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准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怀安先她一步把保温杯捡了起来,失落的神色在脸上一晃而过,随即将东西递还回去笑笑道:“这样啊,那谢谢你了,不过就不麻烦你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眼前的男人生了双笑起来就像是在撒娇的狗狗眼,小鹿哪里招架得住,惊得顿时移开了视线,慌乱之下脱口而出:“你要喝水吗?我给你倒!”
  说完便逃也似的要走,卫衣帽子却被人自身后扯住一时挪不动步子。
  宋怀安被她这幅模样逗笑,把人给拽回来后便松了手,“我又不是来做客的,倒什么水,倒是你脸上的伤该处理一下吧,女孩子不是都爱漂亮吗?到时候要是留痕迹的话可就不好了。”
  这话听得小鹿心下一沉,撇了撇嘴问:“真的会留痕迹吗?”
  她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个什么天仙似的人物也更比不上九月,但事实五官清秀可爱倒还勉勉强强,这要是还留疤的话她真就不用活了。
  “逗你玩的,过几天消肿就一点都看不出来了。”宋怀安从包里找出药膏,“这个是之前我经纪人给我买的,说是消肿作用特别好,你记得按时擦药很快就就能好的。”
  小鹿懵懵地点头,正要伸手去接,宋怀安却已经自顾自旋开盖子给她擦起药了。
  冰凉的药膏在因为红肿而微烫的脸上抹开,小鹿不自觉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手,这药膏没能让她脸上降温,反而火烧似的红得厉害。
  小鹿本身皮肤就很白,明眼人一看到她脸上那清晰的巴掌印便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宋怀安不明白,眼前这小姑娘他之前也在剧组见过几次,跟谁都是笑脸相对的人缘倒是还不错的样子,怎么忽然就挨了这一巴掌。
  他佯装无意的问道:“你这伤怎么弄的?”
  两人过近的距离让小鹿实在很难不脑补一些有的没的,可听宋怀安这么一问她算是稍稍找回理智,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的,我这个人做事马马虎虎的经常这样啦……”
  倒也并非有意要跟宋怀安撒谎,只是她知道九月不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人,如果让宋怀安知道的话只怕又要多生事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姑娘实在不会撒谎,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忽,眼睛眨得飞快压根就不敢看自己。
  宋怀安心里觉得好笑却也尊重她的意愿没再多问,擦完药后边把药膏丢进了小鹿的帽子里,“以后可别这么马虎了,记得按时擦药,以后记得多备一些药以备不时之需。”
  小鹿不自觉微笑,露出嘴角一个浅浅的梨涡,“嗯,谢谢宋先生。”
  已经走出几步的宋怀安转过头来,“你一口一个宋先生宋先生都把我叫老了,跟他们一样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对了,我记得你是叫小鹿对吧?”
  完全没料到宋怀安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小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补充道:“是麋鹿的鹿……”
  “麋鹿啊……真可爱,很符合你呢。”宋怀安说着,探手摸了摸小鹿顺发的头发,随后便道别离开了。
  而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小鹿双颊已是绯红一片。
  ……
  九月险些惊掉下巴,“就这样?你就被他一管药膏给迷得死心塌地了?”
  小鹿一本正经的摇摇头,“算是但是也不全是,宋怀安他长得真的很帅啊,比我之前带的那几个练习生还要帅来着,而且性格还那么好,感觉一般女生都会喜欢他的吧?”
  看她说的这么认真,九月思索片刻一拍手,“喜欢那就不要怂,反正近水楼台还怕追不到?”
  小鹿急急摆手,面容浮上几分羞怯,“其实也不能说是喜欢啦,你看你一开始也不相信我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喜欢宋怀安,我只是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所以想要离他近一些。”
  她这幅样子莫名让九月有一种自家闺女长大了开窍了的欣慰感,她失笑出声伸手揉了揉小鹿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的脸颊,“喜欢就要抓住机会,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时间可不等人。”
  说到这里,九月故意拖长了声音,“而且,你的对手看是数以百万计的宋怀安的女友粉,看样子是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被她这么一说好像真有什么似的,小鹿被她说得脸红不止,嘱咐完让她吃点东西还要记得睡前擦药便逃也似的溜走了。
  这个小插曲过后九月激动的心情终于得到了平复,睡前思考的事情从“自己居然跟影帝谈恋爱了”变成了“应该怎么撮合宋怀安和小鹿”。
  阳光帅气温柔小鲜肉和迷糊可爱菜鸟经纪人什么的,这简直够她大笔一挥几百万字小说了好吗!
