开了花。
  九月瞥她一眼,笑着揶揄道:“刚被打了一巴掌还能笑得这么高兴,该说你是心大还是没心没肺呢?”
  小鹿嘿嘿一笑,“其实刚才那一巴掌也没多疼,肯定没你疼。”她一边给九月敷上冰袋,嘴里止不住地念念叨叨,“不过你刚才那一招真是太帅了,你都不知道,白染都被你给打傻了,那样子简直是太好笑了。”
  解气倒是解气了,不过九月却远没有想象中的开心。
  这样勾心斗角的生活跟她最开始所想象的完全不同,她自始至终都只是想好好演戏,可总有状况外的事情不断将她拉进这样那样的意外中。
  这一次是白染,下一次也许又会是另外的谁。
  见九月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这段时间以来看颜色技能已经稳步增长的小鹿随便找了个由头便出去了。
  九月托着冰袋的手很快被冻得发红,休息室的门在这时候被再一次推开,背对着门的九月还以为是小鹿忘了东西折返回来因此也没太在意,直到那道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脸还疼吗?”
  九月一怔,抬眸便在镜子里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顾北辰。
  四目相对间,她轻易从那双深邃的眼眸中读到了满满的心疼,可九月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怎么就别扭起来了,当即转移了视线不再看他。
  “你来做什么?”
  顾北辰兀自走到九月面前,弯下腰仔细查看她脸上的伤口,唇瓣也随即抿紧,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自己连一根头发都舍不得动的人居然硬生生挨了一巴掌,这让顾北辰如何能忍?
  已经吃过一次亏,深知九月性子的顾北辰这次学聪明了不少,叹了口气接过九月手中的冰袋,“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就不要自己动手了,免得落下话柄。”
  九月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冷哼一声道:“多谢顾总教诲,下次我一定为了公司名誉乖乖站在原地挨打,誓死捍卫公司声誉。”
  顾北辰有些无奈,“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呢?”
  “好好说话?”九月陡然拔高了音调,“顾总要想好好说话找我干嘛?那边那位一口一个‘顾北辰哥哥’的见着您估计恨不得扑进您怀里,您又何必来我这里自讨没趣?”
  “九月!”顾北辰语气中带了几分愠怒。
  九月也没什么好脸色,一把打开顾北辰拿着冰袋的手站了起来,“怎样?比谁声音大?嘶……”
  动作太大不小心牵扯到伤口让九月顿时收了声,她只好哀怨地瞪了一眼顾北辰,随即自己捡起冰袋重新敷上。
  顾北辰刚升腾的怒火被这一眼浇熄,认命地将冰袋转到了自己的手中。
  “我只是心疼你多遭了这些罪,既然我们都对彼此有好感,我希望我们能成为互相依靠的关系,而不是只有你,或是只有我一个人的孤军奋战,你明白吗?”
  九月眨了眨眼睛,想说的话顿时噎在了嗓子眼里。
  她现在着实有点摸不清状况,要不是掐在大腿上的那一下把她给疼得龇牙咧嘴差点叫出声来,她怕是又要以为自己大白天又在做梦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回过神来的九月无处可躲整个人都被困在了顾北辰的臂弯间,她不自觉咽了口唾沫,望向顾北辰的时候声音微颤:“你……你说什么?”
  顾北辰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宠溺意味,“我说我喜欢你,因为喜欢你所以我愿意尊重你所有的决定,我们之间现在不会、将来也不存在任何利益关系。”
  话说到这个份上,九月要是再不明白的话那就真的不是迟钝而是傻了。
  见她还不说话,顾北辰不由有些心慌,要知道他虽说谈不上自恋,可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居然被同一人给拒绝两次。
  顾北辰问:“你呢?你的答案是什么?”
  对方目光灼灼,九月躲闪不开抬眸望去便瞧见映照在顾北辰深邃眼瞳中的自己,那双眼像是只看得见自己,而它的主人正在等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九月默了半晌,常年以来维持的坚强的面具有了些微的碎裂。
  她说:“顾北辰,你这么聪明,既然会问我这个问题自然早就知道了答案。我何尝不是,可是我没有办法确定,我们……真的有可能吗?”
