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真就这么倒霉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九月正和顾北辰聊了几句今天两人对戏的部分,却看见白染的经纪人借了导演的扩音喇叭,看着像是要说点什么。
  白染的经纪人口才不错,就是常说的那种看着就听机灵的那种,但是却有些油嘴滑舌。
  将所有人都集中到了一起,他这才把扩音喇叭交给一旁的白染,九月抱着手臂远远看着,她倒是要看看这白染到底还能折腾点什么来。
  “非常抱歉要占用一点大家的时间,首先我觉得我必须为了我这段时间的状态不佳向现场的工作人员、演员,以及导演道个歉,我的失误导致了你们工作量的增加,这让我心里实在是非常过意不去。”
  “嗨,谁还没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啊,哪用得着道歉啊?”白染在大众中的形象不错,很快就有人附和她的说辞,也正衬了她的意。
  白染跟说话那人点头示意算是道谢,随即道:“虽然我知道你们都很包容我,但是道歉这种事情还是要有一些实际表示才好,所以我在华庭酒店定了位置,请全剧组的人吃一顿饭就算是赔罪了。”
  她有意无意地望了一眼九月的方向,笑笑道:“还希望各位能够赏脸,我心里也能舒坦一些。”
  有人请客,吃饭的地点还是贵得吓人的华庭,谁不去谁就是傻子了。
  正好这时候已经是饭点,一众人便浩浩荡荡地朝华庭去了,服务生将这一大票人都给领进了最大的包厢又让人添了几张椅子这才算是堪堪坐下。
  电影都已经拍了这么久了,大伙儿也早就熟悉起来,因此饭桌上的气氛简直热闹非凡。
  顾北辰实在不爱在这种场合待着,可看在九月的面子上还是露了个面喝了杯酒这才离开。整个剧组就只有他俩不在的话未免太过显眼,他也只得在离开时嘱咐小鹿好好照顾九月。
  他控制欲虽强了些但还没到非得人时时刻刻在眼前的地步,况且他相信九月作为一个成年人,保护好自己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吃饭的时候宋怀安刚好坐在了九月身边,身边也都是一些年轻演员自然能玩到一起。
  划拳喝酒、摇骰子,各式各样的游戏都通通招呼上来,运气不怎么好的九月和宋怀安几乎承包了所有的喝酒环节,被大家戏称为“难兄难妹”。
  好在两人虽然已经喝得微醺可理智尚在,九月怂地认了输,连忙摆手道:“不来了不来了,今天手气实在不行,再喝下去明天就没法拍戏了。”
  宋怀安晃了晃脑袋,随声附和,“是啊,我明天还有戏呢,可不能再继续喝下去了”
  听到这里,一同玩游戏的一个女演员瞥了一眼白染的方向,在接受到对方的眼神示意后当即站了起来,一套华丽的动作下来六杯度数不低的深水炸弹就摆在了众人眼前。
  “既然都不玩了,最后一把就来个大的怎么样?”
  这阵仗引起了同行其他人的兴趣,有些跃跃欲试地问:“怎么玩儿啊?”
  女演员扬起下巴一笑,手指在已经空了的酒瓶上轻点几下,“九月姐既然说今天她和怀安运气不好,我们就来转瓶子一把决胜负,要是瓶子最后对准他们俩其中一个,那就他们各自喝一杯。”
  九月怂得一比,摆摆手道:“不不不,不来不来。”
  “我还没说完呢。”女演员接着又道;“如果说,瓶子转到除你们两个之外任何一个人,我就把这几杯都给喝了,怎么样?”
  这一下赌得可大,人群中顿时起了一阵的欢呼,纷纷开始起哄!
  “答应她!答应她!”
  大家都这么兴致高涨,九月自然也不好扫了兴致,跟宋怀安相视一眼后无奈地点了头,反正几率这么低他俩也不见得真就这么倒霉了。
  “行了行了,你们这喊的什么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在求婚呢!”
  最后一轮游戏在万众期待中开始,为了公平起见,最后转瓶子的是一个从头至尾都没参与过游戏的人,要不是他今天来了,九月都压根不知道剧组还有这么号人。
  现实是残酷的,瓶子在飞速转动后逐渐慢了下来,在众人的屏息期待中,瓶口最终对准了一脸无奈的宋怀安。
  顿时全场一片起哄声——
  宋怀安本就不擅长喝酒,今天这算是把这辈子的酒都给喝完了。
  尽管再怎么不想承认自己实在没有玩游戏的气运,这么低概率都能中奖的两位最后还是愿赌服输一人喝了一杯深水炸弹,好在这酒度数虽高倒也还过得去。
  两人愣是撑到这一顿饭结束,这才终于扛不住趴倒在了桌面上。
  这一顿饭吃到快十点才算是散场,包间里的人很快散得七七八八,还清醒着的都自己回去了,剩下几个则是负责把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给送回去。
  事先就与白染串通好了的女演员以将人送回酒店为由把九月和宋怀安给带进了自己的车里。
  因为只有稍微能排的上名字的演员才跟剧组住在同一个酒店,把人送到地方交给白染经纪人后,女演员便拿了报酬功成身退了。
  见几人走远了,女演员抽出信顾里的银行卡掂量掂量,“老娘不知道拍多少部戏才能有这么多钱,这笔买卖,啧,划算!”