  这边已经沉入梦乡,而另一边宋怀安的面色却远没有之前轻松。
  “你说的都是真的?”
  颜笑薇不知道宋怀安怎么会找到自己询问刚才的事,不过还是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看到的都给说了出来,“现场很多人都看到了的,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找他们问问看的,白染她……看起来挺过分的,连九月姐的助理都挨了她一巴掌。”
  作为全程围观了现场的人,颜笑薇实在很有发言权。
  所以后来白染被九月反虐回去的时候她甚至还觉得有点爽,谁让那个白染那么能装,明明一开始挑事的人就是她自己,把王者当青铜活该被虐。
  当然,这话肯定不能在宋怀安面前说。
  宋怀安眼底闪过一抹不虞,眼前又浮现方才给小鹿擦药时候所看到的她脸上清晰的掌印,默了一瞬他面色松了几分,“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颜笑薇笑着摇摇头,“不客气的,不过你问这个是要做什么?”
  她本就刚参加工作不久好奇心重,问出口后才觉不妥,只得尴尬补上一句,“啊……好像是我话多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谢谢您的奶茶。”
  宋怀安是个脾气温和的人,但他既然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便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离开片场后便直奔一众演员下榻的酒店而去。
  因为在戏中会有跟白染的对手戏,这么长时间的戏拍下来两人多少还算是有了点交情,一听门外是宋怀安的声音白染便直接开了门。
  “怀安?都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白染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身上已经换上了宽大浴袍脸上却还是戴着口罩,像是强撑起精神。
  “先进来吧。”
  这么站在门口说话也不是回事,白染邀请他进房,心里却开始猜测宋怀安此番前来的目的。
  宋怀安点点头跟着进了屋,见她脸上的掌印,问道:“你的伤还好吗?”
  背对着宋怀安的白染面色一僵,心里隐约有了应对之策这才转过头来,眼神无奈地看向他,“我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连你这个今天不在现场的人都知道了,不过我脸上的伤还好,已经擦过药了。我只是不明白……”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眼含泪光。
  白染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角,声音显得十分委屈,“我知道你跟九月的关系不错,我在你面前说这些可能不太合适,但是我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一开始她明明都说要跟我做朋友的……”
  她慢慢将脸上的口罩取下,将肿起的半边脸暴露在宋怀安面前。
  “其实我大概也猜到了,你来找我的本意是要给九月讨个说法吧?”她嘴角勾上一抹嘲讽的笑,直直望着宋怀安,“我能够理解你,但是我真的只是因为演戏需要所以才动的手,但归根结底还是先动手的我错了,不然事情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白染这一番话一下把所有的错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宋怀安来的路上酝酿的那一肚子的质问反倒是说不出口了。
  他自然是肯定九月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打人的,就算是白染先动的手,可九月是一个演戏至上的人,断断不可能因为这戏中所需要的一巴掌就锱铢必较地要打回去。
  这之中必然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也就只能下次见到九月的时候再当面问她了。
  见宋怀安不说话,白染已经低着头默默在一边掉眼泪了,她脸上还有被指甲划伤的一道红痕,眼泪一淌过顿时让原本已经好转的伤口又红肿起来。
  “嘶——”
  “你……还好吧?”宋怀安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白染这副模样也觉得自己这一趟来得实在鲁莽。
  “没事的,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受点伤挨点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我都习惯了……”白染说着,苦笑了一下,却完全没有责怪九月的意思。
  这一招弄得宋怀安反而觉得自己是来找茬的那个人,他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也辛苦一天了,那……你先休息吧。”
  宋怀安赶忙递了纸巾给人擦眼泪,又安慰了白染几句这才告辞离开。
  宋怀安离开后房间一下安静了下来,白染脸上的泪痕还没干透,眼底的难过却已经被狠辣所代替。
  白染狠狠攥紧了拳头,怒气终于压制不住,气得将面前茶几上的东西都给扫落在地,“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所有人都要护着那个叫九月的,明明我什么都比她强,啊——”
  她失控的一阵叫喊和砸东西很快把住在隔壁的经纪人给招了过来,不停响起的门铃声吵得白染头疼,唰啦一声把门拉开,脸色阴沉的说:“什么事?”
  经纪人油腻的眼光在她身上一扫而过,慢悠悠道:“要不是你隔壁住的是我没别人了,你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形象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白染嗤笑一声,“要是想来教训我的话你还是趁早歇歇吧,要不是我你以为你能到如今这个位置?简直是做梦!”
  这话听得经纪人心中不快,可面上却还是赔着笑,“你刚才说的那些我也算是听得差不多了,染姐,我这里有一个好主意,就是不知道你要不要听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