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给了面子到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十年后再次重逢,能留给对方的也就只有人群中遥遥相望的一眼。
  整部电影也在这最后一幕中点题了片名,虽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大团圆结局,却是这部电影最合适的结局。
  拍摄完成,工作人员各自捧着两束花分别送给了担当主演的顾北辰和白染,一众主创和大大小小工作人员都被召集了起来,最后一张大合照被定格在了相机中,《可望而不可及的你》也真正完成了拍摄。
  都说认真的导演对待自己的作品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人群逐渐散开,一向感性的导演把脸撇到一边偷偷地抹了眼泪。
  九月哭笑不得,却也对此表示理解,将随身带着的纸巾递了过去,“多谢导演这段时间对我的关照了,以后就……江湖再见啦。”
  两人早已经混熟,导演被她这话逗得一下乐了,“说什么关照,你不记恨我我都谢天谢地。我记得一开始挨骂挨的最多的就是你了,以后成了影后别瞧不上我们这种小导演。”
  挨骂这话不假,可比起当初薛导鸡蛋里挑骨头,这个导演处事的基本出发点都是为了影片本身。
  再说九月也从他这里学到不少东西,自然谈不上记恨不记恨,反倒还挺感激。
  早先为了电影造势联系的记者也已经进来了片场,作为男女主角的顾北辰和白染以及导演正在接受采访,九月琢磨着也没自己什么事就想着先回酒店一趟,结果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导演给叫住。
  “九月你别着急走啊,作为这部电影的第一女配,好歹发表一下杀青感言啊。”
  事实上这是之前采访计划里没有的,不过导演既然都已经发话了她也不好就这么走人,只好上前随便说了几句。
  结果刚才还高冷无比的顾北辰搭错了根筋似的各种接她的话头,却又不脱离电影本身。虽然白染的镜头没之前预想中多了,记者还是十分开心地拿着素材打道回府了。
  如此大制作的电影杀青宴自然是少不了的,就连一向不怎么出席这种场合的顾北辰都给了面子到场。
  熟悉导演的就知道,以他这个性格,势必是要在杀青宴最后来一波“小论文”的,于是为了先发制人索性等吃得差不多了便提议要玩游戏,这才成功避免了一堆人当场哭出来的微妙画面。
  桌席间简单的游戏无非就是那几种,大家便选了最为经典的大冒险游戏。
  九个人一轮,每人抽一张号码牌代表自己,转酒瓶后被酒瓶选中的人在不知道数字分别代表谁的情况下发出指令,再由被选中的人在大冒险和被罚酒两者中做出选择。
  一众主演当然是不可避免要参加的,再加上导演和两名戏份没那么多的配角,轻轻松松便组起了一局。
  第一步各自抽号码牌,九月抽中了7,由一名未参与游戏的人将空瓶在桌上旋转,最后瓶口对准了出演女主同学的一名配角。
  那人思索片刻,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没玩那么大,“5号给7号一个拥抱。”
  众人把纸条亮出来,抽到5号的是同组一个女演员,两人自然是选了相对简单许多的大冒险,给了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
  之后几轮下来,九月和顾北辰都被完美避开,要不是这游戏随机性太强,她还真以为自己作弊了。
  这次瓶口对准的是已经喝得微醺的导演,他没那么多顾忌的,打着酒嗝坏笑一声,“那我就来个简单的,3号给8号一个吻,嘴对嘴的那种。”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起哄,“这哪里简单了!导演不会自己抽到了8号吧?”
  九月还是7号,所以十分镇定地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结果下一秒就看到白染展示出来一张写着数字“3”的纸条,而她右手边顾北辰手里那张写着的则是“8”。
  纵使是九月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句,孽缘啊孽缘!
  玩游戏自然就是要输得起,九月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但是总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跳出来,于是也只好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就当是在演戏而已……只是演戏而已……
  正想着,垂在身侧的手忽然被人紧紧攥住。
  九月当即反应过来是顾北辰,随即便感觉他带着薄茧的指腹在掌心摩挲了几下,像是在安抚,又像是在让她放心。
  不等他们说些什么,全程围观游戏的人已经开始坐不住起哄了。
  “导演这手气绝了啊,咱们这两位主角也算是有缘分了,虽然说剧里没能在一起但是这现实里也不是不能考虑的啊?大伙儿说是吧?”
  换做平时肯定没人敢这么附和,恰巧现在大家都喝了点酒,听人这么说也就玩笑似的接话道;“是啊,你们是不知道,有多少粉丝盼着你们这对荧屏情侣能成真呢!”
