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瞌睡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宿醉的头痛感让九月被迫在六点刚过的时候清醒了过来,眼皮却重如千斤一般睁都睁不开,头痛欲裂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捂着脑袋闷哼出声,动静不大却成功把睡在身旁的人给吵醒了。
  昨晚九月反反复复醒了几次还耍起了酒疯,顾北辰为了照顾她几乎一晚上没怎么睡,现下也困得厉害。
  眼睛都没睁,长臂一揽把人往怀里带了带,“时间还早呢,再睡会儿。”
  九月这时候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压根没意识到身边有个人这件事有哪里不对。但熟悉的声音让她安心了下来,无意识地瘪了瘪嘴哼哼唧唧地把人抱紧了小声撒娇,“顾北辰,我头疼~”
  这一声把顾北辰的瞌睡虫彻底赶跑,他睁开还带着几分倦意的眼睛,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给九月按摩起太阳穴来。
  他以前也没做过这样照顾人的事,按摩手法还是昨晚在网上查来的。
  顾北辰的手法虽然不算娴熟但力道和位置都十分精准,按了一会儿九月的头痛症状就有了很好的缓解,连带着整个人都清明了起来。
  因为酒精而混沌的记忆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九月猛地睁开眼睛唰地往后直接退开半米,一脸震惊地看着光着上半身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顾……顾北辰!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顾北辰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按摩而有些酸涩的手腕,“你这是要过河拆桥的意思?说起来我手机里刚好存了一点有意思的影片,我觉得有必要跟你一起欣赏一下。”
  他的话音落下,九月顿时就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九月背脊一僵不自觉咽了口唾沫,眼看着即使是刚睡醒也俊美如神砥的顾北辰动作优雅地从他手机里点出一段视频送到自己面前。
  摄像机一开始对准的是一盏天花板上的大灯,看那灯的款式,很显然就是现在这件房间的。
  画面里还没有出现人影,一段足以令人窒息的死亡歌喉便传了出来,“嘿!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啊~燃烧了整个沙漠~举起你们的双手一起来,嘿……”
  如此循环了约莫半分钟,画面上便出现了一名穿着睡袍的妙龄女子一脚踩在桌子上举着拖鞋唱歌的画面,那无比沉醉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在ktv现场。
  是的,那名妙龄女子正是九月本人。
  被酒后放飞的自己彻底震惊的九月石化当场,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顾北辰心情极佳,笑得眼睛微眯,“喜欢看的话我手机还有很多,你……”
  九月涨红了脸,只好立即转移了话题,“那你为什么不穿衣服睡在我床上?”就算是上次突然闯进她房间,那时候两人也都还是穿着衣服的好吗!
  顾北辰勾了勾唇,抬手一指角落里那堆衣服,“我当然想穿着,前提得是那衣服还能穿。”
  他这么一说九月也隐约回忆起了那么一点,昨晚她睡着之后又断断续续醒了几次,顺便……顺便还发了场酒疯,疯狂k歌一波之后一下没忍住,直接吐在了顾北辰那件看着就很贵的限量版定制衬衫上。
  当然,那件价格能吓死人的衬衫现在已经被堆在墙边,宛如一块破布。
  九月觉得她现在有必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
  把人逗得都快生无可恋了,顾北辰心满意足将人拽回自己怀里抱着,低头在九月唇上亲了一下,“早安。”
  九月更震惊了,一副见鬼似的表情看着顾北辰,“这你都亲得下去,说好的洁癖呢!”
  “昨晚帮你清理过之后漱口了,薄荷味的漱口水。”说着像是要验证自己的话一般低头又亲了一口,不得不说耍完酒疯的九月还是很乖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虽然不是没有闪过邪恶的念头,但还不至于虫上脑,指挥她自己收拾一番便抱着人睡了。
  现在欠着的,以后慢慢讨回来就是了。
  难得起了个大早时间还算充裕,两人索性一块去酒店的健身房跑了一会儿解解酒气,又回房间洗了个澡这才一同去酒店餐厅用过早餐这才去往了片场。
  他们来得不早也不晚,工作人员已经把布景完成地差不多了已经在做最后的检查,出乎九月意料的是白染居然也早早赶来片场,还为工作人员带了丰盛的早餐。
  正处于震惊中的九月视线与白染不期而遇,她还来不及做出表情,白染却忽然冲她笑了笑。
  “……”九月被她这忽然的友善搞得摸不着头脑,下一秒却见白染拿着瓶牛奶朝自己走过来,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卧槽?”。
  本身隔的距离就不远,白染很快停在九月面前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这个给你,已经热过的牛奶,你昨晚喝了那么多酒一定还有些不太舒服吧,喝这个的话会好点的。”
  九月想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可那种“前方有诈”的感觉老围绕着她,纠结了几秒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僵硬地道了声谢。
  开玩笑,谁能适应死对头一下变贴心小棉袄?
