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弥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片刻晃神后,面前的门已经被砰的一声关上。
  这样的情绪直到临睡前也还是有些难以平复,九月打死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成为了影帝顾北辰的女人。
  顾北辰给的真实感以及从内心滋生出来的不现实感在脑海中冲撞,但到底还是甜蜜的爱情占了上风。
  不过她当时说的所谓被甩了太丢脸倒也不完全算是借口,丢脸是假,两人走不到最后这种状况却是她设想过很多次的。
  九月从来不是那种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她清楚知道自己与顾北辰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也知道这之间的差距并非是她努力就能弥补的。
  以前大学时候的老师就总喜欢把“及时行乐”四个字挂在嘴边,那时候年纪小总觉得还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现在倒是慢慢明白了其中之意。
  既然这份感情注定只能存在一个有效期限内,那她便在这个有效期限内好好享受,哪怕有一天顾北辰厌倦了要离开了,她也依旧还有这么多足以反复咀嚼的美好回忆。
  这些都是真实的,且永远都不会消亡的。
  想到这里九月觉得释怀的同时不免还有些伤感,放在一旁的手机却在这时振动了一下显示有新的消息进来,顾北辰三个字大喇喇地出现在屏幕上,毫无征兆地让九月心跳漏了一拍。
  将手机解锁后,九月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消息,反倒是把备注从原本的“顾北辰”三个字改成了“男朋友”用来满足自己那一点隐秘的小心思。
  不过,这个备注肯定是不能让顾北辰知道的,不然说不定要嘚瑟成什么样子。
  “睡了吗?脸上的伤记得冰敷,如果觉得严重了记得跟我说。”
  九月的目光从他这条消息上移开,慢慢悠悠地在键盘敲下几个字,“你又不是医生,伤口严重了跟你说也不管用啊,不是说明天有一场很重要的戏,你怎么还不睡?”
  那边的消息很快回过来,“戏怎么比得上女朋友?”
  在屏幕这段被撩得受不了的九月一边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脏,一边庆幸顾北辰这厮幸好没有当面跟自己说这种话,不然再配上他那张男女通杀从无败绩的脸,她估计就被这人给吃得死死的了。
  “才过了这么一会儿,我好像就已经想你了。”
  他这么一提,难免让九月想起上次他大晚上闯进自己房间的“壮举”,定了定神才回话道:“可是怎么办?才过了这么一会儿,我好像都已经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
  顾北辰丝毫不慌,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把正得意的九月吓得险些从床上滚下去,手指无意划过便不小心把电话给挂了。
  对面倒是没再打过来,而是直接发来了一条足以把九月吓得窜起来的消息。
  “这还不简单,我这就过来让你看看我长什么样子。”
  存着调戏顾北辰心思的九月调戏不成反被将一军,好说歹说才把人给劝住,让他好好休息准备明天要拍的戏,最后又幼稚得跟小学生似的非得让自己的消息占据对话框的最后一条。
  看着对话框最后那句由顾北辰发来的“亲爱的,晚安,明天见。”,九月终于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激动地叫出声来。
  “啊——”
  她这真是捡到宝了吧!
  谁能想到对外高冷无比看着一点也不好接近的顾北辰谈起恋爱来居然是这么粘人的小奶狗啊!
  九月激动不已地一头栽倒在了床上翻了几个来回,好在房间的床够大才不至于把自己给摔下床,要是现在有一面镜子摆在面前,她简直能想象到自己现在会是怎样一种春风荡漾的表情。
  刚才滚的那几下动作过大,不可避免地牵扯到了脸上的伤口。
  只是九月这时候哪还顾得上疼,满脑子都是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就能在片场见到男朋友,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公费谈恋爱更加令人幸福呢?
  而另一边,正给顾北辰汇报工作的保罗脸上一副仿佛见鬼了的表情……
  如果没错的话,今晚汇报工作短短半个小时内,他的老板顾影帝看了十七次手机,其中有十五次嘴角都挂着仿佛能溺死人的笑。
  比起从前工作的时候要求绝对的专心绝对不跟私事掺杂在一起,并且整天都冷着一张脸的顾北辰,这画面简直也太诡异了好吗?
  察觉到保罗的视线,顾北辰抬起头来,嘴角还挂着笑,“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保罗被他这一笑笑得后背发凉,差点把原本还要汇报的报表都给忘了。
  ……
  小鹿敲门的时候九月那股兴奋劲总算是稍微过去了一些,打开门便看见小鹿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外面。
  九月侧身让人进屋,可到底还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欣喜,等人把东西放在地上就直接把小鹿抱起来转了好几圈。
  还是第一次收到这种奇奇怪怪特殊待遇的小鹿被转得有些头晕,一手扶着墙壁笑问道:“好久没看九月姐这么开心了,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当然,而且算是那种天大的好事哦。”意识到自己有些太夸张的九月扶着小鹿准备去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不过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了?”