  九月明显感觉到顾北辰抓着自己的手收紧了几分,表情也收敛得不见半分笑意。
  显然,这是生气了。
  顾北辰什么时候干过这么憋屈的事情?分明自己女人就在身边牵着,却还要被那些个不明情况的人跟一个压根没半点关系的女人扯到一起去。
  他本身就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尽管能够感觉到九月在尽力安抚自己,但是他还是不想咽下这口气。
  性格使然,顾北辰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张口就想要正式向所有人以自己女朋友身份介绍九月,刚在众人起哄中一言不发的白染却在这时忽然开了口。
  “你们就不要开玩笑了啦,我跟顾北辰哥哥只是兄妹间的感情而已,所以你们想看的吻肯定是没有了,实在想看到时候就去电影院支持吧!”
  听她这么说,顾北辰的脸色总算稍缓片刻,九月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白染递给九月一个抱歉的眼神,随即端起桌上一杯酒,大大方方地举到导演面前,“玩游戏就是要有玩游戏的规则,所以我自罚一杯,就当是赔罪了,还请导演不要放在心上。”
  她这番话和行为都十分挣好感,饭桌上气氛一下又活跃了起来。
  见顾北辰已经不再彻底无视自己,白染心道终于机会来了。
  她适时给同样也在饭桌上的经纪人使了个眼色,于是很快就有服务员进来,说是有人找九月让她出去一趟。
  九月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跟着一同出去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跟在自己身后一同出来的白染的经纪人。
  白染见状连忙端着两杯酒挤到顾北辰身边,“顾北辰哥哥,不知不觉都已经杀青了,我知道我之前做的那些蠢事惹你不高兴了,左思右想还是应该给你赔个罪,还希望你不要再生气了。”
  因为白染刚才的解围,顾北辰对她的态度比之前好转了些微,见她神情诚恳便也没有过多怀疑接下了她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
  为了避免顾北辰疑心重选了另一杯,白染特意在两杯里面都下了药,这时候自己自然是不能喝的,于是借着包间昏暗灯光的遮掩把酒尽数倒在了地上。
  同样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白染刻意加大了药的剂量,果然过了没一会儿药效就在顾北辰身上开始发挥了作用。
  白染赶忙上前把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扶住,旋即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把人扶着出去了。
  关门的一瞬间,一个工作人员狐疑地看了一眼,推了一下身边的人,“诶,顾影帝和白染怎么回事啊?”
  那人抬头看去的时候门已经被关上了,又因为醉酒有些头晕,便随口答道:“你管那么多干嘛呢,估计就是喝多了出去吹吹风,一会儿就回来了。”
  这时候被服务员叫出来,结果说是找她的那人却不见了踪影的九月无比郁闷,只得白跑了一趟又往回走。
  走廊的灯光为了渲染气氛特意用的是昏暗色调,再加上这家餐厅面积很广,九月一时间有些摸不准自己从哪条路来的,走着走着居然走到了洗手间。
  这情形不免让九月觉得有些好笑,进去洗了把脸正要打电话给顾北辰让他过来接一下自己的时候,一只手却在漆黑的背后朝她伸了过来。
  嘴忽然被死死捂住的惊吓让九月疯狂挣扎起来,可男女实力悬殊,她不仅没能挣开反倒是把手机甩到了一边的墙角里。
  九月拼了命地挣扎,身后的人却直接将一方手帕捂在了她嘴上。
  随着手帕上的药被吸入进去,九月挣扎的力度也渐渐小了下来,直至最后失去意识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
  灯光明亮的房间里,顾北辰悠然转醒,充斥全身的无力感让他十分不适,不由蹙起了眉头。
  他的四肢无力但意识却在逐渐回笼,昏迷之前的片段也在脑海里慢慢清晰起来,顾北辰记得……他是在喝了白染递过来的酒之后才失去了意识的。
  说曹操曹操到,他这个念头刚升上脑海,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穿着一件宽大睡袍的白染走了进来。
  顾北辰面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费劲地抬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在房间的一角看到了正对着床的一个摄像头。
  “白染,你疯了吗?”
  即使到了这种时候顾北辰的声音依旧冷静,对白染的态度甚至要比之前还冷上几度,这让白染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脸上白了一瞬又很快恢复。
  现在人都已经到了她的手里,她还管他什么态度做什么?
  “顾北辰哥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喜欢你,你只会是我的。”
  九月左思右想,纠结了良久,终于提着果篮到市中心医院看望顾北辰。
  没想到刚从车上下来,便遇见一群记者一涌而上的围住她,不停的对她拍照,举着话筒问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
  眉心跳了两下,不过瞬间的时间,九月的脸上已经勾起性感妩媚的笑容。
  她可是“小七”啊,她得扮演好角色啊。
  “九月小姐,请问你真的是顾总的第七个情人吗?你到医院来是特意来照顾顾总的吗?你和顾总未婚妻两人曾经是朋友,如今你做了顾总第七个情人,两姐妹会上演一场为男人撕逼大战吗?”
  “九月小姐,你认为你第七个情人的时间会是多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