  此时酒店九月的房间,白染看着在床上睡死过去的两人,冷笑一声指挥身边的男人,“把相机给我拿过来,然后你出去给我守着,千万不能让别人进来!”
  经纪人有些不快,但到底还是照做,拿了相机过来便关上门出去了。
  刚才为了配合游戏,白染也喝了不少酒,她酒量不差却也不算太好,这时候已经有些晕乎只想着尽快完成计划回去好好睡一觉。
  床上的两人都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白染费了些力气把两人摆成四肢交缠的亲密姿势,举起相机就是一阵狂拍,心里快意得不行。
  终于拍到满意为止,白染放下了相机上前看着宋怀安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惋惜却又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你说你喜欢谁不好,非得喜欢九月?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要是又因为她功亏一篑,那可就实在是太可惜了是不是?”
  白染说着说着,仿佛都已经看到了照片曝光时候两人被全民黑的状况,不禁大笑了起来。
  酒精的后劲儿在这时候逐渐发挥了起来,既然要做的事情都完成了白染也没必要在这里再浪费时间,检查了一遍相机里的照片便离开了房间。
  门外经纪人还在等着,一见她出来了连忙迎上来,“拍得怎么样了?”
  白染虽然瞧不上这人,但是两人毕竟还是一条船上的,当即把相机丢给了他,“回去把照片洗出来,多洗几份好好收起来,以后总归会有用得到的地方。”
  向来早睡早起作息规律的顾北辰本来都已经要睡了,可忽然袭来的不好预感让他有些在意,索性拿起手机拨打了九月的电话。
  电话能够接通却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顾北辰只好把电话又给打到了小鹿那里去。
  即使得知九月已经被同组的女演员给送回了酒店,可到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他索性换了身衣服出去买了醒酒药准备去看看九月。
  早在给九月换房间的时候他就留了个心眼拿了张房卡,自然毫无阻碍的进了房间。
  果不其然,门一打开便是一股铺天盖地的酒气,顾北辰一手关上门,一手掩住鼻子拧着眉往里走,床上的场景却让他眉心蹙得更紧。
  只见宽大的单人床上除了九月还有一具男性躯体,那人虽然是已经趴着睡着,可也大致能从身形辨别出正是之前便与九月走得很近的宋怀安。
  同为男人,顾北辰自然知道宋怀安都已经醉成这个样子了是断然不可能跟九月发生什么的。
  理智如此,他却又不免有些懊恼要是当时自己在场,这两人也不至于被人算计用来当做挑拨他与九月关系的“武器”,好在没发生什么,不然他真是后悔都来不及!
  顾北辰冷冷看了熟睡中的宋怀安一眼,神情冷漠地将人粗暴地丢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宋怀安醉得厉害,哼哼了一声又沉沉睡了过去。
  而看着一脸恬静睡着的九月,顾北辰是既生气又自责,默了好半晌才低头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你呀,我一不在身边就要折腾出点什么事来,真想把你绑在身边哪里都去不了。”
  话是这么说,他却又哪里真的舍得。
  他有他的理想有抱负,九月同样也有,他又怎么能够让她为了自己放弃自己辛辛苦苦所追求的东西。
  接到电话的保罗很快赶来,他大概是在睡梦中被叫醒,面上表情虽然还是一贯的严肃但看着还有些没睡醒,“顾总,请问……”
  保罗话说到一半,被躺在沙发上的宋怀安给吓得生生咽了回去,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谁能告诉他,这三个人怎么会在同一个房间里?而且,床上未来老板娘身边那件外套,难道着的不是宋怀安今天白天穿的那件吗?
  顾北辰瞥了他一眼,“把沙发上那个送回他房间去。”
  一向不喜欢八卦的保罗这时候都有些接受不来这过多的信息量,他怎么从来不知道顾总裁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了,居然连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这种事情都能忍?
  因为平素里没什么表情,这一有点什么心思便都浮现在了脸上。
  顾北辰一眼就看护了自己下属脑袋里面在想些什么,飞了一记眼刀过去,随即笑眯眯地说道:“我把你灌成这样子试试看,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还能这么冷静了,要试试看吗?正好客户送了几瓶顶级红酒……”
  保罗最怕自家总裁这笑眯眯但阴恻恻的笑,赶忙打断道:“不不不……不用了!我现在就去办,有别的事情随时吩咐我!”
  丢下这句话,保罗逃命般地把宋怀安扛在肩上飞快跑了。
  关于今天这件事顾北辰心里已经隐约有了猜测,可这种事情一般还是要速战速决,他自然是不能指望喝得醉醺醺的九月能跟自己说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于是也只能选择最直接了当的方法————找同样在场的信得过的人问问情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