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二章【世有仙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镇外,一座高高的山岭,峰峦起伏,白云环绕山峰之上,天边一群白鹭成群飞过一座座高山,“青峰岭”便是这片连绵数百公里大山的名字。
  山岭中,多珍奇异兽,但更为宝贵的是各种草药资源极为丰富,传说在山岭深处住着可怕的妖族,是禁地!妖族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领地,但是人类只要闯进去,就只有一个死字了,生活在山岭附近的人们,世世代代都遵守着规矩,只在外围区域活动。
  青峰岭面积实在过于巨大,此时一名身背箩筐,手握镰刀,嘴里叼着一根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草,哼着小曲的少年正往山下走去。
  少年长得算不上俊美非凡,但也称得上俊俏二字,少年名叫姜宁,是个弃儿,被捡到自己的爷爷奶奶养大的。今年刚满十二岁,他的生日是七月十二,这天是爷爷奶奶捡到他的日子。
  行走中的姜宁神色忽然一变,像是发觉了什么,脚步一停猛的回头,双眼快速扫过四周,除了树木还是树木并无他物。可当他一回身,继续往山下走的时候,身后就又传来了奇怪感觉,有点阴森森...仿佛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又来了,今天从进山开始就感觉和平时不大一样,感觉暗处有什么东西在窥视自己。前段时间有个邋遢老道士来镇上,说最近山岭不太平有妖邪作祟,让镇上人们不要往青峰岭上跑了,我还当是个大忽悠骗子呢,运气不会这么背吧,这世上真有妖怪?
  “嗯...我想肯定是个漂亮的妖精姐姐在和我开玩笑呢,很善良,友好的那种!”
  姜宁嘴里在噼哩叭啦胡扯安慰着自己,又仿佛在和后面注视他的东西说话,脚步却慢慢的加快起来。
  此刻山中风好像大了几分,吹的周围的树叶“沙沙作响”,不知不觉在四周飘起了阵阵白色雾气,明明是大白天,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头顶,山岭中雾气却越来越浓。姜宁的视野能见度,不停在降低,隐隐能听到似脚步的声响,从四周传入耳朵。
  姜宁有些急了,这种情况太反常了,他把嘴里叼着的野草吐了出去,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镰刀,凭着直觉朝着熟悉的下山路快速奔跑起来。
  在他路过的地方,地面先是微微松动几下,接着一根藤蔓“砰”的一声破土而出,迅速追上奔跑中的姜宁,就在它即将缠住姜宁小腿的时候,一道黑影突兀出现,那是一柄黑色的长剑,几个回旋如斩草一般,将藤蔓斩成好几节掉落在地。
  四周寂静片刻,紧接着周围的地面不停响起“砰、砰、砰...”的破土而出的声音,藤蔓一根又一根的出现在地面上,依旧朝着姜宁的方向伸展而去,也有几根粗如碗口的藤曼直奔黑色长剑。
  黑剑一下子被藤蔓缠绕包裹起来,裹成一个圆球,然后一下炸开,只留地面上七零八落一地碎藤蔓。黑剑一闪便追上了距离姜宁只差几公分的藤曼,将它们都一一斩碎,等周围不在出现新的藤曼后,黑剑悬空片刻,并未去管姜宁,而是朝着山脉深处极速飞去。
  姜宁从小体质过人,加上在爷爷的指导下锻炼身体,如一只豹子穿梭在山林之中,保持快速奔跑的过程中显得很是敏捷,遇到倒下的大树或者巨石,一个飞跃就过去了。
  身后的阵阵声响,姜宁自然听到了,直觉告诉他不能停下,不能回头看,只管向前!自己要是死在这,爷爷、奶奶、珊珊姐得多难过啊,还欠珊珊姐一百零一串糖葫芦呢,也没完成和爷爷的约定成为一名药师,还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成为一名弃儿,所以怎么能交代在这呢。
  “还有不到一里路便可走出山脉范围了。”
  可是此时的白雾已经几乎遮住了阳光,眼前能看到的只有白茫茫一片,伸手举到眼前都看不到手的轮廓。姜宁只得停下脚步,这种情况下,身处在地貌复杂的山林中,简直是糟糕到极点。
  姜宁挥动双手试图打散白雾,但是不到一个眨眼时间,白雾又重新汇聚,周围除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以及感受着心脏“扑通、扑通”响声外,显得格外安静。山林中的飞鸟、虫鸣、树木、野草...都仿佛消失了一般。
  试着向着前面迈出了几步,手死死握紧镰刀,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未知带给人的恐惧是最大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越来越大。
  “拼了...”干等着的话,那就真的什么希望都没有,至始至终姜宁都没有转身过,哪怕是打量四周情况,他的双脚矗立的方向也是山脉的出口。
  摸索着走出一小段距离后,期间有碰到树木和岩石,继续向前,一个声音突然传入姜宁耳中。
  “快停下,前面是大陡坡。”
  姜宁停步,一开始有些惊喜,然后立马转为惊吓了,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你告诉我前面有什么?
