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不正常的打开方式 93.世界怎么可能那么美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别看这里以那种行业而出名,其实这里其他的特色还是有不少的,比如各种酒。”塔米尔为众人介绍着一家又一家的酒馆和酒庄。
  “确实,这里最早出名的其实是酒,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那种地方。”薇拉点点头接着说到,她以前也是听说过这个地方只不过一直没机会来而已。
  “就好像东X一样.......”安妮撇嘴,打量了一圈,发现街道上没有了那些穿的很凉快的女子,估计是上午不工作吧。
  “不过话说回来,那种地方大叔你去没去过啊?”安妮继续用那种促狭的眼神看着塔米尔。
  “啊?.......这个........这个........”塔米尔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啥,毕竟这个问题过于尖锐了。
  “你能不能不要总问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薇拉帮塔米尔缓解了尴尬的局面,安妮的嘴角一咧,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两个小姑娘跟在一旁捂着嘴偷乐,塔米尔只能一脸苦笑。
  “接下来我就带你们去一家特别好的酒庄,那个老板酿的酒简直是绝品。”塔米尔带着几人转进了一条小胡同。
  “怎么走这么条路啊?”安妮打量着这只能并肩走三个成年男人的小胡同,这种小胡同一般情况下不是什么旅游景点吧?
  “这里是近路。”塔米尔摊了摊手。
  “我就知道。”安妮续上烟叶,反正无害,一直点着都没问题。
  “话说,从刚刚开始,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啊?”安妮抽着鼻子,虽然闻到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的烟味。
  “只有你的那个东西散发出的味道。”薇拉指了指安妮的烟杆。
  安妮挑了挑眉毛,将自己的感官从普通人水平提升到了应该有的水准,一瞬间,几千米外的虫鸣都能清晰的分辨,整个布鲁姆的每一处餐馆的味道都能被他的大脑记录,这也就是安妮一般都将感官压制的原因,太吵了,虽然以他的实力完全不用在乎这些,但是依然还是很闹心。
  “叶子酱。”安妮吸了吸鼻子,然后看向了柳叶。
  “确实有,而且是血腥味。”柳叶点了点头,表情有些严肃,二人同为血族,自然对血腥气极为敏感,就算安妮压制了感官也依然会有反应。
  “嗯?”薇拉皱了皱眉头,仔细闻了闻,她的八阶实力貌似没有发挥什么作用什么都没闻到,因为旁边安妮的烟杆还在冒烟,干扰太严重了,所以有时候公共场所戒烟是很对的。
  “这边。”安妮和柳叶寻着味道走去。
  “你们去干嘛?有血腥味不是什么大问题吧,一般杀鸡或者其他小型肉食生物的时候都会在巷子里面的。”塔米尔说到。
  “是的,一般都会有这样的习惯。”薇拉也点点头,但是还是跟了上去。
  “如果是魔兽什么的我就不会说了,这个味道是人类的血液。”安妮撇撇嘴,狭窄的小巷里面出现血腥味,这可是一个大瓜,安妮最喜欢凑热闹了。
  “你确定?”薇拉眉头皱了起来,塔米尔的表情也严肃了下来。
  “骗你没糖吃。”安妮没有跟这俩人废话,快步走向血腥气的来源。
  几个人弯弯绕绕的竟然穿过了三四条巷子,在转过一个被垃圾堆满的拐角后,这里的血腥味薇拉都已经可以闻到了,倒不是有多么浓,只不过这条巷子通风比较好而已,因为出了这条巷子便是布鲁姆最繁华的风俗街。
  “到了。”安妮站定在巷口,扫视一圈,最终将视线锁定在了一堆成山的垃圾上。
  安妮直接走向了那堆垃圾,柳叶也紧跟了上去。
  安妮挥手一扇将垃圾堆吹开了一部分,本就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更是臭出了天际,在巷子里的众人更是都捂住了鼻子,安妮这厮不知道从哪摸出来几个防毒面具丢给众人,自己更是戴上了一个加厚的。
  “小时候总被说不好好学习长大了掏垃圾堆,原来在这时候灵验了吗?”安妮腹诽,手上又是两下,垃圾堆被他掏了个大坑出来。
  一卷沾了血迹的毛毯暴露了出来,安妮将这卷毛毯隔空拽了出来,放在了地上,掀开。
  “啧......”饶是安妮神经粗大的一批也不禁嘬了一下牙花子。
  “这......”塔米尔看了一眼就把头扭到了一边。
  “姐姐.......”柳叶搂住了安妮的胳膊,显然这个画面有些刺激了。
  只见那卷毛毯中裹着一个人,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她浑身未着片缕,瘦骨嶙峋,还遍布着各种伤痕,鞭痕齿痕烫伤等等,除了血迹之外还沾有其他的东西,安妮这种老绅士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薇拉眉头都要拧到一起了,弯下腰想去试探这个女人是不是还活着。
  “别动。”安妮一巴掌拍掉了薇拉的手。
  “嗯?”薇拉看向安妮,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拦着自己。
  “你这样容易被传染病的。”安妮掏出一副塑胶手套戴上,拉出系统的信息面板,在面前这个女人的头顶上果然飘着一大串debuff,血量还剩下一丝,说明还活着,但是估计也差不多了。
  “病?”
  “嗯,m毒,一种传染病,具体的没法简单解释,她还有半口气,不过估计挺不了多长时间,伤口严重发炎感染,破伤风,贫血,营养不良,而且还怀了孕........”安妮轻轻翻动着地上的女人,结合着系统给出的信息分析着,毕竟安妮的母亲是个医生嘛,这套流程他熟啊。
  安妮说的时候语气没有任何起伏,却让周围的几个人听的直揪心。
  “能救吗?”薇拉问向安妮,她自己都没发现,她已经习惯了听取安妮的意见。
  “..........”安妮沉默,救是肯定能救,就算是死了都能复活,不过救了之后呢?
  “怎么?”薇拉看出了安妮的犹豫。
  “能救,但是我不想救。”安妮最终还是说出了他的答案。
  “为什么?”塔米尔问到,他对这个神秘的女孩好奇了起来,竟然能让薇拉都听话。
  “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安妮摇头。
  “这话怎么说?”
  “表面意思,有机会再解释,先把这处理了。”安妮摆手,他可懒得浪费吐沫解释。
  “那你打算怎么办?”薇拉想要往前一步仔细检查一下,但是被安妮挡住了。
  “让她走的痛快点吧。”安妮叹了口气,凝聚魔力,几个水球出现在半空,缓缓落在女人身上,清洗着血迹。
  “.........也好。”薇拉沉默了一会说到,然后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
  未完待续
  欢迎加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