  这话让顾北辰身上的重担顿时卸了下来,他要的无非就是九月点头,有了这个作为前提条件,之后是什么荆棘丛生凶恶险峻的路他都有信心能护人周全。
  他低头在九月额上印下一吻,声音温柔得不像话,“对我有信心一些,女朋友。”
  “女朋友”三个字让九月脸颊一红,她却并没有反驳顾北辰的说法。
  而事实上,她并非对顾北辰没有信心。令她没有信心的反而是自己,从小到大她虽不说在旁人艳羡中长大,但至少每件事都尽全力做到了最好,早前更是不知“自卑”为何物。
  直到认识顾北辰,这个男人优秀得仿佛上辈子拯救了地球一般,他有数不过来的优点又总能运筹帷幄让一切都尽在掌握中,同时他还暴露在镜头、大众的视野中。
  尽管不想承认,可不得不说,她想要追赶上顾北辰只怕是件不简单的事。
  九月思索了片刻,鼓足勇气环抱住顾北辰的腰,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顾北辰,那……我们试试看吧。”
  如果能一起走下去是好事,如果不能……至少也要好聚好散。
  即便早就已经确认了九月对自己的心意,可那跟从她口中亲耳听到毕竟是不一样的,顾北辰有些欣喜难抑,直接将桌面上其他东西扫落在地,随即一把搂住九月的腰将人放在桌上。
  忽然被抱上桌子的九月下意识惊呼一声,两只手无意识地搂紧了顾北辰的脖颈,顾北辰搂在她腰间的手微微用力将两人之间距离拉得更近,嗓音带着蛊惑的意味。
  顾北辰唇角微勾,薄唇缓缓吐出二字:“闭眼。”
  还沉浸在自己忽然有对象,这个对象居然还是鼎鼎大名影帝顾北辰的巨大震惊中的九月乖乖闭上眼,随后才后知后觉小声问:“闭眼做什么?”
  “当然是……接吻啊。”
  察觉到她的紧张,顾北辰放缓了动作稍稍推开些许,他眼底蕴满笑意像是沉淀了万千细碎的星子,“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虫上脑,这里可是休息室。”
  情到深处时的无意识动作让九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在顾北辰知道她脸皮薄,调笑了几句便适时转移了话题。
  被亲懵了的九月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之前的顾虑也在这时候重新涌上心头,
  思索良久,她还是斟酌着开口道:“顾北辰,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就是……我们的关系能不能暂时不要对外公开啊?你也知道你那些粉丝都把你当天神似的,要是没几天我就被你甩了那得成多大的笑话啊?”
  闻言,顾北辰有些许不悦,“你现在就想到了被甩的问题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况且,我在你眼中就是这种对感情随随便便的人吗?
  后面这句他到底还是没说出口,因为早知道以九月那样敏感的性格,听到了不免又要多想。
  顾北辰自知自己在大多时候都是理智的,可他毕竟还是有血有肉的人而非机器,就算是再理智情感上却依旧难免还是会觉得有些难过。
  他活了二十来年,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结果刚追到手她却已经连分手都想到了。
  看顾北辰这样九月心里自然也有些过意不去,事实上以她和顾北辰的性格,最后如果真的走到分开的地步一定也会是好聚好散。
  她更害怕的其实是自己已经跌到谷底的口碑对顾北辰产生影响,她是知道的,越是像顾北辰这样完美的人越是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污点就能将其击败。
  “你生气啦?”她叹了口气,主动抱住了顾北辰,“你也知道恋爱中的人总是患得患失,我总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为以后做打算,但我一定吸取教训,在之后的打算里都加上你好不好?”
  她鲜少说这样的甜言蜜语,仅有的几次都是在拍戏的时候,以前光是想象这个场景都觉得头皮发麻,可真到了这种时候一切反倒是水到渠成。
  甜言蜜语在大多时候都管用,甚至在顾北辰这里也不能免俗。
  顾北辰脸色缓和了些许,“你都这么说了,要是我再不答应你准备怎么办?”
  九月沉思片刻,“曲线救国?给你做顿饭?”
  “那我想吃的可不止是饭。”顾北辰笑得意有所指。
  当即反应过来他话中之意的九月面色微愠,面色微红地将人推开从桌上跳了下去。顾影帝,你粉丝知道你这么流氓吗?
  好在冰敷及时,九月脸上的伤虽然还能看得出来痕迹可已经没之前那么肿了。
  她这边都已经做好了带伤上阵的准备,殊不知赶到片场才知道白染那边说是今天状态不佳所以跟导演请了假,自己接下来的对手演员都不在,九月自然也就被迫放了假。
  平日里拍起戏来勤奋如劳模的九月这次倒是挺乐在其中,在片场围观了顾北辰拍戏后两人一同出去吃了顿饭。
  严格说起来这应该是他们确立关系以来的第一次约会,不过因为两人身份特殊,公共场合自然是不能去的,便去了一家顾北辰认识的人开的餐馆。
  两人一顿饭吃了快两个小时,顾北辰最后把人送回酒店房间的时候九月还有些依依不舍。
  想当年,她也是对那些随时随地秀恩爱,好像一秒钟见不到就会要死要活的行为十分嗤之以鼻的人,万万没想到事到如今脸被打得啪啪响。
  九月这幅样子落在顾北辰眼中无异于一根羽毛挠过心尖,让他心痒难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