  由于先前神经绷得有些紧,姜宁没听出那声音是男是女,“谢谢前辈提醒,我到山里只为采些药材,要是有打扰或者冒犯的地方,还请恕罪。”
  良久没有得到回答,姜宁试探喊道:“前辈还在吗?老哥?妖..仙姐姐?。”
  依旧没有得到回答,这就让姜宁摸不着头脑了,继续走也不是,他通过肢体接触地面,发现前方的确是空的。自己分明是朝前走的,可是记忆中进出山脉的道路,并没有这个大陡坡,说明已经偏离了道路。
  姜宁试着开口询问道:“前辈能否给我指条出路?”
  白雾中突兀出现一条淡红色的线,在茫茫白色世界之中却显得格外显眼,姜宁没有犹豫,便朝线指引的方向前行,就眼下情况而言,再糟糕也就那样了。
  姜宁行走的速度并不算快,约莫小半刻钟后,四周慢慢有了声响,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前方白雾开始变淡,周围景物都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指路的淡红色线,也在姜宁某一个眨眼过后,消失不见。
  姜宁正准备转身作揖表示感谢,远方响起一声暴呵,“大胆妖孽,竟敢离开封印之地,看贫道如何收拾你!”
  一位胡子拉碴,身披黄白色道袍,腰间挂着一个酒壶,手持着一柄似木剑的老道人从天而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出尘韵味。
  只见老道人单手一挥,周围的白雾便快速散去,紧接着手中木剑悬在身前,老道人念出一句姜宁听不懂的道诀,木剑一下由一柄变成三柄,剑身表面精光大盛,对准一个方向说道:“小小迷阵,给我破!”
  三柄木剑化作三道长虹而去,远处林中一颗不起眼的小树破土而出,树干浮现出一张似人的脸庞,树根交缠环绕竟化做两条腿,如人一般撒丫子朝山脉深处狂奔而去,这一幕场景看的少年是瞠目结舌。
  长腿怪树速度终究比不上飞剑,不到几个眨眼时间便被钉倒在地,一团灰色雾团从树体飘出,朝着山脉深处快速飘去。
  老道士在灰雾团出现的时候,便朝着它踏空而去,却没能留住它,站在倒下的树旁拔出钉入树体的木剑,神色担忧。
  望着青峰岭,老道士自言自语道:“情况比我预想还要糟糕,除了封印之地的变故,看来也有些个老怪物耐不住寂寞,要破坏当年的约定出来作乱了。这就非我能阻挡的了了,得尽早通知宗门和各大仙家门派情况。”
  自认心性远超同龄人的姜宁,目睹此过程的始末,神情依旧有些恍惚,生出双脚会跑的树?能踏空而行的人?还有会飞的剑?虽听说过世上有仙人,但是见还是第一次见到,俗话说,眼见为实,听的在多也不如亲眼一见。
  老道士早就注意到姜宁的存在,只是个平凡的少年而已,他漂浮在半空中还是对姜宁说道:“你小子,难道就没听到过消息吗,还敢往青峰岭上跑,活腻了?要不是老道我刚好路过这附近,察觉到山上有异动,你这会儿可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姜宁这才反应过来对老道士行礼道谢,“谢道长救命之恩,我叫姜宁,是锦衣镇人士,因为些原因需要几株草药,附近也只有青峰岭有...”
  没等姜宁说完,老道士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言语,没好气道:“快些下山去吧,以后别往这里跑了,我可不保证,等我离去后那些东西就不会再出现。”
  说完老道士就准备离去,姜宁连忙喊道:“敢问道长贵姓?今日救命之恩不能忘,日后有机会定当报答,道长,道长,别走啊,说不得我俩有缘,您给瞧瞧我有没有修行的资质啊。”
  御风而行的老道士笑了笑,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子,可惜先前自己神识一扫下,并未发掘他有何修炼天赋,这趟出门又没带测试水晶,不然倒是可以测验下。自己宗门这些年每况愈下,一代弟子不如一代,这辈年轻人中就一个秋水丫头显得出类拔萃,相比其他几个宗门差远了。
  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仔细探查一番下方少年的资质,整个青峰岭无征兆突然震动了一下,这让老道士心一紧,不在多想,连忙飞去探查情况。
  被震的一个小步踉跄的姜宁,来不及开口多说什么,望着老道士消失在视野后,姜宁神情有点儿失落,依旧站在原地望着哪个方向,小半刻后,方才扶了扶后背的箩筐下山而去。

章节目录