  大概也看出了她的不适,白染没再多留,跟顾北辰点头示意过之后便离开了。
  白染转身之际,顾北辰的眼神从她的高领上一扫而过,眼尖看到了脖颈上方快要遮盖不住的红色印记。
  九月心里震惊,一时也没有察觉到顾北辰对白染的态度比以前冷淡了许多,而是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问道:“诶,你觉不觉得,白染她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
  话是这么问,可真又要说哪里不太一样她好像又说不出来。
  真要形容的话白染最大的变化不是对自己的态度变化,而是那种气质由内而外的变化。
  从前在大众眼中关于白染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少女感,因为她总是扮演着纯洁善良的形象,即使在戏中扮演比实际年龄大许多的角色也依旧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少女感。
  可经过昨晚之后,这种感觉似乎就减弱了许多。
  顾北辰十分配合,追问道:“哪里不一样?”
  九月眉头皱得死紧摸了摸下巴,好半天才道:“非得把这种变化具象化的话,大概就是古代新婚之夜后就要将头发梳起的新妇?你懂我意思吗?”
  话音落下,她被自己忽然冒出来的这种诡异的比喻给吓得一激灵,连忙摆手,“不不不……你还是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毕竟这也太离谱了。
  没想到她误打误撞也能猜到正确答案,顾北辰挑了挑眉悠悠然开口道:“别想太多了,她这估计是良心发现了吧。”
  顾北辰自然不能把昨晚那些事情和盘托出,当然他本意并非瞒着九月,只是这种已经解决了的事情再让她知道不过就是徒添烦恼而已又是何必。
  工作人员过来通知了很快开拍顾北辰便也没再多逗留,而是回自己的休息室换戏服去了。
  小鹿昨晚也喝了不少酒,再加上本身酒量不好今天便起得晚了些,到的时候九月都快要化完妆了,见她一副着急忙慌连外套都来不及扣上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没吃早餐。
  “给,又起晚了没时间吃早餐了吧,把这个喝了垫垫肚子。”
  “谢谢九月姐。”小鹿笑得露出脸颊的浅浅酒窝,缓了口气便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牛奶。
  知道化妆师完成妆容离开,小鹿捧着快见底的牛奶瓶后知后觉地问:“我记得九月姐你以前不爱喝牛奶的,什么时候换口味了?”
  “别人给的。”
  小鹿点点头,“哦,是这样。”
  九月抬起头,一脸真挚又补充道:“白染给的。”
  “噗!”
  这一句硬生生让小鹿把最后一口给喷了出去,她扯了纸巾擦了嘴哭丧着一张脸,“姐,我不会被毒死吧?”她还年轻,还没谈恋爱迎娶小鲜肉走上人生巅峰,她不想死啊!
  九月被她逗乐了,最后还是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放心啦,杀人犯法的,她怎么可能这么做!”
  电视剧看多了的小鹿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该去洗个胃什么的,恰巧这时现场工作人员喊她去帮个忙,找到事情做了也就把这事给忘了个干净。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简直是九月从业时光里最为充实又快乐的一段日子。
  自那日送牛奶之后就安分演戏再没作妖的白染出了不少力,所以九月才能得以过上拍戏期间公费恋爱,准时收工继续约会的神仙日子,甚至让她颇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这天收工,九月跟顾北辰在外面吃过饭后便一起回了酒店。
  因为九月跟白染的房间在同一层的两个方向,她一出电梯便远远看见白染的经纪人跟在她后边一起进了房间,而且没看错的话,站到门边那时候男人的手还搂上了白染的腰?
  见她突然定住脚步,顾北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怎么了?”
  “啊?”九月骤然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摇摇头,“没什么,应该是我看错了吧。”白染那种心比天高的性格,怎么可能容忍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对她动手动脚。
  这么想着,心里刚浮上来的那一点疑惑也被打消了。
  一个多小时后,白染房间。
  已然接受现实的白染半点没躲,反倒温顺地靠在了男人的肩上,“你还记不记我之前都跟你说什么了?”
  经纪人原本真不慌不忙吞吐着烟圈,听她这么说忙不迭道:“记得记得,当然记得!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迟早把那个九月给你收拾得妥妥帖帖的,保管让她再也不能坏你的事!”
  见白染不说话,他淫笑一声把烟头在床头柜上捻灭,“我都答应你了,你是不是也该好好犒劳犒劳我啊?”
  《可望》拍摄的后期一众演员的状态极佳,再加上工作人员经过这么长时间也早已经磨合出了默契,因此在九月还没察觉之时长达数月的拍摄就已经接近了尾声。
  比起刚开机那时候的天气,如今的气温简直让人有了一种要入冬的感觉,拍摄间隙的九月捧着杯热奶茶小口小口地啜,目不转睛地看向正在拍摄中的几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