  她这一提起小鹿才总算是想起了自己来这一趟的正事,因此也忘了追问,随即在地上那一堆东西旁大大咧咧的盘腿坐下把东西挨个拿出来,“这不特意给你送东西过来了嘛。”
  小鹿将手里的东西一个个放在地上,“这个是消肿止痛的药膏,一天三次你记得要涂,这个是口罩用来以备不时之需,这个是感冒药和消炎药,哦,这个是治腹泻的还有……”
  看了一眼那一大袋子药,九月赶忙叫停,“诶诶诶等会儿,我这就是一点轻伤,合着你是把药店都给搬过来了啊?”
  小鹿嘿嘿一笑,“只是刚好去了一趟医院,干脆就买一些备用了。”
  她这已经是操上了老妈子的心了,九月苦笑不得于是帮忙把地上散落的一堆东西帮着收拾起来,正拿着一管已经用过的药膏之时,小鹿却脸色变了一下面色含羞地将药膏给拿了回去。
  “这支是我已经用过了的。”说罢,小鹿小心地将那支看着也不起眼的药膏放进了随身的包中。仿佛那不是药,而是一个什么无价之宝一样。
  九月在察言观色方面的能力一向卓然,再加上自己本身就是恋爱中的女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里面必定有问题,坏笑了一声把小鹿的包包一把抱在了怀里。
  “小鹿同志,你这个表情看着可不太对啊,如实招来,这个药是谁给你的?”
  毕竟年纪还小,被九月这么一玩笑,小鹿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整张脸顿时就变得通红,还躲躲闪闪地不敢看九月的眼睛,“九月姐,真的没有谁啦,这药是我自己买的……”
  九月倒也不怎么在意,兀自开启了侦探模式进行了推理。
  “剧组在拍摄的时候是不允许外人入场的,你又是个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的,在外面买东西被人搭讪擦药就更加不可能了,所以说……这个给你药膏的是剧组里的人?”
  九月摸着下巴沉思片刻,“说起来,我一直都觉得新进组那个助理导演想追你来着,时不时偷瞄你,还换着花样跟我打听你的消息。”
  “不过吧,他那个人长相倒是过得去,但是性格不太踏实。”见小鹿没什么反应,九月眉梢一抬,“不是他的话,那就是……”
  “是宋怀安!”
  不等九月说出自己的猜测,小鹿便证实了她前面一个猜测。
  原本也就是想开个玩笑的九月没想到自己还真误打误撞挖出一件八卦,而且那个人居然还是跟自己熟识的宋怀安。
  既然都已经说了个开头,小鹿也就鼓足了勇气,补充了剩下的半句。
  “九月姐,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了宋怀安。”
  事实上,小鹿本身就没有要瞒着九月的意思。她知道跟那些会嘲笑她不自量力的人不同,九月是真的把自己当做妹妹看待的,所以她才能这毫无顾忌地对她说出自己的秘密。
  说不意外那肯定也是假话。
  不过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九月并非看不出来宋怀安虽然表面开朗乐观,但多少还是受到当初那些事情的影响。
  如果有小鹿这样直率善良的人陪在他身边,对他来说一定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只是她虽是这么想,但也还是只能让事情顺其自然发展。
  毕竟谈恋爱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若非亲身经历谁都没有办法为谁发表感言,在她眼中宋怀安和小鹿看来十分般配,但到底还是得看他们本身是否对彼此心动。
  九月往后挪了些,背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好奇神色。
  “说真的,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宋怀安的,你跟我来剧组也有一些日子了之前也不见你对他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啊。”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拿起一旁的药膏,笑笑道:“别跟我说,你还真是因为这玩意儿对他一眼钟情了?”
  时间倒回到两个小时前,九月已经喜滋滋跟着新进男朋友约会去了。而小鹿作为经纪人自然还是要留下帮着收拾一些东西,毕竟九月不比白染,拍个戏还得带两三个助理。
  收拾到一半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小鹿还没来得及说话,抬头便看见休息室的门被人打开一些,宋怀安笑眯眯地探了颗脑袋进来,笑的时候还露出右侧的尖尖虎牙。
  “你好,请问九月在吗?”宋怀安一向没什么架子,对工作人员也是礼貌得紧。
  思春期少女小鹿被他这一笑晃了神,无意识卸了力气手里的保温杯便啪嗒一声落在地上,而后骨碌骨碌地滚到了宋怀安的脚边。
  小鹿尴尬咳嗽一声,“我是九月姐的经纪人,她已经回酒店休息了,要是有事的话可以给她打个电话或者不介意的话跟我说,到时候我转告她也可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